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03节

作者:云中岳

从京城到江西,有水陆两途。

陆路经河南,下湖广,然后乘船下放鄱阳。

水路经山东,沿运河下南京,上航九江。

这天,两艘官船在入暮时分,泊上了德州的码头。这是西门外的水驿码头,驿站叫安德水驿。

德州属济南府,是到京师的最后一座大站。

这一段运河当地人称之为卫河,也叫御河。如果漕舟恰好经过,西门一带河面,帆樯林立,热闹非常。

官船泊妥,接着有四艘中型快船,两左两右傍着官船停泊。

码头上人声嘈杂,船夫们忙碌万分,因为需要进城的旅客,必须赶在城门关闭以前入城。

城根下站着七个船夫打扮的人,其中两个是周、吴两位管事,另两位是辛文昭与他的同伴宫永,其他三人是从京师跟踪而来的刺客,是姦贼潜派在京师的爪牙。

那位五短身材的刺客首领,盯着从船上下来的人,一面加以解说:“瞧,首先跳下码头戒备的两个人,左面那人叫金眼彪仇正,他那双火眼金睛最易辨认;右面那人是混江龙秦权。

瞧那跳过舱面,留了五绺长须的佩剑豪客么?他就是北地大名鼎鼎的追云拿月罗大方,他的剑术确是可怕,号称京师第一剑客,轻功更是超尘拔俗。

瞧!右首快船上的两个人,倚舱而立的是神弹子杨易,蹲在舷板上的那个叫作判官柏华。”

周管事不耐烦地说:“够了够了,只要知道他们的船,便万事好办了,那狗官怎么还不出来?”

“他敢出来,挨了两次冷箭,他根本就不敢在有人处走动。已经吓破胆啦!”

“今晚就动手。”周管事凶狠地说。

刺客首领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,苦笑道:“周兄,别开玩笑,在闹区行刺一个人平常得很,要杀四五十名老小可不是好玩的,官府一追究,大家不便,千万别闹。”

“那到上游偏僻处动手可好?”

“自临清至德州的江面,毫无机会。这里至上游的四女寺,有追云拿月的好朋友飞狐冯海护航,冯老狗的眼线多得不可胜数,你们一现身,保证坏事。

再往上游走,武城县的知县,是张太监的一门远亲、你如果弄丢了他的乌纱帽,张太监找长上的晦气,咱们吃不消得兜着走哩!”

“到临清州附近,该无妨吧?”

“只要超过武城县界,随便你高兴何时下手。”

“好,那就到临清去。”

“记住,周兄,千万不要弄错了。”

“弄错了什么?”

“长上只要贼官一家老小的命,却不许动他弟弟念头,弄错了,咱们大家全完了。”

“长上说……”

“贼老二妻子,是夫人的妹妹,你明白了么?”

吴管事顿脚道:“这才真糟,棘手得很。”

周管事却不同意,冷笑道:“贤弟,何事棘手。”

吴管事直摇头,苦笑道:“如果那老狗两家的妻小,并不完全分乘各家的船,你说怎么办?杀错一个你吃得消?只要夫人在长上面前压上一句话,咱们大小罗天谁也担当不起。”

周管事也觉事态严重,抓耳搔腮地说:“对呀!真要命,真棘手。”

刺客首领苦笑道:“就因咱们难以处理,所以,才催派你们来。”

“你说该怎么办?”周管事向吴管事询问,焦急之情溢于言表。

另一名刺客接口道:“只有一个办法,派人进去卧底。”

“怎样进去?”

“你们的兄弟都是江湖上的新面孔,而追云拿月正传信沿途各地的好友情求助拳,如果……”

“对,就这么办。”周管事不假思索地叫。

吴管事摇头晃脑地说:“妙,好办法。走,咱们找个地方商量。”

     ※    ※    ※    ※

一早,辛文昭与宫永穿一身墨绿劲装,佩剑挂囊,手提包裹,大踏步上了码头,举目四望,意在雇船。

码头上相当拥挤,船夫们都在准备启航。

他两人身材高大健壮,穿着也神气,而且带了唬人的剑,人也长得帅,颇为引起码头上人们的注意。

码头长有两里,比城墙还要长一倍,泊了大小五六十艘船。

他们有所为而来,缓缓向指定的官船走去。

码头上,左右分立着四个青衣佩剑人,船头上也有家将和家丁。

追云拿月则坐在右面的快舟舱顶上,留意附近每一个可疑的人。

船夫已在解缆,正在忙码。辛文昭领先而行,直赶船头。

两个青衣佩剑人之一,正是金眼彪仇正,早就对这两位出众的年轻人留了神,等两人走近,突然迈步迎面拦住去路,含笑道:“抱歉,请留步。”

辛文昭任务在身,必须小心应付,淡淡一笑,问道:“咦!尊驾有何见教?”

“对不起,请二位绕远些,咱们正在解缆,万一船伙计们手下什么失闪,碰着两位岂不失礼?”

“哦!不要紧,咱们小心就是。请问,兄台的船是不是向上走?”

“尊驾何必打听?”金眼彪一团和气地加以阻止。

“咱们想雇船至东平,可是盘缠不足,希望能搭上便船。如果……”

“抱歉,我们的船已经载满了,老弟可到别处问问。”金眼彪客气地回答。

宫永突然闪身越过,向官船走会。

金眼彪眼色一变,喝道:“站住!阁下。”

声落,一闪即至,伸手便搭。

宫永转身,手下一翻,神乎其神地扣住了金眼彪的右手脉门,不悦地说:“你怎么啦?这条船难道也是你的?码头上谁都可以任意走动,就不让咱们走?”

金眼彪的同伴一怔,闪身抢进。

辛文昭更快,手一伸,便扣住了对方的右肘曲池,沉声道:“慢着,你们似乎很霸道呢!”

两人全被制住了,邻船的追云拿月两个起落便落下码头,沉声道:“两位老弟手上功夫委实了得,是不是冲咱们而来?是何用意?”

辛文昭收回手,笑道:“咱们盘缠短绌,只想省几文搭个便船。这两位仁兄凭空岔出相阻。似乎说不过去吧?”

这时,四周已戒备森严,附近的人除了追云拿月的朋友外,胆小的人皆纷纷走避不迭。

冲突的人皆带了杀人的家伙,走近瞧热闹必定倒媚。

追云拿月含笑扫了两人一眼,抱拳行礼平静地说:“敝友无意相阻,不是已声明在先.船上已经满载了么?算咱们失礼好了,老朽向两位老弟道歉。”

辛文昭大方地说:“老伯客气,不敢当。不过,咱们搭便船的事还没有着落,你说怎么办?”

扣住金眼彪的官永冷冷地说:“我把这位金眼仁兄的双腿废了。”

追云拿月脸色一变,不悦地说:“什么花?你们是存心生事么?”

辛文昭也脸一沉,虎目中冷电倏现,一字一吐地说:“存心也好,无意也罢,你们瞧着办好了。咱们如果没有三分颜色。也不敢开染房,你如果不服气,何不秤秤在下的斤两呢?”

这次基于义愤,随追云拿月冒万险前来保护官船的武林朋友们,皆是艺业不凡有头有脸名号响亮的江湖高手,而一个照面间,司伴金眼彪便莫名其妙地被制住了,毫无挣扎的机会。

追云拿月心中雪亮,如不动剑绝难轻易收场,吁出一口长气,沉静地说:“好吧!你们定然是有所为而来,敢公然出面拦截,老朽不得不佩服你们的勇气。

如果不让你们如愿以偿,你们是不会死心,知难而迟的。年轻人,你们是否想在剑上印证一下?”

辛文昭缓缓后退,左手徐徐握住所佩长剑的剑鞘,剑把便缓缓移至拔剑的部位,冷冷地说:“在下不懂印证的规矩,只知剑出鞘必定有人锋尖沥血。阁下,你随时皆可拔剑向我出击。”

码头大乱,看热闹的人纷纷惊惶地后退,让出广阔的比斗场地,退远些才免得被殃及池鱼。

宫永一振,金眼彪“砰”的一声跌出丈外,跌个昏头转向,狼狈万分。扔翻金眼彪,冷然退至二旁,为辛文昭料阵。

人群惊退中,斜刺里钻出一个中年大汉,到了辛文昭身后,伸手叫:“老弟台,不可无礼,你知道这位前辈是谁……”

辛文昭反手一挥,中年大汉大叫一声,摔出两丈外挣扎难起。

他连头也没回、虎目炯炯,紧吸住对面追云拿月的眼神,整个人冷静得像个石人,浑身弥漫着令人寒栗的无边煞气。

追云拿月心中大感震骇,心说:“这人好阴沉、好冷、好可怖,小小年纪,怎么杀气腾腾,成了这副德行?要真是恶贼派来的人,大事不妙,我得小心些。”

心中在想,口中却说:“请指教。哦!老朽……”

“你出手吧!”

追云拿月怒火上冲,被对方的无礼所激怒、一声剑啸,冷电四射的长剑出鞘。

人声倏止,两三百个看热闹的人雅雀无声,气氛一紧,似可嗅到死亡气息。

辛文昭徐徐撤剑,脸上是一片冷肃,身形半转,剑尖徐徐指向对手,整个人立即笼罩在一片不可测的、无形的肃杀气氛中,显得冷酷、阴森、凶狠,仿佛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幽灵,更像是死神派来的使者。

刚引剑,刚立下门户……

人影冉冉而至、剑尖幻化一颗寒星,疾逾电闪地当胸点到,速度之快、简直骇人之听闻。

老英雄震惊之余。意动神功、移位,接招,抢中宫,“铮”一声对住一剑。

第二剑立即光临,宛若雷电乍闪。

高手相搏,生死须臾,寸寸凶险,步步杀机。

辛文昭一出手便制了机先,人与剑浑如一体,剑虹吞吐、锐不可当,致命的快速狂野冲刺,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对方紧迫地猛袭。

追云拿月连封了九剑,方抓住机会斜飘出丈外,摆脱了可怕的危境,但这位京师第一剑客也出了一身冷汗。

可是,没有喘息的机会,剑虹及体,如影附形。

老人家被迫掏出了压箱底的本领,一声低叱,招发“密云不雨”,撒出了重重剑山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剑鸣暴展,令人闻之头皮发炸。

人影进退如电,进攻的可怕剑影,像天宇中飞舞的万道金蛇,以惊涛骇浪似的无穷威力狂野地冲击重重剑山。

剑山快要崩陷,凶猛奇绝的冲刺主宰了全局。

判官柏华在船头观战,大吃一惊,一声长啸,拔出判官笔飞跃入场。

宫永突然截出,身动,剑发,势似奔雷。

“铮!”判官笔架中来剑。

一声剑啸,第二剑拂过判官的顶门。

判官柏华经验丰富,疾忙挫身缩颈扭身便倒,奋身急滚。

这瞬间,站在官舱前头的神弹子一声暴叱,弓弦狂鸣,一口气射出三颗泥弹,阻止宫永追击,抢救已失去抗力的判官柏华。

宫永并未追击,长剑轻振,屹立如山,“啪啪啪!”三声轻响,三颗泥弹着剑爆炸,化为粉末。

神弹子扣上了一颗铁弹,骇然停手,弓已拉满,竟然迟迟不发。

官永冷然远眺,点头叫:“发弹,不然你下来。”

判宫柏华站在远处,满脸流血形如魔鬼。顶门上,发结失了踪,丢了一层头皮。

人人变色,死亡的气息愈来愈浓。

另一面,追云拿月已山穷水尽。

剑山突然崩溃,一声清脆震呜传出,剑虹倏止,剑气骤敛,人影静止。

惊叹声暴起。接着突又鸦雀无声。

追云拿月脸色死灰、浑身在战栗,剑垂在身侧。满头大汗,无助地死盯着抵在心坎上的剑,呼吸像是停止了,像头待宰的老牛。

辛文昭冷笑一声道:“你再看看,你死了几次?”

追云拿月绝望的目光,离开了令人心悸的剑身,扫视自己的胸腹,胸、腹,肋共有七个剑尖点破的小孔,衣破而肉不伤。

“七次……不,八次!”追云拿月失魂般自语。

“你是第一个接下区区二十一剑的人。”辛文昭冷然地说。神色冷肃,杀气仍在眉宇之间未消退。

追云拿月竟不敢接触他那锐利冷酷的眼神,吁出一口长气、绝望地问:“你是姦贼派来的人。”

辛文昭避开正题.反问:“凭你们这些人、便敢妄想保护这些人返乡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而且还敢明目张胆。”

船舱门开启,身材修长留三绺长须,一身儒衣打扮的前大学士缓步出舱,站在舱前朗声叫:“老朽无礼,请那位壮士登船一叙。”

两名长随大惊,迅速闪至两侧,急声道:“大人,不可……”

“不要紧,你们退下。”

辛文昭注视对方片刻,剑虹一闪,“呛!”一声收剑回头,神奇地掷剑入鞘,向官船举步。

追云拿月死里逃生,心神一懈,长叹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