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二十一章

作者:云中岳

元都观的后院,有不少静室。今晚堂开盛筵,狗腿子鹰爪子到了不少人。

筵开十桌,每桌八人,八十名各地的精美齐聚一堂,可知元都观的实力确是庞大,难怪连血花会也不敢轻启战端。

首席高坐着元都观三子。元都观主反而坐在下位。右首一桌有中条双煞,有游神关彦。左首一桌,坐着吴家祖孙三代。吴老太大开朗地笑,吴娟姑娘笑口常开,眉梢眼角因有了三分酒意而春横眉黛,媚笑中充满了春情。她不再是温柔娴静楚楚可怜的幽兰,而是春情满布举止轻佻、一身媚骨熟情如火的桃花。那位七八岁的黄毛丫头小欣,小小年纪居然会向邻座一位年青人搔首弄姿哩!

酒已半酣,玉虚子兴奋地离座,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!诸位听清了。”

喧闹声立止,鸦鹊无声。

老道掀须微笑,朗声道:“西安天祥银楼的东主,明午便可赶到。这一笔宝石,据尉迟掌柜先期带来的信息说,二十万两银子数目太大,要咱们派人前往押送。银子一到,贫道立即分派给诸位弟兄,大家都有好处。”

欢呼声雷动,声震屋瓦。

老道鼓掌三下,人声骤止。他举起杯,脸色一变,庄严肃穆地说:“饮水思源,咱们得感谢天猴端木施主的神机妙算,至竟此全功,不但除去天威四圣心腹大患,且将宝石夺来大家沾光。端木施主不幸壮烈牺牲,他行前便抱有风萧萧易水寒的悲壮心情,果然一去不回,牺牲了他自己,成全了人咱们所有的弟兄,委实令人钦佩。现在咱们奠酒,以慰端木施主在天英灵。”

所有的人,皆默默地离座奠酒一杯,酒洒地的声音,居然令人生出象是幽灵夜泣的感觉。

老道接过小道童奉上的第二杯酒,又道:“铁金刚、极乐僧、蝎娘子、黑衫客四个人,也尽了他们的全力。现在,再奠酒一杯,以慰他们四位亡魂。”

奠酒毕,有人间:“仙长,他们的后事该如何善后?”

老道阴阴一笑,说:“极乐僧的师父几颗不上眼的舍利于,丢在粪坑里一了百了。铁金刚的侄儿,明天派人拖来杀了灭口。蝎娘子那位娇滴滴的小妹妹,过两天派人送来,贫道要看看她是否于贫道有缘,也许要收她为鼎炉。至于黑衫客那傻瓜,吴大嫂……”

吴大嫂噗嗤一笑,接口道:“老身会替他路祭一番,免得冤鬼缠身。”

吴娟接口笑道:“说真的,他死了真可惜,本姑娘阅人多矣,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值得爱惜的汉子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一名大汉怪笑,笑完说:“我的好姑娘,难道我拼命三郎就不值得你爱惜?哈哈……”

大汉的轻薄话,立即引起一阵哗笑。

吴娟柳眉一挑,半真半假地说:“你?你那一身骨头只有四两重,小心本姑娘将你丢给狗吃。要我爱惜,你来呀!”

哄然大笑声中,厅门人影乍现,阴森森的语音直薄耳膜:“盛会盛会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众人一惊,人声倏止。

玉虚子推椅而起,厉声问“天罡坛主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不速之客是血花会的天罡坛主,右首是一个挟了开山巨斧的大汉,左首是捧着铁琵琶的吕三娘子。三个人把住了中、左、右三座厅门。

一名中年人手急眼快,伸手抓住一条长凳冲出。

一声弦响,吕三娘子冷冷一笑。

银芒一闪即逝,射入中年人的右肩井。

“哎……”中年人叫,冲势骤止,“砰”一声响,长凳坠地。

“嘭”左右厢的花窗同时被击毁,人影幢幢。一座花窗外,站着三个人。中间那人干瘦如竹竿,手中伸出一具儿臂粗、长约两尺的奇形黑色怪简,前端有九个三分大的圆孔,嘿嘿怪笑道:“我,血花会地煞坛坛主,这具百毒九龙简中,九枝淬毒龙形针可单发可连发,见血封喉,谁不怕死,站出来让本坛主瞧瞧,看他是不是铁打的金刚?”

天罡坛主接口道:“今晚,诸位摆的是庆功宴,都末带兵刃,因此最好安静些,少安毋躁。谁想妄动,后果自行负责。”

玉虚子有点心虚,色厉内在地问:“施主不可取人大甚,你这是算什么?”

天罡坛主脸一沉,冷笑道:“玉虚子,如果在下记性不差,记得咱们曾经谈过一次颇大的买卖。”

“不错,你……”

“言犹在耳,你没忘了,很好。”

“咱们所谈的……”

“在下银子二干两已经带来了,人呢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要黑衫客。”

玉虚子一直没抓住说话的机会,急急大声说:“抱歉,黑衫客已身死龙角山,咱们的买卖告吹,银子你带回去好了。”

天罡坛主哼了一声,厉声问:“你以为在下相信你吗?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

“在下说的是老实话。哼!自始你就对本会怀有敌意,没安好心……”

“天理良心,你未免……”

“我没有噬赖你,你是仇视本会。”

“上次会晤之后,防微杜渐,就派了不少人跟踪在下。贫道理该如此。”

“好个防微杜渐,你以为血花会是好相与的?到底你给不给人,在下等你一句话。”

“黑衫客已经死了,你说怎办?”

“生见人,死见尸。”

“哼!你们曾经派人打听了?”

“派了,但龙角山的事,说不定是骗局。”

“贫道……”

“把尸首交给在下,万事皆休。”

“尸首已被乡民埋了……”

“我不信,埋了你也得派人挖出来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给你三天罡坛主声色俱厉地说。

“你威胁贫道吗?”玉虚子怒声问。

“你怎么说都成。现在,在下要带几个人质。”

玉虚子咬牙切齿地叫:“你敢?咱们拼了你。”

天罡坛主狂笑道:“在下为何不敢?府城是你的地盘,闹出事来有你元都观三子去顶。双方动作,你人多没有用,你这八十个人,至少也得死掉一半。人命关天,瞒不住人。咱们血花会可以一定了之,你却跑得了老道跑不了观,大好基业将化为乌有。如果我是你,就不敢拼,”

“你欺人大甚……”玉虚子气结怪叫。

天罡坛主冷笑一声,叫道:“人质乖乖的出来,呼一个出来一个……”

被叫出来的人,他们是:游神关彦、彩蝶吴翠英(即吴娟)、青面狼郎再兴、地鼠陈宗魁……共是八个人。

出来一个抓走一个,最后,天罡坛主满意地说:“玉虚于,三天后同一.时间,必须把黑衫客的尸体带来襄陵县赵曲交换人质,不然就派人前往收尸。记住:不许用诡计,血花会可不是好相与的。再见,诸位。”

只片刻间,人影四散。

一群人从城西南角追城而出,城壕上早就搭好了便桥,三十匹健马已列队以待。

天罡坛主共来了二十名高手,三十匹健马。二十位高手一阵好忙,先将捆了双手制了穴道的八名男女人质,绑牢在鞍上,两个人侍候一个。准备停当,立即动身南下。

天罡坛主带了两名爪牙断后,向负责前驱的地煞坛主慎重地说:“兄弟负责断后,你们只管赶路,如发生事故,切记不可停当……”

地煞坛主颇感意外,问道:“咦!你认为有意外?”

“可能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妖道已派人跟下来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我已经发现两个人,他们的身法好快。”

“要不要收拾他们?”

“不必了。他们可能想找出咱们藏身的地方,谅他们也不敢半途抢救人质。但为防意外,必须作应变打算。现在,走吧。”

这是城外西南郊的一座荒林,附近三四里内不见人烟,对面百十步是浊浪滔滔的汾河。

地煞坛主应声叫:“上马!”

“啊……”排在最前面的爪牙,突然狂叫一声,摔倒在地。

“希聿聿”马嘶声震耳,有三匹马同时发疯,把一名人质与两名尚未就鞍的爪牙掀落马下。

马群受惊,四散惊窜。

天罡坛主大惊,拉紧缰绳大叫:“你们怎么啦?”

一阵大乱,有人大叫:“不好,有人暗算。”

坐骑四散,人也四散。

树上突然飘下一个灰影,长笑震天。

不远处也飘落一个娇小的身影,一脚踢翻一名爪牙,一掌拍在马臀上,爪牙的坐骑发蹄狂奔。

笑声徐落,灰影叫:“谁也休想脱身,留下人质再走。”

地煞坛主百毒九龙筒一抬,机簧声震耳。

灰影不见了。天罡坛主却感到冷风压体,本能地闪在马;后,撤剑叫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灰影出现在马的另一面,笑道:“看我这身白衣。”

天太黑,白衣看成灰色,但近了仍可看出是白衣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林白衣。”

天罡坛主大骇,剑从马腹下急递而出。

健马突然受惊急奔,一剑落空,

林白衣一声长笑,剑化千朵白莲,

“铮铮……”天罡坛主只架住两剑,如飞而遁。人的名,树的影。近些年来,林白衣声威所至,群魔辟易。江湖盛传林白衣,妖魔鬼怪闻风远避。天罡坛主心中早虚,狼狈而遁。

另一端,两个娇小的身影放翻了两个人。接着出现的两个人,也凶猛如狮,冲错间如入无人之境。

地煞坛主百毒九龙筒一击不中,早己逃之天天。

群龙无首,爪牙狼奔聚突落荒而逃。

天快亮了,人马出现在三十里外的襄陵县赵曲镇西面,本镇一座破败的大宅中。

八个人质一个不少,全带来了。

夺获人质的五个人,赫然是林白衣林世玉、紫仙子林紫云、红衣小姑娘玫云,林家三兄妹全到了。

另两人是北丐和一手遮天,两位威震江湖的老前靠。

宅院内部负责警卫的人,是两位姑娘的保姆三姨。外面,是关中林家大名鼎鼎的笑判官林祥、摘星换斗林吉。两人是电剑林寿的堂弟,世玉兄妹的堂叔。

赵曲镇的形状、是关中传统式的建筑,四四方方的外堡墙,西面是高高的两座镇门,外形看象一个曲字,所以称“曲”。镇民全姓赵,因此叫赵曲。关中与山西是紧邻,建筑的形式相差不远。但山西愈往北走,建筑形式愈是不同,太原以北,村镇便以堡或寨为主了,地近边墙烽烟不绝,堡与寨便应运而生。

赵曲镇是襄陵县汾河东岸的最大市镇,地当南北的土寨墙,东是商业区,西是住宅区,中间有两座门,设有栅,原则上不许外人擅入镇西,当然有熟人引导者例外。

全镇有二三百户人家,镇西住宅区占地略广,内有深院:大宅,广场茂园。

林白衣兄妹藏身的破败大宅院,主人已在二十年前举家迁至河南开封,在那儿生根落业,宅院中只留有三两个老仆看守,除了每年清明返家条祖之外,平时极少有人往来。林白衣借了这栋宅院办事,自然与赵家的人沾了些亲故。

镇东商业区,百业竞秀欣欣向荣,车站附近,客店便有五家之多。

吉祥老店,早半月便被血花会的人所包下了。店主虽是赵曲镇的人,但十余名店伙中,倒有一半是血花会的跑腿小爪牙。这里,是血花会的一处联络站。

林白衣兄妹是三天前到达的,吉祥老店中的动静,全在他们的监视下。一明一暗;自然占了不少便宜。

地下室灯火通明,八个人质并未解绑,在壁根下排排坐,一个个垂头丧气。

唯一例外的是彩蝶吴翠英(吴娟),她那水汪汪的媚目,不断跟着林白衣转。林白衣年青英俊,人如临风玉树,这鬼女人在打他的主意。

一张方桌,一条长凳。林白衣安坐凳上,紫云攻云姐妹俩旁站立。一切停当,林白衣喝声“提人!”

紫云上前,一把揪住游神关彦的衣领,抓小鸡似的提至桌前一放,冷此道:“站稳了!好好回话。”

姐妹俩脸罩浓霜,杀气直透华盖,众恶徒眼中雪亮,乖乖俯首听命。

林白衣嘿嘿笑,沉声问:“你叫游神关彦?”

游神关彦象在猫爪下的老鼠,浑身无力可怜凄惨,脸无人色地说: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
“你是元都观三子的得力臂膀了。”

“在……在下仅……仅是个跑……跑腿的。”

“有关三妖道的恶迹,在下不想过问。但你们在筵席间所说有关黑衫客的死讯,详情如何你得从实招来。”

该死的游神关彦,怎知林白衣与黑衫客的事?以为林白衣这位白道少年英雄,是前来找黑道俊彦黑衫客的麻烦呢,定下心说:“这件事千真万确,黑衫客与天猴五个人,在银洞山与龙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