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21章

作者:云中岳

文俊仍倒提着剑,要理不理地欺近。玉道人徐徐举剑,他的玄门罡气已练有八成,有恃无恐。寒英神剑人间仙品寒芒闪缩,迫人肤发,发出慑人心魄的嗡嗡剑啸。

寒芒暴涨,剑气丝丝,千百道光华疾吐,上下飞旋而出,向文俊涌到,势如惊涛骇浪。这是天地分光,在玉道人手中使出,大大的不同,威力何止大了两三倍?

文俊已看出老道有恃无恐,定以为他没有神刃,绝攻不破护身罡气,不由暗暗冷笑,他要在第一招中,就给玉道人难看。寒芒施到,吸力和推力同样猛烈,他泰然地一剑浑出身形暴进。响起一声令人心往下沉的剑啸寒芒倏敛接着兰影急进,白芒闪缩“嗤嗤”两声裂帛响,兰影将红影迫得连退三丈,方行停止不迫。

玉道人脸色死灰,心惊胆落,寒英神剑不但没将文俊的普通长剑削断,反而被崩得寒英剑要破空而飞,一连串的急封狂架,仍止不住贯入的剑影,更令他几乎自抹脖子:的是,可反震任何外加力道的护身罡气,不但没将人家抢自门下手中的长剑震开,反而让人在胸前划了一个大十字,一横在rǔ下,一直从胸前到衣带,恰未伤及肌肤。

一招失手,武当掌门接不下一招!这简直是骇人听闻,令人不能置信之事,但不信是一回事,事实俱在。

文俊在牛鼻子身前两丈冷然注视着他,手中剑若无其事地轻轻垂下来回拂动,他嘴角现出嘲弄的微笑,说道:“别急,先调息片刻,罡气极耗真力,等你恢复真力再来不迟。”玉道人气得“哇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踉跄站稳。身后众道人哗然惊叫,只道掌门不测,向前一涌,“退下!”

玉道真人有气无力地叫。之后抬首望天,喃喃地说道:“这是什么奇功?无量寿佛武林危矣,武林危矣!”

“这给你一次小小的警告,你若无力再拼,我该办正事了,天残剑在贵殿之内,我懒得找,神浑乃是万年寒犀角所造,可克任何火毒,火一起,我就可以找到了。””

了字一落,火把凭空飞到他的手中,蓝影一闪,破空飞去,越过观门立时不见。

众老道还没弄清他是怎样失踪的。三元宫正殿上层,突然冒起两处火头,浓烟骤升,接着第二次火舌又起,宫中惨叫之声动人心弦。众老道狂叫一声,声震天地,齐向观中奔去。

玉道人又喷出一口鲜血,拼最后一口元气,用千里传音之术向内叫道:“恨海狂龙,天残剑还你,不可毁我武当基业!”蓦地里一声长啸划空而过,兰影出现在祭坛上,火把熊熊,长剑隐于时后,正是恨海狂龙,震天巨雷骤响:“我等你片刻,天残剑不交出,所有宫观将成火海,血流成河。”

玉道人颓然坐倒。片刻,一名老道提着没有剑鞘的天残剑奔出,刚近台,天残剑突然飞入文俊手中。“别忘了,下月初的少林之约。”声音似在耳畔,人早就不见了。三元宫人声鼎沸许久方将火扑灭。

二月初,一匹骏马自湖广出武胜关,踏入河南地境,马上人正是恨海狂龙梅文俊。

周一时间内,六大门派在少林聚首,少林的长眉佛已经闭关,由监院三者接待五派掌门人,藏经阁二佛笑面佛慧因,冷面佛慧法二人主持大局。五派掌门,各带了一名派中长者同行,看样子,有孤注一掷的打算。”

双汉沟李大人府上,茹姑娘在望穿秋水,等着心上人平安归来,她对江湖毫无所知,无法打听消息。屈指计算时日,小冤家该回来了,但事实上人并未回来。

姑娘空自焦急,坐立不安,这等待的滋味确是不好受,她恨不得插翅飞到武当一看究竟。

这天她倚在窗前,眉锁春山,愁怀百结,正凝望着远处丈俊的小室默默出神,心儿早飞到小冤家那儿去了。

忽然房门轻轻推开,秀秀笑嘻嘻地踱入,将一个素封在她眼前一幌,扑嗤一笑道:“小姐,治心病的仙丹来了。”姑娘眼尖,早已看清封上那铁笔银勾的四个大字:“茹妹亲启。”她手急眼快,手一抄便抢在手中,忙拆开封盖火漆,芳心怦然地展笺一看:“茹妹庄次:一切顺遂,天残剑失而复得,吴姐平安救出虎穴,勿念。小兄即赴少林,约会六大门派掌门,日中当可安返。此行深具信心,浩然正气所向无敌,小兄内力修为已可以气驭剑,天残剑可发三尺晶芒,故深具必胜信念。吴姐端齐书拜会,请善待之。临书神意飞驰,依妹庄畔,纸短情长,望妹珍慑。俊。”

她将书信贴身藏好,急问道:“秀秀,吴姐姐呢!”当夜,两女挑灯夜谈,一见如故,迷魂姹女将与文俊结识及尔后的一切所为,毫不掩地娓娓细谈,把茹姑娘喜得心花怒放。女孩子在一块,琐琐碎碎无话不谈,无足为外人道之事,亦百无禁忌,姑娘由迷魂姹女口中,总算彻底地了解小冤家的为人,怎能不喜?

迷魂姹女在李府逗留两日,方告辞重返武昌,她要和云彪先往归德府一走,尔后可能结婚后返湘南九轰山定居,临行一再祝福茹姑娘,并希望她能和文俊同至九巍山一游,或者到归德府参加她自己和云彪的婚礼,方依依惜别。

姑娘放下了重重心事,但对文俊的赴少林,却又有一丝忧虑爬上心头。

迷魂姹女走后,当夜她正在香闺静坐行功,正在物我两忘中徐徐醒来,鼻喘突觉沁入一股幽香。她蓦地喜极大叫一声:“师父!转身扑入一个宫装打扮,明艳照人的少妇怀内。来人正是茹姑娘的师父,假和尚雷音的爱妻,百花洞的主人,百年前群魔闻名丧胆的“云裳金剑”。

她已修至金刚不坏的境地,明艳如昔;谁相信她两甲了以上年年纪老女人呢?她挽住茹姑娘,慈爱地笑道:“咦!你的进境大出我意料之外,我看了你好一会了,小小年纪已修至由神返虚之境,难得啊,丫头。且先别说,让我猜猜;晤!笑靥如花,忧郁一扫而空,比我那次带你到百花洞天之时,相去夭坏。孩子,不用问,你已经知道他的消息了,是吗?”姑娘粉面红似西在晚霞,但她故意装傻,据着小腰儿不依,厥起樱桃似的红艳艳小嘴,绽起笑窝儿说道:“不来啦!师父,那一个他呀?师父你得说。”

“他就是他嘛!小鬼头!师父也替你欢喜哩。”她的手凝摸着姑娘的粉颊,突然一怔,又说道:“啊!你的肌肤有异,光彩在内流转,着手似柔若无骨,却又潜力澎湃;孩子,你定然是吃了……吃了……”

“玉浆,师父,玄门至宝玉浆。”

“真的?你这孩子缘份不错哩!你自小就单弱,百花参露丹只能辅你后天之不足,玉浆方能将先天之不足加以充实,方能更上一层楼,致于真善。孩子,你怎样获得的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他……他给我的。”她羞答答地埋起粉面。“怎么?你们已经见面了?亲密到……”“师父!嗯

“怪不得,师父的猜测不错吧?但这事有点小麻烦呢。”姑娘抬起蜂首,惶急地问道:“师父,为什么?”

“我迟来半月,也就为了此事,在途径峨嵋之时卜忽然发现峨嵋突遭大变,细查之不,发现三神山门下已经莅临中原,把峨嵋闹了个落花流水。起初我疑心是她们找你师公不着;迁怒佛门子弟致有此举。后来再打听,可大惑不解,她们问旬为恨海狂龙复仇崎来,先找六大门派结算我便上雪山经昆仑踩查真象,果然是确有其事。据你说,他已经中了神山门人一剑,跌落建阳河是死在神山门人手中的,怎又在年余之后,被六大门派迫死七星山呢?神山门人直捣六大门派泄忿,约定六派掌门人,二月初十日在少林一决生死,我一知确实消息,便回到百花洞天,将所见告知你师公,劝他乘这个机会,—方面解武林之危,另一方面与神山那位痴心小妹和解。你师公答应初十日赶到少林,一到武昌,便听得恨海狂龙火焚三元宫,夺回天残剑,真巧,也约定二月初十在少林寺相决,我为你担心,孩子,神山那位师姑娘与你师公的事未了,你恐怕又得和神山的晚辈门人夺爱了,这不麻烦吗?”

姑娘蓦地一惊,脸上变色,突然问道:“师父,神山门人这次西来,是否有凌云凤在内?”“孩子,有好几个哩。”

姑娘沉思片刻,忆起迷魂姹女所说之事,她心中已在打主意,脸上重泛笑容,说道:“师父不会有麻烦的,只怕麻烦还是出在他身上呢!可能是师父当年白龙峰的故事重演,只要茹儿能莅场,绝不会有麻烦的,师父,能带茹儿走一趟少林吗?”

云裳金剑听她说完,神秘地拧了拧她的粉夹笑道:“妮子,小心啊,你在玩火哩,不过,我替你尽力就是,这次我赶来,就是要你走一趟,但请记住四字:当仁不让。”

“师父,你言不由衷哩!为何要师公出面与神山和解。茹儿记得师父在南昌所说的话……”

“小妮子,还了得,挑剔起师父的语病来啦!该教训一顿以做来兹了。”师徒俩笑成一团,接着传出喃喃轻语。

且表表嵩山和少林寺。武林朋友要不知嵩山少林,至少他就不够资格称为“武林朋友”,或者是冒充武林朋友。

在登封县向北望,西北一带业山峻岭就是嵩山。在五狱中,嵩山称为中狱,也叫嵩高,古人称外方,亦叫太室,登封县在唐朝以前叫嵩阳,乃隋朝时所建置。

嵩山在汉唐之时,大大的有名:“山呼”和“嵩呼”出典于汉武帝登嵩山。在唐朝,那些假圣假贤,故意在少室山隐居,等皇帝老爷请去做官,与终南山同样有名,所以“唐书”上说:“……至号终南嵩少为仕途捷经。”

嵩山共有三座大岭,东岭叫“太室”,中峰叫“峻极”,西峰叫“少室”。四大书院之一的嵩阳书院,就在太室山南麓。少室山,距大室十六里,自麓至颁要走十六里,周围三十里,共有三十六峰。颖水源出于此。少林寺在少室山北麓建于后魏太和二十年,隋文帝改名为“陇姑”唐朝又复名少林。少林真正闻名天下,该得感谢天竺僧人达摩,他在金陵失意,大概梁武帝对这外国和尚并不太感兴趣,便渡江跑到少林寺,愈想愈不通,面壁九年鸣呼哀哉,但他的收获确是不少,成了佛教中国化的稗宗第一祖。

大唐开国期间,李世民还未将大哥小弟杀掉。还是秦王的时候,少林僧人夹超人的武技,由云宗率领,替李世民打天下,一举铲平王世充,正式立下汉马功劳,少林武功方扬名天下,要说源远流长。

少林寺占地极广,大雄宝殿之右是面壁石,西北建有面壁巷,就是达摩师祖面壁九年之处。

大雄宝殿宏鹿超群,气象万千,前廓十根合抱的雕龙大柱就够唬人,双层塔式叠顶,飞檐书角高纵人云。偏殿向左右延伸:稗房舍字不知究竟有多少。

一条青石走道级级上升,直抵正殿之前,沿途碑如林,立碑蝎的人早已化土,可是碑阀仍屹立如昔。

正殿之前,是一个大广场,四周的石栏扦皆出自名匠之手,外层是一圈合抱的大槐树,更有松柏成荫。

少林寺的和尚,在唐代多至一两千,本朝禁止二十岁以下的少年出家,如被查出,主持准活不成,所以少林也衰微下来了,目下还不到六百人。

长眉佛是少林派的掌门,也是少林寺的主持。七垦山归来之后,他内疚于心,发誓将面壁十年,仟悔前衍,将主持职务交给藏经阁二佛的冷面主外,笑面佛主内,大权授与冷面佛,笑面佛慧因,也就是达摩剑雷平兄弟之师。

初八日午间,五派掌门带随派中顶尖儿老宿,先后到达少林,由冷面佛接待,整整计议了两天。

从初九日起,少林寺关闭山门,将香客和寄宿随喜的施主檀抛居士们,全请出寺外去了。

冷面佛接到面壁巷掌门传出的法渝,说本寺憎侣绝不可与恨海狂龙为敌,如果他来了,请他至面壁巷便可。“初十日清晨,文俊在许州至登封的大道上骑马狂奔,沿颖河向登封急赶,他要在午问到达少林。

他总是高兴午时正与人约斗,也准时到达,从不先至约斗之地先行踩探,他却未料到有人已先他而至。

凤姑娘一行六人途经武当,一见武当的凄凉景况,不由大疑。接待她们的老道一看她们来势汹汹,大事不妙,使愁眉苦脸将恨海狂龙大闹三元宫之事。一五一十如此这般一诉。凤瑛玉琴和绛衣夫人,高兴得简直上了夭,大乐之下。轻轻放过了武当的老道们,免掉武当一切,向登封急赶。

她们由老河口走南阳,经方城直趋汝州,马不停蹄日夜追赶,初九日下午半夜便到了登封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