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58章 一个男人和两个少女

作者:云中岳

自西龙山西南行约三十里,便是本县胜境峨岭。贼人终于在峨岭追上了他们。

峨岭,位于龙泉西南四十里,也称鹅岭,势插云霄,上多巨石,是本县的名胜区。著名的峰头有二,集云峰和石人峰。名池叫仙鹤池。有一座飞云洞,深邃幽僻,萦回两三里,居民不敢深入,据说内有山魈野鬼在内兴妖作怪。

艾文慈与两位姑娘在西龙山引多臂熊捉了半天迷藏,然后转折而行,入暮时分方到了峨岭,后面追的人也就陆续追到。

三人成竹在胸,有恃无恐,在山北的一座村庄找食物,填饱肚子买了些酒菜干粮,向村人说是要西上湖广至桂东访友。这里是入湖广的山道,向村民打听道路并不困难,村民告诉他们,要到桂东,要走西北的龙奄隘;向西八十里是并塘滋,再五里便可到桂东。路不好走,千山万壑,崇山峻岭中食宿不便,带着女眷最好别冒险,遇上强盗倒没有什么不得了,丢掉行李金银小事一件,碰上了猛兽,可就得呜呼哀哉。另一位村民不以为然,好心劝他们说:“老表,碰上强盗可不是小事,丢掉行李金银同样危险,没有盘缠还不是死路一条?老表的两位女誉美得像天仙,说不定会被强盗留下做压寨夫人,砍下你的脑袋喂老虎山猫,那才叫惨,不去也罢。”

艾文慈淡然一笑,谢过村民的忠告,无可奈何地说:“不去不行,后面有人追杀,不去是死去了或许可以活命,我们要碰碰运气。追的人快到了。请诸位行行好,包庇些儿,不要说出我们的去向,我们先到山里面躲一躲,明早再走。”

村民在那些江湖凶枭们威迫盘问之下,怎守得住秘密?三十余名先到的恶贼,立即兼程入山急赶。后到的人,也分批进入分布在山外围要道埋伏。布下了天罗地网,追捕的网逐渐收紧。

次日一早。大总管金面阎罗匆匆带了一批高手赶到。

这家伙年约花甲,生得雄壮高大,相貌凶猛,满腮金黄色的虬须,险部的汗毛又粗又长,也是金黄色,映着日光,似乎脸上反射着金芒,这就是他的绰号由来。绰号既称阎罗,便可知道他的为人了,性情之残忍凶暴,可想而知。

金面阎罗见到了副庄主多臂熊,执礼似乎不够恭顺,略一请问经过,便用不满的口吻说:“区区三个中了毒的小辈男女,咱们出动了六七十名高手,居然劳而无功,岂不笑话?”

多臂熊冷冷一笑,说:“当然,这得怪本副庄主无能,但愿大总管马列成功,大功一件。”

“人仍在山中?”金面阎罗已看出副庄主脸色不豫,不好再迫,转过话锋问。

“在,本副任主已封锁了四周出路,势难逃过咱们的监视。咱们准备入山遍搜,大总管可以任择人山的方向。”

“属下暂时不能出动,副庄主也不必这时动身,庄主约可在半个时辰内赶到,咱们必须在此恭迎。”

“庄主也赶来了?那……山庄由何人照顾?”多臂熊惊问。

“庄中有胡、冯两位副庄主照顾。本来庄主早就来了,却发现邢知府调动兵马,赣州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再加以这半月来,先后赶来赣州的那些浪得虚名的白道群丑中的潜山山樵、天都老人、阴阳判官、九霄仙客等等顶尖儿人物,纷纷往左溪赶。最后,终于打听出那一千五百名官兵与一千名壮民,奉秘令出剿左溪。”

“蓝寨主天凤自从立寨左溪之后,奉宁王密旨暂时停止劫杀。邢知府似乎没有进兵左溪的理由,此中有诈。”多臂熊变色叫。

“副庄主认为……”

“左溪不属赣州属南康,邢知府凭什么出兵左溪?”

“前哨确是向南康县出发,南康府的推官亲率兵勇前来迎军,难道有假?”

“哎呀!糟!”

“糟什么?”

“如果他们半途移军南下,直取信丰,既然有白道群丑参与,显然其志在大风山庄,岂不糟了?庄主中了狗官调虎离山之计了。”

金面阎罗嘿嘿笑,撇撇嘴说:“庄主雄才大略,还劳驾你费心?咱们大风山庄不是贼寇,所在地又不是天险,还用得着两千五百官兵民壮大举进剿?庄主早有安排,已有万全准备,一面派人随军哨探,一面派人兼程赶往左溪、通风传警讯。庄中戒备森严,严防意外。庄主处理停当,方启程前来。”

“庄主不该在风色紧急之秋离庄的,胡、冯两位贤弟言过其实,不堪独当一面,这……不好。”

“哼!副庄主难道可独当一面?连三个小辈……”

“大总管,我不愿和你抬杠,我得赶回去。”

“但……庄主快到了……”

“我得阻止庄主前来,三个小辈也用不着劳动庄主的大驾。”

“副庄主,你该知道那三个小辈的重要。文文慈可以控制中原一剑,崔双双可按制玉龙,逸绿可以迫潜山山樵就犯。如果不重要,庄主岂会亲自赶来主持?”

“有什么事能比保全基业重要?”

金面阎罗淡淡冷笑,说:“即使你能拼老命以五百里脚程赶回山庄,也该是两天以后的事了,大风山庄真有危险,你也赶不上啦!你要走请便。”

多臂熊颓然坐倒,咬牙嘶声激动地叫:“完了,大势去矣!”

“副庄主以杞人忧天的谣言,摇动军心土气,是何居心?”金面阎罗沉声问。

多臂熊长叹一声,逐渐冷静下来了,沮丧地说:“大总管,兄弟知道自己有许多地方不如你,你有你值得骄傲的地方,你想升任副庄主的意念,已经等了多年了。这次大风山庄不管是否有事,兄弟一定将副庄主的职务让给你,在庄主前一力推荐你的才干,相信你一定胜任愉快。咱们暂且放下这件事。你说得对,这时劝庄主返庄,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。且先将熟悉山区的向导找来,以备庄主质询。”

“中原一剑有消息么?”

“已到了泰和,脚程骇人听闻。他那两名仆人居然也功臻化境,背了一个人如行云流水,相当可怕。”

“庄主对艾小狗估计错误,以致功败垂成,极感愤怒,庄主到达时,副庄主说话尚请小心。”金面阎罗假惺惺地说。

“多谢关照。”

正说间,远处传来了一声长呼:“庄主驾到。”

远处出现了五个浑身黑的人影,黑头罩只露五官,黑劲装,佩带了黑绸套的剑,浑身乌光闪亮,像五个幽灵。

五个人身材一般高,只从胸襟的图案可以分辨他们之间的异同。为首那人的黑绸头罩额前,绣了一颗钱大的太极图,左有胸襟绣了一条兴云行雨的云龙图案。劲装外多了件披风,除了佩剑之外,腰上多了一把尺八短剑。

另四人胸前绣的图案,分别是风、雨、云、雷。五人的图案,都是以白丝线精绣而成。

“鸣钟聚众,迎接庄主。”多臂熊向手下的弟兄朗声叫。

人大部份已经派出,副庄主身边只有八名手下,加上金面阎罗带来的二十五名高手,声势便浩大了,所有的人在金钟清鸣下列队,迎接这五位神秘客。

副庄主首先将追逐的经过—一禀明,然后述说山势地形、各处拦截的地段、人手的分派、各路搜山小组的搜寻路线等等。据判断,经过一天一夜的追逐,艾文慈三男女似并无毒发的现象,证实中原一剑所说艾郎中已配有压抑毒质的葯物,并非虚语。

副庄主禀明一切后,力陈利害,请庄主速返山庄防范意外;此地不需庄主费心,人手已够,艾文慈三男女决难逃出封锁线,山上虽有不少山崖洞穴可以藏身,但在有计划的搜索下,终将无所遁形。再说,三人所带的食物,也支持不了多久,守住各处有限的水源,严密把守仙鹤池,他们还能忍得住饥渴?同时毒发是早晚间事,不怕三人不束手就擒。

金面阎罗则力加反对,认为大风山庄眼线遍布各地,消息灵通。官兵想偷袭根本不可能。假使邢知府的兵马果真半途移军南下,山庄亦可从容撤退,事先已有万全准备,何所惧哉?这里的事有关大局,岂可半途而废?

庄主为人阴沉,很少说话,由于戴了头罩,看不见脸上的表情。

“你两人不要说了。万里。”他沉静地说。

“属下在。”多臂熊欠身答。

“你留下十二名熟悉地势的人给我,每人带一具传音哨。把其余的人都带走,克期赶回山庄,务必不分昼夜续赶,限后天日出前到达,立刻准备上道。”

“属下尊命。”

“启禀庄主……”金面阎罗惶然叫。

庄主摇手禁止他再说,沉着地说:“副庄主所料不差,我想起来了。邢狗官这次所带的兵勇骑军有一千名之多,而且只带了极少的爬山工具,仅携轻装。如果进兵左溪,骑军岂利于山地战斗?万里,你赶快准备。大总管,你只留下内外四堂堂主,其他的人由副庄主差遣,一同赶返山庄。我立刻进山,如果顺利,至迟明早便可离开,也许能赶上你们。”

“禀庄主,何不由大总管主持,庄主率领属下赶返山庄,岂不甚好?”多臂熊焦急地说。

“不行,这里的事同样重要。庄中我已有万全准备,即使不幸丢弃,另建山庄易如反掌……”

“重建固然不难,但多年经营的心血尽付东流,以血汗所建立的声誉尽损,无可偿补。”

“如能获得中原一剑、玉龙、潜山山樵三人之助……”

“庄主明监,这机会太过渺茫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庄主只消返回赣州,立即发动騒扰,不怕邢狗官不回兵相救,山庄便可平安无事,为何只图近功……”

“不要说了,我意已决,不许多言。万一邢狗宫确是进兵左溪,你岂不误了我的大事?快去准备。”

多臂熊长叹一声,不再多言,行礼告退。

“副庄主万事谨慎,似乎胆子愈来愈小了。”金面阎罗冷冷地说。

“这是他的长处,身负决策重任的人,岂能不谨慎?山庄有今天的成就,副庄主功不可没。论运筹帷幄,你不如他。”庄主冷冷地说。

金面阎罗碰了一鼻子灰,乖乖地住口,脸上的神情十分尴尬。

不久,奉命撤走的人纷纷赶至村中会合,副庄主已带了一批人走了,但留下了话,详细指示负责领队的人,分批启程。

庄主带了风、雨、云、雷从右面入山,金面阎罗带了内外四堂堂主走山左,在两名向导的引领下,进入了山区。

留在山区监视的人,十二人分为六组,登高下望监视各方。如有发现则以传声哨指示搜山的人行动。

整整搜了一天,连飞云洞内也搜过了,却一无所获。在仙鹤池附近,曾发现了些食物的碎屑,从饭粒的干燥程度估计,在此进食的时间该在午后。同时,在附近也发现了小蛮靴的脚印。

这证明艾文慈三男女午后曾经在此地进食,人并未离开山区。但把守在池附近的两个人,声言并未发现附近有人影出没。

夜来了,猎人们并未撤走。

被猎的三男女,藏身在飞云峰北麓的石隙中。这是一道经过精工修改过的天然石缝,外面有活动的枯草掩蔽,可由内部控制堵塞隙口的石块,除非用山锄挖掘,不然决不可能发现这里的秘密。

洞狭窄,三个人挤在里面稍嫌窄了些。里面藏有一包干粮,一葫芦水。有两处细小的石缝,可以察看或倾听外面的动静。

他们入山之后,先在各处故意留下一些踪迹。艾文慈对逃避追踪的事,可说经验丰富见多识广,他留下的踪迹,只有老于此道的人方可发现。深信不疑。以留下的食屑来说,事先浸饱了水,且加以巧妙安排,附着的野草随于操的程度而移动,必须等到食屑自然干燥至某种程度;附着的野草方能移开,方能让人看到食屑,十分巧妙。

在追猎的人到达前,他们已进入了中原一剑预先准备好了的石隙,静候消息。曾经有两次发现有人经过这巧妙闭塞的石隙口,均平安无事。

偌大的山区,怪石峰峰,草木丛生,真要搜,即使出动上千人手,恐怕也难彻底搜查每一处地面。

三人半躺在石隙中,挤得转身也感困难。好在已是八月杪,金风送爽,暑热全消,石隙内倒还凉爽,局促些尚可将就。

万一被人发现,那就糟了,能克制玉面神魔的人尚未到来,已经来了的人又不是老魔的敌手,他们三人可就成了坐以待毙的同命鸳鸯啦。因此,尽管他们异性男女挤在一起,恐惧却令他们不安,无暇他想了。

午后不久,艾文慈渐渐有点焦躁,向身有的崔姑娘不安地说:“如果入暮时分杨前辈才赶来,岂不糟了?老魔在夜间足以从容脱身,很难制他的死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8章 一个男人和两个少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