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61章 怀璧其罪

作者:云中岳

小庐山,位于新淦东北八十余里,峦峰叠蟑,周广百里,南接乐安,北抵丰城,东届抚州府的崇仁县。上有石池,皎然如镜。又有一座石泉,分出飞瀑四道,汇聚山麓成为附近数千亩肥田的灌溉水源。

元君庙在山北的一座奇峰下,距山北麓属车城管辖的秀山寨约有二十余里,西南距白羊寨,也有五十里左右。白羊寨与宝历寨(又称金城)相去不远,是小庐山最近的大镇市,接近山区一带只有小村落而无大镇市了。附近一带的大镇市以寨为名的为数不少,可知这一带的治安历来都相当差。元君庙位于深山,香火早断,目前成为小庐山绿林巨寇黑财神卞威的秘巢。黑财神原是闽赣交接处山区的山大王;在摇岭隘建了山寨,后来被官兵攻破,从此四出流窜,不再建寨,将党羽分散各地,他自己只带了十余名心腹,往来各地悠哉游哉,像是无家可归的浪人。而一年中,他在年杪岁尾,必定到小庐山元君庙召集各地重要头目聚会,他自己也在此地过冬。

关于他为何与宇内双仙结怨,当事的双方皆不愿提,因此外界知青不多,两年前双方曾经在彭泽附近交手,黑财神与四名拜弟将双仙诱至江畔,迫得双仙跳水逃命,却是尽人皆知的事。艾文慈无意中得到双仙的消息,大喜过望,一早便赶到新淦,至祥符观打听双仙的下落。他晚了一天,昨天午后,双仙终于说服了玄鹤丹士,相偕赶赴小庐山,至于是否同至元君庙,则无法追查了。他立即启程,扑奔小庐山。

沿途打听的结果,令他不敢耽搁,原来在双仙动身之前,已有不少神秘人物与玄门弟子先两日赶向小庐山,有人认识其中大名鼎鼎的玉苟山承天宫的真阳仙师。玉苟山是本县的名胜,名列天下名山江西三山之一,旧称群玉峰,号称天下绝境,玄门修真之士,列为第三十七洞天”共有卅二座蜂头。万寿承天宫建自唐代,有两百余名道侣在内修真,钟鸣鼎食,人才济济,其中不乏有道全真,但大多数却是俗不可耐的势力老道。在江西,玄门教友主宰了全局,共有三大香火道场:龙虎山、麻姑山、玉苟山,因此江西境内老道密布。神棍横行,不信鬼神的人,少之又少,江西除了龙虎山的张真人之外,还有八个颇有声望的老道,号称江右八仙,巧的是与传说中的八仙一样,八仙中也有一个女的。真阳仙师是承天宫的主持,在江西可说声誉甚隆,妇孺皆知。道术通玄,善能驱神投鬼,作怪兴妖。

元君庙背倚奇峰,前临山坳,小溪盘绕庙左,两侧的山谷古木蔽天,前面的山峰山岭四布,奇崖怪石错综复杂。后面的峰崖壁立,嶙峋参差,地势幽僻,只有一条小径在山林中转折盘旋,身入其中宛如处身绝境,只见禽兽不见人迹。山里有强盗,香火渐绝,小径逐渐被杂草荆棘所淹没,陌生人恐怕会迷失在内喂了兽吻,当地的猛虎与巨大的山猪,远近驰名。艾文慈问清去向,入暮时分,便攀上了庙后的奇峰,花了一个时辰,利用黄昏的落日余晖,实地摸清了附近的形势。

他感到奇怪,四周死寂,不像有人先到呢。

如果双仙怕黑财神逃走,那么,决不会在晚间动手,他得利用晚间的机会,作一次彻底周详的侦查。四更天,他到了入山小径的路口,如果有人入山。必须经过他的藏身所在,他必须在此地等到双仙,提出元君庙有埋伏的警告,也希望先取回日精剑,免得落在别人手中,

可是,一等再等,不见半个人影,他只好先睡上片刻。

五更天醒来,他按时练先天真气,然后又是一个时辰的早觉,醒来已日上三竿,接着是漫长的等待。

同一期间,宇内双仙已在祥符观的玄鹤丹士引领下,翻越了数座峰头,累了个筋疲力尽,接近了庙东的山谷。天刚亮,在参大古林中,视界依然不良,三人摸索而行,分藤拨草埋头急走。

玄鹤丹士穿了一袭黑道袍,年约花甲,生了一双木无表情的山羊眼,相貌清瘦,大有仙风道骨的气概。

宇内双仙的身材相貌,与在浙江龙泉时并无不同,不同的是气色上似乎要好得多.多了三分傲气,也多了三分自信_老大无情剑至清的腰带前,多了一把以锦囊盛着的小剑日精,又小又薄长仅尺二,要不是剑把外露,很难令人相信那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小宝剑。

同一期间,庙后的奇峰左麓,两个娇小的身影焦急地乱闯,似已迷失路途。两人身后不远处也有三个人影循踪急跟,似乎并不急于赶上。

玄鹤丹士到了谷口,用手向西一指,说:“穿过前面的山脚,樟林前缘是元君庙。两位道兄可绕至西面掩近,便可发现庙前的警哨了。贫道负责在此拦截,这条山谷是唯一的出路,如果贼人们逃走,必定走这一条路。两位道兄是否在此分手?”

无情剑傲然一笑,说:“十余名悍贼,算不了什么,不会有人逃出,道兄可以放心在此睡上一觉。贫道先走,听招呼在庙中会合。”

“为防万一,贫道必须在此拦截。小心了,但愿在元君庙见。”玄鹤笑答。

双仙一走,右方的矮林中突然出现一个穿青道袍,背系长剑的老道,年约半百,身材魁梧,留了三绺长髯,道貌岸然,确像有道全真。

玄鹤举手相招,双方接近。

“灵飞道友,不在此地动手,实为不智。万一他俩不敌而逃走,很难擒住他了,山高林密,藏匿甚易,贫道认为你们错过机会了。”玄鹤用惋惜的口吻说。

灵飞散人得意地一笑,阴恻恻地说:“道友们请放心,他逃不掉的。真哗道友认为,反正李天师自己不来,他便可以做主,用一石二鸟之计,乘机一网打尽黑财神这群无法无天的强盗。等他们先拼个两败俱伤,咱们便可不费吹灰之力捡现成。真阳道友定下的妙计,确是妙极。”

“真阳道友他们呢?”

“呵呵呵!各就各位,人都到了。”

“后到的几位道友,可知贫道所提的条件么?”

“呵呵!道友但请放心,真阳道友已对他们说了,宝剑归你,以酬谢相助之情。”

“那就好,但愿咱们皆能如愿以偿。为了那把宝剑,贫道不惜牺牲与双仙的交情,一再敷衍他们,直拖至最远的至刚道友行将到达,方肯带双仙入山,咱们的交情,总算够深厚了,剑如果不给我,未免说不过去哪!”

灵飞又是呵呵怪笑,说:“这把剑,本来李天师坚持留为已用,但在真阳道友的反对下,李天师终于同意割爱。”一面说,一面伸手亲热地拍玄鹤的肩膀又道:“放心啦!剑是你的,但你必须留得命在……”

最后一句话说得含糊,玄鹤无法听清,话未完,灵飞散人搭在玄鹤肩上的手,突然五指疾收扣住了玄鹤的肩井一扳,有骨折声传出,玄鹤的有锁骨断了。

快,快得令玄鹤连转念的机会都没有。灵飞的右掌已闪电似的到了脸门,“噗”一声拍中玄鹤的印堂,手一松冷笑道:“道友,别怪我,你贪心要剑,我岂不两头落空?李天师要我杀你,你不必怨我。你为了剑可以出卖朋友,我为了立功,为何不能出卖你?”

玄鹤头颅已被击碎。一声未出便呜呼哀哉去了。

双仙从庙西接近至十丈外,蛇行鹭伏逐步接近,果然发觉庙前的石阶上,站着一名警哨,佩了单刀四下张望。

两人伏在树下,无情剑附耳低声道:“敌众我寡,必须秘密接近,杀一个算一个,今天咱们大开杀戒。警哨我负责,师弟可从庙角接近。”三绝剑点头同意,说:“为防警哨发声,等我接近庙角,师兄方可袭击。”说完,向侧方伏地爬行。

无情剑也从警哨的侧方接近至四丈左右,警哨依然未发现身后有警。

三绝剑已接近庙角,无情剑立即向前一窜,低叫声:“有人来了……”

警哨闻声转身,刚看到一道晶虹,晶虹便已贯透咽喉,仰面便倒。

无情剑一跃而上,脚踏住奋力挣扎的警哨,伸手抓住贼的喉颈。日精剑把一带,贼人喉开胸裂,鲜血狂涌。

“这剑真妙,任何人也挡不住。”老道跳开得意洋洋地说,似乎刚才他并不是杀人,而是杀了一只鸡,刺喉兼开膛,干净俐落不动丝毫感情。

老道左手暗藏日精剑,右手拔长剑跃身一跳,上了七级石阶,抢入了庙门。

三绝剑也疾赶院墙下,腾身飞越。院子很宽阔,长了不少草木,破败的大殿可聊蔽风雨,从没有大门的殿门向里瞧。可看到用茅草堰制的床,床上有人高卧。这群懒贼,天亮了还不想起床。

三绝剑从门左接近,举手一挥。无情剑在院门侧方藏身枯草中,立即向前飞跃,闪电似的抢人殿门。真巧,后殿恰好出来了两个人,双仙想偷袭逐个宰杀的计划落空。

“什么人?”一名悍贼大吼,闪入后殿藏身。

“宇内双仙。”无情剑大喝,顺手一剑将一名睡在草堆尚未睡醒的贼人刺死,急追而入。

大殿只睡四个人,无情剑一走,三绝剑则负责善后,连砍两贼,最后一名贼人方跃抓兵刃,已来不及了,剑光似匹练,疾射而来。

后殿立即传出叱喝声,八名衣衫不整的焊贼,恶狠狠地围住了无情剑,展开了空前猛烈的恶斗。

三绝剑闯入,偏殿门火喇喇地冲出一个浑身黑衣,黑脸庞,黑虬须,黑凛凛的雄壮中年人,手握浑铁竹节鞭,一声虎吼,猛扑三绝剑,一鞭兜头便砸。

三绝剑不敢用剑架,闪身避招剑攻侧胁,大喝道:“黑财神,今天了结恩怨。”

黑财神一鞭斜崩,冲上欺进沉身下扫,冷叱道:“杂毛你不配。”

两人接上手,各展所学,从后殿门至大殿,黑财神鞭沉力猛,锐不可挡,占得了上风,而且身法迅疾,三绝剑近不了身,只能保全实力争取空隙,短期间很难分出胜负,双方皆未能取得绝对优势。

八名贼人围攻无情到,每一个人皆艺业高明,一比一,任何一人皆可与无情剑缠斗百十招,二比一,无情剑绝对占不了丝毫便宜。这些人都是黑财神派在各处的盗魁,每个人皆可独当一面,事先已知老道大闹南昌,身怀宝剑,因此不敢冒险迫近,八人联手互相呼应,你退我进配合得十分紧密,专攻老道的侧背。因此老道尚能支持。但日精剑没有使用机会,发挥不了近迫进击的威力,也不敢贸然飞剑进袭,当飞剑使用,在八人围攻下,只有使用一次的机会,发出便不可能收回了。

一名悍贼在同伴的策应掩护下,始终紧吸住老道的右胁背方向。一面出招,一面向同伴招呼:“咱们小心缠住他,把他累个半死再生擒活捉。”

“咱们何必干耗,用暗器毙了他算了。”另一名悍贼叫。

“用暗器毙了他。”有人附和。

“好,用暗器。”为首的人只好同意。

无情剑心中暗叫不妙,立即抓住对方说话分神的机会,冒险进击,先向左挥出一剑,蓦地旋身一声怒啸,身剑合一猛扑右后方为首的悍贼。

左面一贼一声低叱,剑出“寒梅吐蕊”从旁截击,攻其所必救,发挥牵制的威力。右面一贼也来一记“伏地追风”,同时进袭。

为首的悍贼挥剑接招,剑振出争取空门。

好老道。左手吐出日精剑,迅捷地轻拨“寒梅吐蕊”。双腿上收,躲过了“伏地追风”。“铮”一声暴震,接住了前面为首悍贼振来的一剑。

说快真快,生死须翌,快得令人目不暇给,老道胜了第一回合。

日精剑一拨一振,招出寒梅吐蕊截击的贼人,被震断了近尺剑身。

同一瞬间。晶虹划出一道奇快绝伦的光孤,挥向为首的悍贼。

为首的捍贼刚想收招变招,光弧已从剑侧切人,一闪之下,未曾收回的长剑突然折断,光弧再吐,一挥之下,为首的捍贼来不及闪避,右臂齐肘而断。

也在同一瞬间,一名悍贼射出的暗器赶上了老道,可破内家气功的透风锥,贯入了老道的右大腿外侧,附骨而过,钉在肉上前露尖后现尾。

恶斗倏止,各占方位。

为首的悍贼断了右手,飞退丈余鲜血飞溅。

无情剑身躯一晃,总算禁受得起,要害未伤,皮血之伤不算严重。但是暗器卡在肉中,不拔出稍一震动便受不了,拔出而无暇裹伤止血,同样危险。

断了右手的悍贼以左手紧扣住上臂,厉吼道:“先用暗器射不紧要处,以便活擒他千刀万刮呢。”

无情剑感到心向下沉,发出一声知会三绝剑火速前来联手的短啸,徐徐后退。目下他占得了神案一端,后面是神龛,不再感到包围,但想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61章 怀璧其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