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45节

作者:云中岳

由于无双剑客发现情势有变,因此会后不许爪牙离开。

在末获得杨云波的行踪前,不打算遣散爪牙,以免暴露阴谋,而且万一秘窟暴露,多几个人也好应付变化。

这一来,蒙面人三面拦截,擒贼作为人质的妙着落空,没有人外出,只有进去的人,杨云波一无所获。

老人家沉不住气了,感到焦躁不安。

东方发白、杨云波不得不发讯进迫,直接入衬与无双剑客面对面解决。

论人数,条山庄的人少了两倍以上。

论实力,条山庄的人虽抱着破斧沉舟生死一决的决心,但真正算得上高手的人,只有杨云波而已,实力相去悬殊,想得到要糟。

入刚在村北两里外集齐,无双剑客便接到暗探发来的消息。

只片刻间,便成了一座死村,家家闭户,外面不见半个人影。

二十六位抱有拼死决心的男女,分两路向村口迈进,每个人的神色都是悲壮的,大有“壮士一去不返今”的气概。

“踏!踏踏……”步伐声不徐不疾。

杨云波与伏魔剑客领先并肩而行,步伐稳定神色肃穆庄严。

接近村口,竟末发现有人拦截。

杨云波在村口的大门止步,举目四顾。疑云大起。

身后的残丐手心淌汗,低声说:“云老,这是死村,人早就走光了。哦!蒙面人存心引咱们上当,他是无双剑客的走狗……”

杨云波摇头语气坚定地说:“不是死村,他们已发现咱们此来的用意了。老弟,你会看见天明后,仍然无人在外走动的村落么?”

“他们如果撤走了……”

“他们在等候咱们,表示他们早有提防。蒙面人的身份如何,已不值得追究了,既来之则安之,进去。”

杨云波领先踏入栅口,直越村中心的祠堂。

空茫死寂,益增恐怖。

村小,洞堂也小,前面的广场只有三亩大小。

两株大槐树亭亭如盖,树下供入歇凉的石凳上,蹲伏着一头老猫,突然惊恐地窜走,这是村中可以看到的唯一生物。

祠堂门紧闭,毫无生息。

二十六位男女雁翅排开,杨云波朗声叫道:“杨云波冒昧拜会,请无双剑客刘兄移至广场一谈,杨某恭候大驾。”

连呼三次,毫无动静。

情势与原来估计的变化完全不同,演变得离了谱,连闯了一辈子江湖,见多识广的杨云波,也心中大乱慌了手脚。

伏魔剑客神色凛然地说,“杨老哥,我不喜欢这种情势。”

残丐的勇气也在逐渐消失,对蒙面人的信心消失得更快,低声道:“云老,咱们中了蒙面人的圈套,他不会来了,也许正带着人占据了条山庄呢!”

“不会的,他也许有事耽搁了,老哥我自信有知人之明。咱们且静候变化。”杨云波语气坚定地说。

天宇中群星逐渐隐去,已是黎明时分,光度渐增,全村每一个角落皆暴露在视线下,就是不见有人或鸡啼犬吠。

杨济和耐性不够,低声道:“爹,我去叫门。”

杨云波沉静地说:“不,他们在考验咱们的耐性。咱们不是要等蒙面人来么?这样等岂不甚好?”

“爹……”

“不许多说,以免徒乱入意。”

他们沉得住气,无双剑客却不能久等。

右邻沉重的木门怪响着开启,踱出一位千娇百媚的绿衣少妇,一双水汪汪的媚眼,挑战地打量着每一个人。

绿衣少妇婿然一笑,说:“咦,天刚亮,哪来的这么一大群在死冤魂?”

伏魔剑客一怔,举步向少妇走去,沉声道:“天香仙子,想不至你际竟然替无双剑客卖命。”

天香仙子咯咯笑,笑得花枝乱抖,酥胸无忌地摇荡,那腰儿款摆,腻声说:“原来是伏魔剑客罗大侠,你是不是也想要本姑娘遂你的意?说呀!不必害羞、只要你敢说,我就敢听。”

伏魔剑客勃然大怒,老脸发赤,怒声道:“你这不要脸的泼妇,少胡说八道。劳驾去请无双剑客……”

“哟,罗爷,无双剑客目下贵为钦差大人的护使红人,我怎么请得动他?瞧!有人要见你呢!”

门内青影电射而出,剑虹辉目生花,人现、剑发、剑气压体,如同电光一闪。

伏魔剑客已别无抉择,应变的功夫出奇地迅速,闪避、拨剑、接招,一气呵成,“铮!”一声暴响,封住了凌厉无匹的一剑急袭。

双方功力相等,同向侧飘退。

糟了!天香仙子突然身形急闪,裙袂一动,香风扑面,罩袖出其不意行雷霆一击。

“啪!”一声暴响乍起,香风四荡。

伏魔剑客身形未定,做梦也没料到大名鼎鼎的天香仙子会乘人之危、肩背被翠袖击中,大叫一声,跌出丈外起不来了。

“哇!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被抢出的鹰扬岛主接住飞退。

杨济和与杨济平兄弟俩挺剑扑来、一声轻笑,天香仙子与突击的青影退入门内,门砰然闭上了。

同一瞬间,右面与后方。同时有六个黑影开门射出,刀剑来势如潮,霎时风吼雷鸣,刀光怒卷,剑气飞腾。

外围六位男女以杨世群为首,奋勇迎击。

两两冲错之下,惊叫声刺耳,没有说话的机会,唯一可做的事便是生死一决,各行雷霆一击。

像一场暴风雨,来得快消失得也快。有三个人全身退出,两个受伤踉跄而退,一个躺倒气息奄奄。

接斗的六个男女也讨不了好,受伤的有三个人,杨世群右肩膀挨了一剑,站不起身来了。

接斗的六个人中,无一庸手,总算挡住了这惊雷掣电似的可怖急袭、

四周重归死寂、似乎流动着死亡的气息。

杨云波怒火渐升,厉声道:“无双剑客,杨某以江湖道义请你出来说话。”

祠伺堂门开处,涌出二十余名男女,在阶上分列,一个个像是从地府深处钻出阳世的厉鬼,面目阴沉,神色狞恶。

中间,是黑劲装剑负于背的无双剑客。

右首,是双手特长,发如飞蓬的魔锤凌君豪,年登花甲依然红光满面,鹰目中冷电四射。

下首,是巨无霸徐彪,身高八尺以上,像一头千斤巨熊,手中的镔铁齐眉棍粗如小饭碗,重量绝不少于八十二斤,说是齐眉棍,以他的身材论,足有七尺六才,比常人还要高,该算是长棒了。

左首第一位是桃红衫裙中年美妇,粉面桃腮,云鬓堆绿,四十出头的女人,经过巧手梳妆,依然风华绝代。

她,就是江湖上艳名四播的桃花仙史,她那惹火动人的胴体,风靡了江湖,真是无往而不利。

无双剑客脸色一沉,冷哼了一声抢先发话:“杨云波,你一介草民,江湖痞棍,可知道刘某的身份?告诉你,钦差大人委任刘某为朝廷钦差护使,你胆敢用江湖道义来向本使说话?”

杨云波心中一惊,正想驳斥,对方人群中,踱出一位六品官服的中年人,沉声问:“刘护使,这些是什么人?提刀带剑声势汹汹,他们是不是想造反?”

无双剑客欠身道:“上复大人,这群人是沧州地面一些痞棍无赖,不法刁民,有意结伙抢劫钦使的宝船,胆大妄为。”

“那还得了?都给我拿下、死活不论.押至京师法办。”

“是,卑职遵命。”

一声长啸,信号发出了。

四面八方开门声震耳,四十余名一等一的江湖高手。把沧海客杨云波一群人团团包围住了。

杨云波怒火焚心,厉吼道:“住手!姓刘的,你想到激起武林公愤的后果么?”

无双剑客哈哈狂笑,笑完说:“杨云波,本使只知奉命行事,不问其他。你如果认为有所冤屈,派人向沧州衙门上告。”

有理说不清,杨云波已无路可走。

他拍拍双手狂笑道:“好,老夫栽了。你如果有种,拔剑斗,斗杨某一双肉掌。如果你胜了,老夫一门老小不加反抗,任凭你们宰割,你敢是不敢?”

无双剑客哼了一声,愤怒地说:“老匹夫,你竟敢藐视我无双剑客,要以一双肉掌斗刘某的剑,欺人大甚了,好!刘某成全你。”

魔锤凌君豪桀桀怪笑,扬扬手中四十八斤的怪锤,傲然地说:“刘老弟,你不知他有意激怒你么?咱们预先商量过的,凌某要问问这位浪得虚名的老狗,交给我啦!”

不管无双剑客是否答应,径自大踏步下阶。

他这把魔锤,与传统的单手铜锤不同,椭圆形锤头,柄略长可双手使用,锤头前柄长约一尺,尖锐如枪尖,不仅可以砸击,亦可当枪使用。

如果锤头能将对方的兵刃挡开,只消向前一推,锤尖便可贯入对方的胸口,霸道绝伦,锤下不知断送了多少武林高手名宿,所以称为魔锤。

杨云波心中略宽,以掌斗锤比斗剑有利得多,用游斗术必可争取不少时间,也许能拖延至蒙面人赶来。

他深恐无双剑客不允,赶忙向魔锤凌君豪冷笑道:“你不是老夫的对手,少丢人,退回去!”

魔锤凌君豪无名火起,突然疾冲而至,锤动如山崩,大吼道:“老匹夫,该死一万次!”

吼声中,一锤砸下,力道万钧,罡风直迫内腑,这一锤石破天惊。

杨云波左掌虚引,身形斜扔,一声冷叱,避过雷霆一击,贴身切入,掌动风雷发,拍向对方的左胁肋。

锤头一转,迅速绝伦地反砸杨云波的右肩。

两人格上手,展开了空前猛烈的一场龙争虎斗。

杨云波在对方暴风雨似的迫攻下,想不游斗也力不从心。

他发觉对方的身法极为灵活,锤招在凶猛狂野中间有可怕的诡招奇式,锤风呼啸内力源源不绝,凶猛的暗劲潜流直迫内腑,极为吓人,想近身出掌谈何容易?

他只能凭快速绝伦的身法,寻暇蹈隙觅机切入,不敢硬拆力道如山的重锤,因此,慾攻乏力,被迫得八方游走。

此刻局势形成一边倒,毫无还手之力。

魔锤占尽了上风,愈战愈勇,狂攻了百十招,依然未露疲容,每一锤皆如天雷狂震,但沉重极耗真力的怪锤并末放缓。

杨云波极感心惊,岁月不饶人,古稀老人确比少了二十岁的人矮了一截。

他心中明白,即使有剑在手,想扳回劣势也极为困难、只好定下心神,专心一意以游斗周旋。

魔锤攻了两百招以上,心中焦躁,一面出招一面叫:“刘老弟,老匹夫在用游斗术拖延,可能另有诡谋,快杀了其他的人以免误了咱们的大事。”

无双剑客醒悟,拔剑高举。舌绽春雷大吼道:“把他们全杀了,再收拾沧州的黑白两道小……”

话未完,右侧屋顶上出现了支铲而立的蒙面人,浑身青色,只有一双大眼与锋利的方便铲,在朝阳下闪闪生光。

蒙面人哈哈狂笑,声如殷殷巨雷,震得在场的人耳中轰鸣,人人变色。

笑声徐落。他朗声说:“无双剑客,你并未身入公门,只不过为了两个不肖子买官.及贪图重赏,而不惜出卖自己并拖朋友下水,替钦差卖命乘机残害江湖人而已。阁下,从南京至沧州,你总共坑死了多少江湖朋友?

别骗人了,阁下。当今之世,除了皇上之外、谁也无权信口雌黄委任官吏。

钦差大臣姜御史是京官,他天胆也不敢知法犯法委任你为护使,除非姜御史他想抄家灭族。

你身旁那位沐猴而冠的仁兄,穿的是青小杂花六品官服,可是,他的帽顶用金色,帽珠用玉。

阁下,你可知道帽顶用金是几品官?帽珠用玉又是几品官?

说呀!你老兄就不怕杀头充军么?你站出来,我要盘问盘问你,看是不是应该将你送官问罪。”

声落,像鸿毛般飘飘而降。

身前有四名高手挡路,同声大吼,四剑齐全,吼声震耳:“退回去!”

方便铲一挥,四支剑在震耳慾聋的暴响中碎裂,四个人像是撤豆,飞跌而出,震得手掌破裂晕头转向。

“擒住他!”蒙面人大喝。

海光与杨世英、小萱兄妹恰好在旁,纵上熟练地捆人。

一招击垮四名高手,把群魔吓了一大跳。

蒙面人大踏步而进,向杨济和叫道:“退到这一面来,交给我。”

这一面四名高手就擒,其他的人吓得纷纷向祠堂退,重围已解。杨济和举手一挥,退出危境。

蒙面人倒拖方便铲,向恶斗中的魔锤和杨云波大喝道:“谁不住手,我打断他的狗腿!”

杨云波真力已竭,闻声飞退。

魔锤失去对象,大吼一声,冲上兜头就是一锤。

蒙面人不躲不避,方便铲一挥。硬接硬架。

“当!”一声大响,魔锤连人带锤斜撞出丈外,虎口鲜血如涌,脸色如厉鬼,锤几乎失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5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