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一章

作者:云中岳

张金彪咽下口中的免腿肉,伸出油腻的毛茸茸的大手,怪眼一翻,指着邻桌那位乡巴佬,大叫道:“你过来。”

他粗壮得象一头大牯牛,留了一把满脸络腮胡,天气热,敞开前襟,露出满胸的卷胸毛,皮腰带上,带了一把单刀短巴首。一脚踏在长凳上,右手抓了一条烤兔腿。桌面上有五壶酒,一盘烙饼,一堆大蒜瓣,几碟小菜,桌面上油汤狼藉,吃相极为不雅。脚旁,搁了一根竹节钢鞭,重量恐伯不下三十斤,黑油油乌光闪亮。

他的嗓门大得象打雷,这一叫,声惊四座。

“乒乓!”乡巴佬失手坠碗,一碗酒报销,被他的可怕叫声几乎吓破了胆,脸色苍白;‘战栗着惶恐地麻木地盯着他发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他大为不耐,吼道:“狗娘养的,你是聋子?过来。”

乡巴佬打一冷战,一跳而起,推凳移近惶诚惶恐语不成声地说:“大……大爷是……是叫……叫我么?”

店中共有八付座头,午间正是进食时分,因此座无虚席,所有食客,皆被他这种粗鲁举动所吸引。他怪眼彪圆,怪叫道:“不是叫你,难道叫你的魂不成?”

“小……小可并……并末得……得罪……”

“谁说你得罪了我?”

“大爷……”

“我叫张金彪。”

“是,张……张大爷。”

“我有事问你。”

乡巴佬总算松了一口气,不住打躬:“大……大爷有……

……有何吩咐?”

“大爷问你,去杨家寨该走哪条路?”

乡巴佬向西一指,说:“出驿西一直走……”

“去你娘的!没头没尾,一直走,走上西天去不成?你昏了头?”

“小的是说,西面那条路一直走,不用拐弯走岔路,三里路便是杨家寨。”乡巴佬定下神说。

“知道了。回去。”

食罢,‘他会了帐,抄起竹节鞭,拿着放在凳下的小包裹,走向镇西。

接着,靠窗一付座头有食客会帐,两个青衣中年人,跟在他的身后,同向镇西走。

明港务是信阳州最北端的一座大镇,地当往来要冲,南下信阳州是九十里,旅客在此地落脚,因此市面相当繁荣。

他所经处,吸引了不少目光,那根竹节钢鞭够唬人。

出镇西不久,两名中年人赶上来了,为首的人不悦地说:

“蠢牛!你他娘的这样问路,早晚会碰上鬼的,以后你别想再先行探道,你就走在后.面跟来吧。”

他扭头哼了一声,也不悦地问:“老兄,休埋怨什么?

小食店靠窗一桌那位驼子,是不是跟下来了?”

后面半里地,一个驼背中年人,正以不徐不疾的脚程远远地钉住了他们。

神鞭太岁怪眼一翻,哼了一声说:“路又不是你的,难道不许别人走?再说,一个驼于……咦!驼子,你看象不象……象……嘿嘿他娘的象什么……”

“象威震江湖的驼龙吴海。”另一名中年人接口。

神鞭太岁一掌拍在自己的脑袋瓜上,说:“对,对,象驼龙吴海,他穿的那身黑直掇,走起路来向前‘冲一冲地,对,好象真是他。”

“别管他,咱们走咱们的阳关道,他走他的独木桥。咱们没惹他,他岂奈我何。再说,咱们也不怕他。”

三人不再转首回顾,继续向前走。凡是口里说不怕的人,心中必定已有所畏惧,并无多大自信;进入一座树林,神鞭太岁回头一看;讶然道:“唉!老驼子怎么不见了?”

后面小径空荡荡,哪有半个人影。

走在最后的中年人哼了一声道:“不要管别人的闲事了,咱们办正事要紧。”

“你不怕老驼怪找麻烦?”神鞭太岁问。

“怕什么?我飞狐莫天雄岂是个伯事的人?他驼龙那几手绝活,老实说唬不了多少人,真要反脸动手,我飞狐接下他百招当无困难。”

前面小径折向处,由于树木挡住视线,必须到达折向弯道,方可看到路那面的景物。刚到达弯道,前面突传来、阵阴森森的嘿嘿冷笑。

走在前面的神鞭太岁咦了一声,站住了。

路例的树下,盘坐着一名脸色苍白,膝上置了一把古色斑澜的连鞘宝剑,青衫宽大,右胸襟前,绣了一头冲天而起展翅飞翔的大鹏鸟。

“你们这时才来?”青年书生冷冷地问。

飞狐莫天雄脸色大变,骇然问:“万里鹏,你想怎样?”

万里鹏阴阴一笑,虎目中杀机怒涌,说:“你们前来讨救兵,在下料定你们会来杨家寨:请黑龙帮出头,没错吧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们带了多少金珠来?”神较太岁怪眼一翻,沉声道:

“狗腿子,不要欺人大甚。”

万里鹏徐徐站起,剑眉一挑,阴侧侧地说:“张八爷已经警告过你们那位狗屁大哥,郑州东街栈房的案子,就此结束,不许你们节外生枝寻仇报复。你们却妄想前来找黑道凶魔出头,八爷绝不容许这种事发生,你们的一举一动,皆在八爷的监视下。”

“哼!东街栈房的案子,永远不会就此结束,‘除非张八把栈房交回,并赔偿叶大哥的损失。你们上藉官府欺压,下靠江湖朋友撑腰,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天人共愤,天下间岂无仗义锄姦的人?可是,那些敢于仗义行侠的人,却慑于张八的名头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因此,咱们只有向黑龙帮求援。”

这里已是杨帮主的垛子,你敢在此撒野吗?”飞狐莫天雄有侍无恐地说。

万里鹏仰天狂笑,笑笑说:“你们在做白日梦,目下梦快醒了。听说姓叶的有一件家传至宝玉凤凰,是不是让你们带来作为请杨帮主插手的礼物?”

“无可奉告。”飞狐朗声说。

万里鹏指着其一名冷眼旁观的中年人,阴阴一笑道:

“这位朋友,定是姓叶的与杨帮主搭线的人了,咱们眼生得很,贵姓?”

中年人脸色不正常,有点畏缩地说:“在下叶钧。”

“哦!是姓叶的亲友?”

“在下与栈主有叔侄之亲。”

“哦2难怪,阁下定是在江湖浪迹的人,返里时与令叔搭杨堡主的线。可惜,你大概对江湖最近十来天的变化,毫不知情了。”

“在下确是返乡省亲……”

“可惜你们来晚了。”万里鹏得意洋洋地说。

“来晚了?”叶钧不解地问。

万里鹏将剑佩上,笑道:“黑龙帮已在半月前宣告解散,这群以暗杀为业无所不为的黑道杀星,已经一哄而散各奔前程,杨家寨目下已是人去寨空,杨帮主的宅院已门可罗雀,他本人下落不明,不知遁向何处避仇隐居去了。”

“我不信,三十年根基威震江湖的黑龙帮,不可能无声无息解散了。”飞狐莫天雄沉着地说。

“信不信由你,杨家寨附近鬼影俱无便事实证明。喂!拿来,姓叶的。”

叶钧盯视着对方伸出的大手,不解地问:“阁下,拿什么来?”

“你别装傻……”

“在下不懂。”

“玉凤凰。”

叶钧退了两步,紧了紧背囊变色道:“你……你休想,在下宁可将它打碎,也不会送给你们这些助封为虐的狗腿子。”

“你拿不拿来?宁为玉碎对你没好处。”万里鹏冷冰冰地说。

飞狐将叶钧拖至身后,向万里鹏说:“阁下既知道咱们时一举一动,跟至杨家寨方现身行凶,确是胆大包天,并未将黑龙帮放在眼下哩。”

“哈哈!在下早知黑龙帮已经解散,因此让你们来,免得你们不死心。废话少说,拿出玉凤凰,万某人放你们一马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怎样?”

“只许你们一个人留下双耳返回郑州报讯,其他两人走死路哩。好吧,给你们片刻工夫,让你们自己决定,谁是那位报信的幸运人。”万里鹏傲然地说完,退出丈外背手而立。

似乎,他成了三人命运的主宰,口气之狂,令三人又惊又怒。

神鞭太岁怒火上冲,倒拖着竹节神鞭迫进厉声道:“你狂吧,狂吓不死人,咱们拼了,拔剑!”

“对付你这种人,还用得拔剑?阁下,你未免太看重你自己。”

神鞭太岁大吼一声,火杂杂冲上,“泰山压顶”兜颈便砸,鞭风虎虎,力道千钧,势沉力猛,声势惊人。

万里鹏冷笑一声,不言不动。

钢鞭临头,他浑如末觉,出奇地冷静,仅用一双精光闪亮的虎目,死瞪着神鞭太岁的双目。

鞭向下.疾沉,势如山崩。

万里鹏左手一抄,在顶门上空抓住了钢鞭,仅是一发之差,鞭无法下落。

神鞭太岁大骇,猛地夺鞭。

一夺,万里鹏未动分毫,鞭抓得象是凝结了,双脚立地生根,无法撼动。

二夺,依然如故。但万里鹏不再一无表情,向神鞭太岁咧嘴一笑。

双方的艺业,相差太远太远了,优劣已判。

神鞭太岁额上冒汗,不死心,大喝一声,双手夺鞭。

万里鹏哼了一声叫:“滚!脓包!”

神鞭太岁的绰号不符实,一照面鞭便易手,一声惊叫,斜飞八尺几乎摔倒,虎口鲜血泊泊而流,脸色泛青,心胆俱寒。”万里鹏将鞭奋力向侧丢,“克勒勒”一阵暴响,枝叶纷飞,钢鞭击碎了不少枝叶,落向右侧四五丈外的一株苍松旁方向下掉。

基地,落鞭处有人狂叫:“哎呀!这是啥玩意?砸中我的腿,哎呀!我的腿……我……我的腿……”

万里鹏一怔,奔上叫:“什么人?这一带不可能藏了人。”

灰影徐现,站起一个乡巴佬,以手握住一条腿,一跳一跳的单足找地上站稳。

神鞭太岁一怔,心说:“老天!.这人不是指引咱们来,在食店被我恶声问路,吓得半死的乡巴佬吗?他……他怎么比咱们早在此地现身?我走了眼。”

正在想,那面已起了令人难信的奇妙变化。

万里鹏奔近,沉声问:“土佬儿,你是怎么来的?”

土佬儿乡巴佬滋牙咧嘴,怪叫道:“我是怎么来的?用脚走来的。老汉在此打柴,睡着了,早半天就来啦!你……

你们……”

万里鹏惑然,冷笑道:“在下搜了两遍,整座树林连免。

子也藏不住……”

“你说老汉是兔子?”

“你……。”

“啪啪!’’耳光声暴起。

“哎哟……”万里鹏狂叫,连退五六步,手按着双颊,被打得晕头转向。

这件事不可能发生,但确是发生了。

神鞭太岁大骇,脱口叫:“老天!我……我在做梦?我……”

乡巴佬放下脚,伸出刚才打万里鹏耳光的手掌,不住晃动说:“好痛,好痛,这家伙的脸皮真厚。”

万里鹏的目光,落在乡巴佬的手掌上,看到手掌多了一个歧指,掌心殷红如血,不由心向下沉,张口结舌,打一冷战惶然后退叫:“六指邪神……”

话末完,扭头撒腿狂奔,好快。

六指邪神四个字把神鞭太岁吓得顶门上走了三魂,脚底下逸出了七魄,双手抱住脑袋,转身抱头鼠窜,也快得惊人。

飞狐莫天雄也不傻,从另一方向溜之大吉。

叶钧也慌不择路狂奔,只跑了十步,前面大树后灰影移出,六个指头的血红大手直伸到眼前,笑声入耳:“嘻嘻!

,拿来。”

叶钧心胆俱寒,双脚发软,跑不动了,脸色灰败语不成声地说: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

“老汉算定玉凤凰在你身上。”

“我……我我……”“给我。”

草丛中青影乍现,站起一个驼背老人,怪笑道:“见者有份,驼龙吴海跟了老半天,总不能让你六指邪神一个人独吞,对不对?”

六指邪神哈哈大笑道:“很好,很好,你要什么?”

驼龙吴海耸耸肩,也笑道:“呵呵2不好也得好,自然是要玉凤凰。”

“哈哈!你驼龙要来何用?”“呵呵!当然是有志一同,要用这玩意交换牛鼻子老道的一瓶九转金丹罗。”

“哈哈2可惜玉凤凰只有一个、”“呵呵!当然你我两人不能平分。”

“哈哈!对,对极了,不能平分。”

“呵呵!怎么办?”

“哈哈!你说怎么办?”

驼龙吴海拍拍脑袋,说:“呵呵!这样吧,咱们抓阉,得失碰运气靠天命,公平得很。”

六指邪神摇摇头道:“不行,出面的人是我,赶走万里鹏的人也是我,你拣现成,何谓之公平?”

“依你之见……”

“等我弄到手再说。”

驼龙吴海突然冲上叫:“见你的大头鬼……”

“啪”一声暴响,两人拼了一掌,劲气四荡,罡风呼啸声如殷雷。

“回敬你一掌!”六神邪指叫,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