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十二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我已经打算助你……”

“他的党羽已到了半里外,再不走便陷住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如果不信,你可以回去看看。走吧,咱们到南面去闹事,迫他就范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老贼为人姦诈阴险,咱们不断地闹事迫他,他不赶走飞豹才是怪事。走!”

凤剑在他的右首,亲密地并肩而行,灿然笑道:“我如何称呼你?能告诉我你的贵姓大名吗?”

“你爱怎样叫都成。”

“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,这才公平。”

“呵呵!这世间没有所谓公平的事。”

“你这人……”

“我这人很怪,是不是?等我收拾飞豹之后,再以真面目相见……”

“一言为定,你可不能反悔食言。”

“你没等我把话说完。”

“嘻嘻!读书也可以断章取义,说话又何妨只听一半?”凤剑俏皮地说。

两人一面走一面闲谈,气氛显得十分和谐,象是一对老朋友,悠闲地拾取话题,从江湖大势至个人见闻,天南地北,无所不谈,十分投契。

在山庄南面,两人找到一处林中空地。凤剑说:“这里距枫林山庄仅半里地,在此地张网捕鱼,你意下如何?’,

“走近些,由一个人前往引鱼前来入网,网大鱼的机会要妥些。”

“哦!可是……万一他们倾巢而出……”

“不会的,除非木客至今尚未返庄,不然,重要的人物不会出林自讨没趣,好吧,反正咱们志在闹事诱敌,在何处张网都是一样。”

两人在一丛枯草下隐起身形,静候鱼儿入网。

不久。北面山庄方向传出三声钟鸣。

凤剑黛眉深锁,说:“这是暗号,木客这老匹夫不知在打甚么鬼主意,咱们得小心了。”

蒙面人却欣然地说:“依我看,这定是召回暗桩的暗号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不久之后,南面必定有人返庄。”

“哦!但愿你猜中了。”凤剑向南眺望说。

两人并肩而坐,‘蒙面人显得拘束些。凤剑似有所觉,转首问:“喂!你怎么不说话?你有点心不在焉,是不是有心事?”

蒙面人回避他的目光,说:“我感到有点心潮汹涌,似乎预感到将有意外事故发生。”

“是属于那一类的事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疑神疑鬼了,小兄弟。”凤剑灿然笑着。不自觉地伸纤手握住了他的手臂。

蒙面人有点心神不定,迟疑地说:“左姑娘,我想离开此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他举目四顾,低声道:“咱们躲在草中,固然可以避免四周的人发现,可是四五丈外的树上如果有人潜伏……”

“枫树叶已落尽,树上藏不住人,你顾忌太多了,放心啦!”凤剑不以为然地说。

蒙面人仍不放心,徐徐转首回望,转的速度甚慢,慢得让人难以察觉他的转动。

蓦地,他看到了远处的树枝在动。

一颗寒星破空而至,奇怪绝伦。

他虎目怒张,猛地伸手抱住了凤剑,仰面便倒。

凤剑却表错了情,吃了一惊,本能地挣扎,却仓卒间难以发劲,被抱住躺倒,羞急地叫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嗤!”异响刺耳,啸风声惊心动魄。

弦声传到,令人闻之头皮发炸。一枝劲矢斜贯入地中近尺,箭簇以毫发之差,贴凤剑的胸衣而过,箭杆斜压在她的胸前,她几乎感到箭杆有灼热感传出。

她惊出一身冷汗,骇然道:“你的预感真可怕,要是……”

蒙面人低声道:“我去弄他下来,你小心防箭。”

说完,斜窜而出,象蛇一般窜走了。

凤剑用臂挟住箭拔出,一蹦而起,大叫一声,蹶而又起,最后“砰”一声仆倒在草丛中诈死。

“嗤!”第二枝劲矢到了,相距仅半尺之差。

蒙面人窜出草丛,身形暴起,一跃三丈,着地即伏侧向侧滚了一匝。

“嗤嗤!”两枝箭皆射入他伏倒处的短草中。

他再次跃起,斜窜三丈,这次扑地不再滚转。

“嗤!”第三枝箭贯入他身侧三尺左右的草地中。

第三次跃起,他已窜至林下,一声长笑,贴在一株大枫树后,笑完说:“朋友,下来。如果在下所料不差,阁下定然是神箭聂荣,血花会中大名鼎鼎的夺命神箭手,曾经用暗箭杀了不少人。”没有回音,毫无动静。

他向左闪出,突又缩回。

“嗤!”劲矢贴树擦过,好险。

但他已窜至前面丈余的另一株大树下笑道:“百步穿杨绝技,在浓密的树林中派不上多少用场。喂!你还不下来?”

三丈外的树干横枝上,坐着一个灰衣人,所穿的灰衣有浓淡不同的斜纹,贴在树上与树同色,如不留心细看,很难发现身影。手中的彤弓搭上了一枝箭,引弓待发虎目冷电四射。

蒙面人徐徐移出树后,不再躲闪,招手道:“你下来,在下给你一次公平一决的机会。”

话未完,突然绕树急转。

弓弦狂鸣,人影飘摇,。箭到人亦到。

“杀!”蒙面人大喝,剑已神奇地出鞘。

他身左不远的大树下,狂急地扑出一个使护手钩的灰衣人,钩发似雷奔,,猛搭他的肩头。

箭在不容发地掠过蒙面人的左胁,劳而无功。

同一瞬间,杀声与箭同出。

同一刹那,剑钩相接。“铮”一声暴响,火溅飞星,人影近身相博。

剑与钩缠住了,蒙面人弃剑飞端。:砰砰”两声闷响,双脚端在使钩人的胸口上,力道干钧。

“啊……”使钩人仰面摔倒。

蒙面人不等身形落地,扭虎腰借一踹之力,窜至树枝后向下急伏。

跟踪射来的箭贯入树中,入木半尺以上”

蒙面人象怒豹般重新扑出,扑倒、拾剑、滚转、斜窜、擒人。一连串奇快奇急的举动,一气呵成无懈可击,快得令人眼花撩乱。

这刹那间的变化中,树上的人又发射了五枝连珠箭,仅’有一枝拨过蒙面人的肩侧,五箭落空。

蒙面人最后抓住了口中溢血、动弹不得的使钩人,一跃而起,以使钩人作为盾牌,向树下走,向上叫:“姓聂的,你的箭快射完了吧?下来啦!”

树上的神箭聂荣引弓待发,却投鼠忌器迟疑不决,恐怕误伤同伴。

蒙面人收了剑,探手在俘虏的百宝囊中,摸出两枚透风镖,晃了晃说:“姓聂的,你距地仅三丈左右,在上面一无遮掩,在下保证可以一镖把你打下来。”

他只亮一枚镍7另一枚挟在掌心内。‘

神箭聂荣冷冷一笑,说:“在下可以从容将镖击落,只要你上不来,不久,山庄的高手赶来,你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你明知道是真的,情势对你不利。”

“打!”

神箭聂荣弓臂一沉,“啪”一声击中了射上来的镖,狂笑道:“凭你的这……哎……”

第二枚透风镖,已无情地射入神箭的下阴。

惨叫声中,人向下飞堕。’

蒙面人撕下俘虏的右耳轮,喝道:“快滚!回去报信。”

说完,将人向前一推,身形急退。

神箭聂荣脑袋先着地,脑袋破裂,红红白白一齐流,呜呼哀哉。

被撕了左耳的灰衣人,向北忘命狂奔逃命。

不久,传来了四声钟响。

凤剑恰好在这时奔到,不安地说:“小兄弟,钟声不寻常,有点不对呢。”

蒙面人也悚然地说:“是有点不对。刚才放走报信的人,不可能这么快便回到枫林山庄报信。这样好了,咱们先离开。”

凤剑急急地说:“好!先离开。”

已嫌晚了些,先前三声钟鸣,并不是招回暗桩,而是合围的信号。”

四号钟响,是发动袭击的信号。

枫林山庄高手齐出,布下了天罗地网。

凤剑领先向南走,只走了半里地,前面百步外人影急动,八名青衣剑手列阵相候。

胡哨声乍起,那是敌踪已现的信号。

凤剑有点心惊地说:“看来,他们已经倾巢而出,我们必须拼老命硬闯了。”

蒙面人哼了一声说:“闯就闯吧,在下领先开道。”

“你我并肩前闯。”凤剑无畏地说。

“咱们且折向。西南。”蒙面人谨慎地说。

折向西南方向,仅走了一二十步,前面一排大树后,闪出八名手执钩镰枪的人,只消一看这种八尺长的兵刃,便知。道对方要生擒活捉他们两人了。

“向西试试。”蒙面人说。

向西也此路不通,八名挺盾备刀的大汉,一字排开严阵以待。

蒙面人伸手折下十余段五寸的树枝,说:“夺一具盾牌护身,有兴趣吗?”

凤剑摇摇头,说:“我宁可单剑闯阵,对盾牌陌生得很。”

“这玩意用来开路,妙用无穷,我替你开路,走!”

说走便走,脚下一紧。

八名盾牌手在一声号令下,撤下了单刀,步伐整齐地两面一分,成弧形列阵相迎。

双方接近,两面相对。

一声虎吼,第一名大汉挺盾急进,势如疯虎般冲来,盾半掩身躯,单刀作势攻出。

蒙面人长剑斜指,猛地向侧一闪,一剑点出。

大汉人随盾转,挡开剑,刀出似擎电,拦腰便劈,刀沉力猛狂野绝伦。

就在刀探出,人离盾的刹那间,蒙面人大喝一声“打”!“铮”一声架住了一刀,火星直冒。

五寸长的小树枝,不偏不倚射入大汉的咽喉,双方面面相对,伸手可及,大汉想躲闪也力不从心,何况根本就难以看到树枝的形影,在劫者难逃。

蒙面人架开刀身速进,伸手掀开盾牌抢入大汉怀中。“合围!”另一名看出不妙的大汉狂叫。

七人齐上,不再逞强单打独斗。

凤剑不信邪,一声娇叱,迎着一张盾牌招发“灵蛇吐信”,想以快速的手法刺毙半露在盾外的大汉。

大汉盾牌一扭,“得”一声脆响,剑刺在盾上,溜出一串火星,原来是铁叶盾。

刀一闪,大汉的刀已闪电似的攻出,刀尖间不容发地掠过凤剑的左胁,刀风迫体寒气彻骨,好险。

凤剑要不是闪得快,这一刀不死也得受伤,惊出了一身冷汗,这才知道利害,剑被盾牌挡出偏门。便中宫大开,完全失去以剑封架的机会,确是危险。

一时大意,便身陷危局,第二名大汉已疯虎般冲到.刀光疾闪,势如雷霆。

另一面,蒙面人却勇悍如狮,将夺获的盾与刀运用得出神入化,得手应心,一冲错之下,便放翻了两个人。

胡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六七十名高手来势如潮。

蒙面人依然而惊,不敢再留恋,顿萌退意。眼角瞥见风剑被两名大汉夹攻,两具盾牌一夹,挟住了她的剑挡至死角,一把单刀从空隙中探入,刺向她的腰胁要害,她毫无还手之力,来不及闪避,也无法闪避。

他一跃丈余。摆脱了夹攻他的两名大汉,大喝一声,打出了树枝,正中出刀刺向凤剑腰胁的大汉脉门要害。

人如狂狮猎食,刀似刀雷下击。“砰”一声大震,他重重地飞踹在另一名大汉的盾牌上,力道千钧。

同一瞬间,刀光一闪,刺入右手脉门中刀的大汉咽喉要害。

人影疾分,花容失色的凤剑斜窜丈外脱困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叫声与身体倒地声同时传出。

他跟上凤剑,低喝道:“跟我来。”

凤剑雌威尽消,怎敢再逞强?紧张地跟在他身后,全力飞奔。

蒙面人一马当先。以盾牌开路推挡兵刃,单刀大发神威排众而出,连冲六关,砍翻了六个人,突出重重包围,落荒而走。

后面的凤剑紧跟不舍,眼看已经脱出重围,前面已不见有人拦截阻挡,震天的杀声已被抛至身后,出困有望,松了一口气。

蓦地,奔过一株大树后方,刚超越而过,前面开路的蒙面人叫:“左姑娘,你先走,我断后。”

她尚未来得及回答,身后树侧伸出一只洁白的纤手,射出一丛银芒。

她只感到头部一震,背部一麻,脚下如被电殛,迈不开腿,惊叫一声,向前扑倒。

蒙面人惊然转身,大吃一惊,火速奔近,急问:“左姑娘,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话未完,银芒再现,象暴雨般射来。

他反应奇快,挥盾急挡。

“我中了暗算!”凤剑也在这瞬间叫出。

针雨射在盾上,象是雨打残荷。

他以盾障体,—声怒啸,飞跃而上,人躲在盾后缩成一团,在前面看,象是铁叶盾被抛出。

躲在树后偷袭的人贴地急窜,是个穿绿衣的女人,身法迅疾,轻功极为高明。

蒙面人不能追,心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