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二十三章

作者:云中岳

女骑士说出是前来诚意商谈的,林白衣似乎颇表兴奋,大笑而起道:“呵呵!妙极了,欢迎欢迎,诚意商谈,好事嘛。姑娘尊姓芳名?我,林白衣。”

“本姑娘薛香君。”

“哦!幸会幸会。”

“那位是尉迟玉,与白奇白二爷。”

林白衣瞥了双方一眼,笑道:“山西尉迟世家,干余年来号称富贵名门,银砖造墙每块重有数百斤,叫做没奈何,谁也偷不走,富可国,怎么竟出了一位女刺客?”

“本姑娘不是山西人。”尉迟玉冷冷地说。

林白衣向白奇一指,又道:“你,是在教的回回?是河西人?”

白奇冷笑道“阁下,咱们不是给你打哈哈来的。”

林白衣又是一阵大笑,笑完说:“当然当然,你夺魂神梭白二爷白奇,在江湖上跺下脚天动地摇,当然不是与我林白衣打哈哈来的。刚才你如果给在下一掌,或者给在下一把织布梭,岂不是省事多多?可惜你……”

“咱们赤手空拳而来,表示咱们有商谈的诚意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林白衣仰天狂笑,声震屋瓦。

“你笑什么?”薛香君不悦地问。

“当然是笑你们。”

“我们有何可笑?”

“你们说诚意而来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谈什么?”

“谈如何化解你与本会的误会过节。”

“真有化解的诚意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好,在下不想点破,不过,可不可以先叫那些用暗器指向在下的人,先回避回避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咱们都是玩命的人,都知道被人暗中用暗器指住的滋味,那会令人浑身不自在,不自在会出毛病的。,’

薛香君脸上发赤,硬着头皮说:“本姑娘保证商谈时,你是绝对安全的。”

“这是说,商谈后在下就不安全了?”

“只要你有诚意……”

“这不是要求过苛吗?要求在下有诚意,而你们却可以没有诚意……”

“阁下,看来咱们没有什么可谈的了。”薛香君脸红耳赤地说。

林白衣往后一躺,挥手道:“不谈就不谈,你请吧。本来就没有什么可谈的,你薛香君根本就无权代表血花会前来商谈。我要睡了,请勿打扰在下的清梦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哦!忘了告诉你,螳螂捕蝉,不知黄雀在后;你们的人如果一有异动,老命必定难保。四周有你们四十余名高手,可惜不是贵会的精英,在下懒得与他们计较,叫他们走,免得在下的朋友大开杀戒,你今晚前来的诚意,岂不一笔勾销。请啦!少陪。”

薛香君真被他唬住了,口气一软,说:“我的人撤走,你肯诚意商谈吗?”

“随便,你瞧着办好了。”

薛香君发出一声低啸,外面的人纷纷外撤。

林白衣坐正身形,笑道:“你不下令进袭,委实愚不可及。”

薛香君噗嗤一笑道:“林白衣名不虚传,果然难缠,说吧,你此来为了何事?”

林白衣呵呵笑,说:“只有一件事,把崔长青交给我。”

“你为何要他?”

“呵呵!薛姑娘,在下不是来评理的,你只要说一声肯是不肯够了。”

“问题是崔长青在你自己手中,本姑娘希望知道你为何用这件事作为借口,委实令人迷惑。”

“妙极了,一句话推得干干净净,竟然反咬一口,说崔长青在林某手中……”

“且慢!事实上是崔长青到赵曲客栈,气势汹汹索取元都观的八名人质,当他知道人质已被贤兄妹劫走,藏匿在赵园,便直接冲入赵园时,此后便不再外出露面。本会的人认为他已死在你兄妹手中,心腹大患已除,这才派人分头袭击自卫求全,你不否认这件事实吧?”

“在下只知你们大举袭击赵园,乘虚而入把他掳走了。他中毒在床无法行动,在下晚回一步让你们得手,那晚除了你们之外,没有别人侵入赵园。”

“你想到元都观三妖道……”

“三妖道虽不在府城,但他们的人也不在赵曲。薛姑娘,人交给在下,在下拍拍手走路。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怎样?”

“贵会不用在江湖上混了。”

“你口气不小呢。”

“就算是吧。”

“你们来了多少人?”

“你数好了。”

薛香君套不出口风,苦笑道:“你这人不讲理,可否请北丐出来谈谈?”

“他老人家不在?”

“在何处?”

“你猜猜看?”

“在庙外吗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不过,我可以告诉你,他老人家如不见到崔长青,是不会出面的。”

“可是,本会的人,确是不知崔长青的下落。”

“你要我相信你的话?”

“这是实情,本会正希望贤兄妹能供给他的消息。”

“呵呵!咱们好象在捉迷藏兜圈子,浪费口舌,是吗?”

薛香君凤目一转,冷冷地说:“既然你一口咬定本会已将人掳来了,本姑娘百口莫辩。”

“用不着辩,除非你能把人交出来。”

“这样好吧?本会的人尚未返回,等他们返回时,本姑娘仔细清查后,再给阁下确实的答复,尊驾满意吗?”

“明早在下便须得到回音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日上三竿,不能再迟。”

薛香君吁出一口长气,说;“好,日上三竿,给你回音。”

“哦!请告贵会主,千万不可耍花招使诡计,同时最好别打作鸟兽散的主意,言尽于此,你走吧。”

送走了三男女,神像后跃出紫云仙子,焦躁地叫:“哥哥,你怎么轻易放她们走掉了?”

林白衣苦笑道:“大妹,她们早有打算,赤手空拳前来要求谈判,我能把她怎样?”

“她带来了四十余名……”

“不错,她们确是有备而来。但咱们人手有限,实力单薄,动起手来必有死伤的,她们死一二十个人无所谓,咱们却经不起任何损失。黑夜中敌众我寡,来人皆是血花会精英,而且全是暗器的能手,想想看,咱们有几成胜算?划得来吗?”“可是……”“凡是不能操之过急,必须权衡时势。以往咱们未能掌握血花会的罪证,他们杀人行刺准备周全,抓不住罪证,咱们不能入人于罪,这次正好以崔兄弟为借口,一举铲除这些妖魔鬼怪。因此,必须等三姨……”“哥哥,怎能等?崔大哥的生死存亡……”“如果所料不差,崔兄弟确是不曾落在他们手中。”林白衣颇为自信地说。

“怎见得?”

“血花会不会因为崔兄弟一个人而冒险。同时,他们先入为主,认为咱们与崔兄弟一白一黑是死对头,认为咱们也志在同谋崔兄弟。你想想看,他们如果把崔兄弟弄到手,岂有不乖乖交出之理?他们明知没有把柄落在咱们手中,把崔兄弟交出,岂不堵住咱们问罪的借口了?”

“老天,你以为崔大哥他……”

“崔兄弟的失踪,确是令人迷惑。按理,那晚除了血花会的人,并无旁人在场……”

“会不会是元都观三妖道的爪牙,趁火打劫浑水模鱼劫走的?”

“不可能,他们明知老虔婆已向崔兄弟下毒,毒发期将届,甚至不惜杀了老虔婆灭口,以免老虔婆用解葯换取孙女的性命,只消坐候崔兄弟大限临头,犯得着再派人前往冒不必要之险?”

“完了,崔大哥必定凶多吉少,我们……”

“我们只能为他尽一番心力,真要回天之术,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目下,血花会是唯一的线索,咱们是走一步算一步。”林白衣叹息着说。

“我们必须为他报仇。”紫云仙子恨恨地说。

“老虔婆已经死了。”

“但指使老虔婆的人仍在。”

“是的,元都观三妖道必须抵命。等解决血花会之后,咱们再前往找他们结算。”

“你打算如何对付血花会?”

“先缠住他们,等三姨将人请来再直捣黄龙。”

人算计虎,虎亦算计人;他们计算血花会,血花会也在打他们的主意。

血花会交不出崔长青,为情势所迫,不得不铤而走险,不甘受威胁,只好起而自卫。日上三竿,薛香君带了尉迟玉重临小庙,依然未带兵刃,以使者的身份前来交涉。

在庙门相迎的人,仍是林白衣,含笑相迎道:“薛姑娘,请里面一叙,想必带来了好消息,大概不会令在下失望,请。”

薛香君却不入内,神色沉重地说:“贱妾不进去了,替阁下带来了不好的消息。”

“姑娘是说……”

“本会的人,没有人知道崔长青的下落。”

“哦!遗憾极了。”

“本姑娘奉命征询阁下的意见,请问阁下是否打算与敝会化解?不管崔长青的下落如何,阁下与敝会皆慾得之而甘心,因此,双方之间并无利害冲突,井水不犯河水。阁下如肯就此放手,敝会愿以千金为酬,请阁下从此不再追究,留一分情义,日后……”

“如果在下不依呢?”

“敝会也感到遗憾。”

“那就请上复贵会主,在下拒绝了。”

薛香君冷哼一声,从手袖中取出一封书信,递过说:“那么,这是敝会主的约斗书,请阁下过目,贱妾立候回音。”

林白衣不接书。淡淡一笑道;“林某与贵会之间,势不两立,各行其是,双方并非意气之事,更非个人思怨,不需。江湖规矩下书约斗。请原书带回,林某从不受邪魔外道的约束。你请吧,正午开始,咱们见面便是生死对头。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咱们已无话可说。”

“别无商量?”

“别无商量。”

薛香君堆下笑,笑得好媚,抬头看看天色,笑道:“林爷,午牌正,早着呢。说真的,咱们总不能为了一个该死的崔长青伤了和气,总该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解决,对不对?”

“唯一的解决的办法,便是将崔长青交出来。”林白衣不为所动地说。

“林爷,是否嫌千金少了些?”

“呵呵!林某从不为金银发急。当然,千金也不是小数目,但在贵会来说,谋杀一个人的利润,有时恐怕还不止干金,你们想利用这种血腥钱来打动林某,未免太妙想天开了。呵呵!在下要准备磨剑了,少陪。”林白衣笑容可掬地说完,转身施施然入庙而去。

薛香君不得不自承失败,带了尉迟玉动身返谷。入谷百十步,道旁密林中传出一声知啸哨。她高举左手,向左右一挥,方急步入林。

林木深处,坐着五位男女,为首的是个二十三四岁红衣美娇娘,盘龙髻上的乌钗,坠着一块大红宝石,红芒刺目。红色坎肩,红色流苏。胸襟上,戴了一只以数十颗大小不同的红宝石,悬了一把红鞘红穗宝光四射的长剑。瓜子脸,柳叶眉,一双水汪汪勾魂慑魄的媚目,弓形的樱口令人一看便想入非非。美,真是美,胴体曲线玲珑更是动人,果真是人间尤物,画里真真。她脸上神色平静,经常挂着令人心动的微笑。

她左右,是两位美艳绝伦穿黛绿衣裙少妇,两位身材雄伟英俊潇洒的二十五六岁年青人。

薛香君与尉迟玉上前行礼,欠身恭顺地说:“属下参见会主。”

会主颌首回礼,含笑问:“薛堂主,他答应了?”

薛香君苦笑,说:“属下无能,无法打动他。”

“试过其他方法吗?”

“属下惭愧,那畜生根本不给人有可乘之机。”

会主不住顿首,微笑道:“本会主早已知道,这是个不受任何诱惑的铁打金刚,不是你所能对付得了的。看来,咱们只好与他全力周旋了。”

“小畜生说,午牌正便是双方相决时刻。”

“他不上当应约?”

“他拒绝了,不接会主的手书。”

“你不会投给他?只要他拆开书信,便会粘上蚀骨奇毒……”

“上禀会主,他根本就不加理睬。”

会主左首的美妇笑道;“会主,何不让我去试试?”

“不,可一不可再,这畜生精明机警,不会上当的。哦!世群,谷口监视咱们的人是谁?”

左外那位年青人欠身道:“上复会主,是一手遮天祝广。”

“属下去把他弄来。”有外首的年青人说。

会主摇头阻止,说:“不,你近不了他的身,这老狐狸见多识广,隐伏的地势太好,如果他没有把握,岂敢有意无意地现身相诱?”

“咱们正好利用他。”

“会主的意思……”

“将计就计,将他们引至绝龙谷,一网打尽。”会主微笑着说,似乎成竹在胸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天罡坛主已请分云煞五煞,带了十八神箭太保,克期赶来相助,我已命天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