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50章 买葯风波

作者:云中岳

艾文慈回到街上,赶忙找葯肆,尚缺一些需用葯物,没购成以前,他不能离开。

跑了五六家葯店,尚缺几味葯,他急急忙忙奔向城东南的庙前街。

这里有一座香火鼎盛的吉安庙,庙前的小街叫做庙前街,有一家专门卖草葯的小店,店名“神农”,是吉安名武师铁罗汉罗伟所开设的草葯店。在附近数百里颇负盛包.葯草极为齐全、铁罗汉眩大人脖、经常替人治病,颇为自负,对伤科造诣不凡,确也值得骄傲自豪,可惜他治得了别人的病,却治不了自己的两大病根,一是胖,二是脾气爆。平则他笑脸迎人,一句话不对便会光火动拳头骂街赶人。

夜市将闹,收市的更次快到了,行人渐稀。

庙前街尾紧接着福寿巷,那是本地的风化区,青楼教坊的所在地。

以往,这是本地最繁荣的地段,但自从伍知府上任以米,认为这是藏污纳垢,卧虎藏龙,问题最多的地方,严格规定各楼备馆拆掉灯火辉煌,极奢华的门楼.一律加建为外院墙,只许留一座小门,只许挂一盏门灯,三更天一律关门,严格执行夜禁。因此,这一带便变成幽巷,三更以后不再有嫖客上门,灯光和那些婬声荡笑,皆在这时敛迹。

艾文慈必须连夜离城,必须在夜市未收之前购全所需的葯物,匆匆忙向庙门庙前街赶。

他知道后面有人跟踪,但顾不了许多啦!

夜间来购葯的人不多。葯店前,铁罗汉赤着上身,亮着他那大肚皮,挥有着手中的大团扇,坐在他那竹制的大靠椅上,正与五个青皮汉子聊天。五个青皮分别坐在两张长凳上,一个个祖胸掳袖,歪裤拖鞋,没有一个人是穿着齐全的,不折不扣的所谓市井无赖,天气确是炎热,穿着随便也不为怪。八月秋风起,八月秋风凉。已经是八月初但仍然热得受不了,今年的秋珊珊来迟,炎夏却滞留不去。

艾文慈只知身后有人跟踪,却不知跟踪的人是何来路,是赤练蛇洪春的党羽?是姚源贼是爪牙?洪奏的党羽君自己人,不必担心。姚源贼的爪牙却颇具威力,但并不足畏,彼此都是见不得官的人,谅他们也不敢公然在夜市未散之前行凶。

他却不知,在他奔走于各葯店采购其间,艾文慈出现城中的消息已经传开了。四海狂生的朋友与及宫府中人,正在全力出动捉拿可疑人物艾郎中艾文英,却不是艾文慈,列为“可疑人物而已。

铁罗汉蒲扇一挥,“啪”的一声赶走一群向饱肚皮进攻的大蚊,笑道:“你们这些不长进的蠢材!既然听说山东响马艾文慈在本城出现,还不去碰碰机会,在此地唠唠叨叨,白花花的银了可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,即使会掉,也不见得会恰好掉在你们的怀里,是不是?

一名青皮猛抓头皮,说:“罗师父,那怎能碰机会?碰掉脑袋瓜岂不完蛋?这件事罗师父你老人家不出头,谁也不敢去碰碰运气。”

另一名青皮大汉拍着胸膛说:“‘只要罗师父吩咐一声,我牛三愿拼老命插上一手;一个山东响马来到我们这里,入地生疏,还能飞上天去不成?”

“我认为罗师父应该管管事,不然,岂不显得咱门吉安无人。”另一名青皮汉子用上了激将法。

铁罗汉呵呵笑,说:“少来这一套,小狗才。人不惹我,我不惹人,我可不想那一千两银子做棺材本,要去你们去,少来找我做这种喝血的肮脏事。你们想去,我得提醒你们,你们那几手庄家把式不够扎实,小心栽料斗。北方人块头大,腿上功夫不含糊,受不住三拳两脚,最好少逞强冒失近身挨揍……咦!我有客人。”一面说,一面挣扎着离座。

艾义慈手提大布包,往店门一站,目光扫过地上和两侧的大型葯架,那儿搁着一捆捆干葯材,堂中间摆着些尚未晒干的青色葯草。他冲腹大如鼓的铁罗汉点头一笑,说:“这位自然是罗师父了,久仰久仰。”

铁罗汉笑得顿肉在抖,像个笑弥勒菩萨,说:“客气客气。老弟,咱们少见,你是……”

“小可来捡几味草葯,师父方便吗?”

铁罗汉往里走,一面说:“请进来说话;但不知老弟要些什么葯?但接不至令老弟失望,我这里葯不敢说齐全,可是没有什么出色的葯。”

“罗师父的葯,全放在架上吗?”英文慈放下包裹问。

“里面还有些精心泡制过的……

“小可要的是原株草葯。”

“是…”

“小可先看看,中意的我自己取,可好?”

铁罗汉困惑地注视着他,惑然问:“你……你买治某种病的葯?”

“正确地说,该是配葯。小可要炼制一些膏丹丸散……”

“哦,原来你是个郎中。”

“不敢当,骗饭吃而已,不是郎中。”艾文慈一面说,一面动手从葯架上取所需的葯物。

铁罗汉怪眼放光,若无其事地走近,似乎漫不经心地问:“老弟贵姓?你的口音象是……是赣州的人,却又不纯哩。”

艾文慈避免回答,警觉地扔头向店外张望。

门外人多走光了。

原来在他入店后,五个青衣汉子并未在意,仍然齐坐高声谈笑,突l两名青衣大汉出现在门左。一名青皮赶忙站起,含笑向一名青衣大汉招呼:“吕二哥……”

吕二哥脸不寻常:眼一翻拳手一挥,表示赶入五个青皮汉子一惊,闭上嘴惶然离座,往店内扫了一眼,便看出苗头不对,乖乖溜之大吉。

右邻一家贩卖米粮的小店。开始慌乱地关门大吉。

三名公人神色紧张地光临尚未关门的店铺,逐户吩咐让伙计关门。

铁罗汉也往门外看,不见有人,陪他乘凉聊天的青皮小伙子不见了,竹椅和两张长凳空荡荡,不由一惊,讶然自语:“咦!这些蠢材全走了?真没礼貌。”’门外虽没见人影、机警的艾文慈已嗅出了危机。

他手上加快,将十余味草葯在地上摆好,笑问:“罗师父,打扰了,霎少钱,请算一算。”

铁罗汉是个见过世面的人,算了算说:“给我一千五百文好了,同行嘛;算便宜些。老弟贵姓?”

艾文慈将葯包好,将大包裹背上,取出一锭小银和五串钱,递过说“多谢多谢。罗师父所搜集的葯,一般说来,已经够齐全了。”

铁罗汉抓住痒处,拍胸膛自豪地说:“‘不是兄弟吹牛自夸,在吉安城,小号在草葯方面敢称吉安城第一家。在兄弟这儿如果买不到的葯,在别家绝对买不到。而小号所有的数十种罕见的葯物,却是别家所无……咦!”

铁罗汉的话就此打住,讶然注视着外面。

两名中年人步入店中,从容向艾文慈接近。

艾文慈扭头瞥了对方一眼,泰然转身便走。

眼看要与第一名中年人错肩而过,中年人突然右手一抄,急扣他的有肘曲穴。

他不动声色,右手向左移,不徐不疾,恰到好处地避过一抓,将葯包交给左手,若无其事地换肩,仍向外走。

中年人不知他是有意的,以为凑巧失手,退了一步,再次伸手拦住说:“请留步,在下有事请教。”

他夹在两人中间,右面是葯架,左面是摆在店中间的矮台,上面堆放着不少葯草,可供活动的空间不多。

“可能是姚源贼。”他想,但口中却镇静地答道:“咱们素不相识,阁下买葯的吗?还是卖葯的人哩?”

哦!用这种态度问姓询名,少见哩!”

中年人掏出巡捕的腰牌,亮了亮冷冷的问:“你贵姓大名,住在何处?说实话。”

“哦!原来是公爷。’他避开正题自语。

“在下奉命办案,对不起。是本城人,在下要住址与乡长保首的姓名。

是外地人,在下要路引。

“公爷可否至客栈验看?”

“贵姓?”中年人问。

“阁下的意思是……?”

“是问你贵姓大名。”

“在下是赣州来的,路引存放在客栈,公爷可否至客栈验看?”

“请先说姓名。”“姓艾?”公人试着问。

“不姓艾。”

“姓……”

一名堵在外端的公人,突然有手一扬,铐链疾飞而至义文慈闪身出手,一把抓住链扣一带,飞快的双手运链捷如电闪套住了刚抢上擒人的第一名公人的脖子,大喝一声,奋力摔出。

两个公人站立不稳。惊叫着重重地摔倒在葯堆上。

门口人影出现,七八名公人抢到。

铁罗汉丢掉蒲扇,怪叫道:“好小子,你是大盗艾文慈?”

“捉拿大盗艾文慈。”门外抢人的人叫,单刀铁尺闪闪生光。

艾文慈不能向外冲,抓起两把葯草,打掉了两盏明灯,屋内一暗。

他反向里抢,向挡路的钦罗汉低叫:“借光,小可从后门脱身。”

铁罗汉怎肯让路,双手一分,立下门户叫:“官司你打定了。”

迎着艾文慈揉身抢人,伸手便抓。

这位罗师父无前向那泣青皮小子提出警告,要他们防备山东响马的腿,事到临难,自己反而忘啦!仗有数百斤蛮力,奋勇抢上用擒拿术擒人,妄想抓住文文慈的双手捉活的。

艾文慈故意用双钩手招架,故意让罗师父接触双手。在四手相接的刹那间,人化龙腾,双腿连环飞踢。

“噗噗!”两靴尖踢在罗师父庞大如鼓的肥肚子上。如中败革。

罗师父并不是铁打的罗汉,这两脚怎吃得消?双手一软,“哎”一声怪叫,向后便倒。

被拷链带倒的一名公人,倒是相当了得,及时解脱而且取得了链辆,人未爬起便将链凶猛地扫去。艾文慈飞跃出腿袭击铁罗汉,链落空却击在铁罗汉的腿侧,链头扭转,缠住了铁罗汉的双腿艾文慈掠过铁罗汉的项门,抢人内室走道。

公人却抽链怪叫:“捉住了!捉住了!”

灯已熄,房中葯草堆积,昏暗中看不真切,躺在葯堆中的公人,根本祝没看清缠住的人是谁。冒失的叫捉住了。

铁罗汉被拷链一拖,心中一急双手乱抓,希望能抓住物件止住拖势,无巧不巧抓住了葯脚架本能地用上了劲。妙极了葯架在隆隆大震中,倒下了,把先抢人的五名公人,与及尚未爬起的两名公人全部压倒,外面的人无法再进啦!

葯店前面是店面,后面是铁罗汉替人治病的房间,穿堂用来堆积草约和调葯,然后是天井,天井后方是内院。

艾文慈奔入天井,不假思索,纵身一跃,跃上了瓦面。

瓦愣上伏着一个人,喝声如雷道:“可等着你了!”

喝声中,一腿扫出。

艾文意的脚刚沾瓦面,来不及闪避,仓猝间连伏在瓦愣上的人影尚未看清,事急矣!听到喝声便知不妙。他屏住呼吸,冒险点头吸腹挺腰收腿,一空心斜斗向前翻腾。

“好小子!脚落空的黑影居然喝起来,长身而起,回头猛扑。

艾文慈计算甚精,他已揣摸出龙腾大九式的妙用,在空中已可任意控制身躯,所以并不急于稳住落势,“蓬”一声全身着瓦,伏在瓦面上,并不利用双脚站立,这样便可避免暗器的袭击,也可令对方误他身手差劲。

在双手着地的刹那间,他抽出了两叠瓦,不等身躯全落,喝声:“打”!瓦片向后打出。这一手确是了不起,很难办到,但他办好了。

挺身回扑的黑影毫无防备,也防不了,两层瓦片发出可怕的爆裂声,全在胸腹附近开花。

“哎呀!”黑影狂叫,被打得不进反退,退了两步第三步踏空,像中箭的雁,向天井下飞坠了。艾父慈向前一窜,纵登屋脊。

左侧墙角冲出一个黑影,大叫道:“艾文慈,哪儿走?”

右侧的角瓦附近也跃出一个黑影,笑声震耳:“哈哈!我江湖游神刚到便碰上了呀。”

艾文慈手中揭了两片瓦,双手一扬,向前飞纵,上了另一栋房屋的瓦面。

两瓦被两名黑影躲开了,黑夜中他并未发声警告,突然间出手竟然落空,可知江湖游神和另一个黑影是多么高明了。但两片瓦仍然发挥威力,将追的人阻了一阻。

他在瓦片碎裂声中,连越三处瓦面,慌不择路如飞而遁。

后面有不少人上屋追赶,狂追不舍。

关门声此起彼落,街灯光先后熄灭。

他不认识街道,不辨东南西北,沿连在一起的屋顶脱身,兔起鹘落纵跃如飞,谁也休想追得上地。

前面房舍中断。人目处是几株大树。他无暇多想,向下纵落,放腿狂奔。

越过了一座空坪,前面是高大的楼房,居然还留着两盏灯笼。

“是古城庙。”他心中暗叫。

古城庙并不大。内面把奉着陈武帝,音火倒是鼎盛,里面住了三名庙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0章 买葯风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