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剑兰心》

第09章

作者:云中岳

声落,“叮”一声响,一节断矣把老道的长剑震断一尺,老道惊得到抽一口凉气,文俊又说道:“你这种有肝胆好仅的头颅,恨海狂龙不要。”他将火把扔了,厉声道:“叫那狗东西出来我瞧瞧。”

天风还未答话,镇北人声突起,奔来一群挺枪带刀的壮年大汉,如飞涌至,左右街店大门俱启,也涌出不少提刀张弓的大汉来。

“退回去!”天风突然大吼,丢掉断剑,道:“你们做得不嫌大过分了么?用身家性命逞一时之勇,你们真愚蠢之至。”

他这一声大吼,中气十足,宛如炸雷怒震,把众人慑住了。

“我就是主事人。”一个中年大汉挺身而出,虎目怒张兄说,“听说阁下屡次杀害我崆峒门人,挫辱我派二老,定有超人能耐,故尔相试,你不要迁怒镇民,冲我算帐可也。”

说完,挺剑而出,在文俊下首立下门护。

文俊冷冰冰他说道:“哼!你试得好!小爷也试试你有多少斤两,你上!”

“爹爹请退!”

人丛中响起银铃也似的嗓音,奔出一个身穿两截青衫垮,眉目如画的少女,青铜剑隐于时后拦在中年大汉前。又说:“让女儿教训这狂徒。”

“悠儿小心了。”大汉说:“为父替你惊阵。”他退在一旁,横剑戒备。

女郎徐徐献剑,鬼声:“请少侠亮剑/轻轻挥出一招“雾气千里”这是崆峒追风剑的起式,防守的十分严紧,剑发出一声轻啸,显然他的内力已有几分火候。

“小爷以一双肉掌会一会贵派追风剑法,请!”

文俊踏前三步,大模大样地欺近。

“不”女郎垂下剑厥着嘴说:“我用暗器相辅剑势之不足,不能占你的便宜,要是不亮剑你干脆走路没人拦你。”

文俊脸上的冰雪慢慢溶解,对这天真无邪的女顿生好感,便向站立一旁的天碧老道说道:“道长,借剑一用,我不伤她。”

天碧老道撤出长剑,跨步上前双手奉上,正容道:“天碧谨谢少侠慈。”

“天碧师兄,你怎么啦?”女郎跺跺脚娇唤:“小妹要会他的天残剑嘛!”

天碧说:“师妹不可无礼,小心了。”弟过剑缓缓退下。

文俊接过剑,向姑娘微笑道:“天残剑要对贵派太字辈门人,别说是你,就是贵派玄字辈的人,在下也不屑使用,你请啦!”

姑娘粉面一崩,就是一招“雾气千重。”

突然,剑光一闪,文俊那轻飘飘的长剑在右一分,化出无数朵银花,四面一涌,突又向中飞射。

姑娘的长剑被荡得向上升,”挣”一声被震退三步。她惊诧地脱口叫道:“排云荡雾!你你……你会本派的追风剑法?”

你管不着,恨海狂龙就用追风剑法制你,休问来源。”随声又一剑点出。

姑娘娇叱一声,剑出狂风掠地,由下卷进。

文俊一面运剑,一面信口朗喝:“小心了!这是“飞暴流泉”你非出“回风拂柳”不可,喝!好一招“飞星逐电,瞧我的“风狂雨暴”。晤!“风起大漠”下一招你定出“罡风飞絮。”这一招倒是不错,剑奔上辅以五朵银莲花。吸!花瓣会开合,可是伤不了人,我全收下了。‘长风万里”!着!”

在这一边串急喝声中,两人换了六招,剑芒吞吐之际,看似生死一发之间,其实每一招都是相生相克的绝招,不容思虑,非如此思招化招不可,看似危险万伏,其实丝扣变化顺乎自然,有惊无险!

直至姑娘在“罡风如絮”一招上,打出五朵银莲花。剑路方骤然突变,文俊也就不再和她“练”剑。

四周众人全惊得呆了,惊叫出声。

文俊含笑而立,目光柔和,长剑搭在姑娘右肩上,左手掌摊开,掌心有五内拇指大,盛开银莲花。

姑娘跪下右腿,长剑斜搁在右膝旁,星目紧闭,那撩人缔思的星红小嘴撅得老高,鬓角微泛汗水,诱人犯罪的肃胸起伏不定。“当”一声长剑脱手坠落,他右肩微塌,象是成受不起肩上长剑下压的力道。

她星目微启,但一触及文俊那慑人的目光,便又急忙闭上,那怕和那令人心跳的目光接触,接着幽幽一叹道:“杀了我,你不可损毁白龙镇一草一木,你答应么?”

文俊缓缓收剑,将五朵银莲花放在她膝前,微笑道:“冲姑娘你,一切免究。崆峒派门下都象你,定会为武林大放异彩,姑娘可是妙手飞花郭春萍郭姑娘?”

姑娘讶然张目,警奇地问道。

“你……你怎知我叫郭春萍?”

“在下由五朵银莲花中猜出,时才由玉面专诸汤家兄妹口中,知道姑娘名号。”

他走近天碧老道,将剑柄向前一递,说声“谢谢。”

姑娘一听玉面专诸,粉面泛霞,低下头首去拾那五朵银莲花,向她爹爹身畔走去。

明人不做暗事。文俊对呆立一旁的天风老道说:“文俊主西来赴约,自然按期拜谒贵派山门,这三天中,如果贵派另出花样,哼,请记住,在下耐性有限,可别怪梅某心狠手辣,绝不会如此善了。”

一匹骏马狂奔而至,人丛纷纷让开,马上纵下一个英俊的年轻人,正是玉面专诸汤怀。他一看地上姑娘遗下的长剑,虎目凝视姑娘,目光中充溢着关注的神色。

“你晚来一步。”文俊转声对他说:“幸而未伤郭姑娘,汤兄可是找在下较量么?怎么追来了?令妹可曾同崆峒来?”

玉面专诸忙说道:“兄弟别误会,要说较量,甘拜下风,败军之将,不足言勇,特来促驾至舍下小驻。”

“小弟心领盛情,即至眠州相候崆峒下前来相约。如果汤兄有兴,三日后南崆峒广成下院见。告辞。”拱手一礼举步便走。

妙手飞花的爹爹收剑入鞘,山山然上前一躬到底地说:“郭某无状,有赎大侠虎驾,承蒙不究铭感五衷。既然约期尚有三天,郭某诚邀大侠屈位寒舍小驻,幸勿见拒。”

“大叔盛意,梅某心领,三日后崆峒见。”举步慾走。

“喂!”春萍姑娘不客气地叫:“你是怕白龙镇的人暗算你,所以不敢逗留么?”

她用邀将法了,粉脸上红潮未退。

文俊淡淡一笑道:“恨海狂龙怕过谁来?对姑娘及令尊,梅某倒相信得过,可是贵派的南崆峒二老,却不敢领教,要是他们用师门令谕迫你们不择手段,试问诸位可敢邀令?老实说,你们计算梅某,定然出诸老所授意,要不是诸位尚不失侠义之风,或者事前在下未与汤兄兄妹于道中相遇,龙白镇早该步吴天堡后尘,化成一片火海了。”

声落人闪,由众人头上越过,眨眼即失去踪迹。

“吴天堡毁了?”天风老道惊叫:“这是令人难信之事啊!”

“半点不假!”左面瓦上突然传出沉重的语音。

“吴师叔来了!”姑娘说。

瓦面上,站着一个年约半百,红光满面的精壮黑衣人,他是崆峒高手中之伎伎,名叫夜游神吴佑。他接着说:,‘汉中府来了急报,那是九天前的事。这人走在本派遗传急使之前,令人吃惊,你们小心了!”说完,飞纵而去。

转眼三天,约期已届,日影慢慢移至中天,正午将得。

南崆峒山麓,有一座美丽美乐的宾馆,宾馆后有一座巨大的石牌坊,中间刻有四个大字:“源源流长。”牌坊后,便是碗蜒而上的登山石道。

南广成下院百十座宫观,在半山依山势而筑,飞檐画角,在草木丛笼中隐现,问或传出三两下玉板声,令人心中肃然,这座三清门下苦修之地,却隐下尘世中的无穷孽海。

迎宾馆前石阶下,分立着十六名身穿青法服,浑身披挂齐全的老道,他们双目注视着远处缓步而来的一点蓝影,脸上颊肉略现抽搐。

蓝影渐近,方看清是一个神清气朗,调偿出众的少年人。一身蓝缎子劲装,肋下一个蓝色大革囊,驾带上斜插短小的天残破剑,脚下是蓝统快靴,全身一身蓝,蓝的叫人心中发毛,白玉也似的俊面上,泛起淡漠的微笑,一头乌黑闪亮的黑发挽在黑发挽在顶端,且一只白玉发箍馆住;前喘颤着一条小小玉龙作为饰物,把小伙子亲得英华超绝。

文俊越过天阶下升起鸯鸯青烟的巨大古鼎,走向肃立相迎的老道行列,玉板清响三声,迎宾馆中卢迎宾仙乐,馆门中迎出四名身穿法衣的中年道侣,中间拥着一位年届古稀,身穿大红道服的老道,在仙东声中降阶而下,向文俊迎来。

双方相距丈外站住了,五老道同时稽首,文俊躬身为礼朗声道:“梅文俊应召参拜仙闭,来得鲁莽,诸位道长海涵。”

“施主侠驾光临,草字生辉,敝派荣幸之至的敝掌门及门下诸道兄,恩格于门夫,未能亲迎施主恕罪,贫道迎宾馆接引道人玄松,代掌门恭迎侠驾。”五人再次稽首。

“好说好说,不敢当道长大礼。”他回了一礼。

四老道左右一分,迎宾馆中乐声一转,音转同亢,充满杀伐之音,玄松说声“请”让在一旁。

文俊也略为欠身抬手说道:“道长请!”傍着老道左右举步。

一行六人经过十六名道人身前,十六名道人一同稽首,文俊神色从容,昂然直上台阶进入迎宾馆。

片刻,六人经过石牌坊,登上台阶,向山上走去,转过筒处山湾,逐步向上盘升,迎面是一处突出山脊,飞崖流泉,苍松并立,环境清雅山尘,道左山唐突出处,有一朗层凉亭式的阁楼古色古香,气象宏伟,玄松肃容说:

“贫道告退,由这儿登山,皆须得独自登临,比乃是敝院规,贫道恕难远送。”说完,稽首再三,率四道人径直下山去了。

文俊淡淡一笑,目送五老道去远,方举目打量阁楼,楼阔五丈,上下两层皆有走廊,外面围以朱红栏杆,上层飞檐下,有块朱漆大匾,上面三个尺大金字:灵飞阁。

“是了!这是第一站登山歇脚之处,武林朋友须在这儿登阁,向西遥礼广成下院,方可平安登山,我乃是寻雾生来而来,谁理你们的臭规矩?”

他知道半山广承下院前,定然有人间这儿遥望,身形突起凌空升起,直上五丈,距匾前五尺突然一掌虚空向匾上击出。

一股无声无嗅雄浑暗劲彼然吐出“砰”然一声,朱漆大匾突然裂成无数碎片,四散纷飞文俊落下地来,展开“御气蹑空”绝世轻功,沿奇险无比的石壁正道如飞而去。

他身形之快,骇人听闻“只见一缕淡蓝影一闪即逝,所经之地,身后但闻轰隆轰隆雷声响音,沙石飞滚,刃。是各地埋伏已经发动了。百尺幢飞雷木石,警心崖正道下落,一心桥吊索突断望乡台驾马射如蝗,凌虚石刀突然出现……这一切都挡不住这位武林奇材,因为他轻功太过迅疾,消息发动,他已经越过了险地象是为了送行而已。

文俊心中虽惊,但越来越觉愤火中烧,心说:“这些牛鼻子无可救葯,对付一个人,用得着这许许多多歹毒玩意么,未免欺人太甚。”

前面是一道断崖,三十丈外就是南广成下院的巨大汉天之檀,也是凌辰道侣集会举行叫开天门晨典所在。

天坛后约百丈,就是广成下院宏伟的院门,门后花本扶疏:参天古柏向内延至数十丈后正殿。

天坛四周,近百道俗男女分北东西三面而立,正北是一群身穿红法服的年老道人,他们神情肃木在坛台古鼎下分二列排开,怪的是最左侧有八名中年女冠,庄容肃立。文俊心中暗暗称奇,崆峒虽收俗家女弟子,却不收女道士,今天竟然发现女冠,岂不奇怪?

西面是一群俗家男女老少,妙手飞花父女自然在内,玉面专诸兄妹不在其中,他们不是崆峒门人已无疑问。上百人的目光,一向文俊射来,猛听一个声如洪钟的老道朗声说道:“梅施主好俊的绝世轻功!可要放舟接引施主么?”

断崖宾有三十余丈,只有一条粗如拇指的铁炼,扣在两喘两只巨大钢环上,不住轻轻晃动。

断崖左侧,有小径转折而下,足有五六十丈之深,下面是奔腾澎湃,飞珠溅玉的河溪,对岸有一只羊皮伐,上面坐着两个木无表情的老道,停伐之处,有一条小径直上对岸天模下广场。

文俊淡淡一笑,主中思量:“以自己的轻功造诣,踏炼而去乃是极易之事,就怕这些牛鼻子捣鬼,弄断了铁炼岂不糟透?三十余丈距离,想凌空飞越乃是不可能之事,要坐羊皮伐渡过,岂不笑话么?”

略一思量,便下了决心,手中暗扣了一把白旗子,准备借物飞越和袭击暗算之人,同时一脚踏在铁炼上,暗暗试试铁炼负载的能量,敞开大笑道:“崆峒迎客之道,未免有失公允,恨海狂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剑兰心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