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40节

作者:云中岳

当晚,四艘海鳅船从捷地河驶入运河,转舵下放,悄然停泊在条山西面的河滨水草丛深处。

这种船与内河的船只不同,最易分辨处是船首两侧,各有一只木制的怪眼;再就是舷高,头大尾小,像条鳅鱼。

鹰扬岛的人到了,来得正是时候。

沧州风雨满城,暗流激荡。白道人士是来看热闹的,已向条山庄表明态度。

杨云波目前投鼠忌器,对于千手神君所传出驱逐江湖朋友离开沧州的谣言,不承认亦不愿否认。

黑道朋友也表明了态度,要求杨云波置身事外,远走高飞,以免卷入游涡。可是,他怎能远走高飞?

哑子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,千手神君这一招,确是击中了他的要害。

千手神君赵如峰已经三次派人提出警告,要求条山庄立即采取行动,驱逐闻风赶来的江湖人。

这天近午时分,驿站前来了一位穿团花长袍的中年人,身材雄伟,神目炯炯,留了三络长髯,方面大耳,即使在笑,也带有三分威严。

右后方不远处,一位清丽的中年村姑,手中挟了一只长木匣。说是中年,其实外表年轻,虽是村姑打扮,依然清丽出尘。

驿站旁的栓马桩附近,有两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一高一矮,脸色黄,但五官美好,穿得槛楼,象是穷户人家的小毛头、畏畏缩缩地蹲在角落上,似乎在等驿站内的爷们施舍两文。

中年人直趋敞开着的驿站大门,抬头不经意地望望天。天宇中万里无云,炎阳高照,没有一丝风,显得有点闷热。

一名驿卒大概被对方的气概所惊,赶快相迎行礼道:“爷台从何处来?需要小的效劳么?”

中年人淡淡一笑,背着手若无其事地说:“在下是从江南来,快进去叫赵如峰出来见我。”

驿卒脸色一变,惶然道:“赵爷不见客,爷台贵姓?这……”

“在下姓徐。你告诉他,他如果不出来,徐某便打进去了,他会出来的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快进去通报!”中年人冷叱,不怒而威。

门内的两名大汉之一举步跨出,走近冷笑着道:“阁下,你……”

“劈啪!”耳光声暴起。

“哎……”大汉狂叫,仰面便倒。

另一名大汉吃了一惊,向内发出一声短啸知会里面的人。

同时拔出衣下暗藏的匕首,狂风似的冲出门外,大喝一声,巴首光芒一闪,扎向抬头四顾神色从容的中年人心口要害。

中年人信手一抄,哼了一声,半分不差抓住大汉的腕脉,轻轻一扭,便把大汉给制住了。

大汉相当高明,随扭转身,左肘凶猛地反撞中年人的左肋,力道奇重,自救解脱术不俗,反应甚快。

中年人的左手也没闲着,伸一只手指轻轻一捺,点在大汉时肩内侧的麻筋上。

“天!”大汉惊叫,整条膀子又酸又麻,手臂失去知觉,如中电击。

中年人淡淡一笑,左手向上提,大手一收,恰好扣住大汉的后脖子,大、中两指,徐徐压扣住在双耳下的藏血穴。

大汉完全失去了挣扎之力,片刻,“当!”一声,匕首失手坠地,身驱慢慢地发软,毫无力道。

门内人影急闪,先冲出八名黑衣大汉,街上大乱,涌来不少看热闹的人。

千手神君终于出来了,四名中年男女左右护卫。

最右首是阴司恶客,左手握了一把连鞘长创。

“住手!谁要找赵某?”千手神君大喝。

中年人手一松,大汉像条死狗,挫倒在地不省人事,脸色灰败。

“是我要找你。”中年人轻描淡写地说。

接着,伸脚将昏迷的大汉,向外一拨,再踢开匕首,神态从容,似乎刚才并末发生过任何事。

千手神君不住打量对方,惑然问:“阁下找赵某有何见教?咱们见过么?”

“你就是千手神君?”中年人反问。

“正是区区,阁下亮名号。”

“在下姓徐,你知道姓就行了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徐某要赶你离开沧州,你在此地闹事已经闹得够令人心烦了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“你没耳朵么?难道要徐某再说一遍?”

千手神君本来就是个狂傲人物,碰上个更狂更傲的人,怎受得了?大吼道:“取我的剑来,我要分了他的尸。”

阴司恶客举步而出,阴笑道:“赵兄,他在用激将法激你动手。交给兄弟啦!杀鸡焉用牛刀?”

一面说,一面迫进,向中年人道:“阁下,你最好将匕首捡起来防身。”

中年人傲然一笑.仍然背着手说:“你要动剑?请便。”

“大爷杀你易如反掌,你还不配太爷拔剑呢!”

“话不要说得太满,阁下……”

话未完。阴司恶客已进步切入,右掌疾吐.拍向中年人的临口,外表似乎并未用劲,轻飘飘地按出,一看便知是虚招。

中年人果然上当,泰然地向左略闪。

阴司恶客掌势一变,切入原式吐出。

人丛中沉喝声及时传出:“摧心掌!”

中年人大惊,大喝一声,接招的掌急忙卸力外引,用上了卸字诀。

阴司恶客发出的摧心掌力,被外力引开,突然发出风雷似的震鸣,向侧方汹涌而散。

但中年人由于闻警略迟,力发不足,被偏劲所震撼,侧飘丈外,几乎栽倒,不由脸色大变。他以为是虚招,几乎掌下断瑰。

这瞬间,千手神君举手一挥,领先扑出。

村姑迅速打开木匣,抛出一把长剑:“接剑!”

中年人刚才上了大当,无名孽火直冲天灵盖。长剑入手,剑光同时出现,然后方传出有龙吟,可知中年人拔剑的手法确是快得骇人听闻。

“叮!”最先抡出的一名大汉,手中剑突然折断。

中年人在盛怒之下,公然闹市杀人,剑虹流转,大汉的咽喉已被割开,鲜血涌现,尸体后倒。剑虹如电,疾射阴司恶客。

千手神君到了,左手一抬,一技袖箭与两枚铁莲子破空疾飞,急袭中年人的胸腹要害。

中年人不得不放弃追袭阴司恶客的举动,宝剑斜挥,人向侧闪,“啪啪啪!”三声暴响,暗器应剑炸裂。

村姑手中也有一把剑,狂风似的截住一拥而上的八名大汉。

“小心他手中的宝剑!”千手神君大叫,又打出六种可怕的暗器,像暴风雨般袭向中年人。

中年人知道暗器利害,千手神君的名号岂是白叫的?

除了急退急闪,别无他途,在暗器到达前,他己退了三次方位,身法迅捷绝伦。

大乱中,两个小伙子幽灵似的穿出人丛,四手齐扬,叱声震耳:“千手神君,你发几枚暗器?”

千手神君作梦也没料到身后侧有人暗袭,只感到大腿一震,接着肋下一麻。

“住手!谁敢妄动。”喝声如沉雷。

人影倏止,刀光剑气突然消隐。两个小伙子挟住了千手神君,两把匕首分别抵在千手神君的胁肋。

千手神君象条病狗,似乎无法站稳,脸色泛青,双眼失神,嘎声叫:“阁下,休想怎样?”

中年人缓缓接近,村姑也从侧方靠来,掩护两个小家伙押着千手神君往外移。

中年人直迫至切近千手神君、收剑沉声道:“把沧海客的孙儿交出来,你一命换他一命。”

干手神君哼了一声,狞笑道:“阁下,你替沧海客惹上了天大的麻烦。”

“住口!你威胁我么?”

“赵某用不着威胁你,事实上你已成了杀杨世杰的凶手。”

“什么?你拒绝交换?”

“交换?我千手神君这条命,根本不值半文钱、要命你拿去好了。”

“好,咱们看谁硬……”

“在下一死,杨世杰的小命也完了。告诉你,杨世杰目下根本不在赵某的手中,他已被九阴婆师徒于五天前带走了。你阁下今天出头迫我,迫死我也是枉然,反而误了杨世杰的一条小命。赵某活着一天,他也能活一天,不信你就动手吧!”

中年人大惊,骇然阿:“九阴婆?你是说。二十年前大闹泰山观,惨杀山东二十八条白道好汉的九阴婆?”

“正是她。”

“她目下在何处?”

“我怎知道。”

中年人一咬牙,沉声道:“你派人去告诉那老鬼婆,三日后午正,徐某在朗吟楼南面江滨等她。

她如果不来,杨世杰的一条命,将要你们一千条命来偿还,钦差的专使船,绝对过不了沧州。儿子,放他走!”

两个小家伙将千手神君一推,高个儿咧嘴一笑道:“千手神君,有机会咱们再拼暗器,看你这千手神君是否真浪得虚名。”

千手神君咬牙切齿地说:“赵某会找你,小辈。你从后面乘机偷袭,你只有这丁点儿能耐。”

中年人正是沧海客杨云波的女婿,鹰扬岛主徐鹏。村姑打扮的人,是他的妻子杨苑君。

两个小伙子是他们的爱子海光、爱女海华经过化装易容,其实兄妹俩,人才、容貌皆出众。

沧海客有女远嫁鹰扬岛,除了至亲好友之外,知者屈指可数。千手神君一群凶徒远从外地来,怎知鹰扬岛主的底细?

当然,他们更没想到杨云波会向远在海外的鹰扬岛搬救兵。

鹰扬岛主奇袭失败,颓丧已极、四人会合了布在四周的十余名手下,垂头丧气出城,扑奔条山庄。

城门口钻出残丐与杨济和兄弟俩,相对苦笑。

鹰扬岛主长叹一声,向残丐说:“庄前辈。如果不是你及时传警,晚辈已栽在那狗东西的摧心掌下了。论江湖诡诈,晚辈的确不如他们。”

残丐不住摇头,苦笑道:“要饭的盯住了淮安四寇,哪有闲工夫示警?我也不知那老阴贼来了。按理,千手神君不可能请到这老阴贼的,他的艺业比千手神君高明得许多呢!”

杨济和心事重重地说:“据咱们罗老爷子说,是个村夫打扮的年轻人发声警告的。罗老爷子已派人跟踪了。”

“但愿是友非敌。唉!想不到千手神君如此狡猾,咱们这次真栽了。”老二杨济平忧心忡忡地说。

“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济和焦灼地问。

鹰扬岛主长叹一声道:“一切等我见了九阴婆再说。目前除了准备应变之外,千万不可妄动。走,看岳父他老人家怎说。”

“要不要先打听九阴婆的下落?”

残丐沉着地说,“当然要,而且要快,小哥儿一天未救出来,咱们便一天受制于千手神君那些人。

要找九阴婆这个老怪物,需在城郊附近孤鬼横行的地方去找,时限急迫,咱们必须分头行事。”

不久,条山庄的人,分别出动向城郊搜索。

鹰扬岛主人大闹驿站的消息,向四面八方轰传,不啻揭发了千手神君要胁条山庄的阴谋诡计,立刻引起公愤。千手神君弄巧反拙,结果出乎意料之外,成为众矢之的,处境险恶万分。

一个时辰之后,千手神君一群恶贼迁出驿站,隐起行踪下落不明。

谣言满天飞,揭开了血雨腥风的序幕。由于有人从中推波助澜,获取渔利,局势不可收拾。

城厢已是众所周知的是非场,因此城厢附近反而看不到武林朋友的踪迹。

有人说,钦差的专使船.载有价值连城的珍宝。有人说,船上载有钦差大臣搜刮而来的百万金珠。

总之,那都是些不义之财,谁看了都眼红,谁不想分一杯羹?

当然,独吞更妙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