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39章 日精剑

作者:云中岳

冉峰濒死的狂号,令群贼魂飞魄落,湖狲还能不散?只片刻间,便逃了个干干净净。

火势正猛,血腥刺鼻。

百余名官兵来自龙泉,这时恰好到达下面的武溪亭村。

第一个扑近尚云松的是尚氏,抱着人放声哀号。

绛玉抢到,三不管先给尚云松塞人两颗九还丹,急叫道:“蕙姨,姨丈中了毒,带走,只有李大哥有办法治好。快,下山。”说完,奔近艾文想,倒抽一口凉气叫:“他也受了伤了,也中了毒,糟。”

她毫不吝惜地将最后一颗九还丹塞入昏迷的艾文慈口中,抱着人说声“走”,急奔堡东。

每个人都精疲力尽,踉跄下山,在山坡下劈面撞上弓上弦刀出鞘的官兵,领兵的人,赫然是龙泉县的县太爷杜大人杜良翰。

大明皇朝中叶以前,八股余毒为害尚浅,学舍中的士子必须习武学文、上京中榜还得研读经世之学,成绩好方能外放。如果外放县令,不但是一县的行政长官,也是该县的剿匪司令与城防司令,坐堂问案,上马带兵杀贼,颇不简单。

杜大人带了十余名兵勇捕快走在前面,看到火光下沿山径奔下的一群人,立即下令备战,百余名兵勇左右列阵相候,他自己仗剑领着捕快当路拦住,喝道:“命他们放下兵刃,先问问不可鲁莽,看情形不像是贼。——

十余名捕快应喏一声,迎出喝道:“站住!放下刀枪。”

走在前面的尚氏吃了一惊,沉声问:“什么人?”

“龙泉的官兵,知县大人亲率兵勇前来捉拿坐地分赃的大盗冉峰。”

“请杜大人前来一见,不然……”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“草民等今晚杀入贼巢,火焚贼堡救人。”

杜大人缓步上前,他一身戎装,年约四十出头,有一双精明睿智的大眼,挥手令捕快们退下,含笑问:“你们是何方人氏?本官社知县良翰。”

“草民是武溪亭村人。”

“咦!你们……”

“草民有同伴中毒受伤,可否先至村中救治再说?”

“本官须上山擒贼……”

“冉峰已死,堡中遗尸甚众,大人只须派人善后便可,余贼已行逃散,也许可派人追捕归案。”

“好,留下你们的刀剑,本官派人陪同你们回村。”杜知县深信不疑地说,转向一名捕快说:“张巡捕,叫两位随军郎中陪他们到村中救治受伤的人。”

张巡捕派了十名兵勇,叫来了两位随军郎中,护送众人回村。知县大人带了兵勇,奔向大火冲霄的堡寨。

武溪亭村已被官兵封锁,兵勇不断巡逻,严禁村民外出走动,以防止贼人的眼线通风报信。本来,这儿属于云和县管辖,龙泉县的兵勇是不该越境前来捕盗的。但这次捕盗行动的主事人来自处州卫,带了五十名卫所军秘密南下,早先曾帧悉冉贼在云和县有眼线,也查出防守武溪隘的官兵也有贼人的内姦,所以不愿打草惊蛇,调集龙泉的乡兵配合卫所军追查。

那时的兵,卫所军是世袭的,父传子子传孙。而地方上备州县另有民壮,等于是地方团队,有事方行召集,平时按期参加操练,每月三四次,练后各自回家。在偏远地区,按当地民俗组成乡兵。浙江的乡兵最骁勇,义乌乡兵勇善战,处州乡兵名列第二。后来剿侯名将戚继光,就是以义乌处州的乡兵剿候的,此外著名的有川兵。河南篙县的乡兵绰号称毛葫芦,善山地战斗。灵宝、永宁的乡兵,由矿丁组成,叫角脑,也称打手。福建的乡兵善水战,叫镖牌手,泉州永春的乡兵以技击颇负盛名。河东的盐徒更是大名鼎鼎,松江一带的盐徒并自备火炮强弩战车。

后来候寇为害,盐兵战果辉煌,东洋鬼子见到民家门前置有盐袋,便亡命飞逃。所以真正的官兵并不足畏,当地的乡兵对剿贼方面收效甚宏,盗贼不怕官兵,怕乡兵民壮。龙泉的杜知县文武双全,接到卫指挥使的手令,带着民壮与乡兵,协同五十名卫所军急急出动,兵贵神速,预定夜间攻入堡寨擒贼,仍然晚了一步,堡寨已被艾文慈攻破。

贼首已死,余贼在逃。杜知县一面派人救火,一面派人分头追捕余贼,善后事宜处理停当,方带了十余名兵勇返回武溪亭村。

村中尚家灯火辉煌。十名兵勇名义上是护送他们回村,事实是负责监视,到了村中便知会守村的官兵,调来了不少人,将尚家包围看守。

两个随军郎中只会医治金创,对江湖人使用的奇毒束手无策,派不上用场。

绛玉主婢曾亲聆艾文慈谈解毒的常识,倒能镇定,指挥尚氏母子将两个受伤的人安顿在内房中,沉着地上葯裹伤。

所有的人全部精疲力尽,尤其是章姑娘,连站都站不稳。她不顾一切哭倒在艾文慈身旁,摇撼着浑身鲜血昏迷不醒的艾文慈身躯,声嘶力竭地叫:“大哥,你……你醒醒,你……你不能死你……”

绛玉心中发酸,拉住她劝告道:“章姑娘,他死不了,你不能惊扰他,以免……”

“他……怎会么不见他呼吸?天哪!”

“他精力损耗过巨,气如游丝,不久便可恢复部分精力,让他好好休息。”

尚氏细察尚云松的伤势,腿肿而发青,拔毒葯外敷似乎尚有效用,青紫色的液体正缓缓外流,呼吸沉浊,伤势比艾文慈轻得多。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创伤。她听说艾文慈能疗毒,希望在艾文慈身上,急没有用,目下只希望文文慈早些苏醒,困此她也在艾文慈身旁张罗。

伤已处理要当,葯已上了,只能静候变化。

“李壮士浑身血污,血已染透衣裤,必须替他净身换衣裤。以免招凉哪。”尚氏焦急地说。

只有一个尚毓是男人,而尚毓必须招待那么多兵勇,净身换衣的事,章姑娘顾不了自己疲劳,毅然承担下来。

房中生了火,尚氏取来了尚毓的衣裤。准备好汤水,方与绛玉主婢退出房外,在房外静候消息。

章姑娘强打精神动手。半月来,她与艾文慈同起同寝,身在难中,忘了男女之分,艾文慈一个陌生入,为了她不惜身历万险,这份恩情比天高海深,这份感恩的心情,令她在苦难中有了倚靠,在吃尽千辛万苦之后尚能支持。论体质她比周三夫妇差多了,但这时她却比周三夫妇强,仍能替艾文慈尽心力,周三夫妇目下却软瘫在后面的柴房中,连站起的力量都消失了。

她流着泪,哭泣着替艾文慈除去因治伤而割破的衣裤藤甲,净身……刚替艾文慈穿着停当,榻上的艾文慈突然吁出一口气,眼睑眨动。

“他……他醒了。”她欣喜欢狂地叫。

尚氏首先扒门抢人,叫道:“给他热汤,我扶他起来。”

绛玉奔近榻旁,探了深鼻息,说:“先别动他,以免牵动创口。他尚未清醒……”

话未完,艾文慈的双目完全张开了,用似乎来自天外的虚弱嗓音问:“这……这是何……何处?”

“大哥……”章姑娘捉住他的手偎紧脸颊叫。

“章姑娘,镇静坐。’绛玉急叫。

艾文慈神智渐清,扫了床前的众人一眼,缓缓地说:“哦!是……是你……你们。我……我没死!”

童姑娘伏在榻前,握紧地的手哭道:“大哥,你……你活着。大哥,但愿伤……伤的是我而不……不是你。”

“是小弟吗?别……别哭。”’他挤出一丝笑意说。沿途两人兄弟相称,他已叫惯了小弟,似乎已忘了姑娘是女人。

“李兄,我擅自用了葯,不知是否对症,你能不能指示用葯追毒?”绛玉宽心地问,人醒了想必危机已过,死不了啦!

他点点头,说:“谢谢你,葯对……对症,想不到老弟悟……悟性如……如此高,闻一知……知十,用葯恰到好处。请取纸……纸笔来,去捡几味清毒葯草煎汤服用便可。”

尚氏去取来纸笔,绛玉说:“冉贼已死,不知如何毙命的,那位戴狮形面具的人……”

“是尚伯母十年断讯的夫君。”他含笑接口,又道:“他大概也吃了苦头。”

“他也中了冉贼的淬毒飞刀。”

“现在……”

“仍昏迷不醒,我已替他上了葯,并让他吞下两颗九还丹。”

“哦!他身上大概不少毒性,不要紧,多捡些葯煎汤服用便可。老弟,在下的小剑射入冉贼的胸膛,这把剑是否已取回了?”

“哎呀!我……我没想到是你毙了他的,而且当地的形势也不许可我……”

“糟!老弟,快去替我取来,那是在下的家传至宝,不能遗失。”

“糟!目下官兵已封镇了堡寨……”

“哎呀!真有官兵到来了?”他吃惊地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他想挺身坐起,却被绛玉按住了.急问道:“李兄,你想怎样?躺下。”

“我得走。’他气沮地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在下不与官兵打交道。”

“一切有我,你放心休息。”绛玉沉着地说,吁出一口气,又道:“小剑我负责找回,官兵有我应付。请放心,现在,请说葯名,好到村中葯店捡葯。”

他想走也力不从心,只好叹口气说:“好吧,目下大概想走也嫌晚了……”接着,他说出十余味葯名.最后说,“请诸位记住,在下不叫王缙,叫李三,是至龙泉探亲的人.不是郎中。”

绛玉与尚氏互相注视一眼,心中有数。

“李兄,不必担心,请安心休息。”绛玉微笑着说,偕同尚氏出房而去。

章姑娘不肯离开他,就在床脚歇息。

绛玉与尚氏走向外厅,一面说:“姨,你到葯店捡葯,我到堡寨找回李郎中的小剑。”

“一切小心。’尚氏轻声叮咛。

可是,她们无法离开,外厅的官兵和巡捕客气地阻止她们外出,说是外面戒严,任何村民也不许外出走动,要检葯救人,不劳她们费心,客气地要过葯方,派两名巡捕代劳走一趟。两人无所藉口,只干着急。

天将破晓,杜大人到了,先请见尚氏盘问经过,尚氏除了吐实以外,别无他途,她声称与冉峰有仇,而绛玉兰婢是流浪小花子,听说俞五为富不仁,在云和掳人行凶,追逐至此投宿.谈及俞五藏身冉贼的堡寨内,同仇敌汽,双方联手杀入堡申报仇救人。

至于艾文慈与尚云松的来历,她说是仗义助拳的朋友,一个姓尚名云松,乃是一门远亲,一个姓李名三,是云松的朋友,顺便在龙泉访亲,为朋友两肋插刀,

双头蛇周三是云和的地痞,杜大人已久闻其名,用不着多问。杜大人听说章姑娘是龙泉胡家的亲戚,一问家世,不由赫然震怒,立即下令追捕俞五一群人治罪。

杜大人十分客气,而且思考周到,他认为冉贼的余党在逃,浙东浙南皆有冉贼的党羽,尚氏母子留在武溪事村极不安全,诛杀匪首功在地方,必须迁地为良,至龙泉安顿。这次匪巢得以不费一兵一年轻易抄剿,全是尚氏母子的功劳,匪巢并未完全焚毁,抄出无数金银珠宝,论功行赏,尚氏母子所获的奖金为数当下不千金,在龙泉安顿足有余裕,不但可获官府的照顾,更可获地方人士的竭诚欢迎。

杜大人的好意,尚氏无法拒绝,也不能拒绝。杜大人认为有责任保护她母子的安全,不容许她拒绝。

破晓时分,杜大人已将公务有条不紊地处理停当,派十名卫所将土报至府城,呈报经过并呈请擒捕俞五归案,先呈文报备,通匪与掳掠良民的罪名甚重,抄没俞五的家势在必行。

找来了六乘山轿安顿艾文慈、尚氏、尚云松、章姑娘、周三夫妇。十名挑夫,将尚家的行囊箱笼家俱带走。交待里正处理尚家田产出售的善后事宜,天色大明,一行人在兵勇的护送下,奔向龙泉。

艾文慈心中暗暗叫苦,麻烦大了。

从七尺渡到龙泉城,共九十余里。人暮时分,方到达县城。

他们到达之前,沿途所捕获的余贼共有十六名,已先一步押解入城,因此全城轰动,皆出城迎接剿除江湖大盗的英雄凯旋。

英雄们皆接至县衙安顿,暗中有人严加保护。

同一期间,飞骑尉岳珩兄弟一行八人,借同程锦江三爷,与及程三爷的四名弟兄,在武溪亭村东面二十里的小灵村投宿。龙泉至府城全程百四十里,小灵村正是中途站,他们预计明晚便可赶到龙泉,布下天罗地网捉拿艾文慈。

宇内双仙离开冉峰的堡寨后,并未远走,无情剑不利于行,必须在附近找地方歇息养伤。他们在村东五里地一座山脚下的三家村中投宿,两人谈起艾文慈挥叉奋击的神勇情景,犹觉心有余悸。三绝剑见多认广,他认为艾文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9章 日精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