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07章

作者:云中岳

昆仑弟子个个如飘风,瞬间即成合围,长剑内伸,双剑一上一下,凝神待令,剑圣满脸大汗,站在正北。

雷电手脸色死灰,心里在天人交战,他一死固不足惜,但师门不知要在死多少无辜,六大门派中人亦遭波及,当年恨海狂人大闹六大门派,伤亡枕籍,前车可签,那时雷电手还不到四十岁,亲睹惨刹发生,历历如昨。

那时的恨海狂人,功力似没有眼前这少年高,已够六大门派奔命,假使这少年步恨海狂人的后尘,真要残灭六门派弟子,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啊!”

他愈想愈心寒,右掌离开了姑娘的天灵盖,左手亦松,缓缓向后退,喃喃他说道:“祖师爷,恕我!恕我!弟子万死莫赎。”

就在姑娘奔向文俊的瞬间,雷电手反掌向自己天灵盖拍去。

在众人惊叫声中,他只觉右掌还未触额,而身上一麻,真气突泄,力道尽失,一缕冷气由玄机穴传遍四支百脉。由于心力交疲,他只感到脑中轰一声响,眼前一阵黑,向后裁倒。文俊扣指急弹,一缕劲风飞射,在一发千钩间制住雷电手,不让他自碎天灵盖,伸手将奔来的芝姑娘挽入怀中,颤声说道:“芝妹恕我。我是不得已的,这一着幸而成功了,不然……。”

“哥,我知道你会成功的,我……”她哭倒在文俊怀中。”

“咦!你们因何在此停阵?”声如洪钟,震人心弦。

“紫虚宫正殿主至真:率诸弟子恭迎掌门法驾。”

“掌门呈寿寻无疆,同声合唱。十分气派。

文俊转身一看,淡淡一笑,四周的昆仑弟子都捧剑弦身行礼,当中一个身穿大红道衣,象貌威猛,年在九十以上的老道。

老道身后,紧随着四名穿着青色法服的高年全真。当中的老道端的神气,大红金色道衣光彩锐人,金边九梁冠,紫红搂花金绵兰条子快靴,腰紧三尺龙泉,神气极能了,不象是来玩命的人嘛!

文俊心道:“这位掌门倒象京城里吃皇粮的道宫。”

剑呈越前数步,低声将汉中府这半天的变化一一凛明。

文俊让他们细诉,向远处看法,正北汉府人道,两马看看驰近,文俊阴森森一笑道:“吴天堡的大队人马来了,芝妹,切记不可离开了左右。”

“我小心就是。”

“如情势不利,我会带你脱身,报仇之举,不宜操之过急,我已等了这许多时日,不会鲁莽行动了。”

北面来的两骑到了,一双英俊的少年飞身下马:老远便亮儿叫道:“谁是恨海狂龙?站出来!”

“又是找恨海狂龙的。”瓦面上的绛衣夫人向文俊眉笑道:“啦!小兄弟,如要支援,别忘了招呼我一声啊!”

文俊知道大敌当前,不愿招呼迷魂姹女,看这红衣少妇愿助自己一臂之力,只道义姐已经在旁授意的呢,便微笑挥手道:“兄弟这儿先谢过。”

他一说不打紧,少林峨眉两和尚怔住了。

马上来人正是东方英兄弟,他两大摇大摆向人群中直撞;迎面的是两个肃立的昆仑门人,他们正凝神静听剑呈向掌门人,禀明经过。

东方兄弟一到,两老道突然转身轻喝道:“小友请稍待。”

“恨海狂龙呢?”东方英大刺刺地问。

“在里面。老道答卜但眼一花,两少年已一幌而逝。

文俊已看清来了,但心中大惑,心道:“这两位活实可前在氓江上游另有奇逢,不然功力何以如此精进?他这身法极快,极奇倒有点象“迎风飞端”轻动。兄弟俩一眼便看见英伟俊奇的文俊,可是一别四年余,文俊的面容略有改变,而且高大雄伟强壮,一身雪白滚银边白缎子劲装,潇洒华贵已非昔日槛楼的小霸王梅文俊了,故而并不相识了。

可是他们却怒火烧烈,因为文俊左臂挽着的美姑娘,正是东方英暗恋中的梦中情人。

世界上有两种东西可以令人发狂,一是死,一是爱。为了避免死,人可以做任何卑劣的狂事来。为了获得爱,同样令人做出高不可思议的行为。

东方英怒火中烧,纵至文俊身前,狂怒地吼叫道:“你就是恨海狂龙?”

文俊含笑点头。

芝姑娘托然问道:“啊!你不是东方大哥么?”

“是啊!”东方英怒火稍抑,强笑道:“一年前听说你失踪了。找得我兄弟好苦,终算让我们找着了,芝姑娘,你好。”

“托福,我已经找到俊哥哥了。”

东方英阴笑道:“我也在找他,为了你,我发誓要将他干掉,请坦诚相告、要他,抑或要我呢?”

姑娘正色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当年武昌结伴同赴江西,玉姐姐尽管答应我将昔衷向你叙述的,心迹渐明。何用再说?世界不可强求,英大哥,苦苦相逼说不过去吧?

“争什么?嘻嘻!”

瓦面上的绦衣夫人又笑了,道:“小伙上,上来,那小丫头不要你,本夫人要,来啊!”

“最后那声“来啊”,乖乖甜极!美极妙极!

老二东方群怒叫道:“泼妇住刚等会儿叫你死活部难。”

“干嘛那么凶!”绛衣夫人仍在笑:“乖乖,老娘等着哩。”

东方英恨恨他说道:“不管你是否要我。反正我得先把这条狂龙杀了,还怕你飞上天去了的么?”

姑娘大声说道:“你不可以这样荒谬,我今后永不见你。”

“不可以,哼!你将亲见她脑袋搬家,我把你带回保康。”

“芝妹,无可理喻。你到爷爷那儿去,我会会他。”

文俊微笑着推开姑娘,对东方雄俊淡淡一笑道:“阁下认得在下么?”

东方英狂笑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本少爷不管是谁,你这左手抱过芝姑娘,我得先斩掉你的手,再切下你的头颅。”

文俊平静他说道:“你这个人可笑已极,你是否疯了。”

“疯就疯吧!你是自行了断了呢?抑或是要我亲自动手?”

“可怜!”文俊满不在呼他说,缓缓将天残剑归鞘。

东方英恨极,右手微抬,轻飘飘一拳按出。

文俊不敢大意,早已功行百脉,突感到一股令人血肉凝结的软绵绵暗劲,以无可抗拒的力道一涌而至。

他心中一凛,上身微幌,体内那可反震外加力道潜劲,竟未能将这冷冰冰的潜流化掉,他脸色二变,冷哼一声道:“这是冰块神功。你是雪山门下?”

东方英一掌未将文俊击倒,心中也是一惊,冷笑道:“雪山派什么玩意?再接我一掌。”

右手一翻一沉,蔫地踏前一步,一掌拍出,掌出无声。毫不起眼.但六尺外的文俊,腰中惊带无风自颤。

文俊不甘示弱,当那冷似万年寒冰的暗劲一到,他虎掌徐伸,虚空一按。

两人上身不住幌动,冰冷的气流四溢,这时,昆仑门人全都凝神向这儿注视,昆仑门人龙虎真人是寻眉一皱,然后道:“这两人用的都是阴柔暗劲,足可隔纸容金,四十余年未履江湖,惭愧!不知何人竟在这短短的岁月里,造就这两朵奇葩?”

文俊见东方英执义奇高,不由豪气勃发卜朗声道:“一招拉平,也接我一招试试。”

踏前一步,一掌疾吐,九幽征阴真气无声无嗅地一涌而出。

这一次两人用了真力,两掌之间相距不足半尺,纯是硬挤内家真力的打法。两废阴柔暗劲一接,互相震退半步,接着两人同声长啸,双掌斜拍丝出,迎着双方踏前半步齐攻一掌。

转瞬间,两人力拼八掌,澈骨寒流远扬五丈外,可是却不闻罡风锐啸,亦不觉气流飞旋。

文俊与起,突然叱道:“小心了,我下煞手啦!”就在东方英冷哼一声的同时,文俊发出一声清啸,支掌斜拍而出,迎着东方英连环拍来的支掌。猛地一合一张,再向前一送。

“蓬”一声沉闷焦雷乍响,东方英上身一仰,头一抬,硬生生飞退丈余,手按住胸口强行站稳,脸色苍白在闭目调息,两太押阵的东方群,被气流震得及袂飘出身,上身微幌,脸上变色。

尘埃落处,文俊屹立如山,只是脸上略现苍白,但瞬即恢复原状他这留黑龙潭半载,儒林狂生已替他不九幻玄阴看气和六合弥功,熔为一炉,可以分使,亦可合运。

刚才就是合运之效,先以六合弥功震散东方英的护身真气,再合九幽玄阴真力之力,将东方英攻来的阴柔猛劲一鼓打破,也算文俊手下留情,如将真气两股攻出,或者加上一掌,东方英不死也得重伤。

“六合须弥功!”昆龙双鹤老大天吴惊呼。

“他列为精纯了。”

“不是的。”龙虎真人说“六合须功一爆即发,气流立并,他遇外力方行并发,而且可攻向一点。”

东方群眼见乃兄受伤,怒吼一声,撤下背上银芒四射的宝剑,抖出万朵银花,猛袭文俊。“

文俊一声长笑,天残剑神奇到手中,亮晶晶的光华在同千仑间射入银花之中,响起一声清越龙吟,东方群被震退五步,文俊也左右足后移。

两人拔剑,攻招,化招,飞退,几乎在同一瞬间完成,除了极少数的少可以辩清之外绝大多数人却一无所知。

龙虎真人吸入一口气,沉重地对门下说道:“我派的玄天神如不学探几微,取长补短,三年之内,势将在剑道中除名。这次返回昆仑,本掌门将禁闭三年,以光大本门玄天神剑为已任,你们也得痛下苦功。日益精益。”

这时,场中剑势溢然,剑气锐啸刺耳,一步赶一步,一剑连一剑,银芒飞射,光华电闪,文俊步步进迫,剑势如长江大河,滚滚而出,不时传出双剑交错时剑气相撞的尖历劲啸,两人展开快攻,各攻二十余剑,东方群移动了三次方位,退了两丈余。

“双剑合壁!”

东方英大呼,他已调息完毕,仗剑奔到,在文俊身后缓缓一剑点出,剑出一半,突化无数银虹,闪电似急射文俊后心。

文俊挥出一剑,震退东方群,左飘三步,反手一剑挥向东方英,剑啸锐鸣中,东方英竟被震退五步。

这时,正北蹄声如雷,近五十匹骏马风驰电掣而至,眨眼间到了斗场,有人在高呼,“昆仑的牛鼻子,还有恨海狂龙!”

领先的是二堡主只绝神君计应天,依次是天凶星史静,霹雳神掌邱昌,五毒判官苗成,子母飞环方士侠……真多,足有五十名狠贼。

“孩儿们,上!计应天二堡主大吼,五大铁蹄向前一冲,刀光霍霍,剑气森森。

绎衣夫人大叫道:“好啊!杀吧,你产这么该死的东西。”

龙虎真人脸泛杀机,他葛地大吼道:“时已至此,有理难清,罢阵!五朵桃花点点红。”

声落昆仑门人五人一组,立即形成五朵桃花,花辩之前,环成一道三人一组的剑墙,龙虎真人与四名护驾老道,撤出五把寒光耀目的宝剑,跃入阵中心。

人马狂风暴雨似的冲到,五朵桃花点点阵势,立即发动,交叉飞旋,五人如一,五朵桃花又时开时合,二十五支长剑齐飞,外围三人一组剑手,绕四周流星似的急旋下刺马,上伤人,三剑齐飞,五朵桃花中有一人倒下,三人小组立即填上。

龙虎真人这一组流动袭击,攻势快若迅雷,人逢人死,马到马亡,片刻间,人马尸骨枕籍,好一场残忍绝伦的集体屠杀。

文俊猛攻东方兄弟,人马将到,他们已接近灵官庙前台阶。凡是冲到的零星人马,绝难幸兔的;三个人对凡是近身的东西,都不管三七二十一,不分敌我,先刺了再说。

文俊听人群杀声震天,认为是宇宙神龙来了,心里好不着急,暮地大吼道:“再不知进退,休怪恨海狂龙心狠手辣!”

东方英咬牙切齿的道:“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”

“好!”

文俊恨声说,他猛地缓下身形,天残剑歪歪斜斜乱闪乱抖,每一剑不但将攻来的剑尖振开,而且贯影而入,左手剑决变掌,不时攻出力道如山的暗劲。

兄弟俩一左一右扑上,文俊向右振出一朵剑花,突然旋身,左掌向后拍出一掌,右手剑飞射左侧的东方英,剑出朵朵银花中斜斜切入。“噎”一声响,东方英长剑坠地,右小臂血如泉涌,飞退丈外去了。

东方群被劲道无穷的掌风一阻,刚用剑震散袭来的潜劲,光华一闪,已临面门、他百忙中急矮身后退,长剑上前一封“仓郎”一声,宝剑立断,头顶发结飞出丈外,他胆俱裂,急忙横飘八尺。

兄弟俩脸色铁青,恨声说道:“青山远在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剑也不要了,晃身飞掠五丈,三面起慢学,人影顺消。

文俊举目一看,见芝姑娘祖孙三人,在北盘旋在死人死马之间,围困在四名大汉,被迫得手忙脚乱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