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二十四章

作者:云中岳

最先奔下的人气急败坏地说:“快来了,快来了……”

上面半里地一座小山丘上方,出现了高大健壮的崔长青,弓箭藏在脚下,叉手而立,冷然向下瞧。

“来了,山丘上就是他。”有人叫。

一名神箭太保冷哼一声,说:“在下给他一箭穿心。”

弦声震耳,雕翎箭破空而起,穿云直上。

向上射,劲道锐减,相距虽半里地,箭到达力道有限,除非骤不及防,不然极难中鹄。

箭居然奇准,飞向崔长青的胸口。他伸手一抄,接着了雕翎。

“咱们三箭齐发。”一名太保低叫。

三箭齐飞,上面一声长笑,黑影一闪即没,箭劳而无功。

分云岭五煞有三煞在此,大煞沉声叫:“咱们上去。”

会主向左绕,说:“分两路包抄,上!”

二十余人分头向上急奔,只留了三个人把守谷口。

上升一半,人向两侧伸展,向上急抢。

崔长青跪在一丛野草后,弓弦逐渐拉满,草梢一荡,雕翎箭呼啸着破空而去。

一名引弓戒备向上走的神箭太保,突然大叫二声,扔掉弓箭骨碌碌向下滚。

下面有人抢上,伸手急拦。

“啊……”第二个人惨叫着向下栽,是另一名神箭太保。

救第一名太保的人惊叫道:“不好,箭贯眉心,没救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走在最前面的大煞尖叫,抱住了小腹,身形一晃突然扭身摔倒。一枚雕翎穿透腰背,大概难以挽救了。

左面,血花会的人,也被射倒了两个。

众人大骇,全都伏下了,迟疑不进,疑神疑鬼。向上看,鬼影俱无,箭不知从何而来,反正只听到破空飞行的厉啸从上而下,却不知发自何处。

会主心中发慌,向紧跟在后的一名年青人说:“世群,叫他们下来决斗。”

年青人世群不敢站起,向上大叫:“崔长青,你听得到在下的话吗?请回话。”

上面悄然无声,野草萋萋,不知人藏在何处。

世群不死心,又叫:“崔长青,咱们到谷下决斗,你敢不敢答应?”

空山寂寂,毫无声息。

世群徐徐站起,又叫:“你如果是英雄好汉,不要暗箭伤人,下来,咱们决—死战。”

仍然不见人影。世群低声道:“这小辈恐怕已经走了。”

“上去看看。”会主低叫。

世群打一冷战,但不敢不遵,举步向上走,高叫道:“你不下来,在下上去了,咱们一比一,公平决斗,我上来了。”

他迈动着发抖的腿,心惊胆战地向上走。只走了十余步,一枚劲矢突从侧方破空飞到。

崔长青早已换了方位,贴地飞蹿到了侧方。他并不傻,也不想充好汉做英雄,敌众我寡,他怎肯与对方决斗?觑个真切,发出一枝狼牙。

箭从侧方飞越,下面的人相距稍远,易于发现,会主惊叫:“小心左侧……”

“啊……”世群狂叫着向下一栽,再向上一蹦,方向下急滚。

一名少女眼都红了,一跃而起,尖叫着向箭来的方向,发疯似地挥剑猛冲,厉叫道:“姓崔的,我和你拼……”

冲了五六丈。突然向前一扑,斜滚而下。

最后,一名神箭太保脸色泛黑,,向两煞恐惧地叫:“这人可怕极了,寨主,快逃。”

声落,人已连滚带爬下降五六丈,举起双手,手中空空,拼命向下狂奔,一面狂叫:“在下认栽,不要射我……”

果然没有箭来,让他逃至谷底,跳上一匹坐骑,落荒飞遁。

对面山崖顶脊上,奔下七名黑衣入,先后跳上坐骑,竟自逃命去了。

兵败如山倒,有人逃走,自然有人仿效,只片刻间,众人象丧家之犬般向下飞奔。

上面,崔长青发出一声震天长啸,离开了隐伏处。

对面山脊间,乌骓马重现,一声长嘶,疾驰而下,隐没在树林中。

薛香君就一直跟在她身后,悚然地说:“会主,咱们到分云岭暂避,岂不近些?”

“不,山区只有一条路,走不掉的。”

“但……”

“前谷还有几位坛主和护法,与他们会合,便不怕他了。这次咱们失策,人分为四处,真是天数,走。”

前谷的人只知后谷有变,不知情势如何发展,十余位高手议论纷纷,正打算派人至后谷察看。分云岭的好汉也有八名,有两煞和四位神箭太保。

当他们发现会主带了人马绕道飞驰而来,便知有点不妙,一位坛主急急迎上,老远便大叫:“后谷人喊马嘶,怎么一回事?”

薛香君高声叫道:“决上马,撤至州城。”

“为何?这……”

“崔长青来了?咱们……”

“三面埋伏俱溃,快走。”

会主到了,匆匆下令:“撤至州城,咱们必须尽快离开山区。在城中那小畜生不敢行凶,山区危险,快走。””

声落,已驰出五丈外。

四—卜余骑沿径急撤,人心惶惶。远出两里地,前面小山坡上一声马嘶,崔长青安坐雕鞍,乌骓马抬首屹立,人马一团黑,黑得令人心中发紧。

山坡距小径半里地,看得真切。会主心中一紧,扭头叫:“等后面的人,一同过去。”

四位神箭太保驰到,叫道:“射他下来!”

四箭刚离弦,乌骓马四蹄翻飞,狂风似地消失在坡的后面,只留下滚滚黄尘,四枝劲矢连边都没沾上。

一名分云岭的好汉大叫:“山坡后是绝地,咱们追!”

会主也认为高手已聚,胆气一壮,也叫:“好,追,分头包围。”

坡后确是绝地,三面山峰峻陡,下面是小有起伏的荒原,形成一处盆地,除了从山坡这一面冲出之外,别无出路。

四十余骑弧形排开,狂风似的向上飞驰。登高一望,下面荒原呈现眼下,荒草萋萋,方圆不足五里一览无遗,散布在荒原上除了及肩荒草之外,只有一些零星小树散布其间,哪有人马的踪迹?

众人正感奇怪,难以决定是否下去搜寻,左侧的两里外的一座山头上,突然传来一声马嘶。

众人一惊,正是黑衫客和他的乌骓马。

“咦!怎么这样快?”有人骇然叫。

“怪事!飞马也飞不了这么快呢!”另一人怪叫。

“恐怕是匹幽灵之马。”一名分云岭悍贼悚然地说。

分云岭东北,地处虞坂,也称吴山,路南过平路,北至安邑,东至夏县,坂东是巫咸顶。历史上首屈一指的相马师伯乐,在此遇骐驴驾盐车,千里马遇伯乐,干古传为美谈。周武王封吴泰伯之弟仲雍之后虞仲于夏墟,因此称为虞坂。春秋二年,晋假道于虞以伐虢,就是这条路,假途灭虢的典故出此;当地的人则称之为青石槽。据传说这里每一百年便会出一匹千里驹,有一匹神异的幽灵之马在山区中出没无常。

没有人再提起追赶的事,盯着山顶上黑亮的人马发怔,往山上追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会主吁出一口长气,无可奈何地说:“算了,走吧。”

一名匪首扭头问:“邓会主,咱们的人为何不见跟来?”

会主惨然一笑,说:“贵寨的人死伤亦惨,三寨主带了幸存的弟兄,已返回分云岭去了。”

“哦!那么,在下也要带回弟兄们返寨了。这次未能将林家兄妹置于死地,遗憾之至。”

会主苦笑道:“目下咱们可合不可分,贵寨的人不宜此时返回分云岭……”

“抱歉,在下的人,不能随你们到州城,咱们的弟兄在州衙落了不少案,被官府的眼线认出,后果可怕。邓会主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悍匪们一是不敢前往州城避风头,一是大寨主不在群龙无首,必须返山,拒绝了会主的挽留,带了所有的弟兄,驰上至老龙谷的小径。

接近谷口设伏处的半里地,路旁的矮林茂草中,隐伏着林白衣兄妹一群劫后余生的猛虎狂狮,正眼睁睁地静候人马接近,每个人都杀气腾腾,咬牙切齿。

会主率领三十余骑扑奔解州,每个人皆脸有惊容,拼命鞭策坐骑急驰,可是山路崎岖,人马又多,路窄只容一骑,想快也无从快起。

“希聿聿……”马嘶声起自左近的山林,空谷回音久久不绝,更增声势。

马匹再次发性蹦跳,一阵大乱。混乱中,有人堕马,有人受伤。

左面里余,山脚下的树林前,黑衫客与乌骓马重行出现,冷冷地注视着混乱的人马狼奔豕突。

会主脸色铁青,咒骂道:“这畜生可恶!我要与他生死相决。”

薛香君不知她骂崔长青抑或是骂乌骓马,苦笑道:“会主,咱们被他盯牢了,恐怕他不会让咱们平安到达州城,如何是好?”

“咱们仍可一拼。”会主咬牙切齿地说。

“属下认为,不如化整为零,也许……”

“化整为零,岂不自掘坟墓吗?”

“不然,目下咱们走一个算一个,留得青山在,哪怕没柴烧?”

“他已经盯牢了我们……”

“咱们不分男女,全是一色黑衣,他怎知道会主走哪一条路?这样吧,尔后由属下发令,事急从权,暂时冒充会主,让他来找我,会主便可乘机脱身了。”薛香君慨然地说。

“不,我不甘心。”会主断然拒绝。

“那……依会主之见……”

“前面是九曲槽,咱们在那儿设伏等他决战。”

“会主……”

“我意已决,就这么办。”

“请会主以日后为重……”

“过得了今天,方有日后。你记住,万一我有三长两短,你必须保全自己,重建血花会,保全本会的大好基业,不惜一切代价,杀了这畜生替我报仇。现在咱们到九曲槽,走!”

薛香君无奈,说:“好吧,属下先走领路。”

丢失了六匹坐骑,众人重新上路。

薛香君带了三人三骑在前开路,林前的乌骓马已经失踪,她心中略定,策马急驰。

一枝劲矢破空而至,“擦”一声贯入她的坐骑左目。

健马竟即发起疯来,一阵长嘶,将她掀下鞍桥,奔出五六丈外方砰然倒地。

她并未受伤,惊出一身冷汗。

蹄声如雷,乌骓马象一朵乌云,也象一阵黑色的旋风,从百步外的矮林中冲出,冲向马队的中段。

“嗤嗤嗤!”箭厉啸着光临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叫声凄厉刺耳。

“砰……”人马齐倒。

人群大乱,马匹惊窜。

乌骓从中间疾驰而过,三把飞刀又击倒了逃散的三个人,冲入对面的树林中,蹄声渐远

二十余丈空间,乌骓冲出,隐没;崔长青发箭,发射飞刀,说快真快,有些人连人影也末看清,两端的人根本无法救应同伴,更不用想拦截了。

会主好不容易将魂飞魄散的手下聚齐,遗下五具尸体,心惊胆跳地重行赶路,一筹莫展。所有的人斗志全消,只有一个迫切的心念:逃。

会主至九曲槽设伏决战的念头,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除了赶快逃命之外,别无他念。对方沿途袭击,神出鬼没,飘忽无常,凭这二十余位惊弓之鸟,岂敢奢言设伏决斗?是否能逃出山区,还是未定之天呢。

逃了里余,前面便是地势起伏不定,林草深茂的丘陵地区九曲槽。

半里外,乌骓马屹立路中,马上的崔长青据鞍高坐威风凛凛,人与马屹立不动,象是石人石马。

已换了坐骑走在前面的薛香君第一个发现,惊叫道:“他拦在前面!”

崔长青的弓举起了。

薛香君扭头向同伴说:“你去禀明会主,我前去与他交涉。”

她解下剑,取下百宝囊,交给同伴独自策马上前,高叫道:“崔爷,有话好说,能不能有些商量?”

崔长青按下弓,叫道:“你过来,不妨听听你的解释。”

薛香君大喜,策骑小驰而近,在丈外勒住坐骑,抱拳行礼道:“是崔爷吗?我叫薛香君。”绛姑娘,幸会幸会,请问何以教我?”他泰然地答。

“崔爷杀够了吧?”

“哦!你来教训我的?”

“小女子怎敢?”

“你有何话说?”

“崔爷真要赶尽杀绝吗?”绛姑娘,你们的手段,并不比在下仁慈。”

“崔爷盛怒而来,是为了黑龙帮的事吗?崔爷是黑龙帮的人?”

“在下不是黑龙帮的人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首先,在下要指出你们的罪行。其一,惨杀敞友三眼韦陀与虬须客。其二,派人前往博陵,妄图刺杀崔某的亲友。其三,派出天罡坛主,勾结元都观三妖道,慾置崔某于死地,你们几乎成功了。你,你不配与在下说是非,叫你们的会主来,还我公道。”

“崔爷,这件事敝会认错……”

“认错就罢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