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08章

作者:云中岳

文俊功作百脉,双手疾挥,凛凛罡风如山洪之怒发,在他身前形成一道气墙。流失一近身,发生慑人心魂的厉啸,向四面散发。“

文俊冒着剑雨,猛扑堡门,过了飞桥,他在堡门死角处悠然刹住去势,正考虑是否冒险进入,突然传出两声轰然大震,堡门两端落下两道千斤铁闸,中间地面在刹那间向下一沉,火花飞溅起来。

文俊心中骇然,假使不是停留在堡门口,这时不被压成粉,也会沉入闭死的深穴中。

不等他思索,脚下已响起殷殷雷呜,立脚处地面突向下一沉,同时飞缓缓上升,辊护无人自转。

他发出一声清啸,身形向外疾退,同时天残中鞘,幻起亮晶光华,白影一闪,由飞桥右侧穿过,光华一闪,辗纱架上巨大的铁缆突告中断。在一声轰然巨震中,飞桥淬然下坠,文俊亦已远出百十丈外,一阵箭雨在为他送行。

敌楼中传出宇宙神龙微弱的语音,几乎令人难觉得

“这小子的功力,比半年前不知精进了多少倍,留在世上,吴天堡终有一夭瓦解冰消,传话下去,不管任何人,如能制他死命,赏黄金一万两,即派杨总管率人由后堡地道前往潜山及武胜关,请令主及耿盟主传告武林黑白朋友们,齐心同力,不择手段,任必将这小子诛去。”

文俊退入林中,默意师伯所授奇门理数之学中,有关五行生克奇门八卦之秘学,准备夜间入堡。

二更天,文俊结束停当,正慾起程,忽听北面大道传床隐隐衣袂飘风之声。他心中一动,付道:“来人功力不弱,但愿他是吴天堡的爪牙。”

他萧萧掩至路侧,暗伺一旁,二三十丈外一个黑影以。奇侠的轻功向这儿急射,身材娇小,青布包头,他目力奇佳已由那纤细的柳腰中,看出来是身穿青色劲装,背插长剑的女人,而且是个十分秀美的女人。

来人相距十丈,丈俊突起发难,白影如鬼魅,急掠而出拦掌悠伸,疾扣妞儿粉肩。

“哎呀!”妞儿惊叫,挫身移步一掌斜封;可是她纤掌所触处如击铁石、不但没有封住,连臂带肩人捞往怀中一带,章门穴一麻,浑身如遭电触。

“是你!”

文俊闻声一震,但出手太快,已将人制住,他一掌拍活所点穴道,挟着她飞入路旁矮林子中,将她放下,冷冷他说道:“人来这儿有何贵干?阎王令主来了么?”

妞儿惊得香汗如雨,心跳清晰可闻。夜黑如墨,她分不清对面这高在白影是人是鬼,能在一照面间擒住她的人,江湖中委实从未见过,她怎得不惊、

黑林中,白影显得阴森恐怖,总算白影发话了,虽则语气冰冷,但以曾相似,白影不是鬼魅是无可怀疑之事

她定下心神,颤声问道:“你是谁?你怎知我与阎王谷有关?”

白影说道:“你该知道,五老峰一别,姑娘何以如此健忘?在下就是恨海狂龙。”

“啊!恨海狂龙!你依然健在?”

“晤,不但健在,而且活得很写意。”

“半年前令主接获吴天堡传来的消息,守获神百无常也断腕逃归,说你身中闻人堡主的暗器龙须毒针,已经葬身……”

“他们希望我早死,但是我死不了,姑娘怎么改青衣了?几乎令在下误下重手。”

“一言难尽,妾身负重任,凡途经陕川,必须改装衣着隐去本来面目,而且白天还不能露面。”

“姑娘有事么?上次在五老峰,在上深感姑娘冒万险相助,曾许下诺言,替姑娘完成三事相报,不知姑娘有需在下效劳之事么?”

“五老峰下之事妾身负咎良多,少侠不以玄衣仙子身为字内人爪牙而鄙视,反而不耗损真元,化躯所中死,聂翠华身受少侠大恩,怎敢再为劳动少侠侠驾?”

“在下言出必践,恩怨分明,姑娘今晚如无需在下分劳之事,暂且别过。”说,跨步出林慾去。

姑娘摇手说道:“少侠请稍待,请问少侠,今晚是否冲展天堡而来?”“

“正是冲吴天堡而来。”

“少侠单身进堡,岂不太过冒险?”

“恨海狂龙何惧凶险?谢谢姑娘垂注。”每一堡看似独立,但其中脉络相连。每一堡的奇门变化,是以九官为经,八卦为纬,而缘官之内,却又改以明堂九宫之布局,迷人耳月,玄灵之宫,巧希回文珠矾锈人入迷至于各处暗井埋伏。步步生险,歹毒恶无以伦比,据说乃是宇宙神龙之师寨北人入魔东洲羊肠毫,在伊金霍洛巧获成吉思汗秘墓宫图稿,参以道家九宫之象,花去二十年心血,方建成这座吴天奇堡,少侠单身涉险,妾认为尚须三思而行。”

“姑狼何以获知吴天堡建造之来龙去脉。”

“家父对奇门理数之学深研三十载,目下厕身吴天堡。”

文俊恍然大悟道:“哦!原来如此,吴天堡化名隐身阎王谷之人,就是姑娘你了。”

“身不由已,有苦难言,妾身为势所迫,身入虎穴啊!”

文俊讶然问道:“姑娘冰雪聪明,,何以致此?”

“家父隐身武陵从不过问武林之事,十年前,宇宙神龙突然光临武陵,暗中以奇毒暗算家母来迫家父受其躯策,家父与母恩爱逾恒,迫不已得任其指挥。”

“伯父目下可在堡中?”

“家父华呜锋自号武陵山焦,家母人称神针柳碧娘,目下皆在堡内,家母身中奇毒,每十年必须向宇宙神龙讨取葯物吞服,方能苟延残喘,十年来饱受浑身血脉逆冲之心痛,妾内心之苦不言可喻。”

“伯父可是一位白面长须,使一把三尺板斧之中年人?”

“正是家父,少侠可曾见过?”

“书间曾有一面之缘,并未交手。”

文俊说完,解开胁下蓝色革囊,取出一只玉瓶,又道:“血脉逆冲而不死,拖延十年之久,这是大汉金色沙替配以毒鬼膻鳞合成之毒。”

他将玉瓶交在姑娘手中,并另取几片清香四溢的物品交到她的手中,轻声说道:“先以银匙倒出瓶中少许化血神砂与伯母服下,切记不可沾手待伯母双目将突出眶外,手足微抖,即将千年玄参三片撕碎命其服食。约一个更次后,毒物泻出,再将那一卷龙芝叶以温水吞下,运气行动一个更次不但伯母玉骨复元,功力更为大进。这时在下完成姑娘心愿的第一件。”

“少侠……”姑娘感情地颤声轻唤着,要向他下跪了。

“姑娘,冷静些。”文俊的语音已消失了冷感,用手虚抬,一股柔和潜劲将他托住,又说道:“伯父须于明日脱离吴天堡,在下今晚暂不侵入堡中,我绝不伤害令尊堂一毫一发,算是第二件心愿,你不用谢我!”

“少侠仍把蹑身当成阎王谷爪牙……”

“不!”文俊断然说:“请教一事姑娘,吴天堡中建筑,是否全为青石所造?”

“大部分如此。”

文俊冷哼一声说道:“那敢情好。奇门生克难不倒区区在下,只是暗器埋伏可虑,明晚,我要吴天堡化为屠场,火焰冲天,姑娘珍重,请记住,在下还欠姑娘一愿。”

他的声音仍在,人影一闪便逝。

吴天堡中这天晚里,后堡中人计议一夜,东堡,凄惨地传出阵阵哀哭,那是双绝神君的遗孤。西堡,戒备森严,独掌镇西川殷梦相一家子尤心冲冲。

羽晨,后堡地道口倒毙了四名守望大汉,至汗中秘径中途,倒毙了五人五骑,全是吴天堡的高手。他们的死身被堡中人抬回,发觉死者额际,全留下五处细小剑痕……

当夜,堡中警讯四起,有人发觉一道淡淡灰影,象一个幽灵般时隐时,在后堡,一位超尘拔俗的高手千手如来宏规,在兰台宫曾与该身影照过面,过出了六种绝毒暗器,反而被人用一颗白其子打掉右耳,据千手如来说:来人是一个面如淡金的老人。

怪的是来人去如闪电,飘忽莫测,堡中所有极关暗器,与及神鬼莫测的迷宫中,全未发动被人困住,一任来人来去自如。甚至降宫之中,有两名代役少女亦被人点晕,而宫中以银珠及附反复蛇散所布之地面也未留下丝毫痕迹。

两少女毫无所知,只觉突然身躯一震,即知觉全无,两少女功力不弱,竟被人无声无息地点了昏穴,委实令人骇然。

经两夜騒扰,吴天堡人人自危。宇宙神龙怒火如烧,但也心中发毛。

第三夜三更将尽,后堡突然飘来一条淡淡黑影,寨墙上十余名高手,包括那目空一切的海天一叟,也未发现有人渗入堡中。

来人身才奇伟,面如淡金,他对堡中似乎是十分熟悉,首先隐入尚书宫左侧一座小楼中,那是武陵山瞧夫妻所居之处,好半上方重新逸出。

黑影由玉房宫消然隐入,玉房宫中,有九间形状全同的暗室,中间是一座富丽堂皇的花庭,以九座巨大的屏风将大厅分成不同空间的角落。每一座屏风后,隐伏着一个手执诸葛连驾,腰插长剑的灰衣大汗。万一有人进入,屏凤自转,九具诸葛连骛一发八十一支,燕子也飞不出大厅。然后四周铁棚突然上升,顶上天花板全是寸后钢板,那j格中有人,那一格就向下沉,地面同时向下陷。地底,是仅可让人伸出半只脑袋的水牢。假使要活的,自有人将入陷者关个半死擒出,要死的,那就太简单了。

大厅漆黑如九幽地狱,突然微风凛然,一个把手正北屏风的大汉,突觉天灵盖一凉,迷迷糊糊躲倒,身躯仍然奇在屏风转动铁轴上。

掩入的人正是文俊,他这两夜已和玄衣仙子的只亲取得联络,省了不少事,他潜入玉房由正北暗室进入未尽宫,双足凌空踏过,以绝世神功“御气摄功”穿越各室。双手同时运功借劲,帮而发出凛凛微风。这种神功十分耗费真力,他的修为仍未到极致,故而进展甚绥。

穿越未尽宫,到达最复难的玄灵,道家九宫,乃指人身精气神三者灵气所重之地,玄灵意指小肠,在九宫乃为最下着,也最为复难之地,玄灵意指小肠,在九宫乃为最下着,也最为复难之地,宇宙神龙在这儿.建有不少刑室,做了不知多少伤天害理之事。

玄灵宫地底下,布了许多密如蛛网的地道,室与室之间有暗道相连,每一室都是人间地狱一共有九室。

文俊进入玄灵宫,宫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但他目力超入,织毫必现,九颗黑旗子无声无息出手,九个隐伏十屏风后的大汉一脑袋开花,他用天残剑为支撑,点在厅中那座擦木案的左前足,身形凌空虚县,扣指一弹,一楼劲风“噎”一声射在案上那青铜古井上。

“卡”一声微响古井向下一沉,擦木案轻轻向后滑退五尺,先前木案放置处,一丈见方的地板徐徐下沉,至下一丈方寂然而止。

文俊飘身而下,在离开惧木案的瞬间,伸左掌运足神力向案角按了一掌,木案陷下半尺,再也不能移动了。在·飘下的同时,天残剑疾挥,角落里出现了一个龙头形的把手,随劲烈的剑气向左一斜,“得”一声响,升降几卡住了。

他缓步进入前面铁闸门,掌按住门上横眉,挥手一剑,臂儿粗铁条应剑中分,他扣住一端,全力向旁一板。铁条弯曲如勾。他哺哺自语道:师爷他老人家胸罗万有,这些玩意儿不值一提的。不破坏消息,不损毁机护,能转动处以物阴死,滑闭陷升处命其变形,所有机关将成废物。哼!总机打不破,看守的贼人永不会发觉机关被毁。宇宙神龙啊!你死定了!等会儿各处火葯齐炸,你能龟缩着不出来么?”

转了两条地道,前面已经发现暗淡的光芒,他身加速在火亮处突然折人一座石室,光华一闪,门口两名恶贼分成四段。

室中有八名赤着上身,肌肉填起如球的凶猛大汉,全闻声抬头,在昏黄的灯光下,现在一个面色淡金的雄伟夜行入手中是人人变色的天残剑,八个人全惊呆了。

文俊阴森森他说道:“放聪明些,谁先动谁先死?”一名汉状着胆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别问那么多,谁是管锁的人,站出来!”

一个特别雄状的大汉略一迟疑,飞快地敝了其余七人一眼,踏前一步说道:“是我。”这一瞬间,八个人突向四击扑去,同时,扑扑连声中,七人脑袋全破,一一裁倒。

先前自认管锁的大汉,正木立当地,侵骨奇冷的天残剑,正点在他胸毛密布的心房上。

“文俊阴笑道:“你想死?那是极易之事,别说你他区区八条虫,再多十倍,也难逃恨海狂龙的满天星罗手法。”

大汉变色地叫道:“你是恨海狂龙!”

“对了,恨海狂龙,在前领路,打开各刑室铁门,饶你不死。”

说完收剑,运指如风点了他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