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二十章

作者:云中岳

崔长青泅水越溪,逃脱怪老人的追踪。他知道对方既然将接引神功练至化境,当然不会是等闲人物,只宜智取,不可力敌。果然,他成功了。

离开溪流,他向龙角山急奔,心中不住盘算,该如何应付目前的困境。

珍珠洞此行,不论是胜是负,危险是相等的,前途未可乐观。

即使胜得了天威四圣,仍需与怪老人生死一决。

远出两里地,突然若有所悟地脱口惊呼:“晤!口音有点相似,怪老人就是昨晚山神庙中现身的人。老天!但愿不是他。”

他愈想愈感到头皮发麻,悚然而惊。

再细想,心中却又涌起无穷希望。

信心可以决定成败,勇气源于自信。怪老人山神庙临去一击,他锐气全消,信心尽失。但这次他能在对方的接引神功一击下借力全身而退,仗年轻力壮且轻功超绝,运用机智脱身,对方无奈他何。这一来,他反而从恐惧中恢复信心,对方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可怕,大有可为。

他一挺胸膛,大踏步向龙角山赶。

细雨霏霏,天将放晴,已是近午时光了。

接近山麓,前面灰影又现。

他敞声大笑,,问:“老前辈还不死心?”

怪老人嘿嘿笑,说:“哀莫大于死心,人怎能死心?”

“对,这是至理名言。哦!.你是绕道赶来的?”

“上游不远有座独木桥。”

“呵呵!你准备食言?”

“你认为如何?”

他伸手作乌龟状,笑问:“你不怕?”

怪老人大怒,说:“你再作怪,老夫木撕了你才怪。”

“呵呵!你不敢。”

“老夫为何不敢?”

“因为你要珍惜羽毛,不至于为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而自毁声誉。”他泰然地说。

“哼!”

他从容走近,说:“其实,你老人家未免多此一举。”

“有说乎?”

“你不是希望咱们这些人都死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那么,等咱们与天咸四圣拼个他死我活,还不是一样?你想想看,栾三他们如果与天威四圣两败俱伤,而我们乘机对付天威四圣,你就得在咱们精力仍旺时出面对付我们;我相信我们将是你最具威胁的劲敌,而非天威四圣。因此,为何不让我们三方大火拼三败俱伤之后,再轻而易举地收拾我们?这样是不是对你有利些?”

怪老人冷笑道:“你小子诡计多端,替老夫周详打算,定然另有阴谋诡计。”

他从容超越,摆手道:“那是当然,你知道就好,再见。”

怪老人竞末跟来,站在原处低头沉思。

看天色,半个时辰内不会雨止。他脚下一慢,心中一动,付道: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;我岂能不替自己打算?此心腹大患不除,那有我的机会?等决斗天威四圣之后,即使可胜,但也将精疲力尽,这老妖怪岂不得其所成,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我置于死地?”

他向侧方的茂草中一窜,形影俱消。

不久,怪老人循踪寻觅,找到此地讶然自语:“咦!这小贼到何处去了?哼!你决难在这附近潜踪,即使你躲在老鼠洞里,老夫也要把你掏出来。”

在附近找了一圈,重新回到原处,身后突然人影急射,崔长青在四丈外暴起,斜掠而出。

听到声息,怪老人扭身急迫,笑道:“哈哈!你飞不掉的,老夫跟定你了,等你们三败俱伤之后,再收拾你。”

“打打打!”崔长青叫,双手急速后扬,打出了三段树枝,人仍向前飞奔。

怪老人左掌一拂;三段树枝碎成粉屑,怪叫道:“你已经动手了,先毁约的是你,那儿走?”

崔长青一面逃,一面破口大骂:“老狗,你神气什么?”

怪老人一阵狂追,眼看要拉近至丈内,却听到如雷水声,不由心中大急,,叫道:“你还想跳水逃命?休想。”

声落,全力飞跃而进。

崔长青却突然折回,侧射两丈,如飞而遁。

“好狡猾的小贼!”怪老人叫,衔尾急迫。

独木桥在望,崔长青飞跃而上。

桥共有三段,每段长有丈六。桥由两根大木并成,距水面高仅三尺。溪水暴涨’,再上涨便会将桥冲垮。

崔长青第一跃便上了第二段,第二跃便到第三段的末端,一步跨上岸,扭头俯身拆桥。

怪老人一跃而上,向第二段纵落,一面怪叫:“你来木及过河拆桥……哎……”

脚刚沾桥面,第三段桥面已被崔长青挪动,中间的第二段急向下坠,

任何人在凑不及防之下,也无法应变,水声如雷,怪老头坠水下沉。

崔长青一声长笑,向水里跳。

怪老人的头冒出水面,脸色苍白抓住了随水漂流的一段桥板,正待爬上。

不会水的人,水一淹及胸口,便心中发慌,怪老人也不例外,想爬上桥板再说。

水下伸出一只手,拉住怪老人一条腿向下拖,桥板一翻,抓不牢,怪老人惊叫一声,向下沉。

不久,崔长青从下游半里地登岸,拖着已失去知觉的怪老人,首先拉脱怪老人的双肩关节,再替对方将水从腹内压出。

怪老人不久便苏醒,吃尽了苦头,看清了崔长青,叹口气说:“好小子,老夫栽在你手中了。”

崔长青将老人困在树干上,笑道:“老头子,有你好受的了。”

“你最好杀了老夫,永绝后患。”

“咱们无冤无仇,为何要杀你?”

“你将后悔。”

“在下不怕。”

“下次碰上,决不饶你。”

“在下在水里等你,哈哈!”他大笑着说。

“你不会再有机会……”

“解决了天威四圣,在下来放你,哈哈!希望这里没有猛兽,你快早些祷告吧,再见。”

“噗噗!”他两掌劈在怪老人的耳门上,奇快绝伦。

怪老人出其不意挨了两掌,终于支持不住,头向下一搭,人事不省。

崔长青拍拍手,向昏迷不醒的怪老人说:“抱歉,在下必须这样对待你。你想要我死,我这样对待你已经够仁慈了。卸肩关节以你的修为来说,可以用技巧自行接上。腰带捆你也毫无用处,你毫不费力便可自行解脱。但打昏你再制昏穴,一个时辰内你不会自行醒来,你不可能碍在下的事了。”

制了怪老人的昏穴,他重行上道。

距珍珠洞尚有两里地,路旁窜出天猴、蝎娘子、扑天雕及其女伴四个人。天猴脸色不正常,叫道:“你可来了,咱们好担心。”

蝎娘子苦笑道:“谢天谢地,你逃过老妖怪的魔手,万幸。”

扑天雕余悸犹在地说:“老狗那一摔,几乎把在下的全身骨头都摔散了,可怕。你把他摆脱了?”

“在下困住他了。”他泰然地说。

“怎样困住的?”天猴骇然问。

“不要管那老妖怪的事,前面情势如何?”他急问。

天猴摇头道:“咱们恐怕无能为力,天威四圣正派人采集枯枝腐草,只等雨止放火。”

“看见他们了?”

天猴倒抽一口凉气,说:“天威四圣不但全在,还有十余名艺业奇高的爪牙,咱们一比一已经够危险了。”

“走,去看看,刀山剑海,咱们也得闯一闯,走!”他毅然下令。

五人躲在洞坑对面的山坡草丛内向洞口瞧。洞口已堆满了枯枝腐叶。一座铁栅粗如儿臂,封死了洞口,里面的人休想破栅而出。

天威四圣坐在二十步外的山石上,冷然注视着洞口。十六名中年以上,相貌凶猛的人.仍在不断将柴草向洞口堆积。

看清形势,崔长青暗中不住盘算,思量对策。

扑天雕心中焦灼,说:“崔兄,咱们该如何下手?”

崔长青吁出一口长气,说:“咱们得设法,先不必焦急。”

“他们快要举火了。”

“好象是的,风雨将歇了。”

“事不宜迟.咱们……”

“咱们日下什么都不要做。”崔长青冷静地说。

“老弟之意……”

“咱们不进洞救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咱们等。”

扑天雕长叹一声,说:“你要等在内的三爷死了……”

“还不至于这么严重。”

“唉!老弟曾经说过……”

“在下曾经说过三七分帐。”

“是啊!三七分帐,你们便相助……”

崔长青脸一沉,沉声问:“在下说了相助二字吗?如果在下未说,那就是阁下听错了。”

“天!老弟你……”

“我要等他们放火。”崔长青冷冷地说。

扑天雕一咬牙,恨声道:“好吧,在下……”

崔长青不加理睬,向天猴说:“火一起,浓烟必将弥漫整个地区。除非洞另有出口透风,不然短时间浓烟进洞的份量不会多。浓烟四散时,咱们便浑烟摸鱼。”

天猴雀跃道:“对,咱们人少,烟对咱们有利。”

崔长青点头道:“动手时,咱们结阵而进,见一个杀一,个。扑天雕,你负责放栅救人,当然咱们会掩护你。”

扑天雕大喜慾狂,不住行礼道:“谢谢老弟鼎力成全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崔长青淡淡一笑道:“你有感恩之心,那已算是很难得了。你们的人一出来,必须立即协同歼除天威四圣。”

“当然,当然。”

“只怕你作不了主。”

“在下可以……”

“不必说了,听他们说些什么?”风神拂着那柄奇形怪状的天帚,走近柴草堆前,向洞内大叫道:“栾三,快丢掉兵刃出来投降。”

里面传来了高亢的叫声:“有种你们就入洞来捉,来某决不投降。”

“给你十声数准备,数完不投降,咱们就举火熏你出来了。”

“烟进不来的。”

“咱们立可分晓。举火!”

几名爪牙不知从何处弄来数十束干草,点燃放入枯枝湿草堆,只片刻间,浓烟大起。

洞内的人利用洞外无人的机会,用撑坑的木桩猛幢巨大的铁栅,其声隆然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,’外面的人狂矣。

“投降吧,死囚们。”风神怪叫。

只片刻间,浓烟渐令撞栅的人支持不住,只好放下木桩内退。

风止雨熄,浓烟渐向下降,四面八方弥漫。

崔长青挥手示意,众人蛇行鹰伏向前接近。

同一期间,溪旁的大树下,怪老人竟然徐徐苏醒。崔长青将老人打昏,并制了昏穴,以为怪老人在一个时辰之内,决难自行醒来,估计错误,怪老人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苏醒。

看清了处境,老人定下心神,由于双肩关节已被拉脱,双手已形同废物,用不上劲。手被反绑,更难解开。如换之旁人,可说毫无办法。

老人利用晃肩助势术,不住上下左右连续急速移动,失败了十余次,最后终于接上了右肩关节。

不久,老人活动手脚,自言自语道:“好小于,想不到老夫竟在阴沟里翻船,这次可有你受的了。”

崔长青领先向前爬行,终于接近了,距在外围的天威四圣约有四丈左右,他向身后跟来的天猴说:“准备暗器,出其不意下手袭击。四个凶魔的兵刃利害,但在贴身时便不足虑了。”

三丈……风神突然警觉地扭头回顾。

崔长青大喝一声,暴起发难,三把飞刀首先破空飞出,人扑进长剑化虹急射。

天威四圣虽然是久经大敌的老江湖,但变生仓卒毫无防备,强敌从后面进击,委实措手不及。

风神一声怪叫,天帚急挥,人向侧伏。

“啪啪!”击落了两把飞刀。

崔长青志歹在风神,两把飞刀吸引风神的注意,第三把飞刀却袭向雨师,风神果然上当了。

雨师闻声知警,刚来得及转身,来不及运功自卫,看到人影飞刀已经入骨,贯入小腹要害。

“啊……”雨师狂叫,扑倒时圣水棒向前一伸。

“嗤!”腥臭的灰绿色毒汁剧喷而出,宠罩三丈方圆地面。

崔长青人向前挺剑飞扑,其实他并非扑向风神,而是向前扑倒,沾地即向右前方急射两丈外,事先已订定自保的主意。

天猴却发出三枚枣核镖,击中刚伏倒的风神,人急掠而进,想退已力不从心,被毒汁喷中,衣沾汁即溶,皮肉可怕地腐烂,一声厉号,砰然冲倒,恰好倒在风神身旁,已不成人形。

风神挨了三枚枣核傈,天帚已失手掉落,左手将取出的铜铙扭身疾挥,临死反噬,“擦”一声切入天猴的胸口,人亦软倒发僵。

两人同归于尽,一命换一命。

蝎娘子很幸运,她发了一把梅花针,扑向最外侧的电母,恰好在毒汁笼罩的范围外。

电母左手的电镜一挥,是风乍起,梅花针全被盾牌般的电镜所震落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