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 神 传》

第65节

作者:云中岳

兵贵神速,申牌整,海淀北面丧门煞父子的秘窟被包围了。二十余名得力爪牙被一网打尽。

可是,功亏一篑,丧门煞父子恰好不在家。

辛文昭不是个肯承认失败的人,动员了他自己与三煞的所有人手,紧迫追踪,一面封锁消息,一面亲带黑煞与鬼手煞循线索锲而不舍地追索。

丧门煞父子也不等闲,傍晚时分得到了凶讯,知道情势危急,一咬牙,打算遁入皇城藏匿。

京都算来共有四座城,南面是外城,北面外围是京城,内一重称皇城,皇宫所在则是紫禁城。

皇城之内,除了各衙门之外,便是皇亲国戚功臣勋爵的宅第。只要能找到藏身的地方,可说绝对安全。

皇城的治安,除了锦衣卫与各种禁卫军之外,还有中兵马指挥司。

五城兵马指挥司分为东城、西城、南城、北城、中城,但中城不加城字,称为中兵马指挥司讯地,也就是皇城,但紫禁城不包括在内。

丧门煞父子本想从长安左门逾墙而入,发觉有人跟踪,心中一虚,便绕城跳入玉河,潜水出水门遁入。

跟踪的人是辛文昭、黑煞、鬼手煞。三人像三只大鸟般飞越丈八高的城墙,悄然进入皇城。高的围墙逃命。

辛文昭更是高明,后发先至,贴地窜出,一闪便到了墙下,鬼魅似的向上腾升,神乎其神地出现在墙头,恰好迎着飞跃而来的丧门煞,长剑一挥,硬接丧门煞身在空中攻来的一剑“射星逸虹。”

“铮!”双剑相交,锐鸣震耳。

丧门煞只感到虎口一震,凶猛的反震力及身,整条右臂发麻。身形急剧下降。

剑芒再闪,第二剑急袭接锺而至。

“哧!”一声轻响,锋尖可怖地掠过丧门煞的右肩尖,肩骨突然进裂,整条右臂失去自制。

“砰!”一声摔倒在墙根下,剑脱手失落。

不等辛文昭飘降。黑煞与鬼手煞恰好扑上擒人。

“侧倒!”辛文昭急叫。

黑煞与鬼手煞闻声知警,不约而同扭身急倒。

三枚丧门钉间不容发地掠过两人的胸肋,衣破皮肉不伤,飞出五丈外方翩然劲尽坠地,逃过大劫。

丧门煞又打比了三枚丧门钉,临危与辛文昭拼命,钉飞剑起,易左手握剑滚出,奋余力挥剑自救。

辛文昭也知丧门钉利害,黑夜中不敢冒险接近,晃身急闪八尺、不但避过丧门钉的袭击,也避过凶猛的一剑。

丧门煞飞跃而起,撒腿便跑。

辛文昭衔尾急迫,紧锲不舍。

黑煞与鬼手煞已及时按住了刘正,拉脱对方的双肩关节,由黑煞将人抗上肩,随后飞赶。

追出一条小巷,对面突传来脚步声,接着看到灯笼、是锦衣卫的巡逻队。

厂、卫是一家,丧门煞心中狂喜,脚下一紧,大叫:“快来……”

辛文昭心中一急,拔出匕首,脱手飞掷,如同电虹一闪,不偏不倚贯入丧门煞的左肩背。

“啊!”丧门煞狂叫,砰然倒地。

辛文昭赶上一脚踏住,一掌拍在对方的后脑上,丧门煞立即失去知觉。

巷口巡夜的十余名卫军,闻声飞奔而来。

他将丧门煞背上,扭头会合了黑煞与鬼手煞。跃登瓦面向城外撤。

警锣声传出,巡夜的卫军发出了警讯,糟了!

不久,看到了城墙,三人不管二七二十一,跳落街心折入一条小巷,向墙根飞奔。

真不巧,小巷尽头是城根,却不知城根下已有人先一步到达了。

等他们窜出巷口,对面黑影乍现,有人大叫:“巡视中城御史粱大人在此。犯夜的人就绑。不然乱箭射死。”

前左右三面有人,后面小巷中也有人堵住了退路。

辛文阳心中一定,叫道:“请梁大人亮灯笼,草民辛文昭求见。”

说完、向后面两位同伴低声说:“如果不是粱之栋大人,咱们从右面破门入室撤走。我断后。”

随从亮起了灯笼.国字脸膛留掩口髯的梁之栋梁御史佩剑穿官服,在两盏灯笼的陪同下。急步而来,讶然问:“唉!真是辛壮士,你们……”

在都察院中,粱之栋是个为人方正但并不引人注意的御史,忠姦两方的人,对他都不予重视。

其实,他该算是个失职的御史,因为他知道朝政不可为,干脆不开门说话。仅暗中留心政事,默默地做他应该做的事。不与冯三元一群姦党同流合污。在五位巡城御史中,他是唯千肯暗中与南城兵马司姜副指挥使合作的人。

辛文昭放下丧门煞,行礼道:“上禀大人,草民已擒住汉姦刘保父子,正要追索金虏派来的姦细。”

梁御史大喜,欣然说道:“辛壮士,随我来.到偏僻处问口供。”说完,向身后的两名兵士说:“熄灯,清道动身。”

在一间马房似的小屋中,丧门煞刘保刘正父子被卸了肩关节,捆起了双脚,坐靠在墙下喘息。

辛文昭站在一旁,冷冷地抚弄着匕首,阴森森地说:“丧门煞,你的党羽已经招供,应该放明白些了,如果你想熬刑不招,分筋错骨的痛苦你受得了么?”

丧门煞已经奄奄一息,不住发抖,战栗着说:“我招,找什么都招,只求你给我一次痛快。”

“我在听。阁下,是谁要你偷窃邱报塘报的?”

“半年前,在下结交了一位叫韩宗功的人。我并不知道他的底细,他派了两个人叫我帮他办事,抄一些邸报,每月给我一千两银子。”

“一千两银子一月,难怪你最近手头大方得令人起疑,你比那些抄报吏收入高出一千倍,那姓韩的现在何处?”

“不知道,他的消息灵通得很,他能找得到我、而我根本不可能主动找到他。”

“你与蓟州三霸是如何勾结的?”

“没有,你找我之后,韩宗功派人来找我,要我到城东漕河码头戮取蓟州三霸的人头交给你消灾,如此而已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“与你一同前往对付蓟州三霸的爪牙,也是姓韩的意思,其实他已经先派人通知了蓟州三霸的爪牙,没料到你不上当,失约……”

“在下如果不失约,你便杀辛某灭口,是么?”

“是的,可惜……”

“可惜在下早就怀疑你的为人,东厂的人找你,其实是要替你洗脱嫌疑,没料到慾盖弥彰。反而被在下看出破绽。

说吧!这件卖国事件,东厂有多少人参与其中,把同谋招出来,给你一个痛快,以免皮肉受苦。”

丧门煞苦笑,摇头道:“在下与东厂的一些人虽小有交情,但这件事根本不曾牵涉到厂卫的人,他们扬言捉我,连我都感到意外呢!”

一旁的梁御史眉心紧锁,神色凛然地说:“辛壮士,这件事不要问了。三月初,本官听人说过,有一个姓韩的人在魏阉的住宅走动,行动诡秘,谁也摸不清他的底细。所以,显然魏阉已牵涉在内,而天下没有人敢于追究,这件事……”

辛文昭冷笑一声,咬牙道:“不行!草民既然管了这档子事,绝不半途而废,必须追个水落石出。

我不怕那狗太监,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牵涉到卖国的大事情,我不能不管,除非姓韩的能飞天遁地,不然我一定要将他找出来。”

丧门煞正待接口,刘正已抢先道:“姓韩的有一群高手保镖,听说全是辽东一带武艺高强的屯民,他们已甘心替满清人效忠,已不承认他们是大明皇朝的子民。即使你能找得到韩宗功的藏匿所在,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。”

“我只要你说出他的藏匿处。”辛文昭沉声道。

“可惜我不知道,不然倒希望你去送死。”

“你认识他那些人?”

“不认识,只见过他那两位美丽的保镖。”

辛文昭心中一动,向梁御史说:“追查韩宗功的事,草民另行设法。这两个卖国贼,就交给大人法办了,其他的人证物证,皆在姜副指挥处,大人可向姜副指挥提解。草民不敢在皇城禁地逗留,就此告辞。”

说完,率两煞行礼而去。

到了外城小西市,他向黑煞和鬼手煞说:“小弟立即到西山踩探一些神秘人物的下落,两位兄台务必于日出前,带咱们的弟兄到达西山法海寺等候。”

黑煞一惊,讶然问:“辛兄。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如果能证实兄弟的猜想,咱们将有一场空前激烈的厮杀,因此去的人。必须带全兵刃暗器。”他沉着地说。

“那为何不一同前往。”

“兄弟必须先踩探,一同前往岂不打草惊蛇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兄弟会小心从事。但请放心。一切拜托,幸勿误事,兄弟先走一步了,沿途我会留下暗记。再见。”

半个更次之后,他到了门头村,循入山大路,向山深处急赶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邪 神 传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