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34章 人去楼空

作者:云中岳

由于天色已晚,艾文慈返回周家,未免忽略了四外的环境,未留意巷尾有两个可疑的人。这两个人是周三的同党,本来是前来周家探望周三的伤势,发现周家有陌生人进入,不由疑云大起,立即在附近监视。

山区中的小城,夜市为期甚暂,新年期间更是少人往来。距元宵佳节还有六七天,店门的灯笼高挂,只有一些顽童在街上玩耍,艾文慈替周三治伤,然后呼吁章姑娘安心等候,出门直奔东街。姑娘追问他为何外出,他拒绝说明。

他的打算是必须将俞五赶走,不然决难在此地找到向导。俞五既然坐镇云和,那么,沿着龙泉大道遍布高手拦截,必是意料中事。

到达一十字街口,刚折入东街,突然心生警兆,暗叫不好。

街道宽不过两丈,首先便发觉两侧的门廊下,两名大汉隐身在廊柱后,有意无意地向他偷视,像是伺鼠的猫。

接着,一群顽童从前面叫嚷着奔来,后面跟着四名大汉,皆佩了单刀大踏步迎面闯来,目光全落在他身上。

后面传来了脚步声,他不想回头,但听脚步声便知有冲着他来的人。前面,元和栈的招牌在门灯的照耀下,闪闪生光,朱漆金字甚为触目,相距只有五六间店面,门前站着两个店伙打扮的人。

顽童呼啸而过,四个佩单刀的大汉到了。

两名走在前边的大汉左右一栏,一名大汉冷笑着说:“朋友,借一步说话。”

他定下神,笑问:“朋友,有事么?”他暗中已经戒备,一面说,一面留意四周。

“借一步说话。”

“小可有事,有何话说,何不就地赐示?”

“阁下贵姓?”

“姓李,行三,人都叫我李三,诸位是……”

“李兄是双头蛇周三哥的什么人?”

他心中一悚,以为是周三出卖了他,暗叫大事不妙,这时赶回,大概已来不及了,心中一转忖道:“目下唯一可行的是擒贼擒王,或许还有希望”

打定了主意,他含笑问:“怪!周三哥没告诉你们么?”

“朋友,你在回避正题,答非所问。听你的口气,便知不是周三哥的朋友。”

“不是朋友便是亲,诸位是不是有意找麻烦?难道说,周三哥与诸位结有怨不成?”

“在下认为,击伤周三哥和另两位朋友的人,可能有你阁下。”

“周三哥被两个小花子击伤,你看在下像不像小花子?”

“换上破衣,便像个叫化子了,阁下,你击伤了周三哥,然后再到他家中胁迫他就范,迫他由你摆布,对不对?”

“胡说八道,你们何不到周家去问问?”

“咱们会去的,还要你陪同咱们前往呢!另一件事咱们要问你,午间有人看到阁下在城中各处走动。在元和栈附近鬼鬼祟祟,有何用意?”

“在下的事。与诸位不相干,诸位多问了。”

大汉嘿嘿笑,阴森森地说:“看来,你并无诚意和咱们打交道,只好委屈李兄的大驾,到咱们的地方谈谈了,这就走。”

“这就走?到何处去?”

“去见咱们的老大。”

“老大是谁?”

“白额虎黄二爷。”

“哦!原来是黄鸿黄二爷,如果在下不愿去呢?”

“你会愿意的。”

“正相反,在下有事,不去。”

大汉冷冷笑一声,冷冷地上前伸手挽扶,说:“走吧,李兄,二爷在等着你哪!咱们走。”

手挽住了艾文慈的有臂弯,有手立即扣住文文慈的右脉门,用上了擒拿术,真骤力发,要将艾文慈的手扭转。

艾文慈早有准备,怎会上当?他臂一收,反而将大汉带近身侧,肘尖突又前撞,奇快无匹,“噗”一声撞中大汉的左肋,力道不轻。

“哎……”大汉狂叫、松手跄踉退了两步,脚下一虚。仰面便倒。

快,快得令人眼花,但见人影疾闪,拳掌齐飞,着肉声令人闻之毛骨谏然,一冲错之下,一拥而上的另三名大汉,狂叫着三面一分,“砰噗噗”

一阵暴响,三个人分向三方跌出文外,成了滚地葫芦。

门灯的光度不明亮,躲在两例监视的人,还来不及分辨敌我,恶斗便已结束。一道黑影像是破空飞射向元和客栈。

店外有两名店伙反应奇快,同声大喝,左面的店伙斜身迎上,一拳斜劈。右面的店伙挫身迎上,猛地一腿飞扫。

黑影突然停住凶猛的冲势,掌袭腿扫全够不上部位,徒劳无功,左右落空。掌势止腿劲尽,黑影切入反击,右掌向掠过胸前的腿猛地一挥,同时身形左飞,双腿脚空飞踢,锐不可当。“啪”一声响,掌击中右面店伙的左膝。“噗噗!”靴尖踢中左面店伙的肩和胸。

黑影从左面店伙的顶门飞越,到了店门前。

对街的暗影中,突传来一声怪异的叫喊:“好身法,妙!”

“砰”一声大震,黑影踢开了虚掩着的店门,长驱直入。

一瞬间,“啊”一声怪叫,左面的店伙跌出两丈外,潦倒在门侧。

同一刹那,“嗯”一声闷叫,左面的店伙仰面便倒,摔跌在侧门下挣命。

同一时间,呐喊声如雷:“捉贼!捉凶手!捉凶手……”

“打死人了!”街两端有人狂叫。

冲入店中的黑影是艾文慈,他以电闪雷击的骇人奇速放倒了六个人,抢人店中擒捉俞五,志在必得。

店中早有戒备,灯火通明,四名大汉从门后闪出,一根套链,一把剑,两把单刀,几乎同时从左右攻出。

柜口也抢出两名大汉,手一扬,各打出一枚钢镖。

他抢人店内时,早怀戒心,兵刃乍合钢锡行将及体,间不容发,紧要关头身形前仆,猛地奋身急滚,到了右面的大汉脚下。“躺!”他大吼。

两大汉真听话,一声大叫,两人的脚腹全被他手脚并施所未中,同时反向前仆,几乎被对面的同伴所伤。

他一把抓住一条长凳,一跃而起,大喝一声,抡凳便砸,“噗噗’项声砸中发镖冲进的两名大汉,凳脚折断,两大汉头破血流,狂叫着摔倒。

先前藏在门后偷袭的两名大汉撒腿便跑,向门外逃。

他跟上,一脚勾倒一名大汉,手中断了腿的长凳脱手飞掷,把刚逃出店门的大汉击倒,连人带凳撞向从外面迫来的几名大汉,门外一阵大吼。他闭上店门,上了闩。

被勾倒的大汉乘机爬起,扑上照他的后脑就是一掌_他像是背后长了眼,向下一挫,大汉“嘭”一声一算击在沉重的木门上。他长身侧闪,出掌回敬,“噗”一声劈在大汉的小腹上。

“哎……”大汉狂叫,伸不直腰。以手按脂脸色死灰,殴牙咧嘴。

他反手将大汉擒住,历声问:“俞五在何处?说!”

“我”

“说不说?”他迫问,手中加了两成劲_“哎唷……在……在第……第二进面……面跨院客……客房。”大汉杀猪般厉叫着招供。

蓦地,左面货物堆中伸出一双手,三道淡淡银芒破空而飞,无声无息地飞向他的背心要害。

他的命不该绝,恰好在这生死间不容发的紧要关头,俯身摘取大汉的剑。两枚银芒越顶而过,最下的一道却闪不开,贯入左肩的琵琶骨下方,幸好他已运功护体,虽挡不住内家高手以专破气功的暗器偷袭,但也比去暗器不少力道,而且恰好被背骨挡住,伤势不大严重。

他乘势将拔到手的剑向后面脱手飞掷,可惜未能击中藏在货物堆内的人,却误伤了从店后抢出声援的一名打手,剑尖入体五寸以上,几乎贯腰而过。

他正想向内抢,突觉气血一阵浮动,背发麻,同时有疼痛的感觉。

“哎呀!我中了淬毒暗器。”他心中骇然地叫。

货物堆中纵出一个脸色惨白的人,双手箕张扑上兴奋地大叫:“他中了我的淬毒追魂钉……”

他将计就计向下仆倒,寂然不动。

“人是我的。”发钉的人叫,纵落在他的身侧,俯身伸手抓人,毫无戒心。

他猛地翻转,仆倒时已拔出的日精小剑一送,端端正正刺入那人的心坎,怒叫道:“一报还一报。”

同时用脚一拨,将那人拔倒,爬起拉开门门,在店中大批打手追到一之前,逃至大街,发腿狂奔。

追魂钉的毒性虽强烈。但要不了他的命,中钉处在背部,不是要害,他奔向周家,后面打手们呐喊着穷追不舍。进入巷口,他知道糟了,周家的门前,五六名大汉刚拖出周三夫妇两人。

“我得走;毒性快制住我了。”他想。

毒性如发作至某一程度,人便会不支,每个人的抗毒性略有不同,但真正不受毒物困害的人从未曾有。他的抗毒性甚强,短期间支持得住。看到周三夫妇被捕,他心中大感困惑,接着心中大快,料想定是周三出卖了他,也坑了目已,可说报应至速。俞五真是个心肠狠毒反脸无情的家伙,不容许手下走狗犯任何错误,也许是周三通风报信报慢了,致被俞五泥人带走处治。他已无力上前向周三问罪,后面又有追兵,千紧万紧,保住性命要紧,只要留住命在,再设法援救章姑娘,这时即使冲上杀了周三出口怨气,赔上老命于事无补。他钻入条死巷,全力飞进。

可是,毒性愈来愈难以支持,双脚沉重,头脑开始昏眩,跑不动啦!再拼命奔跑,气血运行加速,不死才导。

“我得扔脱追赶的人。”他心中狂叫。

糟,这是一条死巷,前面是一栋大宅,院墙便是死巷的终点。

他无力飞纵,事已急,追的人已迫近五六丈内,即使能爬墙也没有爬的机会了。逃不掉只好拼命,他回身踉跄止步。

正危急间,八名追来的人中,走在最后的两人突然脚下加快,从左侧超越前面的六个人,超前丈余突又向侧闪入一座民宅的门檐下驻足相候。一名大汉追到,黑暗中毫无顾忌地冲上,拔出刀一声虎吼,“力劈华山”就是一刀,刀风虎虎,冷气森森。

他眼前发昏,但仍可看到刀影,突然后退两步,刀尖贴胸而过,危极险极。刀尖刚过,他发出一声兽性的咆哮,猛地急进撞人对方怀中,“砰”一声撞个正着,日精剑刺入对方的胸腹交界处。

“砰”一声大震,两人同时倒地,跃成一团。

第二第三两名大汉到了,黑暗中不辨敌我,不敢用兵刃出招,两人同时出手擒人。两个后到而先至,藏在门檐下的两个黑影突从暗影中抢出,“咦”一声惊叫,同时到达,也同时出手,各出一掌,分别拍中下手擒人的两名大汉背心。”

“嗯”一声闷叫,两名大汉齐向下仆,仆倒在艾文慈与被日精剑刺倒的大汉身上,四个人跌成一团。

两黑影先不理会倒了的四个人,拦住后面的三名大汉.其中之一用一名大汉不加理睬,冲上一剑点出。“铮”一声暴响,两黑影之一用剑展开点来的一剑,骂道:“冒失鬼你找死!”

声落,剑尖再吐。另外一名大汉疾冲而上,却被另一名黑影伸脚绊倒,叫道:“要活的。”

向大汉出剑的黑影闻声止步,剑尖点在大汉的颈下,也叫道:“丢下剑,阁下。”

最后一名大汉心胆俱裂,六个人在一照面间,四个倒地一个被制.剩下一个人,上前不啻虎口自投,再不放聪明些,也得赔上老命,何苦来哉?不理会同伴的死活,扭头撒腿便跑,溜之大吉。

同一瞬间,倒地的艾文慈咬紧牙关一跃而起,跄踉奔向巷左的一户人家,想破门入屋脱身。可是,经过刚才的恶斗,毒性加速发作刚伸手按住木门,便感到眼前天旋地转,头重脚轻,浑身力道尽失、滑倒在门下,失去知觉。”

神智将失的前一刹那,他模糊地感觉到身子被人抓起,但他已无力挣扎了,只本能地想:“我落在他们的手中了……”

元和栈中,肥胖如猪的俞五,正与本地的地头蛇起了争执地头蛇白额虎居然很够朋友,向俞五斩钉截铁地说:“俞五爷,这件事兄弟不能依你,如果让你拷问双头蛇。兄弟如何向弟兄们交待?双头蛇是兄弟的人,目前他也为了五爷的事,昼间被两个不明来历的小叫化打伤了,交给你拷问口供,在道理上也说不过以去,无论如何.得等他好一点再说,是否有错,也得由兄弟处理。”

俞五爷不住地冷笑,说:“他窝藏意图行刺我俞五的凶手,理该让我拷问,这件事你得答应。”

“兄弟恕难遵命。”

“这样好了,把双头蛇的女人留下,如何?”

白额虎坚决地摇头说:“不行,本城的弟兄,谁不知周嫂是位可敬的女人?不瞒你说,双头蛇不妨给他吃点苦头,却不许动周嫂一毫一发。”

“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4章 人去楼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