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十九章

作者:云中岳

求生是人的本能,蝼蚁尚且偷生。

面对死亡的威胁,崔长青也曾想到逃避,黑影那超凡入圣的一击,十余枚暗器回头反奔,从上至下相距丈五六,暗器射入半尺厚的坚硬方砖内,直透方砖而砖不裂,甚至大型的飞刀也如摧枯拉朽般倒飞贯入,留下的洞孔与精工钻磨者相同。这份出神入化的奇异劲道,简直神乎其神不可思议。如果双方交手,他即便是铁打铜浇的人,也禁不起对方一击,太可怕了。

他想逃避,只要投入黑夜的风雨中,脱身并非难事,凭他的江湖经验,自保该无困难。

可是,他不能逃避,吴娟一家祖孙三人的性命。操在他的手中。

吴娟一家三口,生死大权决定于他一念之间。

大丈夫恩怨分明,吴老太大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怎能偷生不义,陷吴家三老小于死境?

他不能逃避,决不能逃避。

不能逃避,他只好死了。

死的抉择极为艰难,痛苦与绝望几乎令他崩溃了。

他心乱如麻,心中隐隐作痛。

他听到轻柔的脚步声,嗅到了奇异的异性芳香,有人向他接近,是个女人。

近了,来人停在他身侧。

他装睡,暗中留了神。

是蝎娘子,他想:“她有何企图?有何用意?”

蝎娘子沉静地注视着他,缓缓在他身侧坐下,伸出颤抖的纤纤玉手,迟缓地缓慢地,终于落在他的脸颊上,幽幽地低唤:“崔兄弟!”

他张开虎目,按住了蝎娘子冰冷而颤抖的手。

“仇姑娘,你该歇息。”他温柔地说。

“我……我睡不着。”

“姑娘,不要想得太多。”

“崔兄弟,我们会死吗?”

“傻姑娘,人哪能不死?”

“我指的是今夜。”

“或者是明晨。”

“啊!我们都年青。”

“是的,我们都不想死。”

“崔兄弟,你想逃吗?”

“但我不能逃。”

“唉!我也是。”

“因此,只好尽其在我,听天由命了。”

“崔兄弟,你想到死吗?”

“是的,我已经想过了,但已别无抉择。姑娘,我们好可怜。”

“是的,我们好可怜,生死由不了自己。”

“呵呵!人就是这样的,生死由不了自己。”

“今晚,我们相聚。”

“明晨,可能看不见明日的旭日初升。”

“哦!兄弟,我们只有这短短的半宵好活。”

“我想,我会死而无憾。”

蝎娘子突然倒在他怀中,抱住他哀哀啜泣。

“哦!姑娘,不要,死并不可怕,不要哭啊!”他哽咽着说,轻拍着姑娘的背心。

英雄有泪不轻弹,他感到有泪滑下眼角,凉凉地。他并不全为了即将面临死亡而悲哀,他如果死了,吴家老少三人,元都观主肯不肯为她们尽力?人在人情在,人死两丢开;假使二老撒手不管,吴娟姑娘三老少,岂不是前途可悲?

元都观主诡诈恶毒靠不住,他心里明白:可是,他已别无抉择。只要他活着,就不怕三妖道食言背信。但他活的机会并不多,那神秘的黑影太可怕了。蝎娘子蜷缩在他的怀中,渐渐梦入黄梁。急难关头,女人是需要男人保护的。

他听到轻微的声息,黑影徐徐移向殿门。

蝎娘子,手移向剑靶。

是天猴,正挟着护手钧,蹑手蹑脚摸向殿门。

外面风狂雨暴,惊天动地。雨水从屋顶的破孔流入,倾注在殿堂其声震耳。这破孔是那神秘黑影留下的,破孔飞逸的情景如在目前。

在震耳的风雨中,按理他不可能听到蹑行的声息,但他确是听到了,可知他自己的修为进境委实惊人。

天猴终于到了殿门旁,脚下开始迟疑,最后却站住了,扭头扫了同伴一眼,迟疑难决。

铁金刚鼾声如雷,是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一类人,对任何事少用心机。无牵无挂。睡下来便鼾然入梦,不为外物所扰。

崔长青和蝎娘子相倚并肩而眠,—无动静。

天猴的目光.回到殿顶的破孔,眼神中有惧容,猛地回身一脚跨出殿门。

可是,却又停住了,似乎突然推翻投入风雨中逃命的决定。

“我不能逃。”老家伙摇头喃喃地白语。

最后,长叹一声,重又回到原处,放下钩躺倒,叹息声隐隐可闻。

崔长青也在心中暗叹,心说:“能役使这位凶名昭著的干猴,元都观三子真值得骄傲。”

他又想到吴家三老小,不由自怜地深深叹息。

“人活着,并不完全是为自己,多可悲?”

不久,他终于沉沉睡去。

蝎娘子突然叫:“铁金刚走了!”

崔长青无精打采地说:“走了也好,能走我也想走呢。”蝎娘子颇感意外地问。

“谁不想走?可是我不能走。”他叹口气说。

天猴嘿嘿笑,说:“铁金刚会回来的。”蝎娘子问。

“当然。”

“哼!恐怕他已经远出二十里外了。”

“走了两百里他也要回来。”

“为何?”

天猴淡淡一笑道:“铁金刚不是浑人,他并不比咱们笨。”

“笨的人才走?”

“笨的人便不至于受到妖道的符制。铁金刚人虽凶暴恶毒,但却是性情中人,他之所以甘心受妖道的胁迫,定然有他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“哼!靠不住,也许他是妖道派来监视咱们的,情势不利便乘机溜之大吉……”

话未完、铁金刚象个落汤鸡,狼狈地冲入,抹着脸上的雨水说:“该死的,老天爷也找麻烦。”

“你怎么啦?”崔长青问。

“他娘的该死,刚才那记暴雷,劈在前面那株大树上,震得耳膜慾裂,火光几乎灼瞎了太爷的眼睛。”

“哼!平常得很。”

“相距在三十步内便不算平常了,就是你也会感到吃不消。”铁金刚回到睡处,一面脱衣一面说。

天猴重新躺下,冷笑道:“活该,谁叫你跑出去淋雨?没死在四圣手中而遭雷劈,那才叫报应呢。混球,你为何转回来?”

铁金刚就火烤衣,咬牙说:“别提了,真他娘的活见鬼,本来已经走出三四里了。鬼撞墙似地却又乖乖折回来。”

“没出息。”

“你也好不了多少。”铁金刚以牙还牙。

天猴心中有鬼,不再多说,翻身入睡。

谁也无法入睡,不安的情绪在增长中,恐惧的意识象一条毒蛇,盘踞在心穴中驱之不走,挥之不去。

崔长青心中不住盘算,似已入神。

蝎娘子见他久久不动,低问道:“兄弟,你睡着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在……”

“我在想。”

“哦!想些什么?想家中的妻子儿女?”

“废话,我还没成家呢。”

“哦!那你……”

“我在想,咱们都被那功力奇高的人吓破胆了。”

“是啊!那真是可怕的一击。”

“这是咱们的不幸,对咱们此行大大的不利。”

蝎娘子抱住了他,战栗着说:“崔兄弟,你……你不会丢下我们一走了之吧?”

“我会吗?”他冷冷地问。

“我……我似乎对你极有信心。”蝎娘子语气沉重地说。

“其实,你并无信心。你在我身畔睡,用意就在监视我。”他直率地说。

蝎娘子一怔,叹口气说:“老天,你想到哪儿去了?以往我确是不信任你,但你在电母手下救了我之后,我已全心全意信任你……”

“这种信任,是靠不住的。”

蝎娘子突然偎入他怀中,幽幽地说:“求你也信任我好不好?你要是不信,我真想把心剜出来给你看。哦!崔兄弟,我们恨不相逢……相逢恨晚。”

他淡淡一笑,抚摸着她冰冷的粉颊,说:“咱们不是相逢了吗?而且同生死共患难呢。”

蝎娘子亲吻着他的手掌,酸楚地说:“我曾经有过一个男人,而且替他生过一个孩子。”

“哦!你是名花有主了?”他作势要推开她。蝎娘子反而抱住他颤声说。

“孽缘?”

“我与他不曾拜过天地,他也从没想到要成家。”

他悚然,想起了他与绮绿的一段孽缘,机伶伶地打一冷战。

“兄弟,你怎么啦?”蝎娘子惊问。

“没什么?”他信口答。

其实,他在想:如果绮缘有了身孕,他该怎么办?

蝎娘子并未追问,用伤感的声音说:“认识他时,是在寂寞的旅途中,心情不佳,本来不如意。他出现了,英俊、年青、潇洒、谈吐不俗,正是王孙公子梦中情人,甜言蜜语令我倾心。就这样,我们成了一对。”

“他日下……”

“谁知道呢?”

“哦!你们分开了?”

“好梦由来最易醒,恩爱不足百日,我有了身孕,他却带了另一个女人,带走了我的一生积蓄远走高飞,没留下一文钱。哦!一晃眼就是五年。”

“你该去找他的。”

“崔兄弟,去跪在他面前,哭泣着请求他收容我母子?算了,叫他哭着来求我,我也不会要他了,那种喜新厌旧没出息的好色男人,不值半文钱。”

“他是谁?”

“连中玉。”

“哦!是信陵三槐庄的少庄主?”

“就是他。”

崔长青默然,久久方说:“你该去看他的,他很惨。”

“去看他?提起他我就感到哽心。哦!你知道他的下落?他怎么惨?”

“三年前三槐庄毁了,连中玉断了一只手一条腿。”

“你知道三槐庄是怎样被毁的?”

“不知道”

“他迫姦红绡魔女的门人,家破人亡,断了一腿一手活现世。”

崔长青苦笑道:“该死!他怎么敢向红绡魔女打主意?简直是在泰山头上动土嘛!”

“他事先并不知道,这叫报应。哦!生死关头,我们竞说这些无味的儿女私情,岂不可笑?”

崔长青拍拍她的粉颊,笑道:“这表示你我的心情,并不因生死关头而惶恐悚惧不安,这是好现象。”

“崔兄弟,我有句话,不知该不该问?”

“你问吧,管他该与不该?”

“你真的没有成家?”

“呵呵!我不会骗你。”

“哦!我想……”

“你想打什么鬼主意?”他笑问。

“我想替你作媒。”

“什么?作媒?你想得真妙,这是什么时候?”他讶然问。

蝎娘子叹口气,说:“我对你有信心,我相信这次你定可成功,咱们五个人来,只有你能成功生还。”

“哦!你……”

“我那位妹妹今年十六岁,比我美得多。希望你成功之后,向三妖道讨问我那可怜的妹妹,带她在身边照顾你。如果你喜欢她。作妻作妾……”

“哼!你的口气象在托孤呢。”

“是的,我预感到这次死定了……”

“废话!我可不这么想。”

“崔兄弟,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我听不进耳。老实说,我自顾不暇,那有闲工夫去照顾别人?即使这次成功了,日后也九死一生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知道血花会?”

“知道,你……”

“我与血花会誓不两立,这次专程赴解州,准备与该会拼个他死我活。”

蝎娘子长叹一声,说:“可惜,如果我能活着回去,该多好?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血花会解州总秘坛的底细,我了如指掌。”

“真的?你……”

“难道骗你不成?这次我就是从解州来的。”

“哦!你……你也是血花会的人?”

“不,我有一位朋友在该会总秘坛,地位甚高。这次我有困难,专程前往求助。”

“他们……”

“被拒绝了,几乎反脸成仇。”

崔长青心中一动,靠近她低声说:“仇大姐,请将血花会总秘坛的底细告诉我。”

蝎娘子噗嗤一笑,狞了他一把说:“瞧你,又是个甜嘴的男人,功利之心好切,为了讨消息,大姐叫得好甜。”

他叹口气,挪开身子说:“叫你大姐也是应该的,你年纪比我大得多。你不说也就算了,总不能叫你出卖朋友……”

“唷!你生气了?好兄弟,别生气,我详细告诉你就是。”

崔长青大喜过望,也正因至解州后不知如何着手而心焦,天从人愿,这次没白跑。

天亮了,风雨未止。怪了,雨师并未转来应约决斗。

天猴站在殿门外,盯着外面的暴风雨发愁,扭头向崔长青说:“崔老弟,你看咱们该怎么办?”

铁金刚在擦拭鞭上的锈迹,说:“干猴,你这不是问道于盲吗?”

“你这些话有何用意?”天猴不解地问。

“蝎娘子郎情似水,妾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