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62节

作者:云中岳

出西直门西行,沿玉河小径上溯,路通玉泉山。这条小河原称高粱河。

高粱店,是座小得不可再小的城郊市镇,镇西不远处,倚河建立了一座孤零零的小房屋。

八里庄高栈主逃回山东的次日近午时分,辛文昭与三位朋友在小屋中喝闷酒。

一位年轻人一掌拍在木桌上,杯盘一阵跳动。哼了一声咬牙道:“辛大哥,不能让姓高的猪狗逃回山东。我追上去。非毙了他不可。”

“算了,宁可人人负我,不可我负人。”辛文昭不胜烦恼地说。

“这怎能算了,他居然将你出卖给魏阉……”

“这件事说来确也有点邪门,那三个鬼女人好像不是东厂的鹰犬,如果是,哪会如此好说话?其中大有可疑……咦!准备,有不速之客光临……”

话末说完,他已抓起桌旁的一双木筷,身形一闪,便到了门外。

两个身材修伟,穿了青袍的中年人,正沿小径缓步而来,神定气闲,气度雍容,一表非俗。

他们身上未带兵刃,倒像是游山玩水的客人。

“姜剥皮!”他感到意外地叫。

两人走近了,左首的中年人抱拳为礼,笑道:“姜某来得鲁莽,辛兄海涵。”

他回了一礼,笑道:“好说好说,姜大人大驾光临未能远迎,恕罪恕罪。”

姜副指挥哈哈笑,说:“辛兄,请勿见怪.小弟有求而来,可否不必客套?咱们该亲近亲近,是么?”

“呵呵!辛某对人毫无成见,老实说,在五城兵马司的所有人中,辛某唯一敬佩的就是姜大人。大人也是所有的京官中,最穷最公正的人。”

“哈哈!好说好说,多年来,辛兄不知多少次给兄弟面子,兄弟感激不尽。”

“大人今天是为公事而来?”

“呵呵!为公事兄弟必定穿公服。”

“哦!但不知……”

“兄弟替你引见一位朋友,这位是宋兄应星。”接着为宋应星引见说:“这位便是四海邪神辛文昭。那两位是巧手翻云公孙河、千里追风费清。”

宋应星向众人拱手为礼,微笑道;”久仰大名,幸会幸会。诸位兄台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辛文昭不住打量对方,脸色一正、说:“且慢!辽东有一位神枪铁骑宋大人应星,曾在熊经略麾下纵横辽东声威四播。”

“正是区区。”

辛文昭重新施礼,讶然道:“宋大人不在辽东,是不是擅离职守?”

宋应星长叹一声,道:“辛兄,宋某已被革职为民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辛兄知道熊经略的事。”

“这……知道!熊大人廷粥以兵部侍郎兼右佥都御史的身份,奉旨经略辽东,在任十六个月,把举朝上下认定辽东必失的局面安定下来、镇守辽东,独力支撑大局.金虏不敢兴兵南下。

但却被三个姦臣给事中姚宗文、兵部主事刘国纪、御史冯三元三个狗东西造谣中伤,今年元月丢官回京。

换上了目光如豆胆小如鼠而又狂妄自大的袁应泰,取代他经略辽东。上月丢掉了辽阳与沈阳,十万大军断送在金酋努尔哈赤手中。

目下的辽东经略是薛国用,巡抚是王化贞。看样子,辽东丢了,辽西也守不住,岌岌可危。”

宋应星感慨万端地说:“薛经略老成持重,为官严谨。但今天的东北,需要有胆识有魄力的死士支撑大局。

王巡抚骄傲自大,言过其实,对付得了蒙古抄花一群北虏,却无法与金虏努尔哈赤周旋,一决胜负。

日下咱们大明朝最大的敌人不是蒙虏而是金虏。蒙虏的林丹活佛成不了事,金虏才是咱们的生死对头。除了熊大人出来收拾残局之外,今日的辽东,任何人也无能为力。”

辛文昭不住摇头、沉静地说:“不必说了,辛某只是一个江湖痞棍,哪有闲工夫去过问天下大事。”

“辛兄,国家兴亡。匹夫有责……”

“算了算了,朝廷有一批太监,加上一班奴颜婢膝的文武大臣.我一个市井小民即使肯卖命、也没有人肯买。

朝鲜丢了,辽东沦落;熊经略差点丢掉性命,目下在江夏待罪养老。而你,也丢了官削职为民。

—代名将也无能为力,我又凭什么敢谈论朝政?你们如果没有其他的事,我可要走了。”他不耐烦地说。

“辛兄……”

“少陪,两位大人请便。”他断然了逐客令。

宋应星长叹一声,苦笑道:“听人说.辛兄是位义薄云天的好汉,岂知却是个市井亡命而己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他怒声问。

“我说你是个小仁小义的匹夫,在国家大义前畏缩逃避的小人而已。”宋应星深沉地说。

他勃然大怒,手一伸、劈胸抓住宋应星的胸衣往怀一带。

宋应星几乎挫倒,冷笑道:“如果你能杀我拔剑好了。我宋应星与金虏周旋十余年,身经百战,九死一生,没有死在金虏刀下,死在自己人手中,夫复何言!”

他颓然放手,沉声道:“你是官场中人,该知道市并小民的处境,说这些话未免太不公平了,你走吧!”

“辛兄,你还能为天下尽一份心力。”

“阁下,我只有一双手……”

“有你一双手,足以抵挡十万金兵。”

“废话,你……”

“你听我说完好不好?”宋应星一面说,一面在怀中掏出两本书册,两卷纸岫,递过说。“辛兄,你且心平气和看看。”

他极不情愿地接过书册,略一翻动,递回说;“兵部的塘报和通政司的邸报,我用不着看。”

“辛兄知道这些塘报与邸报的来历么?”

“当然知道。”

“但你不知这两册邸报与两份塘报的来历。这是兄弟从广宁返回京师时,在途中搏杀两名汉姦,所搜出的一包谍报中的一部份。”

他一怔,重新接过展开查看。

第一本邸报中,首页是正月十七日,记录中所提及的事,完全是有关廷颁的有关辽东的宫史任免,与敌情记录。

以下共十二页之多。第十二页方是正月十八的记事,也有十页。

每一页皆是断头去尾,页次杂乱。可知皆是经过选择,只留下有关辽东军政大事的数页而已。

通政司所发的邸报,本身仅发两京及各直隶府州,而由各省驻京衙门派人前往抄发,总计颁行与抄发数量,约在三百余册之多。

每日一册,每册页次不等,约在两百页左右。

有关圣旨及各大臣的章疏,大小官吏的升迁调免,朝政要闻动态,军政措施,刑名大事等等、皆大要地列出。

京师附近的八府,每五日发送一次,其他各省驻京衙门,则由衙门派人驿传或专差传送至各省,再分发至各府。

至于驻京各衙门及重要官吏,皆由通政司每日发送。

塘报,即是军书,由兵部发送至各地的军事衙门。

辛文昭剑眉深锁,沉声说:“这是通政司与兵部发送的正本,在发送途中截取并无困难。”

“截职不难,但各府未收到邸报的衙门,断无不如追究之理,但并末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。”宋应星说。

“你是说,姦细出自通政司衙门?”

“辛兄认为如何?”

这两册邸报,每页两面,每面八行,每行包括上顶格共十三格,用的是红色水印有格纸正抄而成,一看便知是通政司衙门的专用邸报纸。

如果是各省驻京衙门派人抄发传送的,纸不但没有水印格,字迹也潦草。字数没有一定。

“可能是抄报吏每月每本仅可领一两银子,私抄偷售大有可能。还有书姓页码呢?可惜都涂污了。”

“可是,四十名抄报人都清查过了,无人涉嫌。”宋应星叹口气道。

“你们可以去查,应该毫无困难。哦!这些事我一窃不通。”

“辛兄,兄弟需要你鼎力相助。”

“你要我干什么?”他大声问。

“熊大人终必重应帝命经略辽东,邸报、塘报如不断落在金虏手中,一切动静皆为敌方所悉,岂不一切都完了。”

“你要我去查?”

“通政司衙门,已为魏阉所控制把持了,除了辛兄,无人能胜此任。”

“我对你们官衙的事不熟,算了。”他一口回绝。

“辛兄……”

“厢行如隔山,脚跨两行最为犯忌,免了。再见。”他语气坚决地说。

“辛兄……”

他哼一声,转身大踏步入屋,砰一声关上了大门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姜副指挥与宋应星,不得不绝望地叹息转身。

大门重开!辛文昭探头问:“姜大人,昨晚你们在找我?”

姜副指挥点头道:“不错,兄弟在入暮时分,捉到两个可疑的歹徒,他们招档有几个不明来历的女人,要设下美人计,诱擒辛兄你,所以兄弟出动了不少人,搜捕几个女盗匪。”

“谢谢你,”他说,重新掩上门。

口口口口口口

傍晚时分,小西南的一座大宅内。

大厅中灯火辉煌,在座的共有十八人之多。

辛文昭与一位青袍中年人坐在上首。

直等到客人到齐,方将一个布包袱打开摊在桌上,脸色凝重地说:“今晚兄弟有请诸位前来,所要办的事诸位事先已经知道大概,相信诸位已了解此事的严重性。

现在,请李化鹏兄将知道的分析给诸位听。

李兄是首屈一指的笔迹权威,也是数一数二的摘瑕发伪专才,诸位请留心有关自己的事。李兄请。”

李化鹏干咳一声,将布包中的两本邸报取出,以坚定的口吻说:“这两本邸报,是元月望日至月杪。为期整整半月。这是说,这是从十二册邸报中,摘要选出另订成册,有关辽东朝鲜事务的重要事务专册。也就是说,这期间,熊经略被撤,袁应泰取代辽东经略,辽阳沈阳尚未失守。

因此,我知道姦细逐日搜取有关东北的军政事务的邸报,另订成册,每半月偷携出关递送给金虏。”

他将一卷塘报举起,又道:“依常情论,如果有重要大事,必定以最快手段不定期专程递送出关。据判断,塘报也是半月一次递送。

现在,诸位请看这些塘报,皆是兵部所发的正本,关防印信一应俱全,已可断定是直接由兵部发出的真品。”

一名中年人离座,神色肃穆地说:“兵部所发塘报,列为机密,有些重大事,禁止列入邸报抄发,各有关衙门收文极为慎重,绝对不可能虚收。

而各有关衙门关于正月的塘报,经兄弟半日彻底清查,皆无虚收与遗失的呈文。兄弟在兵部呆了七年,在司务厅享有不少方便,因此绝不会有所错失。

所以,这些塘报全是真品,不会是兵部所发半途被人截留的,除非各衙门收文的人弄了手脚。”

“追查各衙门的收文,办得到么?”辛文昭问。

“这……只能追查在京各衙门的档案。”

“需时多久?”

“需半月左右。”

“好,你去办。”辛文昭说,向李化鹏挥手示意。

李化鹏干咳了一声,说:“邸报的真码虽已涂污,但兄弟已用透影法找出两次的墨痕,已找出六个姓,他们是吕、周、吴、郑、费、徐。通政司的抄书吏共有二百三十名,只须从这六姓书吏中清查便可。

依常情论,可能是负责抄写的这六姓人,抄写时多抄了一份带走。所以各衙门邸报不缺,不是姦细在中途截留。

万一是半途截留的,也只限于京师八府地面,咱们可从八府的公文档案追查、定可找出线索来。”

由于抄发邸报的人甚多,而记事有时不止一页,因此采用分抄合订的办法。原稿编定页码,分由数人传抄,所以页码必须抄写人的姓,以免弄错。

如果抄写的人负责抄写三页,则在页码上加写吕一、吕二、周一、周二等等,合订时便不会弄错了。

辛文昭神色凝重地离座,以稳定的口吻说:“咱们已经摸出头绪,抓住了追踪的线索,诸位可按分配的范围,立即进行秘密查。

通政司方面,黄经略黄大人将尽可能予以方便协助。兵部方面,武选、职方、武库三司,皆有人暗中帮忙。都察院方面,有两位御史大人暗中支持。城厢方面,姜副指挥更是全力相助,诸位可以放心侦查。

兄弟必须提醒诸位的是,切记不可打草惊蛇,只要求诸位供给所获得的可疑线索,而不需诸位出手抓罪证,自有人加以处理。

从现在起.定名为猎狐行动的中枢开始建立。咱们这群市井匹夫,总算有机会替朝廷尽一分心力,希望咱们能不负所托。现在,咱们化整为零,至广宁门贺家,替诸位引见接头的人,并商量各项细节,这就走。”

口口口口口口

一天天过去了,转瞬半月;依然找不出头绪,虽有一些可疑的线索,但进一步追查却又大失所望。

辛文昭不得不扩大追查的范围,开始调查驻京各衙门的抄报人。这一来,便大感人手不足。

那时。驻京各衙门除了十二布政司之外,还有藩邸、各分巡道、各中军都督府……等一大堆。

这些驻京衙门只算是小小的办事处,经费有限,人手不够。皆是临时雇人传抄,每抄一本是每月七钱银子,一个人一天最多可抄五至七本。因此需要不少人手。

要清查这数目庞大的抄报人,谈何容易?

又是三天,他不得不承认是枉费心机。

终于,通政司方面得到了消息,保定方面,邸报的纸张有了问题。

辛文昭大喜过望,立即带了李化鹏准备赶赴保定府查证。

他以为这回稳可获得线索,保定的线索不啻拨云见日,范围缩小了,问题便可迎刃而解。

两人兴匆匆地出了广宁门,奔向五里庄。那儿,是他城外十余处居所之一,随时可获得坐骑。

这里距保定是三百五十里,他准备一天一夜赶到,没有坐骑便难赶及。

距庄尚有半里地,一匹健马四蹄翻飞,从庄门冲出,狂驰而至。骑士老远便叫:“辛兄,不必来了。”

他一怔,止步叫:“咦!夏侯兄么?怎么啦?”

坐骑来至切近,夏侯津飞跃下马,苦笑道:“我知道你要找坐骑南下,所以绕道赶来找你。”

“怎么啦?”

“小弟从保定来,不必走了……”

“怎么,你是说……”

“辛兄接到华刚传来的消息了。”

“是的,保定府的邸报纸张有了问题……”

“是小弟发觉的。”夏侯津说。

“我正要……”

“华兄走后.当晚府衙就失火,焚毁了经历司与照磨所,火死伤六名丁役,公文付之一炬。”

“哎呀!这……”

“辛兄,你看,这是什么?兄弟随推官大人至火场勘察,拾到这件玩意。”夏侯津说完,递过一柄铁器。

辛文昭接过,反复察看。

此物形如扁针,也像柳叶刀,重心在中,不是老于此道的人。不易控制飞行。长约七寸,相当沉重,上手便知是纯钢打造。

由于经过火烧,所以刀口已有点变形,外表毫不起眼,像条黑炭。

他用指甲轻刮刀刃身,眉心紧锁地说:“错不了,蓟州三霸的龙形尖。”

指甲所刮处,隐约现出几难分辨的龙鳞纹。

“辛兄,你是说,蓟州三霸是姦细,他们可能知道咱们所要查的事。”

他冷冷一笑,哼了一声道:“咱们已出动了二四百人,想守密难比登天,我就是希望他们知道,以便他们出来掩饰。”

“咱们要去蓟州找……”

“不必去找。”他虎目生光、转向李化鹏道:“李兄,我说出心中的猜测,你看对不对。

其一,保定府的邸报。有关辽东的事这一部份纸张有些不同,是差一级的贡纸。纸杂有水印,定是优制品,毛病就出在保定府的某一本邸报上。

其二。既然他们已仿制了优制品,可知定是为了取信于金虏故不借工本加以换取真的邸报。

其三,姦细只须在送保定的报差上弄手脚,不需在京城冒险。

现在,只要再循塘报失陷路线侦察。当可发现他们的组织是如何庞大和精密了。他们在京部的内姦,神通相与广大呢!”

李化鹏审慎地说:“辛兄的推论,不无道理,但不知你打算……”

“我打算从两方面着手。其一,沿途布下眼线,各宿站在驿站安下暗桩。报差每五日一送,盯紧报差使可获得线索。其二,在出关路上留意出关的可疑人物。当然,把守关卡不可能有收获,姦细定然从空隙偷渡,这方面由兄弟派人致书山海关罗氏双雄与喜峰口燕山三杰,定可封锁姦细出路。目下,咱们须找出京都的内姦。”

“蓟州三霸方面……”

“他们会找我的。”辛文昭颇为自信地说。哼了一声又道:“我会迫他们来找我。走!回去调派人手。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