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54章 侠女柔情

作者:云中岳

说走便走,两人向北声传来处飞掠而去。

艾文慈怀着强烈的报复意志,反向北走,他要返回仙都观下院查问消息,并且要在这一带山区找那些追逐他的人泄忿。

他并末被仇恨冲昏了头脑,经过埋尸这段长时间的思索,他已不再冲动,满山都是搜捕他的人,激动足以坏事,一个经过大风浪的人,不容易冲动,残酷的事实虽能令他一度陷入疯狂的境界,但为时短暂,浪潮一过,他便更为冷静了。

离开两女之后,他循原路急走,越过一道山脊,他停下来隐起身形,机警地打量四周,片刻便看到前面的山坡下的树影中,有五个穿劲装的人急急向上爬升。

他紧了紧腰带,将剑系在背上,葯包压在剑上缚好,咬牙自语道:“来了,从你们五个家伙开始。”

五个穿劲装的人,年长的约有五十上下,最年轻的也有三十余.一面向上走,一面举目向四周搜视,脚下甚快,直向艾文慈的藏身处走来。

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中年人一面察看四周,一面留心脚下,左首那人向同伴说:“这一带脚迹凌乱,已有人抢了先,大概小狗早已走了。姜昆,咱们该回头了,再追下去也是枉然。”

姜兄点头表示同意,说:“咱们到上面去歇息,站在高处也可以看远些,再无所发现,咱们到有面的小山下与花老前辈会合。”

他们所站处,距艾文慈所藏身的山脊不足十丈,紧走二十余步,便到了山脊。天色不早,日上三竿。天宇中万里无云,阳光透过枝叶,洒下一阵阵热浪。

五人左右一分,先搜四周。他们向远处搜,反而忽略了分手外丈余的草丛,那儿止潜伏着咬牙切齿、一身白衣被草所掩的艾文慈。

五个人重新会合,姜兄取下所带的水囊说:“咱们歇歇脚,小狗可能已经远出数十里外了,咱们会合后往赣州造,赶两步或许可以在半途将他追上。”

“也许他不走这条路呢。”一名虬须如戟的壮年人说。径自往树下落坐。

“他会走这条路的。讨厌的是追捕他的人太多……咦!你……”

在他们身侧丈余,不知何时出现了混身白的艾文慈。

五个人骇然,左右一分,雁翅排开列阵。

“是他,艾文慈。”虬须汉大叫。

姜兄兴奋地迎上,踏进两步狩笑着问:“你就是艾文慈?这么年轻,居然劳动了上百黑白道英雄好汉奔波一夜,阁下,你足以自豪。”

艾文慈俊脸上杀气腾腾,虎目中透射着慑人心魄令人心底发虚的冷电寒芒,一言不发盯视着姜兄,嘴角涌现一抹令人心悸的奇异笑意。

“你是哑巴不成?”姜兄不悦地叱喝,艾文慈不答话,深令姜兄难堪,怒火渐升。

艾文慈说话了,用冷冰冰阴森森的嗓音问:“昨天包围仙都观下院的人中,有你们一份么?”

姜兄胸膛一挺,傲然地说:“不错,有咱们一份……”

话未完,艾文慈突以奇快的身法扑到,伸手便抓。

姜兄冷哼一声,发出了一声暴叱,扭身避用出掌反击,右掌劈向伸来的拿根近脉门处,掌出其气如潮,左掌闪电似的探入艾文慈的右胸,戟指便取朝门穴。

艾文慈掌一翻,便反扣劈来的掌,右掌崩开取期门的手,顺势反击,“吴刚伐桂’抢入就是一掌。

两人搭上手,立即展开一场凶狠无比的恶斗,三照面两盘旋,各攻了十余招,半斤八两似乎势均力敌,三丈内劲风彻体生寒,地下的短草纷飞,几被夷平。

姜兄先前傲然不可一世的神情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是困惑惊异的神色,额角大汗一串串往下滴,攻势已被遏止,不得不谨慎出招以求自保了。

四同伴已看出危机,有人叫:“兵贵神速,速战速决,拖下去夜长梦多,对付这种恶贼,用不着讲江湖规矩。”叫声中,四人皆撤兵刃急冲而上。

江湖规矩讲究单打独斗,但必须辈份相当,艺业不能相差太远,壮年人不许向高龄人叫阵。但公人捕盗,没有什么江湖规矩可讲,一千八百个人捉一个贼,并不足怪。艾文慈一听对方的口气,便知不是办案的公人。他怒火上冲,恨上心头,不再和对方干耗,反正已摸清对方的底,是行雷霆一击时候了。

他一声沉喝,双掌一分,拆开姜兄的一招“上下交征”,身形一晃,便已用神奥身法欺近姜兄的身左,一扭之下,招出“换羽移宫”,双手已制住了姜兄的左肩和右胁,奋神威将人横摔而出。

这瞬间,剑影馒天,风雷隐隐,四把剑几乎同时攻到,姜兄的身躯直向伸来的四把剑飞砸。

四同伴大骇,火速收剑分向两侧闪避。

艾文慈就在这刹那间拔剑出鞘,人化狂风,剑似狂龙,身剑合一猛扑左面的两个人,洒出重重剑网,剑影乍合。

“铮铮铮”剑鸣暴震,火星飞溅,剑幻千百道电虹,突然人影向三方急射。

艾文慈从两人中间疾冲而过,远出丈外,脚一沾地突然折回,猛扑右面身形未上的另两个大汉。

“嘭’一声大震,姜兄的身躯被摔出两丈外,重重地摔倒仍向前滚,滚出两丈外方被树干所挡住,爬不起来了。

同一刹那,与艾文慈交手的两个人退势未止,垂着剑以手掩住右肩,鲜血染红了手背,脸色泛青,颊肉抽搐着,吃力地踉跄后退。

“铮铮!”剑鸣又起,人影又分。

艾文慈屹立如山,剑尖斜指,锋尖前血迹斑斑。他额角隐现汗影,呼吸深长,扫了众人一眼冷冰冰地说:“将你们昨晚至今晨的行踪从实招来,不然艾某替你们招魂。”

右首的两名大汉稍为幸运,一个丢了剑,一个裂了一条横缝,只伤肌而不伤骨,鲜身外喷摇摇慾倒。

五个人全部失去了战斗力,只有一个人丢剑而不曾受伤。

姜兄这时吃力地扶树站起,仰天发出一声长啸。

艾文慈冷哼一声阴侧测地说:“把体们的孤群狗党全召来,免得艾某多费手脚。”

姜兄脸色泛发,惊骇地一步步后退。

艾文慈阴沉沉地迫近,冷冷地问:“阁下贵姓,奉谁之命前来追踪。

说!”

姜兄大概被摔得骨松腿软,内腑也可能受了伤,逃又逃不掉,反抗更是免谈,只惊得脸无人色,机伶伶打冷战,答不出话来。

剑虹疾吐,剑尖不偏不倚抵在姜兄的咽喉上,艾文慈冷酷的声音震耳:“再问你一声。你说不说。”

“在……在下姜霸,与……四海狂……狂生是……是好……好友。”

到芒疾闪,“啪啪”两声脆响,姜霸双颖被剑尖连拍两记,不轻不重恰到好处。

姜霸双颊先是血色毫无,惊得魂飞魄散,惊怖地连退五六步,几乎跌倒,两颊慢慢发紫,慢慢浮肿,两道被拍击的剑痕清晰入目。

“你们这些无耻的走狗。”艾文慈根根地咒骂,徐徐迫近又道:“把你月昨晚的行踪招来,不然你死定了。”

姜霸怎敢不招?恐惧地说:“昨晚我们在北面的枫林内歇息,破晓时分方分三路南搜,我这一路是最左翼,中是百步神拳花梦阳一行九人,右是四海狂生与苏杭二凤七位高手。”

“你们曾否遇上仙都观下院的道姑?”

“道姑?不曾遇见,昨晚我们没在仙都观下院,而在胡忠简祠附近搜寻你的踪迹,中庄胡家的子弟曾全力协助我们。”

艾文慈收了剑,冷笑道:“你们自命是侠义门人,谅你们也做不出那神伤天害理的勾当,你给我滚离山区,寄语四海狂生,叫他自爱些,不要被二千两银子迷了心,丧心病狂找朋友替他送死,要捉我艾文慈,叫他自己来,拖累朋友送死于心何忍!记住把话传到,滚!”

姜霸怎敢回嘴?扶了受伤的同伴,狼狈而遁。

远处的草丛中,两位姑娘如释重负地吁出一口长气,艾文慈并未因玉仙姑的死而狂乱杀人,令她们心中一宽。

艾文慈目送五人远去,方从容就道北行,他略向东移,希望能找到南北官道。

他仍然逐段前行,走一段停留片刻,略加搜视方重行前进。登上一延至北麓的树林。

站在山脊的林缘向下望,二十余名黑衣男女,正降下前面的山坡,然后向这一面爬升,分为两列,漫山遍野向上搜,速度不徐不疾。

他藏身在树后,解下葯包塞在草丛中,咬牙切齿地说:“来吧!看谁血溅荒山。”

身后突传来崔姑娘关切的语音:“文慈兄,他们人多,还是避一避的好。”’他头也不回,冷冷地说:“武林高手必定自命不见,不会成群结队自贬身价。想当年,在下单人独骑敢冲边军的铁骑大阵,山崩地裂风云变色,所经处波开浪裂血染战袍,千军万马也挡我不住,区区二十余人,在下把他们看成土堆瓦狗。你们走开,在下的事不要你们干预。”

身后足音渐近,逸绿颜声低唤:“艾大哥,你……你该珍惜你万金之躯。这次前来追捕你的人,可说无一庸手。这与两军交战不同,兵马进攻人多马众,枪前刀后进退如潮,列阵冲杀无技巧可言,人强马壮刀沉力猛,便可破阵夺旗端营劫寨。而武林人动手相搏,与军伍不同,闪娜腾移进退不受拘束,上下八方处处生险,暗器辅兵刃之不足,每个人都具有独当一面的艺业,只要有一个人艺业相当,被缠住便糟了,只要多一个稍会武技的人,便可稳占上风,你何苦……”

“别说了,艾某可不是意气用事的人,风色不对,我会暂避风头的,谅他们也拦不住我。你们快走,我不要任何人的帮助。”

“艾大……”

“你们走不走?”他报头沉声问。

崔双双拉住逸绿的翠袖,阻止逸绿发话,向他笑道:“好罢,你这人很倔强,当然你也瞧不起我们女孩子。”

他反笑了,说:“在下当然知道姑娘高明,甘拜下风。”

“那么,你是对去年城武县败在我剑下而心中怀恨……”

“笑话!艾文慈可不是不知感恩的人,那次姑娘与两位侍女暗中相助之情,艾某一直念念不忘。”

“那你为何要避开我们呢?”

他的脸又沉下了,冷冷地说:“一个亡命钦犯,不许可有朋友。而且我是个声名狼藉的山东响马。与你们在一起,在下自感形秽,更怕有玷你们的侠名,两位的好意,在下心领了。逸绿姑娘一代武林后起之秀声誉岂是侥幸而获?崔姑娘技臻化境,连一位侍女也能在酒楼大庭广众间掌掴岳琳,威风八面,金翅大鹏的儿子,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可知姑娘的艺业是如何的惊人,定非无名之辈。在下不但是山东响马,也是个浪人,曾与商王蓉姘居,与仙都观下院的女妖不清不白。你们清清白白的武林女英雄,与我这种人即使走在一起,也会招引可怕的蜚语流长,日后你们还用做人么!在下语出由衷,听与不听悉从尊便,反正在下不理睬你们,何必自讨没趣?”

崔双双盈盈走近,含笑问:“文慈兄,你真是山东响马?”

“货真价实,如假包换。”

“请教,你是否了参加过官军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大丈夫决不会在女孩子面前撒谎。”崔双双加上一句。

“不错,参加过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是在下的秘密。”

“行刺国贼江彬,搜杀山东响马在逃余孽巨孽,为什么?”

“怨难奉告。”

“你是福林村人,与艾神医同村……”

“你到底要知道些什么?”他不悦地问。

崔双双嫣然一笑,从容地说:“在山东你悄然远走,巨无霸拦阻我去追你,他是个好汉子。自那次以后,我并未到中都,着手搜集有关你的一切消息……”

“为什么?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他懔然地抢问。

“首先,我得说明,艾神医是我崔家的恩公,恩深似海。”

“那与我无关。”

“我记得上次你对我说,你与艾神医一不沾亲,二不带故,那时我并不知你是福林村人……”

“福林村没有我这个人,榜文上的籍贯纯粹胡扯。”

“总之,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可说大部份资料我已搜集齐,只差些少细切需要澄清。其一是你为何时兵时匪……”

“哪是在下的秘密,你永远查不出来。”

“会查出的,福林村在遭兵劫前,有不少人在外地经商,其中有艾坤医的远亲近邻,他们岂能不知?文慈兄,你不是斩情灭性六亲不认的人。其二是家祖不久定可赶到,家祖认识你。”

“废话!令祖会认识我?”

“相信你也认识家祖……”

“你们退!他们来了。”

艾文慈低喝,猛地贴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4章 侠女柔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