《血剑兰心》

第17章

作者:云中岳

文俊目中异彩慑人,威风八面,气吞河狱,左足徐伸,向前跨进一大步。

宇宙神龙也凝重地跨出一步,虬须无风自插,威猛的神采,取代了他平日笑里藏刀的可亲容色,双方又同时踏出一步,左手剑缺徐引。

十八名旱贼手心直冒汗,屏息着不敢喘口大气,惊城里暴出两声轻吼,人影乍合,红芒和光华飞射,接着红芒一剑,人影倏分,红芒突以又炽盛。

两人皆横退五步,身形倏止后,方传出令人心魄下沉的剑吟之声,直搏耳膜,可见两人分合之快,委实唬人,两人换了一招,脸上神色渐变。

年宙神龙已下定拼死决心,故尔全力一击,他虽内力浑厚,可是赤焰剑不争气,只消一近天残剑一尺以内,所发的红芒和炽热的气流,竟然突即消失,而天残剑上彻骨奇寒的剑气,却直迫内腑,他确是大感威胁。

第一招,谁也没抢到优势,”文俊心中一凛,暗说:“这家伙的功力,比在吴天堡时精进了许多,能以崩字决震开我这招‘飞星逐月’的人,并不多见,我得小心了。”

两人缓缓移步,准备全力相搏,赤焰剑斜举,天残剑向右下徐降,蓦地地光华飞旋,红霞一涨一敛,人影肉眼难辩。在人影倏止时,方传出一阵龙吟的剑啸。

文俊退了三步,上身幌动,玉面略泛白色,宇宙神龙退了六步,须怒张,夹上肌肉略为抽搐,身形一定,额际滚下两颗豆大汗珠,他刚湍过一口,光华已漫天澈地而至,并传来文俊的清叱:“着!”身剑合一,来势捷若迅雷,无数光华迎头罩到。

入影三进三退,剑影漫天,双方皆以全力抢制机关,;三冲错之间,两人各递五招以上,攻招折招之间,令人根本无法看清剑影,只见光华和赤霞将两人身形裹住,如何运剑,外人茫然不知只有当事人心中有数。

三冲错之间,宇宙神龙退离原位两步,他被天残剑射出的彻骨剑气将护身真气,冲得不住散气,文俊步步迫近,每一招都是绝着,龙韬十二剑发挥了无穷威力;他斗志高张,以神御气放手抢攻。

光华又闪,红霞逐渐萎缩,龙吟虎啸之声,慑人心魄。一旁戒备的十八名高手,浑身大汗淋漓,高手相搏,一切花招全然无用,每一招皆是生死交关的狠着,生死在须臾之间,势非全力以赴不可,半个时辰后,已经交手近十招,剑势渐缓,身法亦无先前迅疾。

宇宙神龙已退出原地二十丈以上,面如血色,大汗如雨,鸦青色的劲装可以挤出来,目中几乎象是喷出火焰。握剑的手微颤,额际青筋跳动,颊肉抽搐不已。

文俊却脸现苍白,虎目中寒芒闪烁,额际亦见汗珠,铜牙挫得吱吱直响,兰色劲装腾起一阵阵薄雾,缓缓上毕,但他握剑之手,稳实如金铜所铸造。

先前两人身法太快,剑气直荡五丈外,迫人肌肤慾裂,进退迅若惊雷;所以十八名旱贼除了退在一旁袖手以外,谁也不敢插手。

半个时辰一过,两人真力损耗过巨,不得不提高警觉。一面调息一面相机攻出一两记杀。剑气渐弱,身形也渐见迟滞。

十八名狠贼知道双方已至最后关头,真力衰竭,正是插手的大好机会,时不我留,夜长梦多,他们想:这时再不动手,更待何时?

生有时,死有地,有劫者难逃,合该他们送命。

文俊屡经大战,心思灵巧;他知道宇宙神龙修为已臻化境,可以久斗不疲,目前的景况,最多不过耗掉四成真力,除了天残剑,仍不可能一举击散对方的护身真气。所以在久斗之中,他步步留心,保持真力,准备予对头致命一击。

在甘斗千招之中,他发觉宇宙神龙的剑招,不时有突如其来的怪异招式出现,在危险万状之中,会突然以轻描淡写的一招,化解了自己必能得手的绝着。

因此,他心中俱慎,一面抢攻,一面思索那突如其来的奇异剑招,这也就是他一直以龙韬十二剑制敌,不用大周天剑法的主要原故,知已知彼,方能稳操左卷,他在思索宇宙神龙那些怪招的经讳,是否可以克制自己的大周天剑法。

这时,宇宙神龙已退了约三十丈,他感到压力并不困久斗而减轻,文俊的天残剑仍然狂野泼辣,他心中暗急

十八名旱贼逐步向前欺步,刀光霍霍,剑气丝丝,他们看到好机会想拣便宜了。

字神神龙已经发觉有利形势,文俊亦同时感觉了警兆。

文俊的左后方,是一个时隐虎尾鞭悍中年人,和一个横持五尺追魂枪的雄壮大汉,他们正神情紧张地欺近。宇宙神龙心中暗喜,但他不动声色。

使虎尾鞭的中年人,乃是邢都大大有名的独行大盗,名叫伏地虎江源;一条三十斤的沉重虎尾鞭,使开来可以控制五丈方圆的地面,鞭法中掺以地堂刀法,专攻对方下盘。沉重的鞭去攻下盘这玩意真不简单,可见这家伙的肋力和身法之灵之巧,确超人一等。

使追魂枪的人,更是个狠家伙,雄据大白山,做案遍天下,尤其关洛道的武林朋友,提起这家伙就头痛。凡是途经陕甘的江湖朋友,要不知大白山的神枪客严汝成,那他该赶快卷包袱退出武林道,打破江湖碗回家扛锄头种庄稼,免得将脑袋让人摘来做夜壶。

他那枝追魂枪与别的枪大大不同,看去象根齐眉棍,只是多了个青芒闪闪的八寸枪尖,下没有红缨子,枪后没有杆头,如果交起手来,对方,口果拨下开枪头,准翅辫子,因为他的枪杆构造不同,中含一根二尺五寸的滑杆,一找到空隙,一按枪身卡簧,滑杆和枪尖突然射出,五尺长的枪,加上两尺五,想躲开这歹毒的一击,千难万难。一枪中的,只消一按卡簧,滑杆又闪电似的缩入枪杆,死在他枪下的冤鬼,连严贼自己也记不清,只有阎王爷的帐薄内,或可查到底案。

这两人是宇宙神龙花了不少心血,方将他们请来,在二十四名汗寇中,功力在水推以上,但神枪客的迫魂枪,却最为诡异歹毒。

要想这两个恶寇能顺利出手,需要造成机会,如果文俊能向左后方连退五步,大事定矣!但迫退文俊五步,必需使用杀着,不太容易哩!

宇宙神龙不再犹豫,猛地清叱一声,赤焰剑向右攻出一招“笑指天南”。

文俊冷哼一声,右移半步,就远了一记“怒海藏计”,六尺圆径的一圈光华,向四面崩散,中间一股奇异的浑雄吸力中,突然贯出一道神奇的淡淡光芒,飞射宇宙神龙左胸。

宇宙神龙功力到家,他不怕那神奇的吸力,赤焰剑先攻向右方,乃是慾擒故纵的虚着,天残剑一出,红霞倏剑,寒流袭到,乘那外圈光华一崩之力;左撤一步,大吼一声,电光石火似的撤回右足,身形急旋,赤焰剑捷如迅雷,涌起千百朵红莲,猛袭文俊右肩,同一瞬间,三枚无声无息的淡淡紫影,向文俊右撤的方向射去。

文俊果然上当,向左后撤步,收招一剑震出,夭残剑截住赤焰剑,龙吟之声倏扬。三枚原是射向文俊右侧的紫影,突然中途转向,向文俊右侧方向疾飞。

文俊仅可截住剑,无法兼顾同时由右侧射来的紫影,因左手不易迎击右方之物,而宇宙神龙这一招又势在必得,那一剑已用了全力,根本不容许文俊能将撤出,对付三枚紫龙须针。

文俊心中一惊,只好乘双剑交错的瞬间,猛一振腕,借反弹之力,向左后方疾退丈外,真巧啊!那三枚紫龙须针,被文俊急剧后退带起的气流所吸,如影附形飞到。

文俊恰于其时身形向右半旋,想用剑气将紫影震落,在他刚将身形旋过的刹那间,眼角已将身后扑来的两名恶叛贼看清。

虎尾鞭“贴地扬尘”攻到下盘,无声无息急如星火,追魂枪宛如幻影灵蛇,“毒蛇吐信”点到背心,将及身时的瞬间,“崩”一声卡簧响,枪尖快逾电闪,向前猛吐。

好文俊,临危不乱,死中求生;他没有护身真气,不敢以兵刃难伤可反震外力的躯体,硬挡一流高手的雷霆一击。半空中一扭腰,却刚要沾地瞬间,突向上一缩,侧身向左飞射,并一剑挥出,他用上了两种身法:“蛇缠身”和“只穿林”危极险极。

光华闪处,神枪客狂叫一声,枪断臂飞,身躯被震得响左一踉跄,恰好接住三枚紫龙须针,全没入胸腔,身形向下一扑。

说巧真巧,虎尾鞭在文俊足底掠过,“噗”一声扫中扑下的神枪客右肩骨,血花飞溅,肚破肠流,免了神枪客龙须针毒发的痛苦。

文俊的右肩下,肩衣带走了半截枪头,一发之差,几乎肩下开窗,好险!他无名火发,虎腰一扭,半途折回,在神枪客中鞭的刹那问,光华一闪,伏在虎背上开了一道大缝,脊骨全由中间分开,一声未出,扑倒在神枪客的脚后,向阎王爷报到去了。

文俊一剑得手,单足一点地,就是一招“回龙引风”,响起一声龙吟虎啸,入影倏分,身后的宇宙神龙被震得五步,文俊也飞退八尺。

这一连串的变化,说来话长,其实乃眨眼间事,快得令人目不暇接。

不怕死的人大有人在,喜拣便宜的人更多;文俊被震退八尺,背脊全暴露在身后二名悍贼身前,他身躯还未落地。两把剑已临背心,一根骷髅已兜头砸到,他灵台清明,临危不乱民,一振右腕,身躯向右便倒,天残剑回后猛挥。

“嗤”一声裂帛响,接着“叭”一声尘土飞扬“叮”一声剑尖堕地。最左一人剑尖贯人文俊右肩,恰在先前中枪之处,把衣服刺破,带走了一幅巾;他的剑一挥之下,剑尖立断,连半截枪尖一同落地,暗袭之人功力相当了得,剑贴肌而过,文俊感到肩下一凉,也有点热辣辣的感觉。

那一声“叭,.乃是骷髅鞭鞭梢触地声,文俊向左倒下,左手还未着地,右侧刚才一剑落空之人,以闪电似掠到,一剑向文俊双足挥去。

骷髅鞭鞭稍一沾地,猛地向上一振,呼啸着划一半弧,向文俊腰部猛砸。

断了剑尖那家伙,乾脆将断剑向文俊脑袋急扔。对面的宇宙神龙,也一幌便至,赤焰剑“潜龙人地”,向文俊腹下点去。

文俊一步失机,立陷危境。他脑子反应超人,已看出只有向后滚是惟一生路。前有宇宙神龙足后有挥下的长剑,头部有半截断剑呼啸而来,向上升又有千钧力道砸下的骷髅鞭。假使向后滚,虽有两个人等着,但一个是扔了剑的人,赤手空拳并无大碍;另一个就是骷髅鞭的主人,他收鞭定然不及。近身相搏,长鞭的作用不大,危险锐减。

不容文俊思索,生死抉择在于眼光一扫之产是,他急伸左掌推地面,身形借力向后急旋,看去象最下乘的“懒驴打滚·,但天残剑是置于胸前的,与”懒驴打滚”兵刃前伸的功架泅异,由兵刃放置之处看来,他的身躯并未沾地,仅用左掌用劲,不然天残剑准将他自己割伤。

他这一着端的险极,功力不够火候,不但无法滚开,还得死在自己剑是,滚得慢,两剑一鞭之下仍难幸免;滚得快,免去两剑一鞭之厄,但后面有两人在等着呢。

谁也没料到他能死里逃生,更没料到他用奇异的身法脱险,就在宇宙神龙猛喝一声之下,文俊去势如电。

使骷髅鞭的人果然了得,顺手一抽,想将文俊压在鞭下,并且飞起一脚。

可惜文俊来势太急,一鞭落空,他该死,一脚恰好踢在天残剑上,想得到够意思,不等他狂叫声落,文俊仍向后滚,那家伙的左脚立告分家;双足一断,人向前一扑,恰将宇宙神龙阻了一阻。

文俊冒险成功,脱出危境,人如狂鹰振翼,倏然站起,天残剑如两翼俱张。

扔断剑那家伙还没看清刚才的急剧变化,突觉光华由右一闪,冷气压体,他陡然一惊,一手按住右臂,死鱼眼一翻,右膝一软,叹口长气跪下右脚,躺倒地下闭上了眼。

“饶你不得!”文俊怒吼,象一头发了疯的雄狮,返身猛扑用剑砍他双脚的悍贼。

那家伙惊得浑身发软,那一声怒吼,惊走了他两魂六魄。但求生是人类的本能,他迎着光华炳炳的剑影,一剑点出护住全身,双足疾点身飞退。

他快,但文俊比他更快,光华一聚,连人剑倒下了。同一瞬间,他右足疾点,身形左疾,天残剑如经天长虹,向刚闪开断足大汉的宇宙神龙扑去。

剑啸刺耳,罡风怒号,两人拼命抢攻,一接触间,各攻十余剑,换了三次照面,文俊放手急攻,直接宇宙神龙迫得不住后退,有点招架吃力,赤焰剑的红霞,愈来愈暗淡。

死剩的十三名悍贼一看不当,其中悄悄地溜走了三名,余十名齐声怒吼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