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21节

作者:云中岳

老阴婆一杖落空,本就感到意外,而且脸上无光,按理不可能失手的一记狠招,居然让对方逃出杖下。

再给三寸钉两句尖酸刻毒的话一激,登时羞愤交加,灵智迷失,咬牙切齿冲进,杖花一涌,招发“毒龙出洞”,点向辛五的胸口,杖花笼罩了对方胸腹要害,形如疯狂,志在必得,杖上隐隐传出风雷似的震鸣。

辛五不退反进,人化闪电,剑发雷霆,一声剑鸣,剑已不知何时脱鞘而出。

人影从杖侧疾闪而过,剑虹流动幻出一道夺目光华,眨眼间人影相错而过。

风雷声倏止,人影重现。

辛五出现在老阴婆的身后丈余,神色冷肃,脸上的肌肉像是冻结了,仅一双虎目神光四射。

他的剑尖沾了血,但血不多。

冷电似的目光,落在不远处的三寸钉身上。

三寸钉张口结舌,像是中魔。

他的剑尖遥指着三寸钉,冷冰冰地道:“三寸钉,该你出来了!”

四周鸦雀无声,死一般的静。

所有的目光,皆聚集在老阴婆身上,人人眼中有惊恐、茫然、难以置信等等复杂神情流露。

老阴婆的龙首杖仍向前斜指,脸色如厉鬼,艰难地向前迈步。

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似乎她的腿重有千斤,移动得那么艰难。

她的右胁下,鲜血染红了被剑划破的衣衫,血迹在扩大,迅速向下端的裙裤蔓延。

第四步,她身形一晃,吃力地转身。

“当!”龙首杖失手坠地。

“你……你的剑术身法……身法……”她喘息着叫。

辛五不瞅她,徐徐迈步走向车座上的三寸钉。

“啊”,她惨叫,突然向前一栽。

三寸钉心胆俱寒,战栗着跳下车座逃命。

辛五身形疾闪,飞射三丈左右,迅速如同流星划空,落地之时恰好截住三寸钉的去路,叱道:“拔你的匕首!”

三寸钉魂飞魄散,矮小的身躯疾滚而倒,滚入车底,再向另一面滚出。

糟!另一面站着九幽娘郭寡妇,发长及膝,脸白如纸,正轻拂着铁如意,冲滚出车底的三寸钉阴阴一笑,说:“你惹的祸,你得善后。”

三寸钉急了,干脆躲在车底不出来,叫道:“老天!这怎能怪我?怎能怪我,怎能怪我?太不公平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出来!”辛五沉喝。

“我不出来,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。”三寸钉硬着头皮撤赖。

“我用五毒牛毛针赶你出来。”九幽娘阴笑着说。

三寸钉不住发抖,哀叫道:“九幽娘,你行行好,不要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好不好?我怕你,你该满意了吧?”

“老阴婆等于是死在你手上的……”

“这不是天大的冤枉么?我可没叫她向蓝衫客递哭丧杖呢!”

对面的辛五其实不忍心向这个侏儒下手,收了剑,哼了一声说:“下次犯在辛某手上,你将是个活死人。”

说完,转身走向坐骑。

四周的人,皆木立不动,似乎尚未从震惊中醒来。

他解下马包、挟在肩下走向店门。

门旁的彩衣姑娘突然向他微笑道:“你不乘机出堡,未免太愚蠢了。”

他谈淡一笑,止步说:“在下已说过要留下,所以留下了。”

“你本来可以出去的。”

“不见碍,比老阴婆高明百倍的人为数不少。”

“天罡道人?”

“你。”他话声一落,入店而去。

彩衣姑娘淡淡一笑,向身旁的燕勇低声说:“留神他,揭他的底。他将是咱们唯一的劲敌。”

燕勇神情有点不安,低声进言道:“大小姐,此人不除,将是一大祸患。干脆,叫白无常收拾他,永除后患。”

“不,留着他有大用。”

“大小姐的意思……”

“美髯公的拜弟神力天王龙毅,这次亲自护送拜兄出关。咱们所来的人中没有人禁得起神力天王的降魔杆全力一击。因此,我要利用他。”

“是,大小姐,属下这就派人去探他的底。”

“这样吧!叫白无常试一试他的真才实学。也许他除了身法快剑术神以外,另无所长了呢i”

“属下理会得。”

“记住告诉白无常,不可伤他。”

“是,属下当交代下去。”

六间大客房皆有人先住入,两间上房亦客满。辛五后到,只好挤向最后一间大客房,占一席地安息。

这间大客房已有四名旅客,其中有一名中年僧人。

他感到奇怪,怎么四个人大白天依然躺在房内?接着,他恍然大悟,这四位仁兄原来在等他。

店伙一走,一名中年人含笑招呼道:“欢迎,辛兄,咱们这间房最僻静,希望咱们相处愉快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他放下马包说。

中年人闭上房门,抱拳笑道:“兄弟施炳,匪号是飞环浪子。相见也是有缘,请让兄弟替你引见几位朋友……”

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十分险恶,急需摸清此处的环境,与了解目前的形势,所以不再拒绝对方的友情,含笑与对方攀交。

另三人是闲云尊老释宿非,手中的方便铲是浑铁打造,全重四十斤。

云中雁林超,湖广一流名武师。

青狮陈剑,短发长虬髯,狮鼻海口大暴眼,脑袋真酷似一个狮头。

他也通了名号,蓝衫客辛五。

此时此地,对方报的是否是真名实姓,谁也不敢保证,彼此心中雪亮。

飞环浪子像是个胸无城府,为人四海的老江湖,在对面的矮凳落座,笑道:“辛兄反击老阴婆那一招,真是石破天惊,神乎其技,连大名鼎鼎的天罡老道,也为之悚然动容,大惊不已。

梅林小筑燕家的狐群,以神刀魔剑自诩,也为之凛然色变。辛兄,今天在天下群豪面前,出足了风头,一鸣惊人,你知道么?”

他摇摇头,谦虚地说:“施兄夸奖了。其实,在下那一剑完全是侥幸。老阴婆盛怒之下,大意轻敌失败并非无因。

咱们在刀山剑海中讨血食的人,与人交手不够冷静等于是自杀。老朋婆犯了大忌,被我侥幸得手而已。哦!在下出剑自有分寸,老阴婆应该不至于毙命,她目下怎样了?”

“不知道,她的同伴已救回前院的房中料理。哼!这种阴狠毒辣古怪孤僻的老太婆,死了反而是一场功德。”闲云尊者幸灾乐祸地说。

蓝衫客默然,久久方歉然地说:“在下与她无仇无怨,伤了她甚感不安。”

“这怎么能怪你?老阴婆要置你于死地,你何必为此而自疚?哦!辛兄,你从兰州来,美髯公的动静你该知道一些风声吧?”云中雁林超豪笑着问。

“听说他们要在兰州歇息一段时日。”他信口答。

飞环浪子苦笑道:“夜长梦多,我担心在这里躺久了,将会出现自相残杀的局面。辛兄,你准备在何处下手?”

“随机应变,早早策划不合实际。”他敷衍地说。

“辛兄还有几位同伴?”青狮问。

“同伴?在下闯荡江湖,不喜与人结伴。”

“哦!大概辛兄对付得了美髯公。可是,你是否忽略了李老儿的两位结拜兄弟?”飞环浪子正色问。

“在下对付得了。”他肯定地答。

“辛兄,那两位绿衣姑娘……”

“在下与他们素昧平生。”

“哦!几乎所有的人,都怀疑他们是你的同伴呢!”

“可惜她们不是在下的同伴。”

“哦!辛兄与美髯公有何过节?”飞环浪子终于问上正题了,这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知道的事。

他淡淡一笑,不假思索地说:“有人出一千两银子,买他一条命,因此辛某这才来了,我与他并无私人恩怨。”

云中雁宽心地大笑道:“我明白了。辛兄,你是大小罗天的人。”

他脸色一变,冷冷地地:“林兄,你可不要胡说八道。”

云中雁为表示自己消息灵通,得意地说:“美髯公李老儿在西安南五台享清福,对外声称封剑不问世事。早年大小罗天在四川剑阁开山门,主人无量佛宏法大师多次派人礼聘他出山,屡遭拒绝,最后并飨以闭门羹。

为了这件事,贼秃驴恨死了李老儿。

那年大小罗天遭了天火,在江湖除名,李老儿为了这件事曾经向不少朋友表示自己的庆幸心情。”

“大小罗天并未在江湖除名。”他悻悻地说。

飞环浪子接口道:“不错,大小罗天并未在江湖除名,只不过由明转暗而已,秘密迁至池州府大小罗山。

年初被官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,一举予以扫平。可是,主脑们全都逃掉了。

听说,他们花了十年心血,训练出一批超尘拔俗的高手刺客,准备在江湖轰轰烈烈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闲云尊者念了一声佛号,接口道:“是真是假,不久便可分晓、反正江湖风雨慾来,多他们一批也算不了什么,咱们反正同样要混下去,只要谨慎些,明哲保身,相信仍有咱们混的活路。

李老儿这次举家西迁边疆,确是得到了大小罗天要不利于他的消息,不得不迂至边城避祸,总算让咱们抓住了可乘之机。阿弥陀佛!但愿菩萨庇佑咱们成功。”

蓝衫客心潮起伏,但脸上神色平静,似乎无动于衷,沉静问道:“诸位与李老儿有何过节?”

飞环浪子叹口气说:“不瞒你说,咱们四个人与他并无深仇大恨,仅是为了早年死在李老儿剑下的长辈报仇而已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店中其他的人呢?”

“兄弟不大清楚,只听说有些人是为了报仇,有些人为了劫夺他那些字画古董,有些人则想将他吓回西安老家。有些人是为了抢夺他家珍藏的拳经剑谱……

唉!反正李老儿这次虎落平阳,丧家之犬,不栽才是奇迹。

哦!辛兄,你今天露了漂亮的一手,你成了众人争取的目标了。”飞环浪子似笑非笑地说,用目光搜寻他脸上神色的变化,希望有所收获

可是,他脸上的神色毫无异样,淡淡一笑道:“在下的处事准则,是各行其是,互不侵犯。

如果有谁不愿意。干涉辛某的行事,辛某将以牙还牙,希望诸位谅解在下的立场,以免产生冲突。”

飞环浪子大笑道:“哈哈!这点请辛兄放一百个心、咱们有志一同,彼此皆志在要李老儿的命,利害相关,没有分赃的冲突,正好联手,希望咱们携手合作如何?”

他一面解开马包上的行囊,一面说:“在下已经表明态度,各行其是,以免相互牵连,岂不甚好,要知干咱们这一行的规矩,是愈少接触不相关的人愈好,你明白么?””

飞环浪子宽心地吁出一口长气,站起说:“兄弟明白,只要知道咱们之间行事没有冲突?这就放心了。走,辛兄,咱们出去察看四周的情势,你刚到,兄弟替你指引。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