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十六章

作者:云中岳

今晚,屠夫鲁的家中戒备森严,连执役的人也带了兵刃,里里外外听候使唤的男女,也佩刀带剑神色紧张。

但黑衫客崔长青,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,出其不意深入腹地,出现在大厅。

他已多次光顾鲁家,能神不知鬼不觉进入,并非奇事,地势与警哨的位置他早就摸清了。

仆人正想继续盘问他,内厅门已有人出现,第一个入厅的是秃鹰仲谋。

崔长青泰然地背过身去,从容移向东厢门。

仆人们忽略了他,赶忙趋前迎接秃鹰。

秃鹰踏入厅中,向迎来的仆人叫:“快准备,大爷即偕客人到达。”

门内笑声入耳,屠夫鲁的大嗓门在叫:“少庄主请,请。”

双枪艾文琮踏入厅中,移在一旁向内伸手虚引笑道:“敖姑娘劳姑娘请。”

出来的是四个俏丽的年青女郎,胸襟上的血花图记极为抢眼。领先的敖姑娘闪在一旁,客气地含笑道:“少庄主先请,贱妾不敢当。

崔长青眼都红了,转过身来徐徐举起金枪。灯光明亮,可看清他的相貌,灯光下;他虎目怒睁,冷电四射,俊脸上杀机怒涌,咬牙切齿气涌如山,金枪在他手中金芒耀目生花,吸引了所有的目光。

众人一怔,极感突冗。

他屹立如山,叫道:“你们都不要客气了,反正你们都要进来的。”

秃鹰大惊,脱口叫:“少庄主的金枪。”

门内抢出大枯牛似的屠夫鲁,骇然叫:“是他,甘家的小长工……”

双枪艾文琮却脸色大变,一把夺过从人挟着的金枪,伸手拦住其他的人,独自上前沉声道:“黑衫客姓崔的,你还没死?”

黑衫客三个字,吓坏了不少人。

屠夫鲁却激怒得凶睛怒突,猛地冲出,双手箕张用“饿虎扑羊”招式疯狂上扑,一面厉叫:“还我的上万金珠来……”

枪尖徐降,指向屠夫鲁的胸口。

屠夫鲁天生神力,浑身横练刀枪不入,哪在乎小小的金枪?毫无顾忌地冲上,双爪箕张前扑。

“不可抓枪2”艾文琮急叫,挺枪抢出接应。

崔长青不用枪刺,向侧一闪,一枪挥出。“噗”一声响,击中屠夫鲁的腰脊,恍若电光一闪,奇怪绝伦。

“嘭!”屠夫鲁扑地便倒,象倒了一座山,手脚猛烈地抽搐挣扎,想爬起却力不从心,腰骨断了。

刀枪不入的屠夫鲁,禁不起一击。

冲到的艾文琮晚了一步,没赶上,在八尺外止步,枪举着却不敢扑上出招。

崔长青举枪相问,冷笑道:“你进招吧,在下要用你自己的枪,取你的狗命,但却不当场杀你。”

艾文琮有点心虚,在对方冷厉的神色下打一冷战,强打精神说:“阁下,你真要和艾某作对吗?”

崔长青不予置答,阴森森地说:“你如果不进招,在下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在下进招了,当仁不让。”

“咱们好好商量……”

“永康岗百余条人命,等你到阴曹地府商量。”

“哦!你为了那些贱民的贱命……”

崔长青冷笑一声,举枪迫进,虎目怒睁,似要喷出火来。

艾文琮情不自禁抽一口凉气,—不自觉地向后退。

敖姑娘突然举步接近,’冷笑道:“艾少庄主请退,血花会正要与这狂小辈算算帐,本姑娘要擒住他,带回香.坛好好处治。”

崔长青吁出一口长气,激动的心潮逐渐平静,大敌当前,如不能保持冷静,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心神便不能集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他脸上因散怒而改变的神色,在徐徐恢复原状,冷冷地注视着眼前这位美貌如花,毒如蛇蝎的血花会女刺客,尽量放松情绪问道:“敖姑娘定是血花会中颇有地位的人,芳名肯否见告?”

敖姑娘冷冷一笑道:“你知道本姑娘姓敖便够了。”

“哦!你认为在下不配请问芳名?”

“本姑娘擒住你之后,你便会知道的。”

“姑娘不肯通名,这表示姑娘在血花会中,地位并不高,没有花蕊夫人的地位……”

“住口!花蕊夫人乃是外堂的人,怎能与本姑娘内堂执事相比?”敖姑娘不假思索地抢着说。

艾文琮毕竟老练些,急叫道:“敖姑娘,他在套你的口风,摸你的海底。

崔长青大笑道:“艾文琮,你怎么说得如此难听?江湖·道上,对妇道人家,不说摸海底,而是……”

敖姑娘红云上脸,羞怒之下,一声娇叱,以奇快的手法拔剑出鞘,身形骤进,剑吐千朵白莲,出其不意突起发难,先下手为强。

金枪长仅四尺六,不能双手用枪。崔长青枪当棒使,单手使枪,金芒一闪,“铮”一声崩开刺来的如山剑虹,斜身探入,一枪劈出,力道千钧。

敖姑娘被震得向侧飘,马步虚浮,还来不及稳住势,枪已光临旁侧,百忙中推剑急封。

金枪就在这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抽回,剑封不住,金芒再吐,“嗤”一声扎入敖姑娘的右肩井。

“哎……”敖姑娘骇然叫。

艾文琮大惊,飞扑而上叫:“接我一枪!”

枪攻崔长青的左胁,来势奇急奇猛,迫崔长青自救,以解放姑娘之危。

一声长笑,人影飞射,“砰”一声大震,人已破窗而出,一闪不见。

“快追!”有人大叫。

艾文琮心脏俱寒,竞不敢追出。

大厅中,失去了崔长青的踪迹,敖姑娘也不见,被崔长青带走啦!

全宅大乱,男女老少遍搜庄内外每一角落。

全住火把通明,八方穷搜。

屠夫鲁腰脊的经脉已断,成了个连坐都成问题的废人,无法主持大局,由拜弟秃鹰发令搜查各处,并派人搜查庄外的隐蔽角落。

崔长青却藏身在地底库房秘室,谁也没想到他有那么大胆,都以为他躲在庄外的树林内,甚至猜想他已经溜之大吉了。

地底库房秘室仅派一名警卫,库内的珍宝与金银,已被崔长青搬空了,用不着再派人看守啦。

警卫倚在墙角,被点了穴道,倚墙站立象在把守,直楞楞地成了个活死人。

一灯如豆,壁角下的放姑娘冷汗彻体,脸色死灰,动弹不得。

崔长青一手控制她的牙关,一手找了一根小木条,顶在她的右肩井创口上,冷冷地说:“敖姑娘,你招了吧,熬刑对你没有什么好处,你也熬不了多久。木条插入创口,只消轻轻撬动,保证痛得你死去活来。拖久了,即使有仙丹妙葯,也难免日后成为残废。在下不想如此折磨你,冤有头债有主,但你如果不肯合作,那就休怪崔菜心狠手辣了。”

敖姑娘浑身在抽搐,虚脱地问:“你……你要我招……招什么?”

“我要知道花蕊夫人藏身何处?”

“你……休想……”

“真的?”

“你……你杀了我,也……也得不到口供……”

“好吧,咱们走着瞧,反正痛的是你,成残废也是你,在下并无损失。”

声落,木条插入创口。

“哎唷……住……住手……”

“你叫吧,外面听不见,你叫破喉咙也是枉然。”

“哎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熬不了多久的。”

“哎……我招……”

“好,我在听。”

木条虽已停止撬动,但敖姑娘仍感吃不消,浑身在颤抖,好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他大为不耐,再次喝问:“你说不说?”

“我……我说,但你……你得答应释放我。”敖姑娘痛苦地叫。

“在下保证释放你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

“释放你是唯一的条件,其他免谈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说不说,在下耐性有限。”

敖姑娘心胆俱寒,赶忙说:“我……我说,我说。”

“如果有一字不实,‘你将死得极惨。说!”

“她……她在……”

不久,他大踏步出室,扬长而去。

敖姑娘随后出室,向上爬,吃力地一步步爬行,终于她爬出了秘室的上端秘道门。

糟!铁叶门是由机关控制的,她不知如何开启。

“砰砰砰!”她全力拍门,并全力大叫:“开门!开门……”

上面没有人,人全到了庄门的练武场附近。

练武场地占地甚广,四周有驰道、梅花桩、擂台练功房、沙袋架、跳坑……当然也有遮阴的树木。整座练武场,占了全庄三分之二前面积、人在这一带奔逐、有广阔的空间足以施展。

崔长青蹿抵练武场,吸引了全庄的人。

撤回按索各组的警钟声传出了,先前出庄搜寻的人急急赶回,纷纷进入练武场。

崔长青并未拔剑。以金枪作兵刃,八方奔蹿,蹿至正南的练功房前,暗影中狂风似的冲出泰山五虎。插翅虎轻功提纵术最高明,到得最快,大喝一声,疯虎似的扑上,吐出一朵剑花,势如奔电。

崔长青挥枪急架,狂野地急封,“铮”’—声暴响,枪剑相交,火星飞溅。

“哎……”他讶然叫,被震得飞飘八尺。

插翅虎一声狂笑,跟上又是一剑。

崔长青似乎右手难举,不敢用枪再封,挫身侧蹿,有意脱身。

斜刺里冲来独脚虎南宫威,大鸣道:“小辈纳命!”

崔长青不敢接招,扭头撒腿就跑。

青痣虎一闪即至,大喝道:“留下命来。”

崔长青百忙中扭身仆倒,避过雷霆一击,着地奋身斜滚,远出丈外一跃而起,从西面夺路。

西面不远处,是一座高有八尺的梅花桩,桩丛中一声怪叫,躲在里面的三名青衣人迎面裁住了,喝声震耳:“跪下投降,饶你不死。”

“铮铮!”崔长青全力架住了急袭而来的两剑,金枪几乎被震撒手,倒退三四步,扭头便跑。

五虎怎肯轻易放手?大叫着咒尾急迫。

四面八方的人,皆向叫声传出处合围。

崔长青蹿近一株大树。脚下一紧,闪人大树不,突然踪迹不见。

最先追到的艾文琮,大叫道:、“这小辈上了树,大家先围上,再去把他追下来,他走不掉了。”

人纷纷赶到,火把通明。

上去两个人,久久在上面大叫:“怪事,不见有人。”

蓦地,北面传来了叫声:“拦住他,休让他逃了。”

果然是崔长青,正向东面狂奔。

十余名大汉叫吼着追逐,斜刺里蹿出两名血花会的女郎,双剑一分,大喝道:“此路不通,退回去。”

金芒分张,“铮铮”两声暴响,三人各向侧飘,势均力敌。

一声怒叫,秃鹰带了五个人急射而至,刀剑并举,势如排山倒海。

好手也伯人多,崔长青奋身一跃,远出三丈外,如飞而遁。

练武场四周已形成合围,插翅难飞。

崔长青左冲右突,八方游窜,无法突围而走,这些高手们也无法将他困住,人少则拼,人多则走,真也无奈他何。

奔逐半个时辰,被他先后击倒了八个人。

他到了西面,劈面碰上了飞掠而至的另五名女郎,显然不是先前敖姑娘带来的三名女伴。

火光下,看得真切。

后面追来的艾文琮高叫道:“陶姑娘,拦住那小狗!”

领先的女人,赫然是花蕊夫人陶永春。

花蕊夫人看清了崔长青的面貌,吃了一惊,猛地向四位女伴挥手叫:“果然是这小畜生,快上!”

四位女郎同声娇此,拔剑飞扑而上,劈面拦住了。

崔长青眼都红了,金枪一引,狂冲而来。

四剑齐发,锐不可当。

金芒激射,枪发如电,锲入如山剑影之中,风雷惧发,各行雷霆一击。

“铮铮!”

‘哎……”惊叫声乍起。

金芒懊敛,人影倏分。

“砰!”一名女郎摔倒在地。

“恩……”另一名女郎以手掩腹,摇摇晃晃向前栽,也倒了。

另两名女郎如见鬼魅向后退,脸无人色,其中一人的剑断了一半剑身,是被金枪震断的。

崔长青游目四顾,虎目中杀机怒涌。

人群已形成合围,却不见花蕊夫人。

他咬牙切齿厉叫:“陶永春,在下等到你,你却逃掉了,我会找到你的,你逃不了债,你。……”

艾文琮大踏步迫进,另八名大汉也举剑进击。

崔长青虎目怒睁,切齿道:“你。时辰到了。”

艾文琮大惊,心中暗叫:“怪事,这小于神色怎又安静下来,毫无惧态了。”

不远处。秃鹰仲谋排众而入,大叫道:“艾少庄主,小心他弄姦,先前他八方逃窜,却不向外逃,定然有极大的阴谋,不知他有何用意。”

崔长青向北一指,冷笑道:“你们看到远处那盏红色的灯吗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