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04章

作者:云中岳

敝堡主喜结才下豪杰,心义武当英雄倍他,玄门绝艺独步武林,久慾亲指武当拜会掌门致晚。今武当大名鼎鼎的解剑池七子莅临敝地,未能早日知恭迎仙驾,已是大失礼之事,道长尚请移驾一行,免敝堡主于心有愧,不知道道长可否赏邱某一次薄面?”

“贫道实有要事待办,不克专试拜会堡主,尚请恕罪,邱施主名震江湖,霹雳神掌名传逻述亲至客低促行,本该即往拜会,但俗务实不克分身,贫道告罪。”说完,稽首一礼,又道:“与施主同来伴当,英风超绝,器字不凡,可否为贫道引见?”

霹雳神掌邱昌呵呵一笑,连说失礼,便一一引见道:“这位姑娘乃敝堡贵客,姓庄名容,人称冷红线。”一提正在色迷迷盯着看小姑娘的少年人道:“这位是二堡主爱孙计,人称他为……他为……”

少年人得意地做然地一笑道:“粉面狼,有什么不好?”

霹雳神掌老脸一红,向小姑娘一摆手,说道:“这位小姑娘是三堡主的孙千金殷凤人……”

粉面狼急急插口道:“人称凌云玉燕,人美,轻功更俊,武当的八擒身法,哼……”

凤姑娘一撇嘴,抢着说道:“谁要你说话?少开尊口,你绝死不了。”说罢,恨恨地冷哼一声。

“不说就不说,好妹妹,别那么凶巴巴好不好?”

道长微一皱眉,大是不耐,他名列解剑池七子,江湖名号之响亮,不下于双凶一霸,凡是进武当拜谒的人,必须在解剑池留下兵刃要是有人不遵,解剑七子就必须强制执行,所以七子的名号,凡是到过武当的人,断无人知之理。

论辈份,七子同属道字辈,举掌门玉道入道全是师兄弟。

江湖晚辈们,谁敢在他们面前无礼,而粉面狼那毫无教养的神情,几乎将老道激怒了。可是,武当虽说人才辈出,高手如云,却不愿与双凶一霸为敌,因凡投鼠忌器,沾惹上无穷风波,何苦来哉?所以道微不能因此而动怒发火。

霹雳神掌一看不对,赶快陪笑道:“道长且休见怪,可否为邱某引见贵门下?”

道微只好忍住满腹怒火,将元兑元离的道号说出,他俩是妙手羽士道兴的徒弟,原是亲兄弟俩。

俗家壮汉叫地理鬼汪华,与在三岔口送命的追鬼三星道长是师徒的名份,追魂三星暴死天残剑下,地理鬼拔人道微座下,所以也算是道微的徒弟。

因为他对于天下地理知道极多,而且熟识武林人物,派他在解剑池随道微学艺,就是要他留决来往武当山的人,是否有恨海狂龙在内。

那天在天岔口,他就是逃脱性命者之一,那时他随师父前往,改穿了道装免得岔眼。如果文俊不是改了装,恐怕一进厅就干起来了。

众人正在客套,内进出来了灰紫色脸膛的文俊,他仍是那一袭灰袍,背着手缓步出厅,他要往街上走走,探听吴天堡的底细。

厅上的粉面狼,被小姑娘抢白了一顿,正没好气,猛一见这高大的灰紫脸膛老人,目中无人地施施然走出,看也不看众人一眼,他的怒火没处发泄,一古脑儿于到文俊身上去啦!文俊一经过他身边,他猛一伸腿,一勾一挑,满以为这老儿非爬不可的。

岂知大谬不然,两人的足踝竟然吸住了,文俊丝毫未移身形,他自己却打一踉跄,要不是文俊不慾生事,他的苦头就大了。

小姑娘凤目一瞪,瞧着粉面狼说道:“你干什么?存心生事也得找个地方,客低之内,众前辈之前,你怎么敢公然撒野?哼!”

粉面狼其白如纸的粉面上,变成青面狼了,他不敢对姑娘发横,却将怒火烧在文俊身上,一咬牙,功行右臂,向正冷然止步打量他的文俊,缓缓抬起右手。

小姑娘怒叫道,”放下你的手!你找的麻烦还不够多么?”

粉面狼大概怕定了她,乖乖地放下手,向文俊冷笑道:“你记下了,下次绝不饶你。”

文俊也阴森森地回答道:“为什么?为了你打我不倒么?依我看,你这点功夫,哼!免了事吧!”说完,缓慢转身举步。

“站住!”霹雳神掌暮地大喝。

文俊冷森森地转身,脾腺了老家伙一眼,一字一吐他说道:“是阁下叫我么?”

“半点不假,你知道刚才你在对什么人说话?”

“你是说这年轻人?”文俊不屑地向粉面狼一指,又说道:“晤!身材高瘦,脸色泛青,眼圈泛黑,不用猜,准是个被酒色掏空了没用子弟,没错吧?”

霹雳神掌气得老脸变灰,冷红线毫不动容深注文俊一眼,小姑娘不屑地一撒嘴,武当弟子一脸幸灾乐祸地神色。

粉面狼脸上泛起无穷杀机,猛地疾枪两步,快愈闪电,“鬼王弄扇”一掌扔出。

他快,文俊更快,但看去似乎并没有什么了不起,只一抬腿,向左侧跨了一步,粉面狼那招”鬼双弄扇”,已无用武之地,招式落空。

文俊乃背着手说道:“还得练练,青年人!要是我用一招巧拔五弦,你这手将立时报废要是用摘星换斗,你的脑袋不开花,肋下也开个大洞。”

“少堡主请退!”霹雳神掌叫着,抢在两人中间,向文俊说道:“像崆峒门下?怎敢与吴天堡为敌?文俊说的两招,都是崆峒绝学。

文俊怔了一怔,心说:“好啊,你们是吴天堡的,得来全不费工夫,妙极!我何不与他们虚与委蛇,探些口风呢?”

想到就做,拱手为礼道:“在下果是崆峒门下,姓文名俊不知者不罪,请教老兄尊姓?”他的口气生硬得紧。

霹雳神掌无法发作,仍气虎虎他说道:“老夫霹雳神掌邱昌。”他的口气十分托大:“你既是崆峒门下,怎么敢连二堡主的孙少爷也不自识?哼!”

邱兄有所久知,在下久居东崆峒下院,从未涉足江湖,致有此误,邱兄见谅。”又向粉面狼拱手叫道:“少堡主海量,文某委实孤陋寡闻,干柏宽恕。”

粉面狼冷哼一声,扭头不理,要不是文俊另有所图,不发火才是怪事。

霹雳神掌颜色稍变,仍冷然地问道:“文兄既住东崆峒,与玄灵道长如风欢呼!”

文俊在徐家湾与九现龙一家数日相处对武林现状获得不少见识,东崆峒广成院下,位于河南临汝西南,那是黄帝问道于广成子之所,崆峒共有四山,除了河南的崆峒外,另有三座都是陕西西北部(大明无甘肃省,甘肃大部属于陕西管区)。

东崆峒乃是崆峒派在中原的大本营,广成下院的主持,名叫玄灵,另一名副手叫玄圣,合称太极双仙,乃掌门乾坤一剑玄真的弟子,目下崆峒仍有三代弟子健在,按辈份是太玄,夭,掌门是玄字辈的首席弟子。

“那是本下院院主,文某乃俗家玄字门人,道号玄成,但在派外都不称道号。”文俊答话时,面不改色,也无法改。

“阁下远道而来,有何贵干,贵派南峙蝈二老玄极玄尘,半月前曾至堡一游,你可知道这事吗?”

“文某不知,此次途径汉中,由川入陕,打算在这儿休息三数日,开始行上道东返。”

“哼!休歇是假,想坐山观虎斗,打听本堡主与一月前投无名帖的人结算是真,是么?”

文俊心中一动,但口中却淡淡一笑道:“邱兄既是不信,在下有口难言。”

霹雳神掌又向文俊说道:“我劝你早走也吧,免得身背嫌疑。”目光却射向武当数老道:“目下满城风雨,要是万一误会,大家都脸上不好看。”

武当老道神色一变,文俊却毫不动容他说道:“邱兄好意,在下心领就是。”

“你打算不走?真的么?岂有此理!老家伙有点不高兴。”

“在下单身寡人,吴天堡未免大过小气。”文俊也语言变冷,你知道,在这老江湖嘴上讨口风,事实上是不可能之事,何必和他们陪小心干耗?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。

“住口!”霹雳神掌不但霹雳,火性儿也象霹雳:“南崆峒二老也不敢对老夫如此无礼,你胆子也不小!”

“人有胆大小相差不多,在下也无常人无异。你,什这东西?在我面前大呼小叫,想吓唬人么?”

“气死我也。”霹雳神掌恕叫如雷,踏前两步。

文俊屹立如山,冷冷他说道:“怪!老匹夫怎又不死?”

小姑娘急急他说道:“邱前辈!何必与他一般见识。”

老家伙气涌如山,冲姑娘断然他说道:“不成!去年在江西,崆峒派甘州双英那两个小狗,曾对雄霸两位少堡主无礼,咱们吴天堡不为己甚,未加追究,他们抖起来啦!前月前南崆峒二老乘咱们二堡主忙乱之际,故意前来让见堡主,其实也是前来坐山观虎斗,没安好心,表面上客客气气,有骨子做岸极至。现在,东崆峒的狗腿子也来

“住刚”文俊高声止住他往下说道:“文大爷路过汉中宿店,也惹了你吴天堡么?莫名其妙!”

霹雳神掌恕骂道:“狗东西!擒住你好好整治整治,不怕玄真牛鼻子不来叩堡。”声落爪出欺近文俊就是一招“金豹露爪”,急抓文俊脸面,指尖急晃,将头面肩胸全罩住了。

事已如此,不容文俊不还手,他顾不了后果啦,爪到,他未动分毫,一记“天王盖印”伸手便拍,一股阴柔劲道,向爪影内压去。

霹雳神掌大骇,他感到指尖象要折断,赶快闪身撤招,大吼一声,“推山填海”拍出两掌,这一招他用了两力,罡风似若殷雷,狂吐而出。

文俊不甘示弱,自练成九幽玄阴真气和六合须弥功后,还未与人正式拼过,机会来啦!看老匹夫掌风夹殷雷呜,定然是纯阳刚猛的利害内家真力,正好一试九幽玄阴真气,他真气布满全身,不退反进,虎掌条伸,”饥鹰捕食”,伸手猛扣对方顶门,他身材比老匹夫高出两尺出奇,这一招简直象金刚捉小鬼。

奇刚奇猛的掌力,一近文俊身前,雷鸣之声条止,连余劲也神奇地消失了。他这一掌,要是触及物体,会发出一声巨响,将物体压成肉泥,所以江湖人给他取绰号为霹雳神掌,可是这次碰上了克星,九幽玄阴真气不仅本性是柔可克刚,而且可消散任何外功力道,文俊的功力,又比他高出甚多,他岂有制胜之机

老匹夫毕竟经验丰富,人老变精,鬼老不灵,他在刀山剑海中闯出响当当的万兄,自不等闲,内劲还未迫近对方,他就不知妙,平常人一听那殷殷雷鸣,不吓软也得吓跳,可是对方竟置之不问,反而欺身出招,如无超人能耐,何以至此?他心中一震,不等对方招到,挫腰旋身横飘两步大吼一声一掌登出。

人算虎,虎也算人,老匹夫避招出招,丈俊也已算定下一着棋,先一步机制抢先,敌未动我先动,如影附形伸手便抓,手到擒来。

“轰”一声巨震,老匹夫的掌力,将左侧两木椅震得支离破碎,接着一声“滚!”老匹夫身躯凌空气起,“叭达”一声飞跌门外,果然滚了几滚。

原来文俊抢制先机,一把扣住老匹夫右腕,向门外甩手扔出,他不滚怎成?

两人动手换招,不过这眨眼间事,听中人想插手也来不及援救自己嫌迟。

文俊两招内得手,听中人全怔住了,霹雳神掌人非泛,掌力足可裂石劈碑,在江湖大有名头,齐身一流高手之林而无愧色,两招不到,竟然被人擒住扔出,委实令入难以置信,他们怎能不惊?

最心惊的是道微,他名列解剑池七子,见过的天下高人,何止千万?想不到竟然会在这儿走眼估错了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。他略一摆手,对三个门下招过一旁,意思是教他们少管这件闲事,武当崆峒玄门,算起来是一家,犯不着伤了和气,可是,他想做壁上观客,文俊却不容他置身事外,已经立时向他发话啦!

“老道,你也是吴天堡的狗腿子么?”文俊背着手,不屑地问道:“要上就快些,文爷还未进晚餐呢!”

地理鬼怒叫道:“老不死的住口!瞎了你的狗眼,堂堂武当解剑池七子,竟然被你说成狗……”说到这儿,他突然止住。

文俊一听是武当的老道,心中暗恼,看地理失言的窘态,又有点可笑,渐冷冷一笑道:“哼!武当派的,武当派的就出你们这些奴才!”

这一骂。道微就是木石人也得动火,他喝退地理鬼,阴森森他说道:“元兑,去将剑取来给我!”

元兑转身入内去了,听门外棍练子哗哗啦啦地响,霹雳神掌狼狈撤下兵刃,在院中破口大骂道:“狗东西给我滚出来!丘大爷与你在兵刃上见真章。”

文俊不屑地转头外望,正想损他几句,突觉耳边响起澈轻的金铁出鞘声,他耳目何等锐利?已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