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0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她一看屋中只有文俊一个人,而文俊却是面向内间,她那明丽照人的美眸牛,泛起一丝顽皮的笑意,左臂一抬,“挣”一声机簧脆响,一支小巧的袖箭,向文俊顶门上方两处飞去,人也捷如灵猛,猛扑文俊,伸右臂急抓文俊衣领。

丈俊耳目何等灵敏?十丈风飞花落叶亦可分辨,何况偌大的一个人?他不动声色,头顶上的袖箭他采也不采,背后风生,来人已近,他募地向左一旋,左臂倏伸,快!快得令人眩目神移,一把扣住来人左上臂,往怀中一带。

女郎惊叫一声,“虎尾脚”向后便扫。

文俊一听是女子的声音,正待放手,下面虎尾脚已到,他手上用了一成劲,稍向前推,虎尾脚落空。

“哎哟!你这人怎么这么鲁莽?”女郎痛得尖叫出声:“简直是条蛮牛!”

文俊放了手,有点不悦他说道:“你是谁?存心作弄人?”

女郎咬着嘴chún儿,掀掉头上风帽,现出顶上三丫譬。和美丽的朱红脸蛋。三丫髫,是大明时代未婚少女的标志,文俊心是暗暗后悔。

“谁,哼!风桌场还有几个谁?哼!”女郎扳着脸说。

又是两声哼,文俊恍然大悟,拱手陪笑道:“原来是珠姑娘,不知者不罪,原谅区区刚才的鲁莽。”

“鲁莽!哼!把挽弓的力道全用上了。”她面孔扳着,但分明在笑:“你到底能挽多强的弓?”

“两石,姑娘。”文俊忍不住笑了,美丽少女宜喜宜嗅表现,特别可爱呀!“你的膀子也不弱,二百步三中红心,一石绰有余裕。”

“要是弱,怕不早被握断了?”她也笑啦!而且还有点自负:“早上为何故意射垛角!你说!”

“当仁不让,不是故意的,姑娘,委实是技不如人,区区已尽了心力。”他说了违心之论,脸上微红。

“技不如人!哼!箭连珠中,力透箭垛,第二枝箭箭不如人!哼!违心之论,违心之论!”

“刀如劈柴,枪如死蛇,这是姑娘说的,分明是区区技不如人啦!”他记起在试刀试枪时,姑娘在旁所加的评语,故尔信口说出。

姑娘笑着说道:“那懒洋洋的神气,我看了就生气。装得不象话,所以要赶来迫你出你的真功夫。”

“差点儿脑袋开花,姑娘。你这手留着点儿。区区委实有点心中发毛,下次少来为妙。”文俊半认真他说。

“还有哩!”姑娘叫,右手倏神,一掌当胸推出,左手疾扣文俊右臂,揉身进扑。

文俊向右微闪,左掌向上轻轻一拍,姑娘得理不让人,扣紧文俊左小臂,转身出腿,顺势猛扔,她要将文俊弄倒摔出,她个儿比文俊矮上一个头,简直象是个小鬼跌金刚。

文俊忍不住心中暗笑,双足向上一收,让她把自己摔出,立在她身左。

“咦!你真够快,没将你扔倒。”她扔捉住文俊的左小臂,惊诧他说。

文俊心中不大以为然,暗说:“荒谬!女孩子怎能用这种招路的?不象话呀!”但他口中却说:“姑娘神技,区区佩服,佩服!”

彭珠脸一红,放了手,掀起小嘴白了他一眼说道:“你,没有一句真话,算你行,快走。”

“走!”文俊一头雾水,还道是她要到外面较量呢:“免了吧.区区委实技差一着,甘拜下风。”

“谁和你再比,你答应和青山哥搬过去的,不走怎成?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“别这这的。”刚好刘青山心事重重地跨进门来,她叫:“青山哥,架子好大哟,你说,你们到底走是不走。”

“四妹,咱们晚上准到”刘青山推搪。

“不成。”她去抢下刘青山的托天叉,六十斤的重家伙在手中,几乎轻同无物,她又去抢文俊的大弓:“你们比我们女儿家还罗嗦,这就走。”

“好啦!四妹。”

刘青山也无可奈何他说道:“凤泉的野丫头,谁也强不过你,走着瞧,不知哪一位小伙子活该倒霉。”

“呸!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,放心,桂姐饶不了你。别替人担心。”她瞥了文俊一眼,放下钢叉,提着文俊的大弓,小鹿儿似的蹦出门外,扭头叫道:“走啊!持着兵刃就成,其他猎具不必担心。”说完溜了。

“这野丫头!”青山摇摇头,自言自语他说。

第二天一早,人影幢幢,狗叫连连,一队三十余人的倒猎队伍,乘着哦光向山区迄透而去。

第一天,他们的收获不多,不过是些狼豹野兽之物,当夜进赶阴森恐怖的一座谷里,在附近平原的山区里,夜间是最好的打猎时光,在这宛:口洪荒丛莽的深山里,夜惭却是危险最恐怖的时候,不但猛兽在暗中窥伺,稍一大意,不是迷失在丛莽里,便是陷入泥沼陡壁之中,万难生还。

所以夜幕将临,场主便传令扎营,八座帐幕围着一堆熊熊大火,只留一名壮士轮班守夜,大家尽早休息,准备明日捕捉猛兽。

据刘青山说,这座山谷距岚桌场已有百里,是打猎人经常驻宿之所,由此分两路向甫,越过数座山峰,在前面一座全是茅草的高峰会合,再聚在一起,排成一字向东插进三十里,再向北转回岚桌场。

那座黄矛山之南,全是远古森林,阴恶奇峰。

峰以南便是云雾山范围,从无人敢越雷池半步,只有刘青山为了要猎猛兽,曾经独自下峰十里,最后遇见巨大黑影出现,把他吓回。

按这次行程计算,往东折回岚桌场,收获可能丰厚,但麻烦也多些,一是接近云雾山,危险性大,一是这一带经常有岚河上游的土民行猎,假使碰上了,可能要冲突起来,在一二十年中,械斗伤人之事,已经发生过三五次。

假使要向西,经过大峰山以北地区,收获可能不大。原因在那儿经常发现六七丈的臣大巴蛇野兽不够它们果腹,假使猎队不幸碰上这庞大动物,跑得不够快,准死无疑,虽则不易碰上,但无兽可猎,何必枉费心力呢?

翌晨,收拾帐幕起程,分成两路,左一路是场主和十五名男女,包括彭英兄弟,右一路由刘青山率领,包括文俊、李俊杰和杨定山,月桂月芝三兄妹,还有其余十名男女壮士们一同起程。

在分组时,彭珠不愿意,她要加入右翼队伍,接着小兄弟彭雷也不干,他跟定了文俊。场主设法,只好给他们换了两个人。

旭日初升,两路人马分道扬镖,披荆斩棘各奔前程。

刘青山一马当先,十余条猎大呼啸着在前奔逐,文俊走在最后,他的左侧是彭雷。彭雷是年方十六,生是一表人才,臂力也够,论年纪,他比文俊还大个月,但却天真得象小娃儿,他带着两头黑色猎犬,陪文俊走在最后。

彭珠走在文俊之间,她明快的笑面,一路上始终未平复过,不时回眸流盼,向文俊投过一瞥神秘的目光。

越过一座小山,前面展开一片茂密的古森林,在高山地区,冰雪长年不化,林木皆是松柏彬榆之类的针叶树林,枝繁叶茂,参天蔽日。

“梅大哥。”

彭雷靠近一步说:“这是本区最有名的黑森林,野兽之多,在这儿我们将分道插进,每三人为一组,在目力可及之处,齐头并进。你是我们的客人,应走在中间。”

“雷兄弟,请自便,我会跟上的。”文俊微笑着回答。

“这儿有些什么猛兽呢?”

“在夏天,最大的是千斤熊,冬日熊迁走冬眠,最凶猛的是金钱豹,至于那庞大的巴山人熊,力可生裂虎豹,但极少伤人,当他们发现人迹,自会悄然远避,猎犬对人猿特别敏感,三五里内即停止不走,狂叫示警,我们也就只好等人猿走后方行搜进。”

前面突然响起角哨声,十余名男女互打手式,缓缓分开。

“青山哥已发令了,我们走!”

彭雷说:“小妹一向喜爱抢先,让她先走,我们在青山哥之左。”

文俊挽着天弓,彭雷手持镖枪,左手是一把砍山刀。

彭珠背弓持矛,腰插匕首,她看了乃兄一眼说道:“谁不知你自命英雄,经常抢先?你引大黑二黑在前开路,我在后陪客人。”

“四妹这次不抢先了,奇迹!”他大笑着吆喝一声,领两条黑狗窜前去了。

林深不见天日,好在树高草短,北方隆冬常驻,藤蔓极少,十余个人分为五组,每组相距三五十丈,呼喝着猎犬,向前急走。

十几个人归喝,加上犬叫连声,也十分热闹。

彭珠等彭雷前三五丈,让文俊走在中间,在错肩而过时,塞给他一包东西,嫣然一笑,跟在最后。

文俊不明所以,打开一看,那是两块肉脯,和两只鸡腿,香喷喷地诱人食慾,他正慾转身发话,身后己传来彭珠银铃也似的声音:“我给你准备的,快吃了,别让人看见。”

文俊知道,归还她是不可能的事,只好回头笑谢道:“谢谢你,珠姑娘,现在我不饿,等会儿再吃。”他仍旧包好,塞入胸内。

左右两方,传出欢叫和大兽追逐之声,只有中间一组毫无所获。

彭雷急得大叫道:“我们快些,赶先一步。”

三个人一阵快赶,不久就超出半里之遥,突然,二条猎狗狂叫一声,两下里一窜,十丈外矮草条分,窜出一只大青狼来,它跳着牙,突向左方窜到的二黑扑去。

彭雷手急眼快,叱喝一声,腾身飞扑,镣枪去势急似奔雷,狼迎个正着,大青狼狂叫一声,跌落树下,两只猎大同时扑到,咬住前后脚只一扔,四五十斤的大青狼被扔出丈把外,撞在树上,眼见活不成了。

“这东西没用场,青皮没有者黄毛管用,小爷懒得扛你。”彭雷自说自话,拔出镖枪,用砍山刀割下两块狼腿肉,扔给两条猎大,头也不回往前走了。

珠姑娘说道:“这种大青狼凶恶非凡,最大的重量八九十斤,皮的用途极少,肉腥得难以人口,生怕凶暴狡猾,乃山是最令人厌恶之物。”

文俊说道:“奇怪,你们这种找猎之法大异常规,不似团围,因山区广阔,而人数过少,要说是搜猎么?你们却又大声呛喝,野兽早跳光啦!”

姑娘微笑答道:“不会的,兽多,惊而猎之,假使要围,一千人也难为力,着!”她娇叱一声,镖枪脱手飞出,三丈外倒下一头大如小犊的黄鹿,弓弦騒响,另一头也倒在草丛中。

“洪荒丛莽中,也有此种善良之物!真是奇迹!”文俊一面帮着姑娘用山藤将黄鹿绑上,一面惑然他说。

“这儿还可猎获梅花鹿呢,何奇之有。”

“这么说来,这黑林中没有猛兽了。”

“怎么没有?来了!”姑娘凛然他说。

这时,左前方的彭雷,握紧镖枪严阵以待,并步伐缓慢地向后退,两头猎犬则毛耸起,并略为颤抖,垂着尾。巴,紧依近彭雷身边后退,威风尽失。

彭珠以身遮住文俊,高举钢枪,向彭雷靠去,并警告文俊道:“林静犬惊,必有猛兽来了。梅大哥,危机四伏,请紧随在后,并注意后方。”

文俊不介意他说道:“早着哩!相距还有百丈,最好能驱狗发声,诱它扑来。”他解下弓弦一端。握住有弦的一端。

“恐怕是巨熊。”彭雷悄声说。

文俊说道:“不!熊早已穴居冬眠了,那是大豹。”

“啊,你怎知道!”姑娘说。

文俊淡淡一笑道:“我该知道,这东西得准备用力,镖枪如一击不中,它必急扑而至,沉着应付方兔有失。”失字一落,两头猎犬用嘴拱擦彭雷的小腿,颤抖着要向后溜走。

“近了!”彭雷将砍山刀扬了扬,镖枪高举。

十丈内草丛惊惊而动,斑影一闪,一头长有八尺的金钱大豹,凌空纵上一树梢上,一双炯炯生光的阴森森大眼,注视着这两男一女。

彭雷发出一声长啸,警告所有的同伴,枪尖略扬,徐徐向大豹靠近。

双方越来越近,终于接近五丈,彭雷兄妹向前面散开,两根镖枪对准树上的大豹,便脱手扔出。

大豹伏在树上,咧着森森锐齿,尾巴徐徐晃动,作势下扑。彭雷兄妹突然叱喝一声,镖枪虚晃一次,大豹毫无所惧,伏下越底。

“小心地面,有两头。”文俊弓梢向右前一指,跨前两步。

“三哥,由你出手,我对付草中那一头。”彭珠轻声说。

声落,大豹突然低叫一声,向地面猛扑而下,前爪落地、闪电似地向左一窜,突然又向右一折,猛扑彭雷。

在大豹刚向右一折之瞬间,彭雷的镣枪擦大豹前额而过,一枪落空。

“畜生好灵!”彭雷说,砍山刀交在左手,虎腰一挫,严阵以待,他毕竟年岁过轻,对这庞然大物,林中阴阴的霸主,到底心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