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59章 天不灭曹

作者:云中岳

庄主大骇,退了一步讶然问:“你……你不是已……已到了泰和么?”

区区并未老,一昼夜赶七八百里或许可以办到。”

“你……知道我……我是谁?”

“阁下使手段结恩于他,想令他因对你感思而甘心替你卖命,可是。

你却做错了,怎能派自己的人出面呢?派九全毒王在云洲试他的艺业,未免太过下乘。以你的才华和生平行事来说,尽管派人唆使一些与你无关的人出面,岂不更好?”

“你……你全知道?”

“杨某如果不知,便会将艾老弟留在此地看看你的其面目了。艾老弟为人侠胆慈心,恩怨分明;在下不忍心让他知道你的底细。他天涯亡命,愤世嫉俗,有仇人而没有朋友,但却将你认作唯一知交,你怎能令他失望,又怎忍心置他于死地?”

“你最好少管在下的事。”

葛廷芳拉下头罩,脱去被风,愤然地说。

“杨某如果不管,岂不成了没有心肝的人?”

“你管你自己好了,九比一,你活得了?”

金面阎罗大为不耐,怒叫道:“庄主,咱们毙了他。”

葛廷芳摇手阻止,仍向中原一剑道:“好。冲你中原一剑的金面,葛某放过他一次,日后不许你插手。”

“那么,请把解葯拿来。”

“姓杨的,不可欺人太甚,要解葯,万万不能。”

“你仍想找他?”

“不错。”“你不怕我将你罪行告诉他?”

“葛某有何罪行落在你手?”

“上次他到吉安配葯,仙都观下院的玉仙姑包庇他,你却带了五名爪牙,把她们六个仙姑擒走,半途丢了一贼一仙姑,将玉仙姑师徒惨杀在香城山。艾老弟是个恩怨分明的人,为此事他梦寐难安,誓替玉仙姑复仇。你再找他,岂不把往昔的情义断送了?”

“放屁!你在血口喷人,玉仙姑的死,与我何关?”

有方五丈外及腰茅草中,站起一个英俊的青年书生,笑道:“牵月仙姑,你出来指证杀师凶手。”

书生身后升起粉脸铁青的牵月仙姑,切齿厉叫:“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!猪狗不如的……”

葛廷芳脸色大变,突然挺剑飞扑而上。

书生的左首突然升起一个须眉皆白,满脸红光,身材修伟的老人,大笑道:“久违了,玉面神魔,说清楚再打。”

老人家双手一分,人腾空飞退两丈,双手左带牵月,右带书生,身法极美。

葛廷芳倏然站稳,变色间:“玉龙,你……你也在此?”

“我山樵和天都老人都在,奇怪么?”

右面有人叫,现出两个老家伙。

“你……你们不……不在赣州?”

葛廷芳骇然问。

潜山山樵徐海平与天都老人云樵同时现身,葛廷芳只觉心向下沉,暗叫不妙。

天都老人挪了挪腰中长剑,掀须大笑道:“咱们原在赣州,这时来了,腿是我们自己的,难道不能来?”

“你……你们不是到左溪去了么?”

葛廷芳定下神问。

“左溪?那几个小毛贼用得着我们操心?哈哈!”

“那你…”

“我们捣了你的龟巢,三眼狻猊师出有名,火焚大风山庄,两千五百名兵勇列下箭山弩阵,九龙筒神机铳大展神威,贵庄两百余名高手一个也没逃掉,赣州府贵庄的八种秘密行业全部被抄。阁下,满意了么?”

“你们这些狗东西!"玉面神魔发出一声咒骂,拔出了他的夺魂宝剑。金面阎罗须发怒张,举剑怒吼道:“杀尽这些欺世盗名的老狗,咱门上。”

叫声中,大踏步上前,向潜山山樵指名叫阵:“砍柴的。想不到你退隐深山不少年.竟然也不甘寂寞禽来现世,你!方某打发你去枉死城报到。”

潜山山樵徐徐拔剑,笑道:“好家伙,你真会挑,就挑我这只会两手砍柴绝活的人。好吧,你金面阎罗既然挑上了我,没话说,徐某只好舍命陪君子啦!请。”

两人举剑欺近,金面团罗一声虎吼,抢制机先沉着地一剑攻出,“指天划地”上下齐攻,剑发龙吟,不徐不疾排空而至。

潜山山樵呵呵一笑,左移一步避招,进步侧攻,轻飘飘点出一剑还以颜色。

两人搭上手,前十招双方都小心翼翼应付,进退盘旋有规有矩,各找空隙试探对方的造诣。不敢冒险抢攻,地面的及腰茅草,在这十招之内已全被踏倒,成为方圆四五丈的空坪。十招后,有双剑相错声传出,剑招与身法逐渐加快,双方的神色皆开始凝重,劲道斯增,逐渐掏出真才实学相搏了,三丈之内剑气迫人,彻骨罡风将草屑向外排荡,呼啸有声。

玉面神魔留意四周,发觉对方似乎不再有人出现.心中大定,心说:“先剪除党羽,再收拾玉龙与中原一剑。”

他只怕中原一剑,对玉龙并无顾忌.便向他的贴身四卫中的云卫说:“你去收拾天都老人.速战速决。”

“遵命。”陶绣云形图案的人躬身答.大踏斗而出向天都老人叫道:“老不死,你给我滚出来。”

天都老人呵呵一笑.说:“好哇,能领教风、雨、云、雷四煞的绝学,老夫深感荣幸。”一面说.一面拔剑迎上。

玉面神魔不愧称一代枭雄,可不愿冒险先斗玉龙,随即向手下的风、雨、雷三卫低声说:“等会儿本庄主要捕杀那位青年书生,他是玉龙的孙儿崔瑜,如果玉龙插上一手,你们三人联手合攻,只消缠住他便可。”

接着又向金面阎罗的两位堂主说:“你两人留意中原一剑,万一这家伙出手架梁,你们把他拦住。记住,不可冒失,你们不是他的敌手,拦住他和他讲理,缠住他,最好说动他置身事外。”

交代毕,一跃而前,向年轻书生崔瑜叫:“小辈,你不是玉龙的孙儿么?不会是虎祖犬孙吧,来来来,本神魔让你见识见识,先让你十招。”中原一剑却呵呵大笑道:“玉面神魔,你真不愧称老狐狸,向一个比你低两辈的后生叫阵。你不馅自贬身价,难道就不怕在你的属下面前丢人现眼?呵呵!”

笑声中,他背着手举步接近。

“你想架梁么?”神魔咬牙问。

“你我的事尚未了结呢,先把解葯给我。”中原一剑含笑答,依然举剑接近。

两位堂主左右一分,拦住叫:“中原一剑,你这人讲不讲理?咱们替你将艾郎中找来。你怎可恩将仇报?”

“呵呵!杨某如果是恩将仇报的人,贵庄主恐怕尸骨早寒了,一月前杨某便超度他啦,还用等得到今天。艾郎中治家父舍弟的病,而你们却要置他于死地,杨某以和平手段索取解葯,已经是大仁大义对得起你们了。你们的争执与我无关,但有杨某在,却不许倚众群殴,先将解葯给我,杨某替你们监场。”

玉面神鹰利用中原一剑说话的机会,向崔瑜走去,冷笑道:“小辈,你如果怕死,滚远些。”

崔瑜与牵月仙姑并肩而立,将牵月推至一旁,笑道:“老婬魔,你恶贯满盈,造孽天下,人人皆曰可杀,在下既然来了,自然要和你玩玩,上啊!老婬魔。”

他一面说,一面将衣抉塞在腰带上,慢腾腾不慌不忙,右手仗剑,左手掖好前襟,再挽起衣后摆,一面向老婬魔轻蔑他冷笑。

玉面神魔怎受得了?几乎气炸了肺。

云煞已和天都老人交上了手,一搭上便是一场武林罕见的凶险恶斗。

另一面,金面阎罗仍和潜山山樵狠拼,半斤八两势均力敌,攻防之间凶险无比。

玉龙神色悠闲,在五六丈外注视两对高手斗狠,似乎全神贯注,忘了五六丈外的孙儿崔瑜。

中原一剑仍和两名堂主斗口,相距也在五六丈外。

玉面神魔心中狂怒,心说:“机不可失,先擒住这小畜生,不怕玉龙不就范。"想到得意处,蓦地身剑合一闪电似的扑上。

崔瑜似乎大吃一惊,衣摆尚未塞好呢,百忙中向后倒纵丈余。

玉面神魔一声狂笑,跟上一剑点到叫:“卸你的狗爪子。”

崔瑜手忙脚乱,不敢接招,猛地向后倒。向侧急滚两匝。

玉面神魔折向跟到狂笑道:“卸狗腿也是一样,哈哈……”

交手时,不论内家外家,必须作大量的呼吸,深长地的吐纳,如果在交手中说话,呼吸更为深而急。这期间,玉面神魔已吐纳了多次了。

崔瑜家学渊源,自然不弱,百忙中一声低叱,将剑奋力掷出,双手一拨,身躯贴地射出三丈外,分草前射,奇怪绝伦,险之又险的逃掉一剑断腿之危。

玉面神魔飞纵而上,一剑拍掉射来的剑笑道:“小辈你死定了……

哎呀!姹女浮香……”

随着玉面神魔的惊叫,牵月也同时厉叫:“师父,你……九泉…眠……目,徒儿……"同一瞬间,玉面神魔身形一顿,双脚落地。

崔瑜挺身而起,右手五指连珠扣弹,玉仓山房的崔家飞花指出手,这种聚内劲于一指的绝学,可击破内家真气,直攻穴道,十分霸道,四指连弹,令人防不胜防。

崔瑜末练至化境,但亦可伤人于丈外。

锐啸声刺耳,劲气破空疾射,呆立在一丈左右的玉面神魔,根本就失去了躲避的机会。

"噗嗤噗嗤……”一阵劲气着体的声音发出,玉面神魔的右肩井、左期门、中极、丹田,四大要穴全被击中。

玉面神魔果然了得,一甲子修为岂同小可?正在行功迫毒,神智并未完全昏迷,人鼻即倒的姹女浮香,这许久方发生些少效用。

飞花指射在老婬魔的要穴上,衣衫已经破孔,着劲处布帛腐蚀,出现四个指大的小孔,可看到肌肤。

老婬魔仅身躯略一震动,穴道无恙。

崔瑜已经冲到,一腿扫中老建魔持剑的手背。

老婬魔毕竟已陷入半昏迷境地,本能地全心意行功迫毒,这一脚重如千斤巨锤,夺魂宝剑终于被踢飞。

蓦地,传来玉龙的沉叱声:“瑜儿,不可插手管牵月仙姑为师报仇的事。”

崔瑜飞退丈外,然后奔向自己的长剑。

沉喝声震耳,玉龙与风、雨、雷三煞开始接触。

牵月仙姑一声厉号,拾起了夺魂宝剑。

拦住中原一剑的两位堂主大骇,回身扑救。

中原一剑双手一台,喝道:“站住!不许插手。”

冲出的两名堂主真听话,身躯如被一道无形的劲流所吸引,不但站住,而且向后砰然坐倒。

李月仙姑抓起宝剑,冲至老婬魔的身左,一声厉叫,一剑刺入老婬魔的左胁,无坚不摧的宝剑发挥了威力,刹那间便入体五寸。

玉面神魔突然清醒了些,本能地一事斜拍,“叭”一声击中到身,剑突被拍飞,李月仙姑也被震得跃出丈外。

玉面神魔胁下内脏隐现,鲜血狂喷,拍剑的左手断了两个指头,掌心也裂开,发出一声厉啸一跃三丈,落荒而逃。

崔瑜大骇,但却奋身跃上一剑急袭。

玉面神魔似已料到身后有人追袭,一掌后拍,身躯加速前射。

“哎……”崔瑜惊叫,飞退八尺,砰然摔倒在草丛中。

只有一个人可以抽身,那就是中原一剑。可是,他以为崔瑜挨实了威震武林的歹毒可怕的神魔掌,大惊之下,只顾抢救崔瑜,却被老婬魔逃掉了。

玉面神魔命不该绝,全力逃生,由于流血过多,恰好将迫聚的香毒流出体外,狂奔许久,神智反而逐渐清明。

可是,接踵而来的是失血过多的昏眩和虚弱感无情地袭到,胁伤沉重,换了旁人,恐怕早就去找阎王打交道啦!

气血涣散,油尽灯枯。终于,他感到重心骤失,双腿似已麻痹,“砰”

一声大震,摔倒在一堆乱草中,失去了知觉。横行江湖数十年的一代婬魔,终于受了生平第一次沉重的致命打击,却不是败在武林第一高手的剑下,也不是败在武林人人尊崇的白道名宿玉龙崔培杰之手,而是垮在他曾蹂躏迫害的李月仙姑手中。他一生不知糟蹋了多少女人,最后重创在女人之手,真是报应。

艾文慈挨了一记神魔掌,总算逃得快,并未挨实,仅感到内腑略受震伤,余劲仍然可怕,令他气血浮动,背胸隐痛,而且头晕目眩。

他本能地追随两位姑娘前奔,千紧万紧,求生的本能支持着他,居然让他跟得上两位姑娘。

逸绿的轻功,比双双差很多,双双必须答,两人慌不择路向前急掠。

她俩听到身后艾文慈的脚步声,以为他已跟来,逃命要紧无暇回顾,拼命狂奔。

艾文慈汗透重衫,脸色灰败,不久,他终于支持不住,昏眩感无情地袭到,只感到天旋地转头重脚轻,脚下一虚,“咚”一声摔倒在地,便失去知觉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9章 天不灭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