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55章 天外有天

作者:云中岳

艾文慈被掌劲震伤了内腑,相当沉重,但眼看宝蓝色的身影也被神拳击中,心中大急,大吼一声,强忍痛楚抢进,一刀向百步神拳挥去。

人影疾闪,三名中年人长剑齐挥,“铮铮铮”架住了长刀,喝声震耳:“三湘剑客戚家三英接下你了。”

长刀几乎被震飞,艾文慈连退五步,口角溢血,几乎屈膝跌倒。

宝蓝色身影是崔双双,她内力修为毕竟因年岁太轻,距精纯的境界尚远,一剑震散第一拳山岳般压到的可怕劲道,身形左荡。躲过了第二拳,却被第三拳击中,护身真气护不住身,被拳劲所击散,一声惊呼,像断了线的风筝,向后飞跌。

绿影恰好冲到,是逸绿姑娘。

一名中年人也飞纵而至,叱喝声震耳,“给我站住!”逸绿一把挟住崔双双,一声娇叱,剑出“白虹戏日”,出招阻敌。

中年人剑花一涌,“铮”一声接了一剑,火星飞溅,剑气乍现乍隐。

两人功力相当,各向后退了三步。

文文慈深深吸了一口气,正待重新进击孤注一掷,突见远处林间人影乍现,中原一剑正向他挥手示意不可妄动,不由心中一宽,大援已到,危机该是过去了。心中一懈,反而无力追击啦!

怪!中原一刻突然隐去,怎么回事?

戚家三英三人合力,也未将受了重伤的文文慈击倒,也感到悚然而惊、竟不敢重行上扑,失去了良机。

果然良机不再,没有他们进迫的机会了。白影突现,从上面的树林以骇人听闻的奇速掠到,象是流星划空。

“好啊,你们这群白道英雄好不要脸。”白影倏然止步叫。

文文慈大喜,叫道:“葛大哥,毙了他们。”

来人是葛廷芳,白衣飘飘,佩了剑,英气勃勃,俊脸上泛着傲然豪迈的笑容。

与逸绿交手硬拼一剑的中年人,舍了逸绿拦住了葛廷芳,叱道:“站住!不许再进。”

葛廷芳向百步神拳走去,不理睬中年人的叱喝,甚至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,若无其事地泰然举步,直向中年人撞去。

中年人愤怒地伸剑,指向葛廷芳的胸口,怒叫道:“叫你站住,你想死不成?拔剑!”葛廷芳视如未见,直向剑尖迎去。

中年人一咬牙,突然一剑点出,并大喝道:“不知死活的……”

剑尖来势如电,距胸口仅分厘之差,便被葛廷芳的左手扣住了剑身,转身轻轻一带,中年人不由自主向前撞,从葛廷芳的身侧冲过,但剑已易了主。中年人刹住脚步,急忙转身,恰好被葛廷芳伸右手扣住了左肩井,只感到左半身一麻,动弹不得。

葛廷芳左手将剑向上抛,接住剑把淡淡一笑,剑尖指向中年人的心坎。

九个人中,百步神拳在调息以恢复损耗的真力,两人被艾文慈所击伤,崔双双也伤两人,已有五个人暂时失去战斗力,剩下的四个人,一个被葛廷芳以肉掌夺剑制住。戚家三英堵住了艾文慈,已经无人可用了。

人影飞射而至,五男两女来势如星跳丸掷,四海狂生终于赶到了。

两个年约花甲的老人到得最快,相距六七文便高叫道:“什么人?好大胆,住手!”

葛廷芳的剑尖,停在中年人的胸口,转向来人注视,笑道:“别焦急,等你们的人到齐再打交道。”

戚家三英的老大扭头叫:“孙前辈,这个人就是文文慈。”

逸绿挟着崔双双,徐徐移近艾文慈。

“这是艾文慈的党羽。”戚老二指着逸绿叫。

“花老前辈真力受损,快来护法。”戚老三也出声招呼。

七个人全到了,全部吃了一惊。四个受伤的人退在远处。百步神拳盘膝安坐调息。

艾文慈横刀而立。戚家三英不敢上前。另一人被葛廷芳所擒。逸绿带了一位受伤的女伴。只消一看情势,便知百步抑拳九个人不但未占上风,而且有点不妙。

“阁下且慢动手。老朽孙玉堂,阁下贵姓?”到得最快的老人向葛廷劳沉声问。

葛廷芳呵呵笑,说:“原来是大河两岸威名远播的镇八方孙大侠,久仰久仰。区区在下嘛!呵呵!名不见经传,小人物无籍无名,在下葛廷芳。”

“葛老弟,放下人说话,老朽……”

“孙大侠要在下放这个人?好,等一等。艾老弟,过来。”

文文慈脚下不稳,在逸绿的保护下,缓步而来、戚家三英不敢阻拦。

四海狂生死盯住艾文慈,脱口叫:“咦!是你?”

逸绿放下崔双双,冷笑道:“不错,是他,在山东灰埠,他明知你是个吃血腥钱的四海狂生仍然在毒龙手下救了你的狗命,一念之慈,招来了几乎杀身之祸,老匹夫百步神拳用神拳偷袭,几乎死在神拳下。狗东西,你满意了吧?嗯?”

四海狂生脸色大变,神情痛苦地问:“姑娘是……”

“我叫逸绿,当年在山东灰埠,我也是跟踪文大哥的人之一,你们大闹人屠乌治中的宅院,百花亭你们八个人坐索刘六,毒龙柳絮突然现身,要不是文大哥一念之慈,念你尚算是侠义英雄及时援手击毙毒龙,你们岂能活到今天?那次本姑娘也在场,你大概把那份情意全忘了。古圣先贤有句话说大义灭亲。亲尚可灭,你阁下当然不会因为区区活命之恩而放弃行侠仗义的大招牌,所以为了二千两银子,不惜请来这些下流的、依多为胜的、只会偷袭暗算的人,要将艾大哥置之死地而后甘心了,是么?呸!好一个忘恩负义思将仇报的侠义英雄。可耻!”逸绿愤然地叫嚷,语利如刀。

“这……老天!”四海狂生脸红耳赤,羞愧地以手掩面叫。

蓦地,百步神拳挺身站起,叫道:“没教养的小辈,你骂得惬意了吧?”

葛廷芳扭头笑道:“花梦阳,你可以多调息片刻,以便完全恢复精力。区区先让他们打交道拖延时刻,以便让你从容聚敛真气,免得你等会儿没有全力施展神拳的机会。”

他口气之大,令所有的人大吃一惊。一个年轻无名小辈,居然敢对名震武林的老前辈说这种话,怎不令人吃惊?

百步神拳大怒,走近冷笑道:“小辈,你好大的口气。”

“口气再大,也吹不动你百步神拳。不过,在下是一番好意,你千万不可轻易放过机会。”葛廷芳泰然自若地说。

“你想挟人质要挟,以恐吓老夫么?”

“我葛廷芳用得着挟人质要挟?哈哈!可笑之至,等会儿你就知道了,先让他们斗斗嘴,你好好调息吧。”

逸绿冷哼一声,说:“和这些欺世盗名的无耻大英雄斗嘴,有失身份,不斗也罢。”

四海狂生一咬牙,说:“今日之会,恩怨一笔勾销,咱们走。”

“呸!没出息的东西,要走你就走、老夫不再过问你小子的事,你小子自己走好了,这儿的事与你无关啦!走!”

四海狂生长辑到地,讪讪地说:“花老前辈容禀,大丈夫恩怨分明……”

“呸!你的恩怨与老夫无关。”

“但……”

“滚!老夫不愿听你这妇人之仁的小子废话。”

葛廷芳仰天狂笑,笑完说:“你们走与不走,恐怕由不得你们自己决定了,除非艾老弟答应让谁走,不然谁也休想活着离开。你们最好是并肩上,不要一个个想保持侠义英雄声誉单打独斗送死。好吧,你们上!”

“上”字余音未落,他的剑已毫无留情地刺入中年人的心坎,一声长笑,信手一挥中年人的尸体,尸体带着透背尺余的剑,飞舞出四丈外,“砰”一声大震,滚下山坡去了。

他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,徐徐拔剑,宝剑出鞘。剑身如同一泓秋水,人的影像映在剑上丝毫可辨,略一晃动,光芒四射,出鞘的瞬间,传出了隐隐震耳的虎啸龙吟。

他呵呵一笑,拂着剑说:“剑名夺魂,出必见血。即使是艾老弟点头让你们逃走,也得留下一个人祭剑。艾老弟,你得替愚兄的剑打算,可不能让他们全部逃走哪!”

他那毫不动感情的杀人神情,他那抖手将尸体抛出四丈外的功力,他那傲视群雄的豪迈气概,他那把断金切玉的宝剑……把所有的人,包括坐在地下调息的崔双双,也惊得毛骨悚然。

他的剑突向前面的镇八方孙玉堂一指,笑道:“你,你有优先,你第一个先到。你也该第一个进入枉死城。”

一连四个“你”字,“你”得孙玉堂心中发冷,情不白禁退了一步,伸手按住剑把。其余的人,骇然后退。

“别慌,在下要等你立好门户再杀你。”葛廷芳含笑说,稍顿又加上两句:“两招之内你如果不死,你可以活命。”

两句话轻描淡写,却要了镇八方的命。镇八方不是泥人,泥人也有土性,何况一个大名鼎鼎的侠义名宿?顿时便激得镇八方气冲斗牛,怒火腾升。

“嘿!”镇八方怒吼,挥剑抢制机先进击,“毒蛇吐信”奋勇点出,揉身挺进。

“嘎!”一声刺耳错鸣声暴起,人影倏止。

镇八方的剑翻腾着飞出三丈外。葛廷芳的剑尖点在镇八方的喉结上。两个相对而立,镇八方的脸色死灰,双手绝望地张开,呼吸似已停止,用恐饰万状的目光死盯着葛廷芳。

葛廷芳背着左手,含笑而立,一双脚末移动分毫,笑道:“孙大侠,你怎么啦?在下并未用宝剑的锋刀伤你的剑,说好了两招你可活命,你是怎样练的,为何一招也未能接下?糟透了,兵凶战危,你既然出来闯江湖,为何不用功苦练?大概令师偷懒,居然调教出你这种货色来,可叹!”

百步神拳大骇,变色叫:“阁下,冲老夫来,看老夫的百步神拳是否下过苦功,咱们较量拳脚。”

葛廷芳呵呵笑,说:“花大侠,别说笑话好不好?这里已出了人命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这是生死一决、你怎么说较量二字?好吧,在下如不接你几记神拳,你大概死不瞑目,依你。”

“你”字一落,宝剑送出,残酷地刺入镇八方的喉,向上一挑,镇八方的脑袋中分,红白齐现。他掷剑人鞘,向百步神拳走去,脸上笑容可亲,脚下飘逸从容。

镇八方的尸体横倒,死状极惨。四周的人。惊得血液几乎凝住了。

“请发拳。”葛廷芳站在丈二左右处叫,笑容可掬。

百步神掌心中狂跳,徐徐吸气,大喝一声,一拳进攻。

气流激荡声如同隐隐殷雷,这一记神拳已用了九成劲道。

葛廷芳身形微挫,双手上下交拍,大袖一震,突发刺耳锐鸣,气流潜劲在身前爆炸,像是刮起一阵狂风。地面飞沙走石,折断的野草纷飞。

“你为何不用十成劲?愚蠢的东西!”葛廷芳在沙土滚滚中笑骂。

百步神拳心胆俱裂,暗叫完了,双方相距丈二,拳出便拉近了三尺余,八九尺之内,拳劲足以震碎石碑,却被葛廷芳以一双大袖将拳劲震散,还用再现世?双方相去太远,大事休矣!心中一慌,不由自主退了一步。

葛廷芳却踏进两步,笑道:“拉近些,免得你不服气。花大侠,咱们话说在前面,你可千万不要打逃走的笨主意,那将会令你死得更残更丢人。”

百步神拳一咬牙,踏进一步吐气发声,一拳捣出,用了全劲,以毕生心血的结晶行破釜沉舟的全力一击。

葛廷芳这次不用化劲的招数了,双掌平推而出。

“砰”一声大震,如山劲道接实,烟尘滚滚,地面出现了一个四寸深两尺长,宽有近尺的小坑,附近三尺内的野草,如被刮刀齐根刈断。

葛廷芳双靴下沉寸余,脸色泛白,但烟尘滚滚,没有人看到他脸上的变化。

百步神拳连退四步,脸色泛灰,右手颤抖着缓缓下垂,双脚发软,头脸上豆大的汗珠向下滚,双颊不住抽搐,嘴角似有血沁出。

尘埃徐降,旁观的人,被这两名登峰造极的高手石破天惊一击,惊得目定口呆,心惊胆跳。

葛廷芳作了几次深长的呼吸,脸色恢复正常,扬尘已止,他首先发话:“阁下,你总算不错了。你已用了全力,真力已损耗大半,即使仍能发拳,已是每况愈下无能为力了。我这人喜见人流血,要用掌卸你的头颅,你准备了。”

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是阴森森冷冰冰的神色。

艾文慈到底于心不忍,叫道:“葛大哥,饶他们算了,小弟的同伴伤势不轻,急需我找地方安顿治疗。”

“这些欺世盗名的人留在世上,乃是一大祸害,老弟……”

“小弟认为多杀有伤天理。”

逸绿突然低声问:“艾大哥,他们不是承认是侵入仙都观下院的凶手么?”

“但他们总算是侠义门人,不会用那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5章 天外有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