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二十二章

作者:云中岳

蝎娘子与紫云仙子在套取吴娟的口供,迫取解葯。可是,吴娟却毫无办法。

床上,崔长青却大叫一声,痛昏了。

小妹妹玫云心中一急,凶狠地抓起了吴娟叫:“你这恶毒的贼女人,看我敢不敢活剥了你?”

蝎娘子伸手急拦,凤目一转,说:“小妹妹,不必急躁,我有主意。”

“你有什么主意?”玫云满怀希冀地问。

“俗语说,虎毒不食儿。老虔婆再阴狠,有吴娟在咱们手中,她岂能无所顾忌?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咱们把吴娟吊在外面,老虔婆必定会前来谈条件的。”蝎娘子颇有把握地说。

在床前替崔长青推拿的林白衣苦笑道:“老虔婆如果有所顾忌,便不会露出狰狞面目了,她明知吴娟在咱们手中,仍然不顾一切放手胡为,这一着她该已事先有所提防,咱们必定枉费心机。”

吴娟哭丧着脸说:“我奶奶从不关心我的死活,她不会用解葯来交换我的。”

蝎娘子冷笑道:“看来,你是死定了。”

吴娟反而镇定下来了,说:“落在你们白道英雄手中,你们还能把我怎样?”

蝎娘子发出一阵阴笑,笑得吴娟头皮发紧,笑完说:“不错,林家兄妹是侠义门人,他们不会把你怎样。但你却忘了,我蝎娘子可不是白道英雄,而是凶名昭着,毒如蛇蝎的江湖凶魔。”

“你……”吴娟变色叫。

“我就能好好治你。”蝎娘子阴笑着说。

“你……林白衣不会将我交给你……”

林白衣接口道:“这件事与我无关,我兄妹不干预你们银洞山夺宝的风波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能……”吴娟骇然叫。

“我为何不能?呵呵!”林白衣大笑着说。

吴娟脸色死灰,冷汗直流,绝望地说:“崔爷的毒,十二个时辰内死不了,你们请等一晚,也许明日我奶奶会来与你们谈条件的。”

林白衣点点头,向蝎娘子说:“也好,且等她一晚,明晨老虔婆如果不来,这婆娘便交给你处治。”

蝎娘子苦笑道:“可是……崔兄弟……”

林白衣颇为镇静地说:“既然十二个时辰内不致于毒发而死,我相信崔兄定可渡过难关,我已给他服下了一颗保命金丹,保住心脉该无困难。”

“目下我们怎办?”玫云焦灼地问。

林白衣沉声道:“今晚,咱们四出搜索老虔婆的下落,仇姑娘与小妹负责看管俘虏并照料崔兄弟,不可大意。”

当晚,高手齐出。

龙箫客出镇向北走,他猜想老虔婆不会逃得太远。

同一期间,北面十余里的小集三槐店,群魔毕集,在集北的大树将军庙中聚会。

元都观三子带了九名重要爪牙,在此共商对策。他们早先竟然不知血花会丢失了俘虏,直至吴大嫂返报之后,方发觉事态严重,不得不会商应变良策。

玉峰子以足智多谋见称,心情颇为沉重地说:“如果林家的人牵涉在内,这件事便棘手了,不知诸位有何高见?请出大家商量商量。”

一名鹰钩鼻中年人冷冷一笑道:“愚意认为,这件事已没有商量的必要。”

“理由安在?”老道问。

“咱们直接向林家要人。”鹰钩鼻中年人说。

“咱们凭什么向林家讨人?”

“凭咱们山西群雄的实力。”鹰钩鼻中年人傲然地说,桀傲之气外露。

玉峰子猛摇头,苦笑道:“咱们对付血花会,已感心有余而力不足,再树强敌,自掘坟墓。”

一名虬须大汉接口道:“难道咱们就罢了不成?”

玉峰子转向玉虚子问:“师兄意下如何?尚请权衡利害。”

玉虚子神色阴沉,阴森森地反问:“师弟有何打算,何不说来听听?”

玉峰子大概早就胸有成竹,不慌不忙地说:“目下,咱们势成骑虎,放下不能,但却又不便向任何一方索人,索也毫无结果。反之,血花会与林家冲突,对咱们来说,渔人得利,可说天赐其便……”

“可是,咱们的八个人,总不能置之不理吧?”一名五短身材的人悻悻地问。

玉峰子阴阴一笑,说:“当然咱们不能置之不理,但情势不许,由咱们不得,咱们只能等侯他们火拼之后,再伺机救人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人质落在人家的手中,事实上要比血花会手中安全得多。”

“咱们只能等?”

“是的,只能等。老实说,咱们唯一的强敌,不是血花会,也不是林家的人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唯一的强敌,是黑衫客崔长青。”

五虚子冷笑道:“师弟,崔长青已毒发垂死,而且落在林家人的手中,活的希望也不大。”

玉峰子却不以为然,阴森森地说:“吴大嫂的穿肠毒葯,短期间死不了,尤其是禁受得起疼痛折磨的人,更是效力大减。上次已证明崔小辈不怕疼痛,这次岂能不问?”

“师弟,你言中有物……”

“对,我是说,问题仍然出在吴大嫂身上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吴姑娘目下是人质之一,万一吴大嫂动了骨肉亲情,会不会以解葯交换人质呢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崔长青如果不死,咱们……”

“哎呀!”玉虚子惊叫。

玉峰子却冷然一笑道:“因此,崔小辈必须死。不然,咱们将有不少弟兄枉送性命,元都观也可能被毁于一旦。”

“对!他必须死。”玉虚子沉声说。

玉峰子又是阴阴一笑,说:“因此!咱们必须将人质的事置之脑后。”

“我反对。”五短身材的人大声说。

玉峰子狠狠地死盯着对方,阴森森地问:“你又有何高见?去向林家抢人?以卵击石,智者不为,你敢不敢去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去向血花会索人?咱们并未将崔小辈交到他们手中,凭什么索回人质?他们会答应?少做梦。”

一名瘦如竹竿的人大声道:“这件事比青天白日还要明白,还有什么可商量的?咱们在浪费口舌。”

玉峰子阴笑着问:“依你之见,又待如何?”

“咱们双方皆不招惹,对不对?”

“对。”

“而且,崔小辈是咱们唯一的心腹大患。”

“对。”

“因此,崔小辈必须死。”

“对。”

“因此,为防患于未然,吴大嫂必须远离她的孙女。也就是说,她必须走得远远的。”

“可是,她能走,也能回来。”玉峰子接口。

众人一怔,你看我我看你发楞。

瘦竹竿哼了一声,沉声道:“咱们来问问。吴大嫂在,咱们元都观群豪将云散风消。吴大嫂不在,咱们可以坐收渔利,可以独霸山西。说吧,谁要吴大嫂?”

桀傲的鹰钩鼻中年人转目他顾,毫无表示。

前反对的五短身材的人,低下了头避免回答。

久久,无人发表意见。

一名尖嘴缩腮的人站起说:“现在,兄弟去料理吴大嫂的事。”

“怎办?”玉峰子阴森森地问。

“把她送走。”

“送到何处?”

“送她回老家。”

玉峰子扫视了众人一眼,问:“有谁反对吗?”

五短身材的人叹口气说:“咱们未免太狠了些。”

“你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玉峰子问。

“没有。”

玉峰子向尖嘴缩腮的人挥手说:“好吧,你去,干净利落,切记不可走漏风声。”

“好,兄弟小心就是,保证误不了事。”

赵曲镇只有二三百户人家、镇外全是田野。只须一个时辰,便可搜完全镇的可疑所在。

屋内,蝎娘子与玫云提心吊胆,留意崔长青的变化。他似乎一直就昏迷不醒,躺在床上象个死人。

屋外,只有一手遮天戒备,其他的人皆外出搜索。广大的宅院静悄悄阴森森地,委实难以照顾周全。

一手遮天伏在后院的一株大树下,算定如果有人入侵,必定不走大门走后院,决难逃过他的监视。

黑影一晃,一个人影鬼魅似地出现在不远处的花丛旁,向下一伏。

一手遮天暗中留了神,暗骂道:“好家伙!你如果是老虔婆,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,该死的东西。”

接着,又飘来两个黑影,在前一个黑影旁伏下了。

先到的黑影长身而起,向大树下窜来,轻灵敏捷,身子不凡。

“好啊!你们来的人真不少。”一手遮天暗叫。

他想暂且回避,但已来不及了,黑影疾射而至,势难避免碰头。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他脱手打出一枚小石,人却蹲伏不动。

黑影虽怀有戒心,可是黑夜中敌明我暗,不见树下有何异状,不可能发现小小的石块,“噗”一声轻响,胸口鸠尾重穴被击中,劲道直撼心脉,立即昏厥。

冲势仍急,疾撞而至。

一手遮天长身而起,伸手将人接住,轻灵地向下放,仍在一旁潜伏,等候另两名黑影跟来送死。

他料错,另两名黑影并不跟来,却弹指三下打出询问的信号。

他如果想将人引来,必须回复信号。可是,他不知回复的信号为何。

正迟疑问,两黑影猛地向外飞纵而走。

他暴起紧迫,叫道:“朋友,不要同伴了吗?”

两黑影再次折向,飞跃退走。

“哈哈!走得了吗?”他叫,跟踪便追。

两黑影的轻功火候颇纯,一跃两丈余,快如星跳丸掷,三五起落,便接近后园的园墙下。

他相距四五丈,心中大急,大喝一声,双手齐扬,打出五六颗小石,疾射墙头,阻止对方越墙而逃。

又料错了,两黑影并末越墙而走,反而左右一分,向下一伏。

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经验丰富,见对方不向上跳而左右分伏,便知有警,急速飞掠的身形突然止住,向下伏倒。

暗器破风声刺耳,最少也有三枚可破内家气功的霸道暗器,从顶门上空一掠而过,危机间不容发,好险。

他飞跃而起,怪叫道:“有多少破铜烂铁,全掏出来吧!我姓祝的来了。”

墙根下幽灵似的出现一个人影,身材甚矮,黑衣黑脸膛,暗淡的星光下,象是一个黑娃娃,头上结了根冲天辫,手中握了一只光闪闪的金环。

一手遮天见多识广,大吃一惊,急速前跃的去势一缓,斜飘丈外叫:“黑孩儿,你还没死?”

黑孩儿一声怪笑,轻摇金环欺近说:“咱们是活冤家死对头,我死了你就可以安逸啦!一手遮天姓祝的,太爷料想到你会替林家的小畜生卖命,所以赶来找你。”

一手遮天显然对黑孩儿颇怀戒心,徐徐撤下极少亮出的长剑,冷冷地说:“不是冤家不聚头,今天你来了,也好,咱们多年前的旧债,可以一并结算了。”

“对,连本带利一起算。”黑孩儿阴森森地说。

“那是当然……站住!”

原来,另两名黑影正悄然离开,因此一手遮天急忙喝阻。

“你鬼叫什么?”黑孩儿问。

一手遮天冷哼一声道:“你那两位朋友,叫他等一等,等咱们结算旧债之后,再定去留。”

“哼!他们不听你的。”

“不听也得听。他们是元都观的爪牙吗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黑孩儿狂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一手遮天问。

“笑你,笑你有眼无珠。哼!元都观凭那几个不成气候的角色,也配请我黑孩儿卖命?”

“哦!在下倒是小看了你呢。那么,这两个小辈,是血花会的人了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哦!你何时投入血花会的?以你这位大名鼎鼎的邪魔外道来说,做刺客不是有辱你的身份吗?”

“他们请太爷来助拳,太爷岂是做刺客的人?哼!你昏了头。”黑孩儿悻悻地说。

“原来你是助血花会来夺人质的,失敬失敬。来吧,咱们不能光说不练,上啦!”

黑孩儿举手一挥,一声冷笑,挥环疾冲而上。

这瞬间,血花会的两名爪牙左右一分,分头飞掠,向宅院扑去。

一手遮天刚要迎上黑孩儿递剑,心中一惊,突然折向猛扑向左掠走的黑影,吼道:“站住!不许……”

黑孩儿从斜刺里截出,金环呼啸,砸向一手遮天的有后肩,叫:“你给我留下老命……”

“铮!”剑环相触,爆出一串火花。一手遮天如果想追人,必被金环所击中,黑孩儿来势奇疾,因此他不得不扭身回头接招。

金环一转,奇快地反扫他的下盘。

他又是一惊,对方反应出奇地快,今晚讨不了好,赶忙剑,“月落星沉”,沉剑接招。

糟!环影一闪,一吞一吐,套住了他的剑猛掀。

“撒手!”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