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50节

作者:云中岳

平定州,是太原府的属州。

城周九里,上、下二城,地当往来要冲,是这条路最大的宿站,东来西去的旅客、皆在此地落脚。

这一带是山区,北寿阳,南乐平,往来的山产百货,以这里为集散地和转运站。

上城,是州衙门所在地。

下城,则是商业区。

辛文昭并不急于赶路,在城门行将关闭前,牵着坐骑进入东门,迎面第一家客店是悦来老店。

被矮方朔的如意敲了一记,挨得冤枉,他的心情不好,见店就投宿。

悦来老店是本城数一数二的大客栈,三间店面四进院,设有上房,旅客甚多,车水马龙。

走这条路的商旅,必定成群结队,来晚了便找不到宿处。

刚牵了坐骑到了店前广场,便奔来两名店伙,一个上前接缰,笑道:“辛爷来晚了些,幸好贵友已早早交代,替辛爷订下了上房。”

另一名店伙一面解马包,一面说:“小的引路,请随小的至上房安顿。”

他一怔。疑云大起,讶然道:“怪事,在下并无伴当,怎会有人替在下订房?你们弄错了吧。”

“客官不是辛爷么?”

“不错,在下姓辛……”

“那就对了。”

“敝友是谁?”

“牟三爷,是一个时辰前落店的,随行的还有女眷,辛爷不认识?”

“不认识。好吧!且安顿后再说。”

直到梳洗完,他仍想不起对方到底是谁,搜遍枯肠,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在何处交上了姓牟的朋友。

他想到泰山双杰,双杰带有女眷,但他们不姓牟。

是不是矮方朔在捣鬼?他不信腿上挨了他一剑的矮方朔能比他快。

再说。矮方朔也不姓牟啊!

真是奇哉!怪哉!

正想唤来店伙准备吃食,房门响起了叩门声。

“进来,门是虚掩着的。”他信口叫。

他以为来的是店伙,来得正好。

门开处,香风入鼻。灯光下,眼前一亮。

“大概是牟三爷的人来了。”他想。

是一位穿月罗衫的俏丽侍女,年约十六七,眉目如画,隆胸细腰,发育匀称、青春气息跳跃,微笑十分动人。

小姑娘盈盈施礼极有风度他说:“小婢如云,奉家主人之命,请辛爷移至西院客堂相见。”

“贵主人是牟三爷。”他问。

“是的,请辛爷……”

“有劳了,请姑娘先走一步,在下随后便到。”

“是!”如云施礼转身离开。

旅邸中有陌生人以侍女相召,委实令他感到意外。

辛文昭的客房,距西院仅一条走廊,相去不足十步便是院子,因此出房便可以看到西院的客堂。

西院共有两进,共有八间上房。

客堂是旅客们的公共活动场所,等于是一座交易厅。摆了一些桌案,壁上挂了数幅立轴,不算太俗。

按理,今晚旅客甚多,辛文昭这一进六门客房皆已客满,但西院却静悄悄,似乎没有旅客居住。

客房少见灯光,仅客堂点起了两盏菜油灯。光线不够,显得阴森森的。也许是西院的上房住费太贵,所以无人间律。

踏进堂门,辛文昭油然起了戒心。

由于昼间路上一而再发生意外,他不得不提高警惕。

酒筵已备妥,不见有店伙张罗。

一位国字脸膛留了三络髯的中年人在堂下相迎,抱拳施礼含笑道:“辛兄赏光,在下深感荣幸,请上座一叙。”

他回了礼,笑道:“承蒙宠召。叨扰了。”

“在下姓牟,名嘉祥,冒昧促驾,辛兄海涵。”

两人分宾主落坐,辛文昭扫了四周一眼,笑道:“恕在下眼拙,似乎咱们并未见过。”

牟嘉祥似已看出他怀有戒心,呵呵一笑道:“落店前,兄弟与泰山双杰同路,从鲁兄口中,获悉辛兄正向此地来,久仰辛兄大名,只恨无缘识荆,因而乘机代订客房,并置酒作东,以便就教。”

“不敢当,牟兄客气了。”

“请入座,咱们把盏小叙。”牟嘉祥请客就席。

辛文昭泰然就客席,牟嘉祥亲自把盏斟酒。

酒过三巡,辛文昭致谢毕,说:“兄弟是第二次途经山西,这条路其实也不算陌生。牟兄如果与泰山双杰同路,大概也是从京师来。”

“是的,从保定府来。”

“牟兄在何处得意?”

“兄弟店堂供的是白衣观音。”

辛文昭哦了一声笑道:“原来是保定择古轩的东主牟三爷,失敬失敬。贵号的玉石工匠,手艺在北五省首届一指。

听说四年前贵号出了一对温凉五狮枕,是钱侍郎从碣石开来的温凉璞玉,定制为枕送给司礼监的贿赂、却在刘太监的如意楼失窃,落在山东大盗鬼影子杨彪手中。

司礼监为了此事,一怒之下,大捕江南盗贼,而激起民变,大乱三年,六省生灵涂炭,死伤百万军民。牟兄,贵号是否为罪魁祸首呢?”

牟嘉样摇摇头,正色道:“辛兄.要说温凉玉狮枕是祸媒乱源,兄弟不敢苟同。司礼监权倾天下,乱源早伏,罪不在敝号所制的温凉玉狮枕,事涉朝廷之隆污与人心之振靡,可否免谈?”

辛文昭喝干杯中酒,淡淡一笑道:“也好,这些事说来无趣。司礼监已伏法三年,遗臭千秋。赵疯子与刘家兄弟尸骨早寒,天下永庆太平。

辽湖上传说鬼影子以为入如意楼,窃走了温凉玉狮枕,而出赵疯子与刘家兄弟背黑锅。但实情如何、牟兄可知其详。”

牟嘉祥为辛文昭斟上一杯酒,若无其事地说:“辛兄四海邪神是威风凛凛大人物,消息当然比在下灵通得多。不错,传闻与事实确是不同。”

“如何?”

“真正窃取温凉玉狮枕的人,是太监张忠。张忠的老家是在霸州文客县,他的绰号叫北坟张。

北坟张的族弟飞虎张茂,却是江南八霸的老大。你知道,哪一个太监不是该杀的猪狗奴才?

北坟张将江南八霸带入大内,出入禁中,不但偷走了刘太监的温凉玉狮沈,也偷走了宫内不少宝器。在尚宝监中取走了一匣牵机葯,三颗夜明珠,一把紫电剑。”

辛文昭淡淡一笑,接口道:“牵机葯是天下四大奇毒之一,目下与夜明珠均下落不明,紫电剑原在齐彦名的手中。瓜州狼山决战,刘七投水假死遁隐江湖,齐彦名力尽死在宣府游骑兵张鉴手中,他的紫电剑据说落在辽东副总兵刘晖之手。

但狗太监谷大用几乎迫死了刘晖,遍觅不获,这把剑目下仍不知落在何处、但决不在天内尚宝监。”

“江南八霸几乎捣毁了大明半壁江山,朝廷都以为他们全部伏诛,其实还有四霸尚在人间。”

“对,在下知道的是刘六刘六兄弟,与出家遁走的赵疯子,还有妖妇杨寡妇。”

大乱刚止,表面上天下承平,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,那些江湖上的好汉们,逃匿天下各地,仍在称雄道霸,只不过不敢公然兴兵造反而已。

地方官为了保全自己的乌纱帽,只要这些人不公然杀人放火造反,也就睁双眼闭双眼马马虎虎算了。

因此,这是江湖朋友最幸运的年头,也是最乱的年头。

辛文昭在天下大乱期间,曾经出没在乱区,因此对江湖上的著名人物,了解得相当深刻。

他说:“看来,牟兄对江南八霸相当熟悉罗?”

“所知不多。”牟嘉祥一言带过。

“那么,温凉玉狮枕的下落,牟兄该有耳闻。”

“这玩意儿起初在张太监的手中,匪乱一起,北坟张全家死得一个都不剩,玉狮枕便失了踪。”

辛文昭转过话锋。说:“牟兄置酒相邀,相信不是要在下谈这些江山盛衰,珍宝沧桑而来。”

“兄弟是生意人,当然不想涉及这些无谓的事。”

“那么?”

“兄弟西来,乃是护送好友的妻小赴乐平县。”

“快到了嘛!乐平县在州南五十里,明天半日即可赶到。”

“咦!辛兄不知近来的变故?”

“什么变故?”

“大群江湖朋友往南走,听说是什么宝物出土,在这条路上行走,任何事故皆可能发生。”

“哦!有这么一回事?在下一无所知呢!”

“兄弟落了店,方知其事。”

“在下尚未出外打听。”

牟嘉祥摇头苦笑.慾言又止。

最后终于说了:“兄弟有件事不好启齿……”

“那就不必说了。”辛文昭接口。

“但……兄弟……”

“牟兄还得说?”

“是的,兄弟为免好友的妻小受惊,因此冒昧请求辛兄鼎力相助,护送兄弟至乐平县,不知……”

“哦!在下从没有做过保镖,牟兄的要求未免太过分了。抱歉!”辛文昭一口拒绝了对方的请求。

牟嘉祥长叹一声苦笑道:“据泰山双杰的鲁兄弟说,乐平附近风雨飘摇,如想平安无事,只有辛兄……”

“呵呵!少抬举辛某了。江湖上高手名宿多如牛毛,名家好手辈出,辛某只是个小有名气的江湖晚辈。有何德何能敢担负此重任?以泰山双杰来说,名头比辛某响亮得多,牟兄何不请他们……”

“鲁兄不肯分身,他的事也是十万火急。”

“抱歉,在下爱莫能助……”

厢门帘子一掀,香风入鼻,侍女如云挽扶着一位美丽的少妇,莲步经移低着蝗首出堂,在辛文昭身侧盈盈下拜,主婢俩竟然行起大礼来。

辛文昭一怔,离座闪在一旁、剑眉深锁急声道:“请起,在下不敢生受。牟兄,怎么一回事?”

“贱妾樊氏,恳请辛爷……”少妇颤声叫。

“请起来说话。”他有点不悦地说。

也难怪他不悦,这不是存心扣人么?

牟嘉祥给他来上这一手,简直岂有此理.居然不惜以妇道人家抛头露面请求保护,等于是杜绝了一切拒绝的藉口。

“弟妹请回房安歇,兹事体大,辛兄得慎重权衡,武林豪杰不轻于言诺,弟妹不必让辛兄草草下决定。”

樊氏娇柔无力,像是弱不禁风。

由侍女如云扶起.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颤声说:“辛爷,贱妾也是万不得己,走投无路,不得不恳请辛爷援手。

此次千里迢迢前来乐平县投亲,沿途饱受惊吓,九死一生,目下总算快接近地头了,如果……”

“在下对大嫂的事,一无所知,请入内安歇,在下与牟兄谈谈再说。”辛文昭吁出一口长气说。

樊氏连声道谢,垂泪告辞出厅而去。

牟嘉样长叹一声,说:“辛兄,说来话长。简要地说。这是一件极为不幸的萧墙祸事。兄弟有位拜弟,姓樊名智超……”

“是兴隆栈的樊六爷?”辛文昭颇表意外地问。

牟嘉祥点头道:“不错,兴隆栈垮在恶贼宦官之手.樊贤弟不该与鹰爪狗腿子翻脸,弄得店栈被封,家产充公……”

“老天,与锦衣卫的人结怨,破家乃是意料中事。”辛文昭苦笑着接口。

“东厂与锦衣卫狼狈为姦,沾上了这两批恶贼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樊贤弟亡命逃至乐平藏匿兄弟把他的家小送来,冒了极大的风险。”

“太行山是亡命者的逋逃薮,厂卫的人不敢来。”

“可是,北地白道第一高手,却不在乎太行山的好汉。”

“你是指金翅大鹏姓岳的?”辛文昭动容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他也与你有怨?”辛文昭大感意外地问。

牟嘉祥冷笑一声,恨恨地说:“大概辛兄不会打听京都的消息。金翅大鹏已爬上了高校儿,目下已成了鹰犬。

他的两个宝贝儿子,已仗厂、卫两方支持,成了锦衣卫的官崽子,目下带了不少爪牙,下江南追辑江贼的死对头。因此,金翅大鹏很可能亲自带了狗腿子,前来太行山捉拿樊贤弟。”

辛文昭冷哼一声,冷笑道:“牟兄,这件事在下须查问一二,方可决定,明日入黑之前,在下必答复。”

“辛兄,明日一早咱们动身。入黑时分该到了乐平,进入山区便安全了。当然,希望沿途没有意外发生。”牟嘉祥颇为焦灼地说。

“没理清事实真相之前,在下不能随便许诺。”车文昭语气坚定地说。

牟嘉祥知道不可操之过急,只好答应明日等候一天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