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十七章

作者:云中岳

近午时分,乌骓马轻快地驰出洪洞县的南关。南面五十五里,便是山西最南一府平阳府。

马上的崔长青风尘仆仆策马南行,一身黑衣好久没洗了,一头倔强的头发胡乱挽了一个道士髻,脸色阴沉.不修边幅,正是标准的江湖落魄汉。

倒是他那匹雄健的乌骓马,比往昔似乎更雄健了些,浑身乌光闪亮,与主人那潦倒落魄的气色迥然不同。

离开京师进入山西,他沿途周济穷人。快要花光了他在京师获得的巨万金珠。目下,他身上仅有三二十两碎银,得为盘缠打算了。人可以对酒食马虎,乌骓马却必须获得上等草料。马是不能仅以草充饥的,要麦,要豆,要盐,要糖,比一个人还难伺候。

就是说,他必须设法张罗盘缠了。

离城两里地,前面小径东来会合。大道沿汾河东岸南下,略向西偏。道上车马往来不绝,黄尘滚滚。

三岔路口站着两名青衣大汉,小径方向另一名青衣大汉牵了三匹坐骑站在大树下,似有所待。

蹄声得得,乌骓马快到了。

三名大汉皆向他注视,路口的两大汉悠闲地踱至路中心,有意无意间,挡住了去路。

乌骓马终于驰近,一名大汉突然高举右手,叫道:“嗨!崔兄,别来无恙。”

崔长青勒住坐骑,扳鞍下马,眼中涌起疑惑的神色。轻拂着马鞭问:“咦!老兄,咱们认识吗?”

大汉呵呵笑,抱拳施礼笑道:“你老兄真是贵人多忘事,呵呵!”

“这……在下与两位陌生得很……”

“哈哈!想想看,去年三月天在湖广……”

“哎呀!在下记起来了,你老兄是邻船的水客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呢。”

“呵呵!天下并不大,咱们又碰上了。”

“那次咱们虽有一面之缘,在下还没有请教你老兄的名号呢。”

“在下关彦,匪号称游神,崔兄请多提携。那位是兄弟的拜弟,飞毛腿能彪。”

“姓能?这怪姓少见,幸会幸会。”

“呵呵!能姓是太原大族,崔兄大概很少到咱们山西行道。”游神关彦笑容可掬地说。

崔长青哦了一声,问道:“在下要往平阳走走,关兄有事吗?”

游神关彦点头道:“不瞒崔兄说,咱们确是专诚前来候驾的。”

“怪事,你们知道在下的行踪?”

“崔兄昨晚在霍州打尖,咱们便知道你老兄的行踪了,因此先来一步相候。”

“哦!原来如此,关兄不知有何指教?”

“崔兄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由此至孙真人庙约里余,请崔兄移至庙中一叙,有事商请。”

“可是,兄弟要赶路。”

“呵呵!崔兄的宝驹乌骓脚程快,真要赶到府城,一个时辰足够矣,请勿操之过急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商请的事,对崔兄有百利而无一害,但请放心。”

“关兄可否先行说明……”

“咱们长上专诚敦请崔兄前往商谈,届时崔兄便知其详了,请。”

崔长青一时好奇,点头道:“好吧,兄弟前往见见贵长上。”

游神举手一挥,看守坐骑的人将坐骑牵到。崔长青扳鞍上马,有意无意地说:“关兄的眼线在霍州便盯上丫崔某,想必早有准备,贵长上在崔某身上下了不少工夫哩!”

游神上了马,笑道:“敝长上碰上了棘手的事,正苦于人手不够,因此派人留意往来的江湖朋友,希望能得到朋友的帮助。崔兄黑衫客的名号,在江湖上大名鼎鼎,敝长上闻名久矣2只恨无缘识荆,这次听说崔兄光临敝地,感到万分欣慰,所以派兄弟半途促驾,请崔兄至孙真人庙一叙,以便亲聆教益。”’

“关兄客气了,请领路。”

“崔兄先请。”

四人在孙真人庙前下马,有三名青衣大汉上前接过坐骑。庙门的石阶上,迎下三名老道与两名年约半百的虬须大汉。两大汉年岁相当,相貌有八分相似,一看便知是兄弟;甚至可能是双胞胎弟兄。

崔长青一怔,一面下马一面说:“原来是中条双煞李氏兄弟,是江湖道上位高辈尊的前辈呢。”

为首的中年老道,有一双锐利精明且阴鸷的鹰目,大马脸,勾鼻薄chún,颊上无肉,缺了两颗门牙,留了山羊胡,背着手上前额首为礼,笑道:“欢迎崔施主大驾光临,迎接来迟,恕罪恕罪。”

话说得客气,神情却傲岸托大,笑得阴森,皮笑肉不笑令人心生寒意。

崔长青抱拳为礼,也阴阴一笑道:“道长客气,岂敢岂敢?请教……”

“贫道玉虚子。”

崔长青大吃一惊,脱口道:“原来是洪洞元都观三子,失敬失敬。”

元都观在洪洞县城东北的朝阳坊,是洪洞城第一大道观。本朝初,太祖高皇帝颁下圣旨,整顿天下僧寺道院,将小寺观合并,元都观合并了玉虚、玉清、玉峰三观,四观合而为一,成为洪洞唯一的大观。多年来,在元都观清修的玄门弟子逐渐在变,变得走了样,变成了亡命之徒的庇护所。

二十年前,元都观来了三名云游道人,自称来自府城的天庆观,是目下武当山武当派祖师爷张三丰的门人弟子,霸占元都观,自称元都观三子,以玉虚子玉清子玉峰子为号,在江湖道上出尽了风头。

湖广武当山的武当门下弟子,不承认这一支门人,也不过问山西元都观的事。

据传说,张三丰是平阳府人,拜麻姑为师(很可能是江西麻姑山那位与天地同寿的麻姑)。张三丰遨游天下,重整武当山,逃避皇室的追踪,暗中阻止成祖迫杀建文帝,仙化陕西宝鸡金坛观却又复活入蜀,踪迹奇幻不知无终,是个神奇莫测的人物,有人假张大仙之名招摇撞骗,不足为奇。

元都观三子在江湖声威远播,自然不是什么安分人物,但在表面上,他们却是有案可稽的规规矩矩玄门弟子,暗中却为非作歹无所不为.酒色财气无不专精。因此,他们也公然承认自己是黑道人物。

崔长青一听对方自报名号,而且在洪洞城近郊,不用猜,便知他们是元都观三子。

玉虚子阴阴一笑,客气地说:“无量寿佛,施主客气,请至庙中一叙。

崔长青大感诧异,老道们为何跑到孙真人庙与他商谈?定下心神,客气一香随众人入庙。

玉虚子引客人至殿左的静室,室外戒备森严,气氛迫人,双方分宾主落座,香火道人献上香茗,主人即为双方引见。

两个虬须中年人,果然是中条双煞李文李武,兄弟俩不是黑道人,而是绿林道的巨寇。大煞李文更是个满手血腥的凶暴大贼,是官府悬赏缉拿血案如山的要犯。

另两名老道是玉清子和玉峰子,之外是两个黑道上颇负盛名的独眼龙余平,是个瞎了左眼的中年人;及开碑手杨良,练的金砂掌可以裂石开碑。

游神关彦飞毛腿能彪,也都是江湖道上名号响亮的高手。

崔长青心中不快,全是些凶横狞恶的人,自己混迹其间,岂不是甘心同流合污,与凶魔为伍吗?但他不敢视于词色,既来之则安之,且定下心神,看这些人在此相聚所为何事。

双方客套毕,崔长青问道:“道长派关兄将在下找来,不知为了何事?咱们江湖人讲究的是开门见山,道长请三言两语交代清楚。”

“呵呵”玉虚子怪笑,笑完说:“施主请定下神,听贫道先说明概略的情形。”

“在下洗耳恭听,道长请说。”

“那么,贫道长话短说。这次咱们盯上了一票买卖,由于人手不够,因此请施主参加。”

“哦!你们要做一票买卖?”

“对,一票,足有干件以上价值连城的金珠宝石,和无数金银。这一票买卖接下来,足够咱们所有的人,度支三年以上,过三年安静的日子。”

“可是,你们的人……”

“不够。”

“诸位都是江湖的高手名宿,仍嫌不够?”

“是的,对手出奇地强大,咱们应付不了。最重要的是,咱们在乎阳府一带,全是些尽人皆知的熟面孔,瞒不了人,必须要你这位外乡人前往卧底,定能取得对方的信任,不致坏事。”

“这……能不能把这票买卖的详情……”

“很抱歉,在施主尚未答复之前,买卖必须暂且守秘,以免走漏了风声,因此碍难见告。”

“哦!你们要的是……”

“要你点头,要你参与,三七分帐。”

条件优厚,反而引起崔长青的怀疑。论声望身价,论人数多寡,他一个人凭什么可以分三成?因此他疑云大起。再就是他对这些残忍恶毒的魔道高于毫无好感,不想同流合污。略一思索,他断然地说:“抱歉,在未明白真象之前,在下不能点头。”

玉虚子脸一沉,冷笑道:“阁下该知道江湖规矩。”

“不错,江湖规矩要在下必须先弄清底细,有权决定取舍。”

“江湖规矩允许你拒绝当地前辈的求助?”

“但你们并非求助,而是要求合作。所谓求助,也仅限于合乎道义的事。但在下似乎感到诸位所要求的,与道义并无任何关连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对不起,在下敬辞。”

玉虚于狠狠地盯视着他,怒形于色地问:“阁下拒绝合作了?”

“情势如此,在下不得不要求诸位另请高明了。”他沉着地说。

大煞李文怪眼凶光四射,厉叫道:“好小子,你既然来了,休想……”

他冷哼一声,抢问道:“休想怎样?你又想怎样?”

大煞推椅而起,大叫道:“你不答应也得答应,由你不得。”

他淡谈一笑,泰然地问:“你要不顾江湖道义,迫在下就范?”

“就算是吧。”大煞厉声答。

他脸色又变,冷冷地说:“除非阁下能捆住崔某的手脚,不然阻止不了在下来去。”说完,离座向玉虚子抱拳一礼,并向众人行罗圈揖,说:“在下不能耽搁,就此告辞,得罪之处,诸位前辈海涵,后会有期。”

尚未迈步,开碑手杨良踱至门旁,伸手虚拦阴森森地说:“姓崔的,这里不是客店,由不得你来去自如。”

‘杨前辈要阻止在下离开?”

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“阁下如何阻止?”

“老夫只好留下你。”

他冷然一笑,举步便走。

开碑手拉开马步,吸口气立掌行功,冷然盯视着他,整个左掌逐渐变色,泛起隐隐金芒,亮出了金砂掌绝学向他示威,拦住去路。

他直向前撞,无畏地迈进。

开碑手直等到他走近至三尺内,方大喝一声,毫不迟疑地一掌劈出,快逾电光石火,潜劲山涌,劈胸吐出。

快!贴身相搏生死须央。他右掌一拂,“啪”一声四指拍在对方的腕门要害上。

开碑手的右掌,就在这闪电似的刹那吐出,登向他的胸口心坎重穴。

他身形半转避招,起脚抢攻反击,“噗”一声靴尖轻挑在开碑手的丹田要害上,身形一晃,越过开碑手到了门旁。

功力相埒,谁快谁胜。两人贴身交手,年青力壮的崔长青占了优势。

“哎……”开碑手惊叫,几乎跌倒,脸色一阵青,抱住小腹站不直腰。

崔长青向门口迈出一步。玉清于突然疾冲而上,拂尘一抖,便待出手拦截。

玉虚子急喝道:“师弟退!让他走。”

玉清子急忙止步收拂,叫道:“师兄,不能让他走。”

“不必了,少他一个人,咱们同样能办事。”玉虚子阴笑着说。

崔长青当门而立,抱拳道:“诸位,少陪了。”

众人目送他去远,玉清于恨恨地说:“这小于好不识抬举,师兄不该放走他的。”

玉虚子冷笑道:“咱们是主人,不能失礼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咱们不易留下他。师弟,你比木客欧阳春高明多少?木客练的金钟罩绝学,已有八九成火候。枫林山庄高手如云,天涯双邪、过天星,这些人并不比咱们差,结果如何?”

“难道咱们就此罢了不成?”

玉虚子狞笑道:“他是咱们的希望所寄,怎能罢了?”

“但他……”

“师弟,对付这种初出道自以为有满腔热血的人,硬来是不行的。”

“师兄之意……”.’

“我自有妙计。”玉虚子极为自信地说,转向独眼龙余平问:“余施主,吴大嫂来了吗?”

独眼龙点头道:“来了,在后面静室安顿。”

“她家全都来了?”

“全来了。”

“好,咱们去与吴大嫂商量,走!”

玉清子大惑,问道:“师兄,崔小辈的事……”

“师弟,放心啦!”

游神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七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