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05章

作者:云中岳

昆仑双鹤做声不得,他们已受轻伤,担并无大碍,文俊在赤焰剑下救了他们两条命,他该替文俊拼死,可是天残剑是昆仑世仇啦!他俩正在进退两难,人性受到真正的考验,文俊已经对他们俩发话了:“老前辈,快!”

“小兄弟,你以为昆仑双鹤不是人?”老道哈哈大笑。

“恨海狂龙的事,不许任何人干预,你们走是不走?”

“我们的事,也不许人干预,你管得着么?哼!”

“你们真的不走?”文俊的语音冷峻已极。

“哈哈……”发笑的是宇宙神龙:“谁走得了?除非是鬼。”

“鬼也不成,有我黑无常在。”黑无常挺着无常棒,缓缓斯近,四周已形成包围。

文俊抬手抹掉人皮面具纳入囊中,故意对昆仑双鹤冷笑道:“恨海狂龙只许有敌,不要朋友哈哈!”他仰天长笑,声震屋瓦,“你们不自量,先拿你俩试剑,看招!”声出入动,猛扑昆仑双鹤。

宇宙神龙聪明一世,反被聪明所误,他在愤怒中要杀昆仑双鹤,其实心中对昆仑派大有顾忌这可好,恨海狂龙要杀掉他们话,他吴天堡岂不是可以置身事外么?这比躯虎吞狼借刀杀人之计简单多了。文俊挺剑飞扑昆仑双鹤,宇宙神龙大乐,情不自禁仰天长笑,得意已机。

“哈哈……”笑了一半,他笑不下去了,吹胡子瞪眼睛啦!

文俊去势急如电光石火,昆仑双鹤急怒焚心,两下里一分,天罡掌恍若奔雷,立下杀手,同出一招“阴阳合连!”四掌上下一抄,真力猛吐。

文俊突升八尺,赵过凛凛罡风顶端,突然低吼道:“快走!多死无益!”声落,他已越过两人之间的空隙,天残剑飞旋而进,猛袭堵在正北的南崆峒二老。

昆仑双鹤旋据然醒悟,跟踪便追,南崆峒二老措手不及,匆忙中两下一分,拔剑旋身,顺势急挥,幻出一道剑影,锈影飞旋,两下一分,衡破剑纲,乘隙急进。

这一瞬间,昆仑双鹤已经一掠而出,打出两记天罡掌,随着两声惨号,已经远出对面屋脊去了。

崆峒两老只觉手中一轻,无假思索,倏然暴退,丢掉残剑连环劈出两掌,方将锈影阻住。等他们神魂刚定,文俊已经走了。文俊一到对面屋脊,向等待着的昆仑双鹤说:“老前辈,后会有期,快走!”他掏出一把黑白棋子,向侧掠去。

“小兄弟,珍重!”昆仑双鹤一提真气,消失于夜色中,文俊向侧一掠五丈,一扬手,就是一把“满在星维”。黑棋子锐啸,白棋子飞旋,向追来的撞人打去。

他跃下街心,劈面众上两个白衣少年,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白麓岭石笔峰,他俩也是帮凶之一,没话说,天残剑疾如闪电,突出一招“七星聊珠”。

一声惨号,白衣少年倒了一个,另一少年的长剑,也将文俊的长衫,在胁下穿了一个大洞,可见这小子功力了得。

文俊闪身挥剑,面对咬牙切齿的孤和年,冷哼一声何攻出一招杀着“怒海藏针”天残剑在手,龙韬十二剑威力。止大了一倍?简直如猛虎添翼,蚊龙得水。

眼见白衣少年一命难逃,在间不容发间,红光一闪。“当郎”一声龙吟,三条人影倏分。

怪!赤焰剑的光华,在天残剑的克制下,竟然神奇地暗淡下去。威力倍减。

两人跃落街心,面面相对,相距丈外,各自运功御剑。四周,群贼渐渐赶到,纷纷散开,挺兵刃全神戒备,赤焰天残,正式面对现实。五十余年来,第二次相逢。

两把神剑徐徐举起,逐步接近,天残剑寒气森森,赤焰剑热流如火,天残剑微向下锋,赤焰剑略为上扬。

一丈,八尺近了!“挣”一声响,宇宙神龙后撤两步,显然两人功力相去甚远,忧劣立判文俊长啸一声,身剑合一猛扑,洒出招“怒海藏针!”

宇宙神龙神情肃木,赤焰剑一招“排云扫雾”,疾扫攻来的无数环形锈影,剑气斯斯尖啸,赤色光华与挣影一触,突然条暗条明,剑啸刺耳声中,人影又分。

三进三退,衡错,宇宙神龙步步进迫,双方的剑,皆不能发出神奇的功力,一寒一热,互相克制端视功力深栈而定胜负,天残剑乃万年寒犀角所造,先天上把腾赤焰剑地火纯阳精英,可是文俊功力相去太远,威力大打折扣,只能以本身神奇潜力,抗拒宇宙神龙沉重如山的劲道,可知他支持不易。

力拼三十余招,宇宙神龙越战越勇,步步进迫。文俊被劲烈的剑气,震得气血不住翻腾,真力渐竭,在宇宙神龙绵密抢攻下,他没有以九如心法调息的机会,在生死刹那之间,他不敢大意分心调息,想得到要糟。

宇宙神龙暗暗惊,能和他力拼三十招的人,绝无仅有,固然赤焰剑已被克制,那能推山裂石的真力,为何不能将这小子震毙,真是令人难信而百思莫解之事。

他已看出文俊已有力竭之象,冷哼一声,真力源源而出,剑势如长江洪水,滚滚而出,加紧抢攻。

神韬十二剑固然神奇莫测,足以傲视江湖,可是双方真力一触,天残剑便不被崩开,也被吸住,虽有神奇剑法,又有何用,要没有天残在手,文俊绝难挡住三招。宇宙神龙一阵急攻,文俊手脚渐乱。

“小子,再等十来招,天残剑就是我的了!”宇宙神龙一面进招,一面冷峻他说。

“你就是到了就岸,也是死路,保主容你不得,天下各大门派更不能饶你。”

文俊无法出言反击,但心中暗付:“这凶人百年修为果然功参化境,报仇实非其时,我得冒险脱身,偷出左手用蓝羽毒蛊伤他。可惜!在徐家弯被阎王令恶贼,用辟历毒针打毁了我的赤复草瓶,不然该多好?”他动了逃生之念。

街道是大青石路面,并不十分光滑,他心中一动。见机脱身,宇宙神龙步步紧迫,刚撒“追云逐电”反手又出“金蛇穿穴”剑在文俊结喉下反穿而上。

文俊一招“云封雾锁”拂出,足尖陷入石块角沿,仰身足尖猛飞,一块拳大石角,闪电似击向宇宙神龙丹田要穴。同一瞬间,他顺势躺倒,没办法,且借一记窝囊招,“懒驴打滚”,在争通滚转之间,他的左手已扣在黑龙剑柄上。

石块怎能伤了宇宙神龙?他的护身真气宝剑也难伤他,可是在徐家湾,文俊所用的毒物,吓破了许多英雄的虎胆,宇宙神龙他能不怕?在拼斗间,文俊的齐长衫衣底、不时露出那蓝色大革囊的底害,宇宙神龙当然看见,他不怕兵刃偷袭,却怕奇毒沾身。

石块一倒,他心中惊,火速停住呼吸,一掌劲风将石块碰飞,怒啸一声,飞刺地下的文俊身上。

就这略一分神之间,双方距隔已拉远至八尺以上,他刚飞扑而起,一条鸟光闪闪物体,已经奔雷也似袭倒,云零里,无法看出是什么东西,他不敢用手去挡,赤焰剑向上一扬,赢着黑物一搭右猛扔。

这可好,黑龙剑柔软如棉,被赤焰剑一搭,尾端向前猛扔,在赤焰剑的光华的照映下,剑柄上的龙头,看去恐怖已极的龙口中的大珠,反射出耀目红光,滚转闪烁不已,正向宇宙神龙的面门荡来。宇宙神龙扎见此物,只道这玩意所以喷洒毒液惊得大吼一声,全力一掌拍出,身形乘势飞退丈外。等他双足一沾地面,街边黑暗角落已乡起惨号,文俊的身影,已经消失在小巷坚里,而文俊的语音,仍在耳边震荡:“赏你一点蓝羽毒蛊,不怕死的来追。”

他正想追,街角踉跄跌出两个人影,一个是武当的道微,一个是他手下十六名黑衣高手之一两个人凄惨地叫号着,在街边仆倒在地。

蓝羽毒蛊!在徐家湾文俊处治百毒书生,宇宙神龙岂。能不知?端的闻之色变。

黑暗中,奔出五人,要去扶起两个惨号之人。

宇宙神龙大喝道:“住手!动不得!”

众人闻警住手,退在一旁,宇宙神龙不追文俊了,他知道这小子轻功高明,追之不及啦!他的抬起那黑龙剑,哈哈大笑,却又顿足长叹,他正慾向死尸走去!却听远处传来崆峒二老的叱喝声,他心中一动,身形凌空直升瓦面,向声源处一闪而没。

文俊穿入小巷,走不到百十丈,绕过了两条长街,却未留意身后屋上,有两条黑响紧迫不舍这两黑影,正是干瘦的南空洞二老,他俩长剑被削,差点儿老命呜呼,怎得不恼?

论功力,他们胜过文俊多多,昆仑双鹤的才天楞也奈何不了他们,竟被文俊出其不意突然袭击仗天残剑之威,迫得他俩灰头土脸,这口恶气不出,他俩岂能甘心,何况文俊杀死腔同弟子消摇鬼武艺,天残剑又是同崆峒派死仇,论公论私,非毁了这小子不可。

宇宙神龙和文俊动手,他俩不敢相助,不是顾于道义,而是怕解了宇宙神龙的忌,凡是他亲自动手之事。是不许任何人插手的他俩悄悄地在附近同伏,觅机拦截,果然文俊舍了珍贵的黑龙剑,经蓝羽毒蛊突围,两个老杂毛见机会已至,随后紧迫不舍。

小巷下又黑又窄,稍一大意便将被人钻屋逃脱。所以两老道不急于动手,专等文俊到宽蔽处现身。

文俊脱身落荒而走,不敢回红盛取包果,慌不择路见巷就钻,却未留意屋上跟着有人。

快四更了,街上有吴天堡的人动力无剑杀人,不但居民将门关得死紧,连更夫役吏全躲得无影无踪。

前面已是城墙,墙根小巷尽头,有一个小小臭水池,和一块十余亩大的空地,文俊收剑入鞘急如闪电向城奶下扑去,他想越城而去,等待天亮后再定行止。

他炔,崆峒二老也不慢,在城根下碎石参差的空地中遭遇了,以两个功力深厚的老前辈,攻袭一个久斗身疲的后生小子,按,可是探囊取物,怪就怪在这儿.两老道并未取得绝对伏势力拼十余照面,文俊仍然未现败象,把老道们气得暴跳如雷。

文俊已一面骂道:“老杂毛,崆峒派就没有一个好东西,全是些无耻之辈,你俩人更是无耻中的无耻之徒。打!”呼一声,击出一记“力劈天门”,九幽玄阴真气一涌而出,左手“逐浪分萍”,猛攻左首老下盘。

“嗤嗤”两声锐啸,两老道的雄劲掌力,被九幽玄阴真气化去七成劲,余劲仍向文俊撞来,文俊究竟功力未曾尽复,真力不断,只好退后一丈避招,一声龙吟似的剑啸,天残剑再次出鞘。

为首老道说道:“小狗,天残剑又待如何,哼!贫道不让你近身,用劈空掌力紧缠不舍,嘿嘿!天明后,你将无处循形,汉中府就是你埋骨之所。”

左首老杂毛大叫道:“师兄,咱们一前一一后,进退互相呼应,缠死这小狗。”

“你们的如意算盘自欺欺人,哼!你们记住,太爷日后留得命在,崆峒派将瓦解冰消,恨海狂龙绝不饶你们这群卑劣无耻之徒……”

“你没有机会了!”声震耳朵,令人心血沸腾,声以人到,红光耀目,原来是宇宙神龙赶到了,文俊闻声知警,天残剑向左侧老杂毛飞旋而去。

老道劈山一掌,闪身避招,掌劲被天残剑一旋一翻,嘶嘶而散,文俊不管身后的老杂毛,和同时扑到的宇宙神龙,“大地龙胜”身法直上十寻,“苍鹰回云”掠过成墙,再以“怒集芽林”身法急掠而下。

在掠下的瞬间,身后一丝肉眼难辩的紫影一闪,他只觉臂骨一麻,痛入肺腑,真气似有分散之象。

他缥竟体质异于常人,体内有神奇的潜力,仍能忍受这突然而来,所加的无边痛苦,他一咬牙,疾掠而下,足一沾地,几个起落,便消失在一条小河旁茂密的枯林衷草之中刹时不见。

城上,宇宙神龙止住南崆峒二老的追逐,他已看出文俊被暗器射中时,身躯的震动的扭曲,便淡淡一笑道:“两位道长请停止,让那厮池渠中,明晨派人找寻他的死体、他不会跑出三里之遥。”是堡主射中他么?

闻人杰的龙须毒针,有史以来每发必中,无人能逃。

宇宙神龙傲然地说,转身掠人城中去。

越过了被雪所履的田野,经过了不少村舍,穿林越丘,见路就走,文俊咬牙强仰一口真气,慌不择路向前飞驰,不知奔了多少路程,已经进入丘陵起伏的山区。

终于,他感到胁骨附近肌肉,齐团一处收缩,也无法忍受那澈骨奇痛,脚下一踉跄,“砰”一声,摔倒在几块石头下的雪地里,头脑一阵昏沉,只觉到天旋地旋,眼前一阵昏黑,立时昏厥了,丽日缓缓爬上东山,汉中府城依然一片升平气象,而府城西面,至褒城宫道于左一带闻广平原上,有几批劲装男女漫山遍野窃搜。直至已时未,这些人在近效二十里内毫无所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