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56章 夜赴鸿门宴

作者:云中岳

送走了葛廷芳。中原一剑与艾文慈同返住处,艾文慈呼出一口长气,喟然道:“葛大哥古道热肠,艺业不凡,确是小可的唯一益友,得友如此,余愿足矣!”

“是么?”中原一剑似乎不介意地信口问。

“是的,这次到吉安购葯,真也亏他出面相助。”

“真缺少几味主葯么?也许我可以设法哩!”中原一剑转变话锋说。

艾文慈淡淡一笑,说:“葯倒是不少,前辈千万不可声张。

“那…”

“不需五十日,半月之内,小可将有安排。”

“艾老弟,能将老弟与牛猛那些人的牵缠底细说来听听么?”

“时机未到,恕难见告。”

“老弟似乎受制于他们……”

“半月后,小可自当见告,并请前辈合作。”

“合作?”

“是的,合作。事关前辈与小可的生死,目前无可奉告,小可已透露些少口气,用意是让前辈心理先有所准备,此事只有你知我知,如有第三人知道,必定是由前辈处泄露的。”

转瞬十天过去了,崔双双已完全复原。这期间,多亏了逸绿姑娘在旁照应,减少艾文慈许多不便。年轻的小伙子到底不便照顾年轻貌美的女病人。半月来相处,双方相处得极为融恰。

艾文慈正在秘密炼制解毒的丹丸,心中无所顾忌,因此心情开朗,面对唯一令他曾经动心的逸绿姑娘,他有说不出的兴奋。而崔双双的才貌,似乎又比逸绿要高上一品,难得的是两位姑娘都十分纯真,而且有意亲近巴结,相处自然如水rǔ交融。

俗语说:日久生情,确是不假。男女间只怕不接触,接触便可互相了解,再加上心里早就互相倾慕,感情的滋长是极为自然的事。

两位姑娘小嘴甜,她们称艾文慈为大哥,称中原一剑为大叔。中原一剑为人爽朗明快,满腔才华,由于心情开朗,所以整天春风满脸,谈笑风生,有意无意之间。促成三位青年男女亲近的机会。

感情发展得极为自然,唯一讨厌的是,艾文慈心中的自卑感未能完全祛除,在彼此之间无形中划下了一道不能跨越的鸿沟。这也不能怪他,一个钦犯亡命,一生中注定在惊涛骇浪中打滚,生命朝不保夕,前途茫茫,君子爱人以德,他不能拖心爱的女孩子下水。爱情是绝对自私的,但爱的意念却各有不同。在他的心目中,他认为决不可令所爱的人受苦受难,他宁可独自与苦难搏斗,独自与死神打交道,独自忍受威胁生命的逆境折磨,不需任何人分担他的痛苦。

因此。他午夜梦迦,经常悚然惊醒。因此。他强迫自己逃避感情的网,可是,他到底不是斩情灭性的人,他无法强迫自己止步于风情之外,心情极为矛盾。

月到中秋分外明,中秋佳节悄然过去丁,但依然明亮咬洁,夜凉如水。

近来,附近十里以内,戒备森严,高手云集,不许任何人接近,陌生人休想越雷池一步。赣州的码头英雄们,严防外人接近,避免发生意外,以保证艾文慈的安全。

但严密的防范措施并未完全收效,仍然有漏洞,不时有一两个轻功已臻比境的人,在附近神出鬼没,无声无息地突破了严密的防护网,来去自如。

这天,夜枭牛猛派人前来,请艾文慈与两位姑娘至村中相见,置酒庆贺文文慈与崔姑娘的康复。

艾文慈不敢拒绝牛猛的邀请,但要求两位姑娘参加,显然不合情理,他必须拒绝,因此他接到通知,立即独自入村去找牛猛理论。

牛猛的住处似乎人手不多,接待他的人除了牛猛之外,另一人是老相识江汉虬龙皇甫嵩。

牛猛堆下笑,抢出相迎问好,笑道:“老弟怎么早就来了。兄弟预定晚间设宴……”

“牛兄,兄弟不是早来,而是有事请教。”他抢着说,态度相当从容友好,像是问难而来。

牛猛肃客人庭,落座笑道:“请教不敢当,有何见示尚请言明。”

“牛兄,两位姑娘与你们无关,女孩子也不适宜抛头露面前来接受陌生人的宴请,你请她们前来有何用意?”

牛猛堆下一脸姦笑,说:“老弟请勿误会,武林儿女,不受世俗所拘束,两位姑娘一代英雄,逸绿姑娘更是女中豪杰,抛头露面四字似乎用得不恰当。”

“不管你怎么说,她们不能来。”他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能不能来,问题在老弟身上,来与不来,大概操在老弟手中,就看老弟你是否尽力了。”

“你们要她们来,到底有何用意?”

“你该知道,逸绿是目下江湖中,四位后起之秀中校校出众的女英雄,而咱们正在招纳天下英雄豪杰。至于那位崔姑娘,她的艺业不在逸绿之下,甚且过之。这种人咱们不用,岂不是显得咱们不成气候?”

“你们休想。”

牛猛脸色一沉,登时换了脸孔,冷笑道:“不是想与不想,而是这两位姑娘必须入咱们的伙,我答应你她两人不离你的身边,这当然是咱们已看出她们对你有情……”

“住口!”他暴怒地叫。

“这件事并不是在下的意思,听与不听,其实也由你不得。”牛猛狞笑着说。

“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在下奉有指示,要你出面招她们入伙。”

“办不到。——

“办不到也得办。”

“你威胁我么?”他倏然站直厉声间。

“兄弟并无此意,而是奉有上谕不得不提醒你。”

“你们大概不希望要中原一剑了。”

“这件事与中原一剑无关,你也不必用这件事来威胁我,我只是为你好,也为了那两位姑娘好。你不答允不要紧,可别误了她们的性命。”

“什么?”他心中一跳。

“她们已服用了咱们的慢性毒葯,你如果不信。可以叫她们走。今晚赣州将派来一些人,有事与老弟参商,老弟必须前来,两位姑娘既然你不要她们入伙,不来也就算了,反正她们的死活与我无关。”

艾文慈心中一震,冲前两步劈胸抓住牛猛的领襟,向下一压,左膝便顶住了牛猛的小腹,厉声道:“两位姑娘从未离开艾某的身旁,饮食由杨家供给,说!是谁弄的手脚?”

夜枭牛猛怎吃得消?连叫都叫不出声音,惊得脸色发青,人矮了半截。

江汉虬龙赶忙上前排解,急叫道:“艾老弟,使不得……”

“他如果不说,我要他死活都难。”

“你杀了他也毫无用处,咱们这些人只知奉命行事,身不由己,其他的事一无所知,更做不了主,你迫死他也迫不出一句有用的话来。”

“他如果被迫死,中原一剑的事也就告吹,你们的主子不能不知道利害,不可能不让他知道一些内情。”

“不可能的,江湖帮会以守秘为第一要件,咱们除了遵命行事之外,不容许过问或打听上下左右的消息,即使无意中听到,也不敢吐露。任何秘密帮会,泄底是最重的罪名,虽死也不敢吐露一个字。好吧,你要一意孤行,咱们艺业不如你,要打要杀悉从尊使,但尚清三思而后行,看是否值得。”

艾文慈颓然放手,扭头便走。

在他大踏步出门的刹那间,江汉虬龙叫:“两位姑娘的毒发期限,尚有三天,老弟务请衡量利害。”

他心中一震,疑云大起,一面走,一面忖道:“他们制人的毒发期限是半月,我已返回十天,这么说来,两位姑娘该是返回之前被弄了手脚,不可能的。沿途并未与他们接触,返回后食物全由中原一剑主仆料理,他俩不可能让他们弄手脚,难道毒性发作期可以提前么?”

“有一种可能,那便是沿途宿店时,有人在食物中下毒。”他自语。

返回杨宅,他首先便迫不及待地令两位姑娘行功运气。

他已知道是何种毒物。一试便知。他失望了,果然两位姑娘都被毒葯所制,确是十天以前中的毒。

十天前,他们在泰和至龙泉道中,沿途众人皆未进茶水,落店时,食物中是不是有人等在那儿弄手脚?可谁知道要落那一家店?谁知道他们的行踪?

总之,他糊涂了。

他并不向两位姑娘揭穿,略一思索,便决定邀请两位姑娘一同前往村中赴宴,看看这些码头英雄们到底有些什么牛黄马宝?

入暮时分,他顿着两位姑娘陷入村口。夜枭领着江汉虬龙以及五名大汉,居然郑重其事地在村口恭迎。

双方客气一番,神气地到达设宴的大厅。厅中灯火辉煌,设了三方案席,居然蛮像回事。中间是上席,一列六张交椅,表示有六位主客。

东首有十张,西首是六张。主人用这种案席待客,表示相当隆重,每席一人,酒菜逐道上,席间必定兼议事。不然便不需设案席了。

迎接他们的人,共有五名男女。为首的暴眼凸腮,半百年纪,黑褐色的脸堂,一看便知不是善类。另两人一个是中年书生,一个是生了一双山羊眼的中年老道。外侧两人一是干瘦的中年和尚,一是穿花衫裙的三十余岁美少妇。

艾文慈一个也不认识,夜枭抢前一步,恭敬地替双方引见。

主人姓钟,名启明,绰号叫双尾蝎。

书生姓洪,名春,绰号叫赤练蛇。

老道是冲天鹤谷峰,道号永清。

中年和尚觉明,江湖颇有名气的瘦佛,也有人称他为欢喜佛,一个其貌不畅,但却是对欢喜禅和合大法颇有研究的色中饿鬼。

少妇叫花期蝶西门春,据说曾是华林贼陈福一的压寨夫人。这贼婆娘天生媚骨,生得娇小玲珑楚楚可怜,但谁也不敢相信,她竟是个冲锋陷阵勇冠三军的女悍匪,而且是剑术了得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母大虫。

当年姚源贼混世魔王揭竿抗暴,花林贼托天王陈福一次破瑞州,全赣群贼四起兵祸连天民不聊生。

再将周忠憋公宪,那时官拜江西按察司副使,于周于,串兵于正七年二月进攻庐山贼,四月凯旋移军进攻华林贼,破仙女寨,克鸡公岭,进扑华林,毙贼数千。攻仙女寨时,花蝴蝶西门春恰好不在。至华林与夫婿托天王商讨大计,逃得性命。

贼婆娘丢了专属于她的老巢,恨透了周宪父子,亟图报复,设下了诱敌妙计。

进兵华林的主帅,是总制军务右都御史陈全,分兵三路人山剿贼,周宪父子为前锋。贼人放出谣言,说是弹尽粮绝,已开始溃散,周宪父子误信谣言,率兵轻进,兵马急赶。可是。另两路兵马失约不至、被托天王的贼兵将那两路兵马引开,周宪父于终于中伏,发兵深入,山谷峻险”贼人招石骤发,宛若山崩地裂,兵马死伤大半。

周宪父子退路已绝,奋勇冲阵。花蝴蝶率领一百二十名所谓神兵接战,一刀砍中周宪的额面,周宪左腿又中一刀,力竭被擒。周干飞骑抢救,被贼婆一箭贯胁,仍扶伤冲上,捕杀二十余名贼,最后连人带马跌下百丈悬岩,粉身碎骨。

贼婆娘捉了周宪骂了个狗血淋头,一怒之下,分了周宪的尸。

六月,南昌知府李承勋会同按察使王秩督兵进攻华林;招降托天王的拜弟贼首黄奇,利用黄奇招降其余头领以为内应,率五百劲卒夜袭,里应外合一举拿!下华林,捕杀了托天王,却走脱了花蝴蝶。近万贼众,被五百劲卒一夕荡平。

花蝴蝶并未离开江西,她暗中收拾残局,投四大大王之一的桶冈贼蓝天风,也成为蓝天风的压塞夫人,也是蓝贼的得力内助。至此托天王陈福一永在绿林中除名。

按五人所站的地位定身份,这位大名鼎鼎的女匪首,竟然排名最末。岂不怪事?也许她是女人,所以屈居人下哩!以老道冲天鹤来说,在江湖数辈份论名气,只算是二流人物,根本不配与花蝴蝶同起坐,但今天老道的身份地位反而比贼婆娘高。

双尾蝎用迷惑的目光打量年轻的艾文慈。瘦佛则盯着两位姑娘猛咽口水,鬼眼中焕发出贪婪诡异的光芒。

花蝴蝶向艾文慈灿然媚笑,神色友好。

“呵呵!老弟就是扬威吉安力服群雄的勾魂白无常文文慈?幸会幸会,请进。”双尾蝎终于怪笑着肃客人庭。

“不敢当,钟兄先请。”艾文慈客气地说,居然笑容满脸。

崔双双与逸绿。对艾文慈不轻露的满脸春风神态不以为异,也难下笑容。

花蝴蝶口角含春,上前亲热地向两位姑娘招呼,用娇滴滴的嗓音笑道:“欢迎两位小妹妹光临。真能见到逸绿小妹真面目的人,江湖朋友少之又少,今夕幸会,愚姐三生有幸。”

逸绿嫣然一笑,说:“好说好说。哦!我该称你西门姑娘呢,还是称蓝夫人?”

花蝴蝶不以为逆,挽了两人向西席走、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6章 夜赴鸿门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