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58节

作者:云中岳

如果要选一座最脏、最乱、最复杂、最靡烂、最没有朝气的城,除了京师,别无他处。外城的西市,是最乱最复杂的地方。其次是广宁门外以西一带,龙蛇混杂是非多。

暮春,温暖的阳光带来了夏的气息,驱走了春寒,令人反而觉得有点懒散。

辛文昭回到京师又已三年了。

今天他一脚踏入白云观前广场,左首一座卖磁州磁佛的棚屋中,钻出一个青衣大汉向他走来,他正想招呼,大汉却向他打眼色示意噤声。他会意地转首他顾,信步走向右面不远处的一行棚屋。

那儿,是卖日常百货的摊位,逛观的香客们在此地买些便宜货,同样的货色要比城里便宜得多。

他走近卖范阳帽的摊位,挤在众客中取过一顶范阳帽,装模作样地察看手工是否精细。

大汉已到了身后,也取过一顶毡帽,举至眼前挡住面孔,低声说:“辛爷,离开此地为妙。”

他一怔,也低声问:“李三哥,有事么?”

“目前没有,等会要出事。”大汉李三哥低声回答。

“出事?为何?冲谁?”

“这里最少也有二十名番子坐记,不知要向谁打桩。”李三哥咬牙切齿地说。

番子,指东广的一群狐鼠。也称干事。

坐记,是指在这一带访辑。

打桩,则是指勒索。

辛文昭放下范阳帽,低声说:“与我无关,我约定了朋友在此地会面、不能走。你走吧!谢谢你。”

李三哥摇摇头,无可奈何地走了。

辛文昭离开人群,向西北角的一座茶棚走去。

他挽发未戴巾,穿一青袍,未系腰带,既不像读书人,也不像大户人家的子弟。

衣着比他华丽的人多的是,比他年轻的公子哥儿也不少,但谁都比不上他出色。

要想看女人,在京城附近,以赶各地的庙会最方便。

其次是上西山踏青。最后是崇文门外南小市东西的鱼藻池附近,五月五日驰马野宴,达官巨富的内眷皆盛妆而来。

当然,普通平民百姓在五月五日端阳这一天,是不许走近的。

白云观以元月十八、十九的燕九节最热闹。但平时,这里的香客也常年不绝,形成一处集市。

香客之中,少不了有女眷。

他看到茶棚内坐了两位大嫂,不由一怔,心说:“唔!是何来路?”

两位大嫂坐在荼棚的角落内。凳上放了有盖香篮、可看出是进香的人。

在旁人看来,这两位中产人家的中年妇女、平常得毫不引人注意,三十出头脸色已现老态,平凡的五官,朴素的衣饰,毫无异处。

但他却看出有异,她们那沉静的神态中,蕴藏着一股阴冷无情的民气,和神秘莫测的气氛,似乎,她们并不属于世间,而是从地狱深处来到阳世游荡的鬼魂。

他走进茶棚,就在邻桌落坐,叫来一壶荼,一盘核桃与糖栗子,泰然自若地察看喧嚷的人群。

两位女香客有意无意地瞥了他一眼,毫无表情。

但他知道,他已引起对方的注意了。

他用目光搜寻可疑的人。

本来,东广的鹰犬如果穿了制服,当然人人认得,他们那顶尖顶帽和白皮靴。非常显眼,一目了然。

但如果改装“坐记”,就难以分辨了。

东广有无数的番子,足迹遍及紫禁城和每一处蛇巢鼠窟,上起王公大臣的一言一动,下这贩夫走卒的房中秘事,可说无一不晓,比毒蛇猛兽更令人害怕。

他混迹京师已有一段时日。是京字号人物中的佼佼者,在他那精明锐利的大眼睛下,一切妖魔鬼怪无所遁形。

凭着他的经验和本能,一眼便可看出何者是鹰,何者是犬。

荼棚内有两只鹰,外面有两条犬。

观前雄伟的牌坊下,也有四只鹰犬。

似乎,茶棚成为鹰犬的注意力集中处、他无意中已卷入不测的旋涡。

那么,目的物是谁?

他的注意力,回到茶棚内。茶棚内荼客不多,十余副座头,仅五座有人。

最内侧角落的两个神秘女香客,不可能引起鹰犬们的兴趣。

进门第一桌,是三位乡巴佬打扮的中年人。第二桌,是两个地棍型的小伙子。第三桌是那两位鹰犬,年约三十上下,穿水湖绿色短衫,一个粗眉大眼,一个双耳招风,尖嘴缩腮。第四桌是他。

找麻烦,他不怕。据他所知,最近三年来,他在东厂已有八次“打事件”的记录。

“打事件”是密语之一,意思是案子已呈送入东安门北面东厂的档案室。可是.迄今他仍然逍遥自在。

东厂鹰犬们,提起四海邪神辛文昭。连他们的“督主”也会汀冷战。

督主,指提督东厂的太监。

以往,由皇上从十二监中选派一人提督。后来,专派司礼监中秉笔第二人或第三人充任,因为太监中按规定仅司礼监的人懂文墨。

太监本来是动过手术不能入道的人,但那时太监专权,皇帝昏庸,太监们居然时兴在城内城外买宅院成家,收些干儿子充门面,也招来一些本家的子侄。宅院的规模,比王公大臣的府第,更气派更华丽。

因此,他们并不算是废人。

每一次四海邪神的案子呈入东厂,不出事便罢,出事,准有一些当权的太监要跟着倒媚。

四海邪神的朋友甚多,尽管太监们的府第高手如云,兵勇上百,戒备森严,但阻止不了来无影去无踪的邪神,而且报复十分残忍。

虽则东厂的鹰犬多如过江之鲫,眼线遍布天下,可是要抓这位一无牵挂的亡命,确也不是易事。东厂暗中出一千两银子买他的头。

他也曾公开扬言,谁敢向他动爪子,谁便得付出千百倍的代价。

因此,东厂那些无法无天的走狗,视他为眼中钉,却又怕得要死。

他并不存心招惹那些走狗,但碰上了不平之事、却忍不住出面打抱不平。三年来落了八次案,可知双方结怨之深。

鹰犬们的注意力在荼棚,难道目的是他?他油然心生警兆,顿萌去意。

刚想抽身,已经来不及了。棚门人影步入,是两个家丁打扮的中年人。

门外的两个鹰犬,打出了手式,堵住了门。

四面八方的鹰犬,皆向茶棚移动。

两个家丁不知大难临头,一无所知地向第二桌两个地棍打扮的小伙子走去,在桌对面落座、叫荼。

家丁从桌下接到纸卷,泰然自若地抽回手,正想神不知鬼不觉塞入怀中,人影一闪,手被粗眉大眼的鹰犬抓住了。

“给我,阁下。”鹰犬狞笑着说。

另一家丁大惊,推椅夺路逃命。

“噗!”一声响,尖嘴缩腮的鹰犬一掌劈出,正中耳门,熟练地抓住对方的手反扭,擒住了。

两个小伙子腿快,急窜而出,想从棚后脱身。

四名鹰犬从棚后进入,四把匕首寒光闪闪,拦住了去路。

小伙子变色回头,已经来不及了。棚口处,已涌入十余名鹰犬,锋利的匕首布下了天罗地网。

“跪下就绑!”一名高大如熊的鹰犬叫,双手叉腰威风凛凛地走近。

广场一阵乱,闲人纷纷逃避。

两个小伙子知道反抗徒然,乖乖地跪下就绑,几乎吓僵了。

粗眉大眼的鹰犬夺过纸卷,上前呈送高大如熊的人,恭敬地说:“证据已获,请役长过目。”

干事(番子)的上一级长官是役长。但外则称为“档头”,档头比番子更可恶、更可恨。

档头展开纸卷。念道:“客氏二十顷香火田、计侵夺邻田三百二十顷,受害田主及所侵田亩数如下……”

档头不再往下念,冷笑道:“奉圣夫人的事,你们的主子居然敢管,该死的东西!”说完,一把抓过一名小伙子,厉声喝道:“是王安叫你将这纸卷送来的?说!”

奉圣夫人客氏,是魏忠贤宫中的饼头,也是今上的奶母,、*乱宫廷,恶毒万分,没有她,魏忠贤也许不致罪恶满身,成为千古罪人。

王安,是司礼太监.是宫廷中唯一忠心耿耿的太监。也是魏忠贤的恩人。可是魏忠贤无时不在设法杀他。

小伙子不认也得认,脸无人色地说:“是……是王公公昨晚传……传出来的。”

档头丢下小伙子,向两个家丁微笑说道:“你们不要怕,这件事与你们无关。你们只要说实话,我可以保障你们的安全。带走!”

接纸卷的家丁哼一声说:“你们不必妄想,咱们此来,已抱定必死的决心,失败归之于天命,你们决得不到半句口供的。”

“噼啪噼啪!”档头连抽了对方四记耳光,变脸道:“狗东西,等你见了督主,再嘴硬尚未为晚。”

辛文昭突然离座,一手握住茶杯,一手掂了两颗搪粟子,朗声道:“住手!怎么打人绑人?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档头脸色一变,勃然大怒,吼道:“贼王八!你这不知死活的……”

骂声末落,整杯荼已经泼在脸上了。

辛文昭喝声像打雷:“李档头,你骂得够痛快、我要打掉你的满嘴狗牙,拔掉你的舌头……”

李档头一声虎吼,劈面就是一掌,掌如开山巨斧,力道千钧,志在必得,相距甚近,淬然袭击断无不中。

辛文昭放下茶杯,伸手拨开对方沉重的巨掌,另一手向前一伸,半分不差地将两粒糖栗子硬塞入对方的口中,快逾电光石火。

下面,伸脚一勾。拨掌、塞栗、勾腿,几乎在同一瞬间完成。

“砰!”李档头像倒了一座山,一声怪叫,吐出两颗栗子,随口吐出来了一口血水,和几颗断牙。

变生仓促,这瞬间辛文昭人化狂风,左一晃,一掌劈翻一名鹰犬,右一闪,一拳放翻了另一名爪牙,接着疾冲而出,双腿连环飞踢,摆平了两名鹰犬。

同时大喝道:“走慢的人留下命来。”

一阵暴响,茶棚鸡飞狗跳、茶桌凳椅齐飞、整座广场大乱人群奔窜。

辛文昭已冲出棚外,一手拔开刺来的一把匕首,“啪!”一声给了对方一耳光,把那位鹰犬击倒在地。

后面有人扑上,匕首刺向他的后心。

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,虎腰一扭,匕首落空,从他的肋下滑过。他手臂一收,挟住了对方持匕首的小臂,扭身急旋。

“啪!”持匕首的手臂断了。

片刻问,鹰犬们倒的倒,逃的逃,二十余名鹰犬狼狈而遁。他像是虎入羊群,掌拍腿飞疾逾狂风暴雨,沾身便有入倒地。

有六个鹰犬未能逃走、因为被打昏失去了知觉。

辛文昭仍想追逐,突然远处有人大叫:“南海子的禁军来了,快走!”

他回望茶棚,两个女香客居然未走。

两个小伙子已经乘乱溜之大吉。两个家丁只走了一个,另一个被茶桌碰伤了腰,倚在破桌下呻吟。

他钻入茶棚,将家丁扛上肩。

女香客之一淡淡一笑,说:“你这乱子闹大了。阁下。”

他呵呵大笑,拍拍胸膛说:“你放心,在下命一条,天大的乱子,在下也挑得起放得下。”

“哦!有种,贵姓呀?”

“你可以去打听。哈哈哈!你如果不出手阻拦,在下可要走了。”

“咦!我为何要阻拦你?”

“呵呵!但愿你们不是掌班的狐群狗党。”他大笑着说。

肩扛着家丁之一,出棚扬长而去。

东厂的建制常有变动,人数也随各皇帝的作风而有所增减。

通常设提督(督主),督主之下有掌班和领班,皆由亲信太监充任。

掌班,其职权兼管不在建制内的一群江湖高手,这群人称为缇骑,令牌所至,天下騒然。

领班之下设贴刑官,由锦衣卫精选千户或百户充任,亦分为二,分别称为掌刑官和理刑官。

以下是役长(档头),役长之下是干事(番子)。

辛文昭认为两位女香客是缇骑,所以说她们是掌班的狐群狗党。

平民百姓犯法,须由官起诉审判,罪稍重的,需经县、州、府各级衙门审理,最后解送刑部,死罪尚须等秋后处决。

但东厂却是超然法外的皇帝私人机关,与刑部毫无关系,杀人根本不需审判,王公大臣也抓起来就杀。

有时杀了之后,连皇帝也听不到丝毫风声。

后来满清时代的血滴子,即渊源于明代的东厂。

附近园林罗布,有不少大户人家的宅院;

白云观本身有十余座殿堂、规模宏伟。

他带了家丁向北走,到了一座巨宅的后园,将人往粉墙下放,说:“老兄,你自己能走么?”

家丁的脸色苍白,苦笑道:“爷台,你快走吧!我还能走得动。”

“要不要我送你一程?”

“谢谢,我……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8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