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03章

作者:云中岳

六合潜龙敝得哭笑不得,恶狠狠地突然一掌拍出,声势委实吓人,他怒叫道:“你这老浑浊幸灾乐祸,都是你带来的麻烦!滚你的,这云雾山谷容不下两条龙,你走,别打扰我的清修少些麻烦。”

黑尸魔移位避过浑雄的掌风,哈哈一笑道:“别恼羞成怒,老伙计,咱们寿高百龄,越来越怕死啦!江湖年纪轻轻而活腻了大有人在,你说怪不?我也不在江湖走动了,五十年老友相逢,就在你这儿活下去吧!让那这浑虫横行霸道算了。”

“呸!你清修个屁!火气比任何人多大,还不是孤独无聊,沾上了兽性?老友,你再独自鬼混,不走火入魔的话,我余昌的名字倒过来叫,你不瞧瞧,云雾岭以南那些林泉石蔓,被你糟塌得象个什么样儿?算了吧!我在这儿对你有益无害,平安地活上一二十年,死也有个伴儿,你说不是吗?”

“你说得有道理!”得,假使他要滥施六合须强功,该要造多少孽?我六合潜龙北宫化岂不是罪大恶极?”

“我说你糊涂,半点不假,还用你破誓出山么?”

“废话,那畜生还敢前来送死?哼!”

“喏喏喏!”黑尸魔向雪堆下的文俊一指,又说道:

“你不可以授他两招三式,让他代完你完成心愿么?”

六合潜龙轻撇文俊一眼说道:“异想天开!那畜生已获无上妙诀,渗透了六合须强功的几微功力恐怕不逊于我,一甲子炉火纯青的修为,岂是这娃娃所能及的?要能制他,至少须下十年苦功,你好不知轻重。”

“哈哈!你多虚且走不眼啦!卜世昌的功力,虽已登峰造极,但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。这娃娃本身就是一大秘密,浑身筋骨于常人不同,似已修至返扑妇真之境,如果他不是个可造之材,没有超人资赋,冥海黑龙会于他结个忘年之交,以小友相称?哼!”

六合潜龙目中突闪奇光,端详文俊半响,突然筹眉一展,一声长啸,凌空扑文俊,五指箕张儿头便抓。

文俊在雪堆下昂头上望,老怪物先前那一扣之力,委实打碎金石,到现在劲上还有些儿隐痛呢。两老在答活,他不敢贸然上去,免吃苦头。

六合潜龙条然下击,来势劲急绝伦,看脸色绝不是开玩意,他不得不戒备。

人在半空,相距丈外,爪上所发潜劲已是先至,直迫肤发。

文俊心中一凛,九幽凌虚魅影叹世绝学倏出,爪影一闪便至,仅差半分,掠过他的顶门,他已在这瞬间,脱出劲风所覆范围。

六合潜龙“咦”了一声,他喜笑颜开地叫道:“老怪物,你把九幽魅影传给他了!”

“传是传了,这子小不用,这是他自己参悟得来的另一种奇妙身法,九幽魅影是贴地滑出,他却是虚空飘翔,与凌空虚渡有点相似,也与凌虚佛影相近。”

“这娃娃真有两手,看招!”

六合潜龙摹地大喝,向左一引,突又折回,右大袖卷地而出,右手一圈,招出“仙人指路”双指劈而点出,两丝无势潜力,无声无息猛袭文俊胸前旋几穴七块两致命要穴。

文俊向左略旋,他聚精会神应变,无形潜力贴胸而过,他感到凉冰浑身泛起鸡皮疙瘩。袖到,他猛地一掌扔出、顺着袖势一送。

“嗤”一声锐啸,两股巨大劲风汇合在一起,将丈外雪堆衡了一个径尺大洞,凹入五六寸有奇。

六合潜龙跃起,他叫道,“娃娃,别想在老夫面前取、巧,打!”

大袖飞舞,掌影纷纷,袖似鸟宠狂发,掌出恍如开山巨斧;劲风怒啸,三丈内雪花飞扬,“七星倒旋”“狂龙搅海”、“五丁开山”一招三式,全都是狂野辛辣的攻袭狠招。

文俊只觉得四周那浑雄无比的潜力,迫得自己呼吸困难,气血波动,不由他退避,拼出全力展开蛇缠滑身法,以攻还攻,劈出三掌还了一记“惊涛拍岸”。

“好啊!这才象比硬工夫真本事哩!”

六合潜龙一面叫,一面双掌急拍,也是一招“惊涛拍岸”。

两支肉掌连续急拍,力道尽时事,无数掌影急闪,分不出是谁,但出掌人心中有数,“蓬蓬’’两声暴响,文俊飞退八尺,气血翻腾腾,不等他身形落地,六合潜龙已如影附形迫近,巨爪如钩,便手便抓文俊肩井。

文俊临危不乱,一扔右肩,身形突然侧射八尺,在哈哈长笑声中,六合潜龙又到了,这次他甩大袖,向文俊肋下猛抖。

文俊了是火起,功动右臂,力透掌心,大吼一声,迎着抖到的大袖,一掌拍出“砰”一声巨响,文俊飞退丈余,落下地来脸色泛白,胸前起伏不定。

六合潜龙也退了一步,讶然变色,叫道:“好啊!娃娃!行,好一块浑金朴玉,孽龙,他学武多久了?”

“我法律顾问总之,是个傻小子,你想怎样?”

“传他两手儿,六合须弥功。”

“哼!不见得他肯学,在湖口官道林中;我要他做我的传人,传他尽世奇学,你猜,他怎样?”

“冥海黑龙要找传人,他磕上一千个响头也甘心情愿。”

“呸!你作梦。”

“怎么?他不干。”

“要干的话,我还叫他小朋友?糊涂!”

“为什么?这小子难道这么不知好歹?”

“正是如此,他扭头就跑,你知道我的冥火搜随锻肌奇功吧?那澈骨奇痛万般苦楚,竟然不能令他点头。”

“那你怎又和他结了忘年之交?”

“傻瓜!唯有有真诚方能结交,这种血性男儿威武绝不可屈。不象你那宝贝徒儿,我还未揍他就一五一十吐出了。”

“哼!就这么办,六合潜龙也结个忘年之交。”

“妙啊!你的六合须强功,我的九幽玄阴真气,一聚一合,一分一消,咱们要造就他一个江湖奇材,一朵武林奇笆。”

“三年中出人头地,十年后雄视武林。”六合潜龙欢叫。

“集二人之长,补两人之短,双龙盖双仙,黑龙剑与赤焰天残分庭抗礼!”黑尸魔一拍黑袍肋际,“嗡”的一声响一技软绵绵的黑色软剑,突然伸得笔直,剑啸震耳。

剑薄如纸,鸟光闪闪,剑尖大异常剑,像一条珠长毛收的龙尾,龙首形成柄端云头,一粒光彩夺目的龙,在龙口内旋转,不知是怎样放进去的?护惬可以捏合,也是一个扣环,可以扣住剑鞘前端的搭物。

他喃喃他说道:“一甲子以来,黑龙剑从未一展雄风,自从赤炎天残出世,它就默默无闻,事实上黑龙剑并不巡于赤炎天残,只是我的功力无法超出恨海狂人和塞北人魔,故而克制不了那两把短剑。”

六合潜龙叹息着说道:“是的,这得怪我们一甲子以前我两应将六合须弥功和九幽玄阴真气误参,门户之见害了我们。不然,咱们何至于被双仙虚弄,我的纹剑龙也丢在洛河啊!”

“老友,目前并不为晚,二十年中,咱们死不了,还有这些娃娃替我们重振声威,走啊!带娃儿……不,小朋友,到你那乌龟洞去吧。”

六合潜龙笑骂道:“呸!狗嘴里长不出象牙,这儿是藏龙卧虎之地,有咱们两条龙在,当然是龙窟。”

“好,就算是龙窟,不是鸟龟洞,走啊。”他收了剑。两人向刚好用九如心法调息完毕的文俊走过。

自此,文俊就在云雾山苦练六合须弥功,和九幽玄阴真气,将近一年,方算两种绝艺同时扎下深厚的根基,大出二老意料之外。

两龙内心欣喜若狂,他们准备待文俊一年期满,就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功力,由文俊具有奇异体质的神奇力量,合溶于一炉,威力定然骇人听闻,也许可以提前练成一种神奇的旷世绝学出来吧!”

六合须弥力,顾名思义,可知这是一种可将出之劲道,突然纳于最小的空间,再以雷霆万钩之威向外进发,在这一聚一进之间,一丈内无坚不推。

这是练先天真气至高的境界,内力差一分,威力即减小两分,确是不易。

九幽玄阴真气,也是先天真气的一种,完全以阴柔之力,将内劲文为千丝万缕,化去外界所加的压力,使对方毫无着力之处,然后突然合成一股奇大潜力,向所望方向一涌而得,足以在丈内化石为粉,洞壁穿铜。

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神奇功力,假使能熔于一炉,真气分聚由心,可以向任何方向意发出任何外交劲道,全被反震回头,以更强的劲反奔。

这就是道家的罡气,佛门的菩提禅功,不同的是威力稍次而已,不过也难说,先天的资赋和后天的培育,至为重要;谁的修为高,谁就掌握权势。以罡气来说,共有三十六种之多,不见得每一种都具有无上威力。

象沉氖山庄现身的浮云散人,他的罡气都不可能将白无常立时击毙,而神山三道的门下,蓬莱小主人凤姑娘,她们的玄天神罡就高明的多多。

可是,三道在白龙峰,合三人之力,也奈何不了一僧伏魔大师、要不是假和尚手头留情,三道不死也得脱层皮。可见不管是任何功力,不分名门大派,抑或邪魔外道,大都是一脉分流,源出一家,只是方式各异而已。

要以真分出高下,惟有痛下苦,精炼一途,方能优劣立判。以招式来说,各门各派类同招式甚至,而名称却在不同,至于是否管用,端辣功力之深浅来决定了。

这天一早,文俊练功一个时辰,看看东方发白,他结束留,带上黑龙剑,提着大弓,展开轻功越过谷南绝壁,穿过云层,绕到山南一带,他要猎些禽兽带回食用。

在他封了自己的洞口,经过中间巨大石厅之时,还向对面两间石室注视一眼,两老照例是三更练功,五更将息,直至天色大明,始离活动室。

文俊却略有不同,三更随两老用功,四更反洞自练,五更即起,不作将息,他体质大异常人整日精神充沛,只须以九如心法行功片刻,亥气行走百脉,一周天后疲功尽消,略一假睡,即可重振精神,所以他甚少入睡。

石厅大有五丈方圆,无甚摆设,实际上这是练拳剑拳脚之所,中间悬着一颗卵大明珠,散发出雾样膝陇的光芒,石壁黝黑,显得阴森森地充满了鬼气。

他心中暗道:“怪不得山南一带山石林泉,被南宫老朋友毁坏得不成样儿.在这鬼森森的古窟中一住五十年,不发疯才是难以置信之事啊!真难为了他呀!”

他举步出厅,推开沉重的石门,大踏步出洞,快如飞矢向绝壁下奔去。

就在他刚起的瞬间,鼻中似乎吸入一丝淡淡略带草花气息的轻雾。这云雾山绝谷,经年弥漫着烟雾,盛夏之时,瘴气四布,在谷中上空飘浮不定,偶尔吹起一阵罡风,将瘴气带得向下一沉,也许会散布在洞口附近,所以文俊毫不在意,巡自走了。

他一年来功力大进,距离最高境界不过指瞬间事,九幽凌虚魁影轻功将臻化境,快如飞星逐电,百十丈的绝崖,问有不少石隙,上下并不困难,这是谷中三人日常上下的要道。

文俊象一只大鹰,振臂上升,跳纵捷胜猿猴,不片刻,便上了绝崖,向山南绝迹而去。

罡风呼呼,凄厉刺耳,谷顶云雾渐薄,视界可远届百十丈外。就在文俊登上崖顶,飞跃而逝的瞬间,崖壁左侧三十余丈石隙中,突然有人影一晃。

不久,传出一个颤抖而且有震齿之音的轻语:“糟了!这老不丝竟然还活着,要是让他转回发觉,咱们还有命在,快走吧!迟恐不及。”

“你看清就是老怪物么?”这是另一个较为沉着的嗓音。

“废话!这儿仅有老怪物一个人,不是他是谁。快速如电,几至飞行绝迹,虽不辩脸色,准是他。”

“那么,咱们走,要真干,咱们经不起老怪物一个小指儿来上一下,快走!”

灰影一闪,两条身影躲躲藏藏,时隐时没逐渐去远,消失在云雾之下。远远地,尚可听到那颤抖的声音:“怪怎么不灵光了?快走啊!迟……恐……”

不久;山北第五座高峰下枯了的林中,突然响起震天兽吼。天上,阴狸四合,渐渐掩住暗淡的日影。

由西北角,卷起阵阵寒风,越来越猛,奇寒澈骨。终于,雪花飘飘起来了,满天飞瑞,白皑皑的雪地,又加上一层更洁白的银花。

在第五座高峰下,枯了的古林中,一群猛虎和一群巨大会钱豹,正低吼着向四下散去。

林中雪地里,三十丈方圆内血迹斑斑,遗留下无数虎豹的乱毛,和一些残破的灰色破布,沾满了血迹的破布。

附近,有两个百宝囊,静静地分置在相距十丈的两棵树根下,两把沾有血迹的长剑也各自东西,剑鞘却在南北西地扔倒。

最令有触目惊心的是,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