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30章 俞宅夜袭

作者:云中岳

艾文慈久走江湖,见多识广,早上看了店中斗殴的结果,便知又碰上了官府与土豪勾结的倒霉事了,程三爷落入对方设下的陷阱中,哪还会有好结果?

这件事激起了他的义愤,不走了,回到房中,暗地准备行动。

二更无,天寒地冻,整座店冷清得如同鬼域,廊下的灯笼已被罡风吹灭,风声虎虎中,隐隐传来邻房章小姐的凄切缀泣声。

他蹑手蹑脚地拉开房门,猫也似的到了章姑娘房外。

他却未留意,两个小花子伏在对面的墙根下,监视着章姑娘的房间。

左颊有疤的小花子用肘推了推同伴的手肘,惑然地低声说:“小姐,这……这不是很怪么?早上这人用巧妙的手法浑水摸鱼,打昏了三名恶奴,晚上怎么又打起章小姐的坏主意来了?委实令人百思莫解。”

右颇有胎记的小姐的低声道:“多看,少问,好细看看结果,再下定论。”

艾文慈取出一枚披针,挑落了门闩,轻轻推开房门。一切皆在无声无息中进行,处处显出他是行家。

他闪身而人,徐徐将门掩上。房中一灯如豆、章姑娘正哀伤慾绝地伏在床上吸泣,几上摆着她的晚餐,茶已冷,饭菜如冰。显然,她整天水米未沾。

姑娘穿了棉袄,绣帕包头,看背影,她瘦削的身材似乎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了。恶运接踵而来,任何人也受不了,她能活着,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哩!

他像个幽灵,接近短几,伸手取灯笼签拨两根灯蕊加上,房中一亮。

姑娘宛如未觉,哭声甚哀,令人闻之酸臭。床架上,挂着长布巾轻轻摇幌。

他站在丈外,柔声道:“姑娘请节哀,在下有事请教。”

章姑娘吓得滑下床脚来,扭转头一看,脸色死灰,想张口喊叫,口是张开了,却发不出声音来。

“姑娘请勿声张,在下毫无恶意,而是有心前来相助的。”他微笑着说。

章姑娘五官清秀,一双大眼睛轮廓特别美,可惜已无神彩,双颊消瘦,脸色苍白,但仍掩不住她的美,另有一股楚楚可怜令人怜惜的气韵飘零在外。她张口结舌,像是吓傻了。

“在下就住在邻房,是途经处州的旅客。姑娘的事,在下知之甚详。”他继续柔声解释。

“爷台你……你是怎……怎样进……进来的?”她余悸犹在地问。

“如何进来,无关宏旨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事已急,危机迫在眉睫,小姐必须及早打定主意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在下特来请教,小姐是想脱出虎口投奔龙泉避祸呢,抑或是在此池等死?”

“爷台可……可问四……四伯……”

“四怕不会回来了,俞威已定下毒计圈套,连程三爷也保不住性命。

在下是过来人,身受其痛,知之甚详,官府与土豪勾结害人,受害者决难幸免。”

“天哪……”

“小姐,目下不是哭的时候,你得坚强地活下去,不要为生者流泪,不必为死者悲哀,生死关头,哭没有用,姑娘,镇静些。”

“爷台……”

在下认为姑娘该活下去,悬梁自尽未免便宜了恶贼。”

“贱妾孤苦伶仃……”

“‘你能吃苦么?”

“这……我能吃苦!”

“在下送你到龙泉,走小路需时十天。姑娘,没有轿,没有马,你“贱妾自小喜爱爬山……”

“那好办。把你的值钱金银包好,只带一些御寒的衣物。我先送你到别处藏身,然后回来打听四伯的消息。三更天在下来送你走,明早出城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他拉下姑娘准备悬梁自尽的布带。说:“任何事皆有风险,然而只要有一步便得走一步,缕蚁尚且偷生,人为何不惜命?姑娘既然勇敢赴死,为何不能勇敢地活下去?快打点一下,在下三更来。在下住在邻房,如有危急,可高声呼救,在下会在旁照应。”说完,他退出房外,顺手掩上门。

本来伏在门缝中偷窥的两个女扮男装小叫花,一闪而没。

三更无,他轻叩房门,低叫道:“姑娘开门,准备停当了么?”

姑娘拉开房门,看清是他方退在一旁,屈身下拜,泪下如雨颤声叫:“恩公……”

他顿脚道:“老天爷,姑娘你还来这一套,快请起,有话以后再说。”

他将姑娘拾掇好的一包金银细软塞放另一个包裹中,背上说:“事急从机,委屈姑娘了,请到房外来。”

姑娘如受催眠,毫不抗拒地出到房外。

他掩上房门,抱起姑娘说:“闭上眼,在下要从屋上走。”

出到廊外,他踊身一跃,上了两立高的屋面,直奔城南的梅山。

他找到一处背风的枯草丛,将姑娘放下,取出自己带来的小衣包,说:“姑娘在此地藏身,不必害怕。衣包内有新的衣帽鞋袜,明天出城须穿男装。”他将一把匕首递到姑娘手中,又道:“给你防身,切记沉着镇静。明早我尽早赶来,你一个人害怕么?”

姑娘抚着匕首,凄然地说:“恩公,贱妾已看开了,死且不惧,何伯之有?请恩公着意打听四伯的消息,此恩此德没齿不忘,推愿来生犬马图报。”说完,盈盈下拜。

他闪在一旁,苦笑道:“但愿在下能救出四伯,可是我不能这么做,这时将他救出,你两人都将成为逃犯,一辈子担惊受怕躲躲藏藏,像我一样……我的罪过大了。姑娘小心,在下走了。”说完,匆匆下山而去。

两个小花子躲在十丈外,仍是那左颊有疤痕的小花子说:“小姐,你看,这人多冒失,把一个深闺弱女留在山上,简直岂有此理。”

小姐笑问:“那么,依你之见,易地而处,你又能怎样,有更好的办法么?”

“将她带出城一走了之,岂不甚好?”

“这证明你办事有始无终,你只顾眼前而忽略后果,那老仆的死活,难道就此撒手不成。这人行事审慎,尚有可取,将匕首交给这位小姐,他必定有预期不测的打算,证明他尚无绝对的把握,因此暗示这位小姐早作宁为玉碎的打算。我们走,姓俞的恶霸,咱们岂能轻易放过?”

下半夜,艾文慈到县衙刺探,探出花花太岁与一群恶奴并未保释,程三爷与四伯也囚在监牢内,这意味着县中的官吏们,还不敢做得过火,三方的人皆一视同仁予以羁押,等候调查审讯。猜想结案之期决非三两天可以了结的,很可能拖至来年元宵佳节以后,方能提讯过堂,年关将届,衙中已经封印,即使俞家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买通官府定程三爷和四伯的罪。

他放了心,决定将姑娘先送返龙泉,再回来打听四伯的消息,以便相机营救。

他却没想到,岳琳兄弟正从杭州府向处州赶,打算在处州过年哩!

花花太岁一群恶奴,比程三爷早半天知道童姑娘失踪的事,他们一早便前来抢人,希望造成事实,却扑了个空。

艾文慈从容早膳,然后结帐离店。

南门外的通济浮桥,是府西南七县的通行大道要津。龙泉在府西南,必须经过通济桥。桥南二十余名打手家奴如狼似虎,把守在桥头,检查每一乘过往的山桥。桥北,眼线四伏,留意每一个出城过桥的村女。

已牌左右,两个满脸病容,一高一矮神情委顿的穷村夫,相掺相持着接近了城门。天寒地冻滴水成冰,一两人穿得臃肿,暖帽戴得低低的,点着拐杖,缓缓到了城门口。

高个儿是艾文慈,小个儿是章姑娘。他远远地便叮咛道:“我叫你小弟,要牢记你是个入城求医有重病在身的人,万不可开口说话,不然便会露出马脚。城门内恶奴甚多,不开口他们决辨认不出你来。一切有我做主,切记不可慌乱。”

“大哥,有你在身边,我相信会渡过难关的。”她强抑心头恐怖,战栗着说。

他自然了解一个姑娘在这种境遇中,是决不可能镇静下来的,只能安慰她说:“只要离开县城,十余名打手我足以应付得了,你可以放心。

瞧,城门没有兵勇把守,根本不用担心,只怕他们关闭城门,而昨天斗殴的事,还不敢严重到闭城捉人。城外山高林密,何处不可藏身?这时即使被他们发现,他们也拦我们不住了。”他淡淡一笑,用轻松的语气接着说:“如果被他们发现,我便要用左手抱你上肩冲出去。你轻得像个七八岁的小女孩,抱着你走三二十里,大概还不致累得手酸,我看,你再不努力加餐,可就要成仙女了,呵呵!”

她赧然一笑,说:“昨晚作飞檐走壁,我差点儿连魂都吓掉了。”

“这说明了我这人尚值得信赖,他们很难追得上我的。”

“是啊!我觉得有你在身边,感到安全平静,不仅是信赖而已。”

“谢谢你的夸奖,但愿我这人真值得你信赖。”

姑娘抬头注视着他,幽幽地说:“大哥,你知道么?你有一种令人不能不依赖的风仪流露在外。昨晚你的话,有一种令人深信不疑,足以依赖倚靠的力量。也许那时我正在绝望之中,抓住一线生机,完全不由自主地愿将残生寄托在你身上,所以毫不迟疑地……”

她突然住口,因为发觉他的神情有异,循他的目光看去,原来说话间,已到了城门口。城门左右贴告示的地方,贴了不少通缉人犯的告示,有些仍是新的,墨迹未干,有些已被风雨所剥蚀,看不出内容了。

其中一张特大的告示,从淡淡的尘迹中,仍可隐约看出模糊的字迹,写着:“贼首赵…年三十……霸州……擒获者……三百……死活不……”

“……赵镐……故匪首赵……之弟……”

“女贼首杨……善媚术……穿红……

“……艾文……年约二……脸圆色……不论死活……一千两……”

此外是已难看清的要犯图象,连轮廓也难以分辨了。

他的目光转而落在城根下看守告示榜文差役所住的小屋中,那儿有三个人在聊天。他;眼便看出其中一人,正是在客栈中保护花花太岁的打手之一。

姑娘是书香世家,两人走得慢,已看清了告示上可以看清的字迹,也看清了艾文慈看了告示后,留在口角的淡淡冷笑。当然,她并不知他冷笑的用意何在。

身后,急骤的脚步声传到。

“不要转头看。”他低声叮咛。

姑娘是惊弓之鸟,风吹草动也心惊胆跳,本来想回头观看,闻声止住,手紧张地抓紧了他的臂弯,脚下发软。

“镇静些,没有什么可怕的。”他再次低声交代。

两人蹒珊地通过城门,后面脚步声已近,有人适地怪叫:“让开!好狗不挡路。”

姑娘惊得心向下沉,浑身脱力。艾文慈赶忙向侧让,扭头一看。八名打手并肩而行,中间拥簇着一个少年人。少年人是花花公子俞源,他不陌生。九个人全带了刀剑,耀武扬威地自身旁超过。

等九人远出十丈外,姑娘用近乎虚脱的声音惊怖地说:“他……他是花花公子俞……俞源……”

“是花花太岁的哥哥么?”他低声问。

“是……是的,他……他认出我了,不……不好了……”

“胡说!少胡思乱想,走!”

“他……他认出我了。在……在前面等……等候……”

“你怎么啦?连这点见识也没有,他如果认出是你,还用在前面等候?九个人一拥而上,他怕什么?沉着些,一切有我,走!”

往来行人甚多,罡风呼啸,每个人皆以巾缠脸而走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到了桥头,八名带了刀枪的恶奴,正拦住一乘进城的山轿,不理会轿夫的抗议,如狼似虎地打开轿门,观察轿内人的相貌。

桥北的恶奴,负责检查从桥南过来的人。桥南的打手,则负责检查从城里出来的人,这种检查方式,可将可疑的人堵在桥上,无处可逃。

顺利地通过桥北的关卡,接近了轿南端。姑娘浑身发软,举步维艰。

桥头有十余名恶奴把守,花花公子俞源与八名打手,正和把守桥头的为首恶奴大声说话:“城内各处已经搜遍了,目下正分头搜查各处山。

林。章丫头一人深闺弱女,如无外人协助,怎能选出客店?协助她的人,极可能是程三那小子的死党,城内藏身困难,早晚要被咱们查出来的,因此必须将人送走。我们辛苦些,不要光注意女人,尤须留意伴送女人出城的男人,是不是程三的徒子徒孙。”

“公子爷请放心,他们不来便罢,来了管叫她插翅难飞。”为首的人诌笑着答。

“陈师父八个人留下来协助你们,如果有程三的人护送,必定有一场好拼。守城的丁勇我已经把他们调开,动手时不必顾忌,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 俞宅夜袭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