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十四章

作者:云中岳

八角亭前面是大方砖铺的地面,正好施展。

阴山老四身材并不高,胖得象只大肉球,灰袍飘飘滚滚而至,赤手空拳似乎未带兵刃。

崔长青退至中心,沉着地说:“前辈助袖里乾坤找场面,小可为了救人而闯庄,大家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,是不是点到即止,尚请明示。”

阴山老四桀桀笑,怪叫道:“哪有那么多废话?你上啦!进了福寿山庄,你还想活着离开不成?少做清秋大梦,把你的平生所学科出来吧,看你能接得下老夫多少招?”

他也呵呵笑,说:“如果在下能接下前辈十招,如何说法?”

“你配接老夫十招?”

“十二招,如何?”他用上了激将法。

“你如能接下老夫十招,老夫从此返回阴山,不再在江湖上丢人现眼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崔长青欣然地说。

老四一声怪笑,象肉球一般的身躯疾冲而上,怪眼中杀机怒涌;双手一伸,“饿虎扑羊”毫无顾忌地抢攻,一双巨爪其色灰黑,一看便知练了黑砂掌奇学。

崔长青斜移、扭身、出掌、欺进,一气呵成,迅捷如电,闪过双爪,有掌如刀,向阴山四魔的有肘劈去。

阴山老四在未摸清对方底细之前,自然不敢托大,扭身右爪反钩,用“金丝缠腕”反制对方的脉门。

“噗”一声响。崔长青一脚踢在阴山老四的右膝旁,力道千钧。他那一半是虚招,引诱阴山老四近身擒拿,果然料事如神,全在其中.出腿回敬快逾电闪。

阴山老四马步一虚,退了两步,厉叫道:“好小子,老夫要活剥了你这狡猾的家伙。”

崔长青斜飘八尺,大笑道:“且慢!你输不起?”

阴山老四哼了一声道:“老夫输什么?你这一腿,还不配给老夫抓痒,伤不了老夫一毫一发。”

他哈哈大笑,大声说:“第二招你便挨了一脚,你说话算不算数?在下已经胜了,彼此无仇无怨当然点到即止,你想食言?请艾老前辈评评理、看主人有何话说。”

艾修明不得不说公道话,颜面攸关,只好直说:“没话说,你小子赢了这一场。”

“你听到没有?”崔长青问。

阴山老四气得吹胡子瞪眼睛,不服地叫:“这不是印证所学,而是生死相拼,这种使巧手段当然不算……”

最矮的阴山老二一跃而出,劝道:“老四,算了,这小于机诈过人,只怪你事先没说清楚,怨不了人,沾了衣服也算输,认啦!愚兄替你争口气,退!”

阴山老四无颜分路,气呼呼地退走。

矮老二阴阴一笑,向崔长青道:“小子,你我也来玩玩,生死相决,没有什么可说的,你上吧,看你撑得了多少招。”

崔长青脸色一沉,冷笑道:“老狗,你听清了,你一个大名鼎鼎的武林前辈,向在下一个出道不久的后生晚辈叫阵,居然厚着脸皮说出生死相决的话来,你这条老命就这么不值钱?你的声誉身份就是这样唬出来的?你……”

这一顿狠教训份量不轻,把阴山老二挖苦很险上一阵红一阵白.怒火上升三千丈,怒极地厉吼一声.狂风似的扑上,形如疯狂;灵智不清,双掌连环拍出、如山暗劲怒涌,忿极出手志在必得,掌上用了十成劲,恨不得一半便把崔长青打成肉泥,不然难消心头之恨。

崔长青心中大喜,智珠在握。他并非狂妄,而是有意激怒矮老魔,人在激怒中不但灵智清,手脚必定不够灵活,犯了练武人的大忌,予对方可乘之机,功力再高也必定大打折扣,容易浪费精力判断错误,稍一失误,可能在阴沟里翻船。

旁观者清,艾修明大叫:“小心他的激将法诡计……”

可是,叫晚了一步,崔长青连换三次方位,避过三记可怕的凝血阴风掌,在对方攻出第四掌时,“哎”一声惊叫,似乎被阴柔直迫心脉的阴风掌力所扫中,身形一晃,扭身旋退。

阴山老二跟上,左手急探他的胁肋。两人身材相差悬殊老凶魔比他矮了两尺以上,向上探也仅能探及胁肋,用的不是凝血阴风掌,而是无坚不摧的玄阴爪。

他已布下了陷阱,只等老凶魔自己往里掉,顺势急速扭身倒地,也顺势一腿飞扫。

“唆!”腿从爪下扫入,正中老凶魔的腹部。

他飞射丈外,一声龙吟,长剑出鞘,人站稳剑亦指出,立下了门户。

皮竹竿似的阴山老大,出现在他身前,鸟爪似的怪手伸出一半,竟不敢迫近。

“刷……”一具怪异的九合银丝怪网,撤落在他先前扭身倒下的地方,是阴山老二挨了一腿的一刹那撤出来的,连他的衣袂也没沾上。

“砰葡!”同一瞬间,最矮的阴山老二,仰面飞跌丈外,躺在地下呻吟,挣扎难起。

他的剑斜指阴山老大,沉声问:“你们要用车轮战吗?上吧!”

艾修明举步上前,大袖一挥说:“退!交给我。”

阴山老大恭敬地欠身说:“遵命,庄主干万不可让他逃掉了。”

艾修明意似不耐,说:“还要你说?”

阴山老大应喏一声,急急退走。

崔长青收剑入鞘,冷然待敌。

艾修明冷冷一笑,说:“小辈,你并未按规矩前来讨人。”

他沉静地道:“在未查明红绡魔女的下落之前,无凭无据,不能冒昧打扰贵庄主。”

“但你来了。”

“不错,来了。”

“因此,老夫也不能用江湖规矩接待你。”

“所以小可并未抱怨,老前辈可以命人一拥而上。小可既然敢来,就不敢奢望老前辈公平接待。”

“你认为老夫气量这样小?”’

他淡淡一笑,朗声道:“如果老前辈海量,那么,今晚除非老前辈亲自出手赐教,不然福寿山庄可能威望将受到考验,而且老前辈万一也大.意失手,三场全输,老前辈如何善后?所以小可认为老前辈已势成骑虎,决不容许小可胜了三场之后,从容带走红绡魔女,是吗?”

“你敢夸口还可以胜一场?”

“很难说,小可必须取胜,取胜方是唯一的生路,因此小可别无选择;”

“你的胆气豪壮可嘉。”

“巷前辈夸奖了。”

“老夫愿意和你睹一场。”

“小可感激不尽。”

“睹命。”

“小可此来,本来就在赌命。”

“好。来人哪!把红绡魔女主婢带出来。”

不久,四名大汉把委顿万分,上了手铐脚镣的红绡魔女与小秋拖出,往假山下一推,两女跌倒在地。

“咦!你……”红绡魔女大感意外地叫,做梦也没想到来救她的竟是崔长青。

艾修明淡淡一笑道:“红绡魔女,你一辈子*乱江湖,臭名四播,阅人万千,没想到你居然得到崔长青这位有慧眼的人,甘心情愿替你卖命,真是老天爷瞎了眼,异数。”

崔长青剑眉一挑,大声说:“请老前辈留下口德。”

“你有何高见?”艾修明笑问。

“小可与红绡魔女一不沾亲,二不带故,只是有一面之缘的江湖同道而已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小可字字皆真。”

“怪事,你为何要拼死救她?是存心向福寿山庄挑战吗?”艾修明沉下脸问。

“老前辈要知道内情?”他沉静地问。

“当然,老夫要满意的解释。”

他只好将杨家寨遇险,误认红绡魔女是救命恩人,两度报恩以求心安的经过简略地说了,最后说:“直至脱出贵庄的三才大阵后,小可方发觉救错了人,但小可不能因此而后悔,更不能失信于小绿姑娘,因此不得不硬着头皮闯,尽其在我无可怨尤。这是实情,老前辈如果不信,小可无需分辩。”

所有的人,皆用奇异的眼神死盯着他。

艾修明鹰目炯炯迫视,冷电四射的目光如同利簇,似可,透人肺腑。

他无所畏惧,也沉静地注视着艾修明。

久久,艾修明摇摇头。

他冷哼一声,说:“小可并不期望老前辈相信。”

艾修明大笑,说:“我信,只是你竟愚蠢得委实可怜。”

“哼!行心之所安,小可深以为做,不需要任何人可拎。”

“你是哪条道上的?”

“劫富济贫,专偷大户,黑道上的晚辈。”

“哼!没出息。”

“小可认为盗亦有道,不以为耻。”他亢声说。

“你出道多久了?”

“年余。”

“闯出名号吗?”

“不曾,小可启称黑衫客。”

艾修明的目光,转向八角亭内的两个老人,投过询问的目光。

第一位老人点点头,第二名老人接着颌首示意。

艾修明脸上的浓霜溶解,笑道:“赌命之议取消。”

“小可深领盛情。”他抱拳欣然地答。

“但有条件。”

“条件?”

“你得答应。”

“大丈夫不轻言语,老前辈必须说出,小可方能决定是否能答应。”

“好。你深谙奇门生克之学,胸有城府。”

“略曾涉猎,见笑方家。”

“你留在本庄三天,允许你在花园园墙上察看阵势。但一出围墙,便不许转回。三天之内,不许带粮水。这三天中,体必须脱离本庄三里外,不许从大门出庄,你必须通过庄外奇阵,穿越重重机关陷阱,是否能活着离开,得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“是明闯还是暗闯?”他问。

“全在你,本庄不会有人拦截你。”

“小可答应了。”

“不要答应得那么轻松,机关埋伏都是致命的玩意。只要中了一处机关。后果不用多说了,三天出不去,本庄的人便会搏杀你。”

“小可有选择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所以小可答应了。”

“好,从明晨日出始、第四天日出之前你如果仍未离开……”

“小可便死定了。”

“对。今晚你到客厢安顿。”

“谢谢。红绡魔女生婢……”

“来人哪!把她们释放,赶她们走。”艾修明向手下的人吩咐。

“小可送她们出门。”崔长青说。

“呵呵!你未免太小心了。”艾修明大笑着说。

“不是小可不放心,而是略尽心意。”

“好,体可以送她们出去。”从后园至前面的庄门,经过不少房舍,穿越五六座厅堂,有些有灯火,有些黑沉沉,不见有人走动,似乎整座庄院空芒死寂,鬼影俱无。

在四名大汉的押送下,红绡魔女一言不发,威风尽失,手铐脚镣难已解除,规规矩矩依然急走,直至到了至院门的半里长走道,方神色一懈。

崔长青也放下心中的忧虑,问道:“杜姑娘受惊了,不要紧吧?”

红绡魔女咬牙切齿地说:“这几天的侮辱,我会记一辈于。袖里乾坤用这种毒辣的手段对待我,他必须后悔一辈子。鸳水村卓家,不可能永远让福寿山庄的人替他看门,不将鸳水村的人斩尽杀绝,我红绡魔女杜宜春决不罢手。姓卓的有明友,我红绡魔女的朋友也不少,咱们走着瞧。”

崔长青不以为然,说:“杜姑娘,冤家宜解不宜结,何苦……”

“你没受过一天被二十个男人蹂躏的惨痛折磨,所以说这种风凉话……”

“什么?他们用这种手段对付你?”

红绡魔女一字——吐地说:“你看看小秋,她以前还是个黄花闺女,你看她今天变成怎样的人了?”

小秋象个行尸,脸色白中泛青,眼中射出怨毒无比的光芒,脸上每一条肌肉似乎皆已冻结,走路一拐一拐地,浑身不时会突然一阵*挛,双手握拳握得死紧。

“小姐,我不要紧。”小秋凄厉地说。

崔长青只感到气涌如山,但碍于有四名大汉在旁,不便表示意见。

他冷静地说:“杜姑娘,你有权报复,但请小心谨慎,我担心福寿山庄的人不会轻易放过你,出了庄门,在下便爱莫能助了。”

红绡魔女冷笑道:“这你倒不必担心,姓艾的并末将我放在心上,目下他羽翼已成,不久便将高举虚无派的旗号,正式立派与天下各门派争雄长,福寿山庄便是虚无派的山门所在地,将发出柬帖致送天下各门派与各帮会,先警告京师各地的帮派,要他们交出地盘,不然杀无故。他们已派定接管各处地盘的人,早已网罗到无数江湖高手为他所用,阴山四魔便是他们无数走狗中的走狗,听说已和血花会谈妥了合作的条件。有这许多人替他们卖命,哪将我一向独来独往的红绡魔女放在眼下?他们要迫我做一个使者而已。”

“如此说来,日后你如果去找袖里乾坤……”

“袖里乾坤只是阴山四魔的晚辈,福寿山庄认为鸳水村并无利用价值,当然阴山四魔会派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