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匣剑凝霜》

第69章 调虎离山

作者:云中岳

入暮时分,一个神色委顿的人,跌跌撞撞接近了北庄,路旁突然跃出两名黑衣人,迎面拦住喝道:“站住,什么人?”“我是于友源,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哦!原来是神机营的巧手飞鸿于友源大侠,你不是护送岳姑娘到府城么?怎么这时才赶回来?”一名黑衣人间。

“一言难尽,岳小姐已被艾文慈掳走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在下也被他所擒。”

“那你……你逃回来了?”

“不,艾文慈要在下带一封书信给岳二公子,放我回来。”

“恭喜恭喜,于大侠真是鸿福齐天哩!书信呢?”

“在下要见二公子面呈。”

“信上说些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在下不敢打开。”

“可否让兄弟看看?”

“不行,艾文慈说过,书信只许二公子拆问。少陪,在下要赶两步。”

黑衣大汉冷冷一笑,让在一旁伸手虚引说:“于大侠请,前面有你们的人把守,放心啦!不会有危险了。”

于友源抱拳引礼告辞,说声谢谢指引,踉跄举步。

黑衣大汉跟在他后面,笑道:“别客气,于大侠,你像是受了伤委顿不堪,小心脚下……”

下字出口,向于友源的背心拍一掌,“砰”一声响,于友源应掌扑倒失去知觉。

大汉搜出书信纳入怀中,背起于友源向同伴笑道:“你在此把守,我回镇将人交给丘爷,书信中或许可以查出不少消息哩!”

玉面神魔与多臂熊,住在镇西南的一栋大宅内,平时极少外出,外出时则戴上头罩穿上特制的披风,一切外事,均由多臂熊主持。他的行踪极为诡秘,谁也不知道他是否在内居住,更不知道他来踪去迹。

密室中玉面神魔与多臂能.正在盘问于友源的口供。室中灯光明亮,书信摆在桌上,上面写着,“书至岳珩昆仲。明日正午,艾某偕令妹于镇北五里余荒野候驾。

小径左为树林,右为竹丛,削去一段树皮之巨树上第一横枝,留置有会晤处所。贤昆仲须将沈仲贤一家三口还来,双方交换人质。不许带随从,过时不候。如不依言交换人质。三天后请派人至该地收令妹之躶尸。沈公子与其子女如有损伤.今妹也负责补偿,莫谓言之不预,幸勿自误。淮安勾魂白无常艾文慈。”

于友源垂头丧气地坐在壁根下,玉面神魔高居太师椅,脸上带着阴森森的笑容,用手指轻轻点着桌上的信笺,阴笑着问:“于大侠,你被囚禁五天,难道被禁何处也不知道?”

于友源不住的苦笑,摇头道:“在下确是不知,不论白天或黑夜,皆不许离开囚禁在下的土坑。

释放时被蒙住双眼,带至小径方解开蒙眼巾。”

“想想看,土坑附近景物如何?释放时步行多久?艾小贼共有多少人?”

“土坑上面是树林,南面象是山坡,有一座茅屋,屋侧有十余株老梅树,艾文慈与他的三名党羽就在茅屋内。释放时在下被两人相持而行,约刻余工夫便到了小径,以脚程算,约在五六里左右。”

“你看到岳小姐么?”

“不曾。”

“艾小狗只有三名党羽?”

“是的,在下只看到三个人,但在下一个也不认识。”

“同被囚禁的还有什么人?”

“不知道,一人一坑,坑深一丈,径仅五尺,制了软穴,寸步难移。”

玉面神魔似乎相当满意,向多臂熊问:“万里,猜出是何处么?”

“禀庄主,很像是东北五六里外那一带丘陵地带,那儿却有几间茅屋散布在附近。但以于大侠所说的脚程估计,却又不像是那儿。”

“艾小狗狐一般狡猾,会不会故意让蒙了双目的于大侠走冤枉路?”

“哦!庄主所料不差,大有可能。”

玉面神魔冷冷笑,得意地说:“明天本在主亲自带人赴约,如果得手,便一鼓作气铲除他的巢穴,本任主自信艾小狗难逃一死,巢穴附近不必泥人踩探,以免打草惊蛇。”

说完,将书信揣人怀中。于友源惊叫道:“在主,岳二公子的信……”

“不用送给他了。”玉面神魔微笑着答。

“庄主,这……”。

“万里。带他出去,宰了。”玉面神魔轻描淡写地说。

于友源大骇,倾余力向室门急窜。

门外侧光刀一闪,于友源的大脑袋与脖子分了家。

第二天,云沉风紧,气候恶劣,冬季特有的冷雨凄风行将光临大地。

五更正,多臂熊带了十六名高手乘夜出镇,隐身于镇北三里外的秘林潜伏。

已牌正,玉面神魔头戴掩耳风帽,带了一名亲信,押着由爪牙改扮的沈仲贤、沈姑娘,并且找来一个村童权充沈剑虹,踏上了小径。

到了指定的藏书处,果在树上找到一张以小绳绑好了的信笺,上面写着“西行半里,至枫林前转向北行,半里后荒草坪之西,古松林内交换人质。”

书信传入多臂熊手中,十六名高手立即绕道先发。

午牌正,玉面神魔兴冲冲地进入了指定交换人质的古松林。可是,不见艾文慈,林空寂寂,哪有半个人影?

等,等了半个时辰,等得玉面神魔火起,发出一声低啸,大叫道:“艾文慈,为何不现身?”

他的同伴向右面急窜,穷搜四周,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幅白布飘扬,赶忙跃近抓起白布,奔回叫:“庄主……”

“你胡叫什么?”玉面神魔怒叱。

“艾小狗不会来了,走掉了。”同伴惶然叫,呈上白布。

白布长约一尺,竟有八寸,上面写着:“贤昆仲心怀不轨,带来党羽用意叵测,此地地势开敞,人接近至半里内无所遁形,今晚等候信差,另定交换人质时地。下次如再违约,贤昆仲准备接尸。”

玉面神魔勃然大怒,骂道:“小狗可恶!见面时我要剥你的皮,碎你的肉,化骨扬灰。走!到他的龟窝去,一网打尽。”

他撕掉布帛,愤怒地一脚将小村童踢飞三丈外,扭头便走。可怜的小村童,白白送掉了小命了。

会合了多臂熊十七个人,二十一名宇内的黑道顶尖儿风云人物,一阵好赶。

远远地,便看到坟地下面的小茅屋,屋旁的梅林光秃秃地清晰可辨,柴门紧掩,杳无人迹。

这一带是起伏不定的丘陵地带,丘陵只高出地平面三五丈,杂林散处,荒草凄迷,到处是荆棘,举步难行。

二十一位黑道巨率两面一分,在里外便分道包抄,共分七组,每组三人,大包围急如星火,希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,围歼藏身茅屋的人。

接近至半里地,茅屋一无动静,艾小狗大概人数太少,无法派人望风放哨。

玉面神魔带了两名心腹,从正面接近,三人纵跃如飞,捷逾星飞电射。

右侧后动的一组,以奇快的速度穿越一丛矮林,三个人一字排开,备展轻功迅速接近,从林中飞跃而出,进入一片十余亩大的荆棘丛。

蓦地,中间那人向下急落,突然发出一声可怕的厉号,人向下沉。

右首那人大吃一惊,转向一跃而上。

“小心……脚……下……”沉落的人狂叫,但叫慢了,“昧”一声暴响,纵近的同伴也向下沉,狂号声惊天动地。

最后一人心胆俱裂,倏然止步,高叫道:“崇毅兄,你怎么了?”

“是……是熊……熊夹,我……我的腿……”最先倒地的崇毅兄狂叫,坐起挣扎,可听到沉重的铁链声发出。

“探过来,救……救我……”第二名倒地的同伴嘶声力竭地叫。

不用再探过来了,这一带只设了两个熊夹,全部中的,真巧。两名黑道高手在骤不及防之时,被可怕的强力兽夹挟住了一条腿,这玩意可制伏巨熊,人怎么受得了?全重六十斤,铁齿交错,一夹之下,不怕你皮粗骨硬,同样受不了,骨碎肉裂,只有一些皮肉相连,除非一刀将腿砍断,休想脱身,即使有余力扳开铁扣,腿也完了。

几乎在同一期间,从正西方接近的四个人,在矮树丛中碰上了伏弩,这玩意是江西一带的猎户们,用来对付猛虎的歹毒玩意,也称窝弓;以弦触发,用树为簧,触弦引动簧卡塞木,树张奇出,劲道极为凶猛。如果弩箭上淬了奇毒,劲道便不需太强,轻轻一触弦线,箭便悄然贴弦射出。猛虎中箭了之后,觉得伤处发痒,用舌一舐,倒得更快。这种弩箭细小,不易看清;箭大伤已大,虎皮便不值钱了。

这三位高手中的伏弩是淬毒的一种,中箭竟毫无感觉,以为是被树枝轻碰了一下而已,等到飞掠五六丈外,毒攻心摔倒在地。已经无可挽救了。

惨号声惊动了其他的人,七组人只有三组半人接近至茅屋十丈内,共剩下十一名,一个个心惊胆落,进退维谷。

玉面神魔这一组十分幸运,从正面接近反而没遇阻扰。他激怒得像头疯虎,派人砍来一株巨树,推树开道,接近了茅屋前的草坪。

他示意两名同伴在外戒备。运气行功浑身坚似招钢,一声怒啸,飞渡草坪撞向茅屋的柴门,“轰隆隆”连声大震,不但门倒下了,整栋茅屋如被地震所撼,发出一阵可饰的暴响,突然坍下来,天动地摇,烟尘滚滚。

他伏身一把抓住门脚下的一块木板,飞退出十丈外,跌脚大恨道:“这畜生!阴沟里翻船,我们上当了!不将他碎尸万段,誓不为人。”

木牌上刻了四个字:“谢谢光临。”

多臂熊看了木板上的字,惊叫道:“糟了,我们不但上当,还中了小狗恶毒的调虎离山计。

“怎么?调虎……”

“留在镇中的人,可能……”

“我先走一步。”玉面神魔变色叫,扭头急掠而走,用上了全力,去势如电。

多臂熊带了七男二女九位同伴,奋起急跟,但跟了半里地,玉面神魔已经不见了,老神魔的轻功委实可怕,似乎已接近飞行绝迹的境地,他们无法赶上,神魔的绰号,果然名不虚传。

多臂熊领先前奔,刚掠出小径,小径北面人影如潮,一群老少男女急步南行。先前视线被矮林所挡,不知小径有人,出了小径方看到人影,双方已接近至五六丈内了。

“玉龙崔培杰!”他骇然叫。

这群人中,前面的几个是玉龙崔培杰、冷魔东方超、天都老人云樵。

潜山山樵徐海平、混江龙欧阳长明、四海狂生张明、乾坤二丐……老一辈的武林领袖人物,全都来了。

天都老人仰天狂笑,首先奔到叫:“好啊!你们果然在此地,想打我黄山天都峰的主意,来得好。丘副庄主,大风山庄不见阁下在场,以为你已经漏网亡命天涯去了,原来并未远走,这叫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阁下,幸会。”

多臂熊一声狂笑,举手一挥,退入树中,接着冲向路左叫:“你们这些无耻的老狗,来来来来,咱们该清算血债了。”

这一退一进之下,原来十个人只剽下八个了,另两人已重行隐入林中,绕道奔向上清溪镇告警,由多臂熊舍死阻挡这群白道高人。

艾文慈自从擒获岳琪之后,便已计划来一次大胆的调虎离山计,迫对方离开上清溪镇,到镇外决战,同时,对方人多势众,而且他有自知之明,在末剪除羽翼之前,贸然与玉面神魔决战,风险太大,以一比一,是否能接得下玉面神魔,并无多少把握,如受对方的围攻,有死无生。他必须忍耐,必须应用计谋,逐个击破逐一消灭其他的党羽,造成机会和玉面神魔一决。至于岳琳兄弟,他以牙还牙,也布下了陷阱,在府城弄来几付熊夹,购置了安装窝弓的材料,把那栋小茅屋作为诱饵,布置停当,方向混江龙讨回护送岳姑娘的于友源,带至茅屋施以迷魂大法,纵之传言。明知玉面神魔的爪牙负责外围警戒,于友源必定先被玉面神魔弄到手,一切皆估料得十分准确,可是却未料到玉面神魔根本不通知岳家兄弟,却杀了于友源灭口,径自带人赴约,以致镇中仍然高手如云,岳家兄弟的人并未离开。

五更时分,多臂熊率领十六名高手启程,艾文慈却接近了镇东,利用于涸的小溪接近,沿田蛇行,一寸寸前移,侵入了镇东角。

他躲在一座废弃了的牛栏内,直至近午时分,方换了一身白劲装,背系长剑,胁挂以白布囊盛着的金针匣,现身镇中。

镇西南三里外。崔瑜兄妹与武林四女杰正向上清溪镇急走。

逸绿姑娘一面走,一面向崔瑜说:“崔大哥,你认为我们不等老爷子们赶到即贸然动手,是不是风险甚大?”

崔瑜神色肃穆,沉静地点点头道:“是的,风险甚大,我们几个人,仍然接不下老魔全力一击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69章 调虎离山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匣剑凝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