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55节

作者:云中岳

进入落星庄只有两条路,守株埋伏的人,扼守着两条要道,距庄约里余,眼巴巴地等候乌锥马出现。

巢湖蛟,泰山双杰,京都三英,江南六侠……这次前来搜寻三眼狂生的人,皆是白道名人。

他们对三眼狂生恨之入骨,将四海邪神这种亦止亦邪、亦侠亦盗的人,先天上便抱有无穷反感,目之为邪魔外道,有机会弄到手,置之死地似乎理所当然。加之辛文昭自始至终不会讨饶请免,已注定了非死不可的命运。

一念之差,坑了别人也害了自己,风雷剑为逞一时快意,疾恶如仇的观念,断送了这群白道英雄。

连泰山双杰也估错了辛文昭的艺业了。矮方朔在武林位高辈尊,艺臻化境,也几乎栽在辛文昭的手中,估计错误,也只能自叹倒媚。

入寨小径埋伏区的东北半里左右的树林中,两名大汉看守着十二匹坐骑,两人倚树而坐,不住嘀咕。

右首的大汉以不以为然的口吻说:“为了一个三眼狂生,咱们出动了三十余条好汉,不远千里遍搜穷山恶水,辛苦异常,孙前辈是不是小题大作了些?”

左首大汉嘿嘿一笑,吐掉口中的树枝、说:“老兄,如果你有大闺女也跟人跑了,保证你比孙前辈更恼更恨。”

“孙前辈的大闺女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兄弟也不知其详,只知道三眼狂生那年到了巢湖。在崂山四鬼的手中,救了被掳的孙姑娘。宰了崂山四鬼,听说还救了孙前辈几个堂侄呢!”

“哦!孙姑娘岂不是感恩图报、以身相许么?”

“是呀!但三眼狂生是邪魔外道,难怪孙前辈气得发疯,发誓与三眼狂生势不两立,要将这双狗男女乱剑分尸,不然决不甘休。”

“这……咱们来大行山找恐怕有点不妙。”

“有何不妙?”

“万一太行山的悍匪出面干涉,咱们岂不危险?”

“放心啦!太行山的匪党,不过问山寨五十里外的事,就是为何孙前辈要利用四海邪神的缘故,可避免打草惊蛇。

当鲁前辈将碰上四海邪神的事一说。孙前辈高兴得上了天。由此决定安排天罗地网,让四海邪神将三眼狂生引出来送死。

果然,不出所料。总算得三眼狂生的下落了,这次太行山搜山之举、减少许多无谓的奔波。可说不虚此行。”

“可是。咱们这样对付四海邪神,道义有顾……”

“哈哈!你有菩萨心肠哩!像四海邪神与三眼狂生这种江湖痞棍,杀一个也算是功德无量,哪管他是否道义有顾,为达目的、不择手段……嗯……”

这位仁兄话未完,突然向前一扑。

“咦!你……”同伴讶然叫,伸手急扶。

糟!手扶在左臂,怎么有异物?

是一根指粗的树枝,射入体内八寸以上。

“噗!”重击声乍响.扶同伴的大汉也倒了。

暗袭的人是辛文昭,他欺近至树后,两大汉居然毫无所知,一个被树枝戮入左臂,一个天灵盖挨了一记重掌。

辛文昭割断了十一匹马的鞍带和缰绳络头,将马赶散,自己留下了一匹,牵至里外藏好,再悄然接近埋伏区。

风雷剑根本没将他放在眼下,所以未缴去他身上的杂物,也没搜身,因此他的兵刃暗器皆在身上。

埋伏区的十个人,分三处设伏。

六人在路东树林,分散两丈左右休息。

另四人分为两组,分别监视路前后的动静。

十个人皆不知身后有变,注意力全放在小径上。

这一面埋伏的不是主力,真正手底下硬朗的人,在寨后的小径设伏,料定三眼狂生不会从前寨来。

六个人藏身在树丛中,主事人保定双雄张文雄、张文虎兄弟俩,小心擦拭百宝囊中的十二把飞刀,用油布细心地擦拭,每把飞刀皆光可鉴人,锋利无比。

另一名大汉,则用黑亮的油石磨亮剑靶的狻猊形云头。另三人则靠在附近的树干上假寐,显然昨晚奔波一夜,有点精神不济。

已经是已牌初正之间了,小径前后空荡荡鬼影俱无。

远处深山古林中,不时传来数声狼嗥兽吼,打破四周的沉寂、更显得荒凉可怖,惊人心魄。

青天白日,这些自命不凡的武林高手,竟不知有人接近,不知凶险将至。

张文雄收好油布,将飞刀一一插回百宝囊外面的插鞘中,颇为满意地试插试放,向乃弟说:“二弟,你听,狼嗥,四海邪神那小子,大概已被野狼发现了,发现的狼正在呼唤同伴呢!”

张文虎冷冷一笑道:“要不是鲁姑娘多事,一刀宰了那小子岂不干脆?妇人之仁,诚非虚语,女人的心肠,毕竟比咱们软得多。”

“无仇无怨,杀他的确是不合道义。”张文雄苦笑道。

“哼!算了吧!这种江湖邪魔外道,杀一个便是一场功德,何必替他惋惜呢?咦!你看……”

不远处分三处假寐的大汉,不知怎地已经躺下了。

张文雄摇摇头,笑道:“昨晚奔波了一夜,搜遍百里方圆地面,真够辛苦的,让他们睡吧!”

身旁不远处磨云头的大汉,突然丢下磨石和剑,据身躺下了。

两人耳中,突听到一阵隐隐啸风的异声,张文雄不愧称老江湖,变色跃起低叫:“有暗器破空的啸风声,小心……哎……”

最后那一声惊叫未落,突然“砰”一声栽倒。

张文虎大惊,一跃而起,反应奇快,不但左手多一把飞刀,剑也拔出了。

剑鸣声入耳,大喝道:“什么人暗算,出来说话!”

三丈外于株大树后,踱出辛文昭的高大身影。

他冷冷一笑,道:“阁下,你没想到吧?”

张文虎再糊涂,也该知道那些同伴的躺下并非无因的了。

又惊又怒之下,发出一声愤怒惊恐的吼叫,左手一扬,飞刀先攻,人随刀进,剑发千层浪,凶猛地疾冲而上。

辛文昭左手一抄,飞刀入手,身形疾转,剑起处电虹耀目生花,“铮铮铮!”三声暴响,震开刺来的三剑.便取得中宫优势。

剑势如涌汹的怒潮,紧迫反击锐不可当,主宰了全局,每一剑皆是致命一击,势如山洪倒泻,散出了可怖的重重剑网。

张文虎大骇,手忙脚乱地封架,一步步后退,毫无还手之力,眨眼间便退了五六丈,要不是机智地利用大树闪避,恐怕起初三五剑便得当堂出彩。

最后总算撤出剑网的笼罩,侧时丈外闪在一株大树后,骇然变色叫:“你……你不是气机被制了么?”

“还被吊起来喂狼呢!”辛文昭咬牙切齿地说。

“你把家兄怎样了?”

“他只是被金钱镖制住罢了,别慌,光棍打光棍,一顿还一顿、你们死不了的,辛某还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,也把你们揍得死去活来,再制了气机倒吊起来喂野狼。”他凶狠地说。

张文虎心胆俱寒,战栗着叫:“整治你乃是京都三英的意思,你不能……”

“你们谁也脱不了身,你们这些卑鄙的假仁假义畜生必须受报。说,用散气丹暗算是谁的歹毒主意?”

“无可奉告,咱们生死一决。”张文虎色厉内荏地大叫,步步绕树而退。

辛文昭一步步迫进,冷笑道:“你会说的,阁下,你想逃走?笑话了,打!”

声落,人化狂风一掠而上,剑如灵蛇破空而至。

张文虎吃惊地向侧急闪,身形刚出现在树的另一端“噗!”一声“中极穴”一麻,挨了一枚金钱镖,凶猛的打击力道尽体,仰面便倒,剑扔出丈外去了。

辛文昭跟上,一脚踏住对方的小腹,剑尖迫向对方的大嘴,冷笑道,“说不说由你,反正嘴是你的,命也是你的,你不说,自有人说……”

张文虎魂飞魄散地叫:“我说我说,是……巢湖蛟孙兄的主意。”

“牟嘉祥的诡计,是谁设计的?”

“是……是泰山双杰与京都三英的妙计,说只有这样你才会上钩。”

不久,十二个人被拖至两里外的山脊上,被辛文昭打得死去活来,制了气海穴,每株树吊一个人,口中塞了布并加上勒口带,想呼救也力不从心。

寨后的小径是埋伏主力的所在,以粗眉大眼相貌威猛的巢湖蛟孙威为首,男男女女共有十八人之多。

马匹藏在树林中,警哨远派出百步外,监视着下面向里的长山坡,来人接近至两里外,便落入警哨的监视下。

埋伏处是山脚.两面山坡坡度不大,古林密布,严格说来,并不算理想的埋伏区。

但十六名高手对付一个人,三眼狂生即使有三头六臂,也保不了命,不可能利用树林脱身逃走。

两处埋伏区相距在五里左右,张文虎由于十二名同伴皆被金钱镖暗算击昏,自己为保命而计,无法发出警号警告寨后埋伏区的人。

所以巢湖蛟根本不知另一处埋伏区已经全军覆没,除了派出的两名警哨外,十六名男女高手分坐两处,低声商量如何处治三眼狂生一对狗男女的事。

鲁姑娘主婢,与自称樊氏的姑娘与侍女如云,坐在不远处的树下话家常,有说有笑颇为得意;大概是谈论愚蠢的四海邪神上当的笑话。

樊氏佩了剑。岂是弱不禁风的弱女子!

如云也挟了一把连鞘长剑,可知也是此中好手。

蓦地,山脊上传出两声马嘶!

两匹没有缰绳的健马,驰过前面三里外的光秃秃山顶,背上层然有鞍和马包。只是没有络头缰绳而已。

“咦!怎会有野马?”有人高叫。

风雷剑一蹦而起,惊叫道:“谁说是野马?那是我和翟兄的坐骑,瞧!那马包,咦!糟!咱们的马完了,快追。”

右方又传出马嘶,可惜树林太密看不清马影。

有两个人看守坐骑,坐骑怎会走散,而络头与缰绳都失了踪?决非无因,所以风雷剑说马完了。

似乎四面八方都有蹄声,百步外的警哨叫声传到:“快追!这里有无主坐骑。”

坐骑怎能丢失?不想丢便得去追,三追两追人群四散。

京都三英的老三三剑追魂吕成,落了单猛追斜驰而至的坐骑,相距尚有六七丈远,发出了令坐骑安静的呼喝声,注意力全放在马匹上,末留意树后面伸出一条腿.一不小心突被绊倒。

辛文昭跟踪扑到,一脚踢在在对方的后脑上,挟起便走。

大名鼎鼎的三剑追魂吕成,糊糊涂涂成了俘虏,轻绵绵失去知觉像条死狗,任由辛文昭摆布。

半个时辰后,追马的人陆续返回。

追回了五匹马,却少掉了六个人。

两名警哨失了踪,失踪的六人中,有三剑追魂与江南六侠中的四个,与自称为牟嘉祥东主的人。

起初,巢湖蛟并末在意,山区追马必定费工夫,迟返平常得很,不可能出意外。可是,眼看烈日当顶,午正将届,失踪的人如同石沉大海音讯全无,岂能不急?

风雷剑与神扇书生是最后返回的人,说出看守马匹的两个人失了踪,马都走散了,放置马匹处,割断的缰绳、马绺散了一地。巢湖蛟这才发现问题严重,断然下令分头搜索。

大家猜想定是太行山的匪徒们见了马匹眼红,暗中捣鬼存心不良,必须及早解决,不然后果堪忧。

十二个人分为二批,分三个方向搜索,暂时放下擒捉三眼狂生的事,先求自保再言其他事情。

巢湖蛟与风雷剑、神扇书生是一路。

泰山双杰与侄女主婢是一路,还加上赶车的人熊周青,共是五个人。

第三是江南六侠硕果仅存的两侠加上樊氏与如云主婢两人。

第四路的四位男女走西北向,穿林而入鱼贯而出,每人相距约丈二左右。小心翼翼向前搜进。

女人在后,走在最后的是侍女如云,她不时扔头回顾,监视后面的动静。

通过一处矮树丛,树丛已由前面的两侠搜过,一无发现,却忽略了距树丛约两丈左右的短草丛。

如云刚转头向前,眼角突发现短草丛中人影飞跃而起,飞隼似的猛扑而来,大骇之下,正想出声告警并转身应敌,但已晚了一步,感到脊心穴一麻。人便陷入了半昏迷状态,人向前一栽,便被人挟在腋下疾退而去。

前面的樊氏总算了得,居然听到了异声,猛地转身,惊叫道:“如云、如云……”如云……”

如云不见了,草梢摇摇。

她从草梢的拂动方向,看出了端倪,一声娇叱,循踪追向树丛侧后方,剑已出鞘,志在必得,身法极快。

两侠一惊,跟踪急追道:“樊姑娘,怎么啦?”

树丛中射出两枚制钱大的金钱镖,劲道奇猛。

两人毫无警觉,金钱镖疾行无声,“噗噗!”两声正中身柱穴,向前一扑、翻出丈外失去了活动能力。

樊姑娘绕过树丛后,一无所见,只听见两人的叫唤声,接着听到了沉重的倒地声,心中一震,火速转身绕回。

糟!倒地的两人身旁,站着脸色冷厉的四海邪神。

她惊骇地叫:“是你!”

“感到意外么?”辛文昭阴森森地反问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……我姓樊……”

“不是牟嘉祥的义弟媳?”

“三眼狂生曾经答应娶我,我不甘心。”她尖叫。

“你这种狠毒的女人,谁敢娶你?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