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20章 走不完的麦城

作者:云中岳

夕阳西下,上弦月随着夕阳余晖挂在西方地平线上空,夜来了。

他提着包裹,奔向东北。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他必须将凶讯送交兖州车后的人。车店在城武和曹县皆设有站。东陵镇的商家兄弟,必定派人向曹县追,不能到曹县冒险,他必须反奔城武。

他却不知,商家兄弟已派了信差,将消息传向四面八方,自从大前年闹响马贼,兖州残破不堪,十室九空,百姓小民对匪盗极为敏感,恨之切骨,听说有贼眼线逃走了,岂肯罢休?

他以为逃出东陵镇一二十里便安全了,却不知死神仍然紧跟着他。

好不容易走上官道,他已是筋疲力尽了。

这一带全是浩瀚的平原,要找一条路相当困难。好在他能利用星头分辨方向,同时也可从田中作物知道自己身处何地,高粱地已尽,到了荒野,便知已离开东陵镇五六里左有了,沿田亩向北绕走,定可到达官道。上了官道扭头回望,卧龙冈不时有火光闪动。

他喃喃自语道:“不仅是为了田福春和那几位旅客的生死,而是为了日后外旅的安全,与避免东陵镇的一部分善良镇民惨遭奴役胁迫,必须除去商家的人,不然,日后为害更烈,便不可收拾了,我得火速赶往城武通风报信。”

走i十来里,沿途的村庄皆离官道甚远,他想找点水解渴也不可得。三更初正之间,前面听到狗吠声,他想:“前面是郎茂亭,去找碗水喝再说。”

郜茂亭是一处小村,距城武仅十余里,相传这里是古部国的首都,也是传说中的北部。如果传说不假,这座古春秋时代的小国,未免变化大大了,只剩下三四十户人家啦!

狗可以听到里外的脚步声,可嗅出半里左有的人兽气息,听到犬吠高,便知已接近村庄一里以内了。上弦月早已没下西方的地平线,星光灿烂,视线可及百十丈外,已可看到路旁的村影。

白天他曾乘车经过此地,不算陌生,坦然踏入村口的栅门,他感到奇怪,为何这座镇晚间不关栅门,不怕狗贼鼠窃?

没有一丝风,地热仍未散尽,如在平时,有些村民还在歇凉呢!但今晚,村中各处的大槐树下,不见半个人影。

一群家犬用暴乱的吠声迎接他入村,屋角和矮篱及零星的果树下,有不少双亮炯炯的怪眼,无声无息地迎接这位陌生的闯入者。

家家闭户,看不见任何灯光。他以为树下可能找到一些贪图凉快的野睡汉,经过数株古树下,却鬼影俱无,除了一群野犬跟着他张牙舞爪狂吠之外,整座村像是被瘟疫侵袭过一般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他站在一栋土瓦屋前自语。

不得已,他只好上前叩门,并高声叫:“请开门,借光。”

久久,屋内有人声传出,一个操本地口音的苍老声音在内问:“什么人?半夜三更有什么要紧事么?”

“小可是过路的人,口干舌燥,借光找碗水喝。”他亮声叫。

大门徐开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人,举着一枝蜡烛,拦在门内惑然地向他注视,惑然地问:“客人是进夜路的?前不沾村,后不沾店,怎么你一个人敢走?”

“呵呵!老伯有所不知,小可身上无钱,为何不敢走?心正不怕鬼神,正如老伯一般,半夜敲门心不惊,小可能进来讨碗水解渴么?”

“请进,请进。”老人伸手让客,顺手虚掩上大门。

他放下包裹,吁出一口长气,含笑道:“老伯的厅中简朴清洁,一个人住么?”

老人将烟台放在神案旁,不住向他打量,眼神中充满疑问,说:“请坐,别客气。小哥从何处来?做何生意?”

一面说,一面将茶壶递过,信口又适:“这是凉茶,放心喝啦!可以除火解渴,是敞处夏天的家常饮料。”

他如获甘露地鲸吞牛饮。将一壶凉茶喝得精光,方长吁一口气,称谢道:“渴时一滴如甘露,果然不假,谢谢老伯方便。茶中有黄耆桑叶,果是解暑妙品,小可从城武来,行医济世糊口。”

“小哥尊姓?”

“小可姓南,贱名鸣。失礼,尚未请教老伯贵姓呢。”

老人脸色一变,冷冷地道:“看作举止溢文,谈吐不俗,为何要自甘下流,为匪作盗?”

他吃了一惊,站起来讶然问道:“老伯,这话从何说起?”“你给我出去。”老人怒叱。

“老伯……”

“出去!”

他摇头苦笑,不再分辩,提起包裹欠身行礼道:“打扰老伯了,谢谢老伯的茶。”说完,转身便走。

老人随后送出,脸色冷然。

他毫无戒心地拉开门,糟!门外人影成列,两把明晃晃的刀和光闪闪的红樱枪,抵住了他,喝声震耳:“不许动,手张开。”

他本能地火速转身,想从屋内撤走。老人站在他后面,光闪闪的匕首已抵住他的胸口,喝道:“不要打算反抗,以免受伤。”

他还不知是怎么回事,丢下包裹说:“老伯。此中有误会……”

话未完,外面的人已抡入大门,两把刀尖抵了他,两名大汉不由分说,取牛筋熟练地将他相上。活套加头,双绳左右分,绞住双臂向下勒,然后将手背捆。这种描人术只有公门中的巡捕最内行,不可挣扎,愈挣扎愈糟,头部的活套愈挣愈紧,勒住脖子无法呼吸。

他本来可以反抗,或者去倒老人夺路,但一念之慈,恐怕失手误伤好心的老人。同时也认为此中有误会被人误认是窃盗,只要取出路引,说出自己的行踪身份,误会便可冰释,何必反抗伤人?

“老伯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急问。

“搜他:“一名雄壮的村夫叫。

他的包裹只是些换洗衣物,葯囊中是些草葯和膏丹丸散,腰上以布囊盛着的金针盒是各种不同型式的银光闪亮的金针,这些虽名为金针,其实是银合金所打造,相当名贵,有钱也无处买,是金针郎中自己聘请巧手金匠亲自监制的至宝。

他怀中带有兖州府所发的身份路引,腰囊中有十余两碎银和数百文制钱,制钱中杂有不少古钱,时兼唐宋。本朝用钱,除了宝泉局与宝隙局铸发的制钱外,兼用各朝遗下的古钱。看了他所藏的杂钱,便知是他行医卖管丸散得来的本份钱了。

“能不能请诸位说个明白?”他不死心地问。

老人哼了一声,不悦地说:“你从东陵镇来的,却说是从城武来的。”

一名大汉不耐地喝道:“姓南的,没有人要听你的废话,到了东陵镇,商大爷会给你分辨的机会的。”

他恍然大悟,急叫道:“如果你们不是商大爷助纣为虐的爪牙,请让我……”

“啪啪”大汉给了他两耳光,喝道:“住口,还要赶路呢。”

转向门外叫:“乔二哥,快请族长派五六匹坐骑来,赶快将这恶贼送到东陵镇。”

门外有人高叫道:“正在备马,快来了。”

他虎目怒张,哈哈狂笑道:“我只道东陵镇是贵处最坏最恶劣的鬼地方,想不到连郜茂亭的人,也是无法无天的所在,风气之败坏,已到了……”

“啪啪啪啪”大汉又给了他四耳光。

他脸上肌肉抽动,愤怒地说:“一族中有一名子弟不学好,族主应该惭愧自责;一村亦同。如果一村中有十来个败类,这座村便该连根拔掉。你们记住,南某死了便罢,不死,东陵镇与郜茂事,将成为人畜不留的瓦砾场。世间如果不容天理国法人情所在,那便会成为人间地狱,与弱肉强食的禽兽天下,你们既然目无王法,无法无天,任意肆杀外乡人,南某又何必顾虑清理法?南某将要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。”

他的话立即引起公愤,十余名村汉怒不可遏地一面咒骂,一面拳脚兼施,直至将他打得站不起来方行罢手。

他踉跄站稳,冷冷问老人说:“老伯,一茶之恩,在下自当图报老人不住喝叫众人伸手,但丝毫不起作用。

刚听到马嘶声,门外有人大叫道:“东陵村的齐四爷驾到。”

他踉跄站稳,冷冷向老人说:“老伯,一茶之恩,在下自当图报。刚才你喝止他们行凶……”

“啪!’大汉又给他一耳光,制止他说话。

他吞下口中的温血,说:“东陵镇的商二少爷抢劫兖州车店的骡车,在下是唯一逃得性命的旅客。在下虽被你们擒住,但入暮时分,在下已托人将口信带到城武,请人速至兖州府禀报店主巨无霸卞三爷腾蚊,不久之后,卞三爷的朋友和伙计。必将……”

话未完,门外涌进一群村夫和三名劲装大汉。

打艾文慈的大汉含笑上前行礼,谄笑道:“四爷亲来,辛苦了。”“你们将人抓住了?"齐四爷指着艾文慈问。”“刚抓住,四爷看看是不是这个人?”“人我没见过,他……”“他已吐露身份底细了。”“哦!那大概就是了。"齐四爷一面说,一面走近,沉声问:“你就是打伤秦五爷的南鸣?”“你自然就是商家小狗的帮凶了。"艾文慈也沉声答。

齐四爷冷笑一声,拔出单刀冷笑道:“明年今日,便是阁下的忌辰,你……"刀尚未出,老人大喝道:“齐四爷,你想怎样?”“我要提他的脑袋回报。”齐四爷若无其事地说“怎能在舍下杀人,你……”

“那么,我们带他到村外杀好了。”

“商大爷不打算将人交给官府处治?”

“夜长梦多,不必了,同时,谁愿意为了一个探道踩盘子小贼打官司?”“这……这人到底犯了什么罪,有证据么?"齐四爷哈哈笑,说:“我也不太清楚,杨老如有疑问,可去问商大爷便知端倪了。”“这人说商二少爷动走了兖州车店的骡车,他是……"齐四爷脸色一沉,叱道:“往口!你们竟然相信他的鬼话?你们听清了,谁要是在外面胡说八道,小心商大爷剥他的皮。人我带走,任何人也不许得今晚的事,知道么?明天商大爷必定前来向贵村道谢,他会告诉你们的。”

老人吁出一口长气说:“四爷最好押他回镇交给商……”“带一个人多麻烦?带一个人头轻松多了。”

“这人已请人在黄昏时光到城武报信去了……”“什么?”四爷变色叫。

“他请去的人,恐怕已经赶到县城了。”“哎呀!不好!”“把他活着带回交给商大爷……”

"哎呀!我这就走。"齐四爷惶然叫,举手一挥,过来一名劲装大汉,押着艾文慈匆匆奔出门外。

艾文慈的笑声和语音,在夜空中震荡:“哈哈哈!看东陵镇如何善后?有热闹可瞧了杀全车的人。不过六条人命,而东陵镇将会付出数的,代价偿还。’“杨老脸色灰败,战栗着说:“糟了!”!咱们做错了,大家等着流血好了,卞店主巨天霸岂是个善男信女?完了,完了……”

三匹健马向东陵镇狂奔,艾文慈被安置在中间那名大汉的鞍前。包裹杂物,则由齐四爷带在鞍旁。

狂奔四里左右。艾文慈的手被捆在身后,身体抵在大汉的腹部,无法取探靴统中藏着救命的小玩意儿,不得不冒险了。

他在等待机会,终于等到大汉的缓绳拉得最高的最佳时机,突然扭头一口咬住缓绳。同时双手一探,抓住了大汉的下阴,奋力一捏,同时飞快地扭身用肘撞,一连串的打击宛如同一瞬间发出。

"啊……"大汉狂叫着飞掷马下,右脚因前伸而退不出蹬,被马拖在后面,拖得尘埃滚滚而起。

艾文慈咬紧逼绳。双脚紧夹住马腹,马儿受惊,落荒而奔,奔入路有的荒野。齐四爷与另一名大汉吃了一惊,怒吼着拔刀驱马狂追,在起伏不大的荒野中,展开了一场狂暴的追逐。

艾文慈过支在匪乱期间,为了杀边兵,曾投身匪伍入伙,做了响马贼一名小头目。响马贼借马匹扬名,骑术不精,便不配任以小头目。

在一次从河南光山奔袭山东的东昌,数千里急驰,每人备有三匹坐骑,一昼夜流窜六百里,那真是一场可怕和考验,是人与时、空之间的激烈竟争。他是少数领先到达投入战场的悍匪之一呢。

他的骑术虽高明,但以牙代手控缓,究竟无法控制由心,坐骑仅能循直线方向奔驰、而且牙齿的后劲与双腿的劲道也不易持久,委实无法扔脱齐四爷的追逐。奔逐两里地,终于被追上了。

齐四爷在左,大汉在右,大汉的坐骑超出齐四爷两乘,首先接近了艾文慈的右侧,逐渐并驾齐驱了。

大汉自以为骑术了得,想贪功活擒艾文慈,驱坐骑迫近,两匹马终于并驾齐驱了,蹄声如雷,并辔狂奔。机会来了,脚一点金蹬,人突然飞离鞍桥,双手箕张,以饥鹰攫兔的凶猛身法,猛扑艾文慈。

艾文慈不得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走不完的麦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