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33章 走向死亡陷阱

作者:云中岳

“太爷不曾见过一男一女。”

“阁下拦路,咱们要过;两个逃亡的男女下落消息,咱们要知道。”花花公于豪气飞扬说。

“看来,你我皆坚持己见,没有商量的余地了。”

“你阁下想怎样?”

“太爷不要全标,要你们的人头。”

“同样地,太爷也要你的命,除非你能将两男女的下落说出。你阁下口气好狂,贵姓?”

“在下姓太,名爷,你呢?”

“姓要,名命。”花花公于针锋相对地答,向左面两名打手挥手道:“请秦、向两位师父拿下他,要活的。”

秦师父左纵,向师父右跃,拔刀迫进,向师父叫:“阁下,弃兵刃投降。”

林嗣徐徐撤到,将剑向前伸出笑道:“剑在此,谁前来拿去?来啦!

朋友。”

林嗣的傲然态度,激怒了两个自命不凡的师父。向师父无名火起。

狂野地先一步抢到,“铮”一声震偏林嗣伸出的剑,斜身切入就是一刀。

岂知林嗣突然不见,剑光一闪,从刀光侧方射入,人影乍分。

向师父的右肘尖挨了一剑,刚好击碎肘尖,不轻不重。但已无法运用右臂了。

“小心你的左手。”林嗣站在丈外,剑尖指着骇然止步的秦师父微笑着说。

向师又冲出丈外,大叫一声,单刀脱手堕地,抱着肘转身边命,一招受伤,令其他的人骇然变色。

花花公子大吃一惊,拔剑叫:“咱们一起上,他只有一个人,毙了他。”

左面密林中突传来了狂笑声,有人叫:“想以多为胜么,留下命来。”

只听到笑声和叫声,看不见人,山高林密,视度不良。花花公子正待分配人手拒敌,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,正迟疑问,一名打手“啊”一声狂叫,向前一仆。

两名打手大惊,火速将同伴扶正,脸色大变。同伴的左后腰,插着一枝竹箭.深入体内三寸.虽不至于送命.已无法照顾自己了。

艾文慈将姑娘留在山脊上,独自向下悄然接近,听清了对西山林中的叫声,猜想是那位四弟出面了,也高叫道:“这一面还有人哩!!好好收拾他们。”

众贼又吓了一跳,糟了,三面受敌,地势不利,到底有多少人又无法摸清,人躲在林中用箭攒射,那还了得?正感恐慌,堵在下面的林嗣拂剑笑道:“在下给你们五声数逐行,你们由何处来,必须由何处滚蛋,滚出百里外,不然就得留下脑袋。一!”

“不劳过问。二!”

“咱们不经阁下的地段,从另一处走……”

“三!”

“阁下不可欺人大甚……”

蓦地,左面密林中声音传到:“射穿你的狗嘴!”

花花公子听到声音,还没听清字眼,竹箭已从左颊射人,矢尖从右颊透出,牙齿掉了四颗,箭的冲力将他冲得向左栽。

“四!”

两名打手慌乱地抢出扶住花花公子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五!”

花花公子含糊地吐出一个字:“退!”

众打手带了两个受重伤的人,争先恐后向后逃命。

林嗣在后面相距五六丈跟上,大笑道:“哈哈!在下以为你们想不要防线了呢!听清了,由何处来,返回何处,必须退出百里外。太爷常人在你们后面跟着,不许绕道,不许拖延,不然杀无赦。问林嗣无意中替艾文慈阻住了追兵,也令艾文慈提高警觉,不致像盲人瞎马一般闯入云和。

艾文慈等不及,他认为林嗣已可控制花花公子一群打手,立即撤走,拉了姑娘急急忙忙下山来。等林嗣回头赶来示警,已找不到他的去向了。

次日近午时分,他终于到了狮峰下,距云和便有三里地。这是双溪谷流处,一条大道直通县城。说大道,其实小得可怜,不通车马,只不过经常有人走动而且,是到府城的唯一道路。

如果到府城或者到龙泉,皆须住北走。但他不准备走大路,要从县西进入丛山,走小路到龙泉。听说县西有一条小路,他必须到城里去打听,或者雇一两名向导。云和距府城仅两百余里,既然有人追来,那么,云和县有官家的党羽并非不可能。同时,他深信俞家必定派人往龙泉追,走大路风险太大,除了走小路,别无他途。

云和,那是一座山水围绕的荒僻小城。原来是丽水县地,直到本朗影泰三年,方析浮云、元和两镇,设云和县。

这座县说小真小,小得仅有三百余户人家,没有城,仅设了东西两关,与一度镇市并无不同处,房屋零落地散布在半里直径的浮云溪北岸,北面的鳄鱼山张着大嘴,瞪着碗蜒而下的浮云溪河。从云和到龙泉,须北行十五里,在泪口吟下的溪口村分道,那是浮云与大溪合流处。

北走府城,西至龙泉。大溪上游,称灵溪或洋溪,也有人称为小梅江。

至龙泉的大道沿灵溪上行,约一百四一十里左右,行程是两天。

溪口村是要道,俞家的人早就在此守株待免了。他们却不知艾文慈带着姑娘走山区,在此地白等了好几天,等得绝了望。

二公子花花太岁已先到龙泉,俞五爷亲自带了大批高手,坐镇云和,重点放在溪口村。

云相在三天前到了大批陌生人,他们是俞五带来的走狗,首先便拜会了本地的第一号流氓白额虎黄鸿黄二爷,接着是与巡捕们打交道。

云和这一带出产葯材和兽皮,俞五府城的土产店,与本县的客户有往来,谁不知府城的俞五爷是大财主第一名流?他落脚在东街的百货店元和栈,派出亲信不分昼夜在各处盘视,本地的痞棍则无孔不久,官府中人也马不停蹄巡视附近城郊的村落,要捉拿一男一女两个逃奴。男奴叫王缙,女奴叫章敏姑。

艾文慈逃亡的经验丰富,狮峰下有一座狮村,他不敢带姑娘入村讨食物,躲在村南里余的山林中,找一处背风隐蔽角落安顿好姑娘,先歇息半天再说。

次日一早,他带了姑娘上路,一步步走向死亡陷讲。

元和栈中,俞五爷等得不耐烦,一早便召集了为首的十余名爪牙,与及当地流氓首领白额虎黄鸿十余名痞棍来,他向众人说:“源儿带人追入山区,按行程,不管是否追得上,也早该到了,为何至今不见踪迹?

按那两个狗男女所逃走的路线,应该先到云和,如今逃的人与迫的人皆如石沉大海,岂不可怪?”

“他们不一定要进城歇息,也许在城外的村镇落脚打尖,统过此地走了,咱们可能白费工夫丁。依小的浅见,一个深闺弱女一天能走多远?显然尚未到来。为恐他们绕道,小的认为须将人手分开,到各处埋伏守候,岂不强似守株讲免?再况此他的知府大人与龙泉的社知县,皆早有名的清官大老爷,如让他们查出内情,咱们甚有不便,因此在城里等候……”一各打手亮声说。

“你的意思是把留在城里的人全部派出?”

“是的,派在外面的人太少了,顾此失彼,加派人手岂不周密些?”

白额虎黄鸿印堂上长了一块牛皮癣,始终治不好,白的癣皮不断增多,所以绰号叫白额虎,接口道:“五爷,张师父所言不差,城内外皆有在下的弟兄负责。不需五爷担心,多派人外出,机会要多些。如果那两男女从景宁来,绕城南而过的成份最大,在南面两三里一带广布眼线,必定大有所获。”

俞五思量片刻,用拳击着掌心说:“好,就这么办:城内的事,黄兄请留心些。”

他立即分派人手,重点放在城南的浮云溪对岸。

艾文慈一早动身,带着姑娘沿大道南行。路左是浮云溪,路有是起伏不定的山岭。正走间,前面道路转角处,转出三名村夫。一名村夫年约半百,一面走,一面向同伴问:“六哥三叔,你们认识那几个穷凶极恶的人么?”

“怎不知道?为首那家伙是西街白额虎黄二痞子的狗党双头蛇周三。他们带了刀耀武扬威不知又要造些什么孽了。”一名村夫不屑地说。

艾文慈与他们探身而过。没留心这些人所说的话,他不怕本地的痞棍,只怕俞五带了大批高手追杀。

转过山脚,路向左一折,劈面便看到前面的两问路房茅屋,廓檐下坐着一个村夫打扮的人,正瞪着怪眼目迎他们两人。

姑娘穿的是男装,头上扎了巾,相距三五丈外,很难看出她是女人。

逐渐到了茅屋前,村夫突然站起拦住去路。双手叉腰高叫道:“站住!接受盘查。’”

大汉拦在路中喝令检查,屋内接着出来了两名大汉,三个人都配了单刀,相貌凶猛,身材壮实.态度不友好,一看便知不是善类。

姑娘是惊弓之鸟.大吃一惊.艾文慈一怔,将姑娘掩在身后,上前陪笑问:“大爷,你们要检查什么?”

“先检查行囊包裹。”大汉大声说。

“我兄弟两人不是做生意的,并未带有未税的私货。”

“废话少说,放下包裹,打开检查。”大汉不耐地叫,气势汹汹。

艾文慈反而定了心,镇静地说:“大爷不像是公人,可否见示身份?”“你这厮可恶、混帐!问东问西,你找死么?”大汉火暴地叫,挪了挪刀把。

“如果大爷不是公人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想拒绝检查?”

艾文慈脸色一沉,厉声道:“你凭什么拦路作威作福?呸!你这种行径,倒像是拦路打劫的强盗,你心目中还有王法?说!你们是些什么人?”

他发成,大汉反而模不请来路,凶焰尽消。他身材高大,人才一表相貌堂堂,发起威来蛮像那么回事,说话的口气,傲然是官员豪绅。

“你……你又是什么人?”大汉退了两步问。

他冷笑一声,改用京师回音喝道:“住口!你不配问。我,从京师来查案的。报上你们的身份,所查何事,不然,重办你们这些不法之徒。”

大汉果然被吓住了,扭头向同伴说:“五哥,你……你告诉他好了。”

另一名大汉迟疑地上前,迟疑地说:“在下是本县的巡捕,奉命在此盘查面生的往来行人。”

“把你的腰牌拿来看看。”

公人因公办事,领带腰片以表明身份,并且除了孝命便装查案的人以外,必须穿制服。

了。这位巡捕并未穿制服,不由自主地从怀中取出腰牌奉上,脸色变色,腰牌上刻了职称,艾文慈看罢,不客气地扔过冷笑道:“腰牌倒是真的。”

“小的奉有上谕。”

“报上名来,在下要查。”

“小的姓冯名远。那两位叫周三,李田。”

“你们盘查往来的行人,为了何事?”

后面传来了脚步声,艾文慈接着想问清底细,却闻声回顾,看到五六名村夫正大踏步转过山脚而来。

“小的奉命查缉两个逃犯,因此……”

艾文慈怕露出马脚,也怕那些村夫是公人的同伴,不再多问,接口道:“身在公门好修行,你们这穷凶极恶的恶劣态度,作成作福不像话,如不悔改,在下去重办你。”说完,带着姑娘扬长而去。

如不是那群村夫打岔,他便可问出逃犯姓名,便不致于到城中历险了。

在这群村夫走后,两个曾经在丽水客栈出现的小花子,大摇大摆到了三名公人面前。狗眼看人低,三个公人瞧不起小花子,那位姓周名三的人双手叉腰迎面拦住,沉下脸问:“什么地方来的?站住,接受盘查。”

右颊有胎记的小花子瞪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,放下行囊问:“站住就站住,盘查什么呢?”

“盘查身份,报上姓名。”

“凭什么你们拦路盘查?是官?是匪?”

周三先前挨了艾文慈一顿呵责,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怨气,正要找地方发泄。两个小花子竟然胆大包天出言傲慢,口吻妄狂,立时诱发了他的怒火,迫进两步骂道:“你两个臭花子小畜生……哎唷……”

话未完,小花子一把扣住他手腕,大喝一声,一扭一振。

周三做梦也没料到小花子敢动手揍人,毫无戒心,腕被扣大吃一惊,来不及转念,凶猛无比的扭力传到,猛地身形飞起,来一记原地悬空翻,“嘭”一声跌了个手脚朝天,摔倒在地眼珠子向上翻,身于一软,说不出话叫不出声音。

冯远、李霸两人大骇,急退两步伸手拔刀。

来不及了,两个小花子同时冲到。冯远的手尚未将刀拔出,只觉眼前一黑,左右须各挨了一掌,接着小腹挨了沉重一击,“哎”一声闷叫,向下屈伏以手掩腹,右手仍不死心地拔刀。

小花子膝盖一,“噗”一声掩在他的下颔上。

“嗯……”他闭声叫。上身一仰,脚下一座,跌了个四仰八叉手脚朝天。小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3章 走向死亡陷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