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62章 大德不言谢

作者:云中岳

两位姑娘急得上天无路,人地无门几乎要嚼舌自尽。正危急间,西老道尚未解开她们的衣带,突然上身一挺眼珠子上翻,身形一歪,栽倒在草丛中,呼吸徐徐静止。

一名大汉从远处奔来,高叫道:“两位道长不可鲁莽,迫死了她们咱们吃不消……”

话未完,突然向前一栽,猝然扑倒。

“咦!”有人怪叫。

“抄家伙!”一名老道大喝。

人群大乱,纷纷丢下食物抄兵刃向这儿奔来。

蓦地,草丛中窜出一个书生打扮的高大人影,用手扯断两位姑娘的手脚捆索,一声长笑,一手挟一人,破空飞跃,去势如电射星飞。

老道与大汉们齐声呐喊,并传出警啸,奋起狂追。

两个娇小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,恰好降落在人群之中,但见剑光似匹练,剑气似罡风,首当其冲的前后八名老道和大汉,像积木似的纷纷倒他。

剑气前后一分,剑虹可怕地吞吐再吞吐,各进三丈余,又刺倒了五名老道。

“又是女人。”走在最后的一名大汉骇然狂叫。

两女左右一分,窜入密林深处,一闪不见。

只刹那间,遗尸十三具。剩下的十余名老道和大汉,连对方是人是鬼也未看清,像是做了一场恶梦,不敢再追,吓得聚在一起列阵戒备,一个个吓破了明,脸无人色,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,像是麻木了。

久久,一名老道战怵着叫:“退回去,等四位仙师返回再说。咱们即使能追上,结果仍是白送性命,快退!”

退比追快得多,十余个人像是漏网之鱼,唯恐落后。逃回先前歇息进食处,最前边的一名老道惊叫道:“吊着的人呢?看守的两位道友也不见了……”

蓦地,先前吊人的树下,闪出脸无人色力竭不支的三绝剑,用沙哑的嗓音叫,“狗杂种们,贫道在此,你们报应临头。”

宇内双仙的老大无情剑,当四老道行法时,百灵仙师与七名道侣八方一分,蓦地风雷大作,天动地摇,黑雾上升下降翻翻滚滚,大白天竟在眨眼间变成了黑夜。

无情剑对妖术并非全然无知。可是他不会,赶忙屏住呼吸,日精一挥,光华四射,所经处云开雾散,怪兽和神兵纷纷下坠,变成了纸兽。他回头追寻师弟。可是日精剑的威力有限,而妖术却绵绵不绝,他又不能长期屏住呼吸,只好绝望地突围而走,仗宝剑开路,藉草木掩身,狼狈逃命。

远出五十丈.方重见天日。他往林深草茂处一窜,扭头回望,见鬼!

那有什么乌云黑雾,那有什么天兵天将怪兽妖魔?金风掠过林梢,声如万马奔腾,如此而已,头上红日高照,先前伏处隐隐传来人声。

“这些狗东西全是白莲会余孽,可怕。”他毛骨悚然地自语。

他本想潜伏藏身,候机援救师弟,却看到远处林隙人影一闪即没。

“是真阳道追来了。”他骇然低叫,赶忙溜走。

奔上一道山脊,他扭头下望,不由心中发毛,暗暗叫苦,四老道正连袂向上追,比先前追赶黑财神要快得多。

他腿部受伤,逃得够慢,而对方却加快了,想逃得掉?要命的是地下的枯藤干草,经过时不可能不留下形迹,像这样逃下去,早晚会被追上的。但他必须逃,逃一步算一步,岂能坐以待毙呢?

他开始利用地势逃生,选那些不易留下足迹的地带窜逃,不分方向落荒而奔。渐渐地,他感到真力逐渐枯竭,受伤的腿愈来愈沉重,也愈来愈疼痛,最后,他痛得大汗如雨,浑身发僵。

身后,四老道的身影愈来愈近。

“天亡我也!”他心中暗叫。

他仍然奋余力狂奔,气喘如牛。眼前渐渐模糊,双腿重有千斤。

蓦地,前面出现一个村夫的身影。朦胧中,他一声厉叫,将右手的剑奋力飞掷,左手的日精剑也脱手飞射,要拼个两败俱伤,同归于尽。

双剑掷出,他也力竭倒地,陷入半昏迷境地。

村夫是艾文慈,他在入山小径等得心焦,等到日上三竿,依然不见半个人影,最后心中一急动身入山。

距元君庙远有两座峰头,望见前面踉跄奔来一个穿道装的人,一怔之下,止步相候,却未料到对方竟掷剑袭击,不由勃然大怒。接着,他看到了日精剑的光芒射来,不由大喜慾狂,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他伸猿臂接着两把剑,怎么?剑上毫无力道,脸色如厉鬼的老道怎么反而倒了?

他向扑倒在地的老道走去,刚想伸手将老道翻过.突见山脊上连续出现四名老道,以奇快的速度下降,相距已在三十丈内了。

“晤!可能是江右八仙中的四仙来了。”他想。

他用脚将无情剑的身躯翻转,惊道:“原来是无情剑,他早来了。”

无情剑猛地伸手急抓,叫:“咱们同归于尽。”

他收腿避开,叫道:“至清道长,在下与你无仇无怨,你怎么说得这般决绝?”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无情剑半昏眩地问。

“淮安艾文慈。”

“咦!你…”

“在下在路口等你,本想将祥符观玄鹤丹士与四仙狼狈为姦的阴谋告诉你,免得你前往元君庙送死,却不知你已先走了,可惜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追你的人可是四仙?他们就要到了。”

“救我!救……”

“在下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“小心他……他们的妖法利……厉害。”

他掏出一粒避毒丹,一半吞服,一半捏碎擦在鼻孔内,笑道:“立心正百邪回避,定力够何惧妖术?纸马纸人撒豆成兵,无奈日精剑何。障眼法以迷烟毒雾相辅乱人神智,鬼域伎俩何足道哉?给你一颗避毒丹,看在下赶他们走路,你最好诈死以观结果。”

说话间。四仙到了,像一阵狂风,人一到罡风飒飒,冲势甚猛。

他泰然屹立,右手剑徐引,日精剑藏在左手微吐剑尖,笑道:“道长们,不必费心了。”

四老道倏然止步,四人的目光全向他左手的日精剑尖注视。

“你是宇内双仙的党羽?”真阳仙师沉声问。

“正相反,在下与他们有怨。”他微笑着答。

“你杀了他?”

“大概是吧。”

“施主贵姓大名?”

“道长们如何称呼?”他反问。

“贫道玉荀山真阳。那三位是紫霞宫紫霞道友,崇道观至真道友,与紫霞观的灵飞道友。”

“唉!诸位都是江右八仙中人了。”

“好说好说,施主的大名……”

“在下的姓名诸位并不陌生,诸位可以走了。”

真阳大怒,厉声问:“小子无礼,你在向谁说话?”

“自然是向你们四仙说话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让你们走路,听清楚了没有?”

“气死我也!”真阳变色叫。

“你还有气嘛!如果你死了,天下太乎,可借你并未断气。”

真阳仙师伸手投剑,紫霞真人赶忙伸手相栏,冷笑道:“道友请息怒,这位施主少不更事,年轻气盛不知利害,说话不知天高地厚目无尊长,等贫道晓以利害,相信他会改变态度向道友道歉的。”

艾文惹淡淡一笑,接口道:“在下从不向那些姦徒、骗棍、走狗、丧心病狂之徒道歉。”

紫霞真人不以为然,阴笑道:“贫道四人,皆是修真之土,这点涵养还有,不会与你计较。宇内双仙是江湖上凶名昭着的人,无恶不作神憎鬼厌,月前在南昌杀了人,血案如山。贫道与几位道友,不得不出面卫道,要将他们捕送官府法办,治他们应得之罪。”

“他们已死了。”

“人死,凶器仍须报官没收作证。施主手中的两剑便是凶器,可否交与贫道呈送官府?”

他哈哈狂笑,笑完将日精剑亮了亮,说:“宁王府的妖道李自然妖术通玄,可惜缺少一把可用来炼制妖术的飞剑,因此出重赏要你们捕杀双仙,取这把小剑回报换取功名富贵,对不对?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可惜,在下要令你们失望了。物各有主,这把剑是在下的家传至宝,目下物归原主,你想在下能割爱么?能给你们换取功名富贵么?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在下淮安艾文慈。”

真阳大吃一惊,骇然叫:“你……你是勾魂白无常朝廷钦犯艾文慈?”

“正是区区。”

真阳突然拔剑,一声暴叱,剑向前一指,道袍无风自摇,吹口气狂风陡起,大抱一挥,云雾乍生,霎时天动地摇,日色无光。

艾文慈双手换剑,日精剑换到右手,徐徐蹲下,凝神留意四周的动静,沉着应变。

黑雾中,突然霞光四起,一条巨龙张牙舞爪,口中喷火,以雷霆万钓之感凌空猛扑而来,声势骇人听闻。

艾文慈不动声色,他随中原一剑练了六识心法。在他眼中看来,扑来的只是一条柳木刻成的小龙而已,直待龙爪及身,方出剑尖轻轻一拂,晶虹乍吐,光华耀目。接着,他飞扑而上。

事地响起一声霹雳,一声震天长啸,一声惊心动魄的厉号,风定云汁,黑雾迅速四散,阳光透过枝叶,恢复了先前的景象。

真阳仙师屈下一腿,双手齐肘而折,哀号声未绝,在余音袅袅中向前一仆。

艾文慈站在三老道的身后两丈处,冷冷地说:“妖术只能骗凡夫俗子,少在区区面前献宝。给你们三声数送行,数尽不走。休怪在下心狠手辣。”

紫霞真人脸色大变,骇然问:“你……你也会法术?”

“你不服气?三声数后你如果不走,可以试试,一!”

冷冰冰的日精剑尖,也抵在老道的嘴chún前,叱声再起:“张嘴。”

百灵老道的脑袋已被震得脑门发炸,五指似钢爪扣得痛楚慾裂,浑身发软,想不跪不可能,腿一软乖乖跪下了,嘴巴也不敢不张开。

艾文慈将细小的剑尖塞入老道的口中,方放了抓脑门的手,向随后冲到的人哈哈大笑,笑完说:“在下一个一个勾你们的魂,送你们上三十三天报到。你们的四仙已有两仙断手投降,你们是不是不服气?”

一名老道见百灵遇险,不顾一切冲上抢救。

艾文慈徐徐拔剑,笑道:“好啊!你是第一个。”’跪着的百灵心胆俱裂,锋利无比的尖抵在口中,只消艾文慈的手有丝毫振动,这张嘴可就得完蛋啦!赶忙嘶声含糊地叫:“师……弟……”

冲上的老道急急止步,厉叫道:“放开敝师兄,你我一比一决一死战,贫道必定杀你。”

艾文慈淡淡一笑,抽出口精剑,一脚将百灵踢翻,叱道:“滚!暂且饶你。”

再拂剑向老道叫:“你上,看你能接多少剑。”

老道一声怒啸,挺剑冲刺。

“锋”一声剑鸣,双剑相错,老道的剑脱手飞出三丈外,剑虹一拂一吐,捷逾电光石火,沉叱震耳:“你要死还是要活?”

其他的人,惊骇地后迟。

老道的左耳坠地,鲜血涔涔而下,流下颈侧,染濡胸襟。而艾文慈的剑尖,却抵在老道的咽喉上,剑尖有一丝血影。老道脸色死灰,双脚仍是进招的马步,不敢丝毫移动,双手张开,不知该往何处放,瞪大着怪眼,恐怖地注视着颔下的剑身,张口结舌,像是吓傻了。

“在下要先弄掉你满嘴牙齿,免得你再吹牛吓唬人。”艾文慈冷冷地说。

“饶……饶命?”老道终于发出求饶的叫声,叫声惶急振颤,不似人声。

“滚!饶你一次。”艾文慈冷叱,剑虹连闪,“啪啪”两声脆响,以剑身拍了老道两记耳光。

老道仰面摔倒,起不来啦!吓得三瑰飘飘,七魄荡荡,躺着像死狗。

艾文慈收剑回身,走近三绝剑说:“道长,咱们走。”

两人大摇大摆扬长而去,没有人敢出面阻拦。走上了出山小径,艾文慈说:“道长可先走一步,令师兄可能在前面相候,在下断后,阻止他们追赶。请多珍重,后会有期,”

三绝剑长叹一声,苦笑道:“施主大仁大义,显得贫道师兄弟俩是多么狂妄愚蠢哪!从此,贫道与师兄将发誓清修,不再在江湖逞强了。一念之差,误人不浅,如不及早退出江湖,早晚不得善终。大德不言谢,贫道永志于心。”

“道长日后如果碰上隐红姑娘,请代在下致问候之情。”

“隐红主婢目下可能已到达九江,施主可前往找她,她会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“在下不到九江了,心愿已偿,无牵无挂,也许在下走一趟浙江龙泉,去看看义妹章姑娘,从此找一处山明水秀之地,隐世遁名以终余生了。”他无限感慨地说。

“咦!你不打算到九江?”

“到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62章 大德不言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