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二十七章

作者:云中岳

崔长青与无双剑客决胜,其他的人皆被恶斗所吸引,浑忘身外事,不知神鹰骑士绕道截出,想走已来不及了。

朱家朝庭的龙子龙孙,分封至天下各地为王,要冲地区,王府可拥有护卫一至四卫之多,也就是王府的私人部队,其地位相等于京师的御林军。王爷本身另养有死士,贴身保护称为护卫。在皇庭,则称为侍卫,多由锦衣卫中调用。而王府的护卫,则从各卫中选拔充任。

散处各地的龙子龙孙,为自己的安全与保全实力,少不了有些不肖子孙胡作非为,在护卫中招缆一些强豪倚为心腹,阴养死士无所不为,甚且图谋不轨。当年靖难之变叔侄相残,燕王就是凭藉燕山三护卫之力,从乃侄手中夺过江山。最近,安化王亦与兵造反。目前,已暗中招纳亡命网罗黑道大豪与绿林水陆群雄,阴蓄死士,反迹已现。

对于洛阳的第一代伊王,是太祖第二十五子,洪武二十一年生;四岁便受封。永乐六年之藩(到任),性好武,经常带了一批护卫与把势(武师帮闲),奔逐于城内外,飞骑所至,走避不及的头断肢裂。驱赶一些男女老少妇孺奔窜作乐,称为围猎。第二代又纵中宫(太监)扰民,变本加厉,洛阳人苦不堪言。第三代坐了三年王位,也好不了多少。

第四代弟袭兄爵,是最贤明的一位王爷,洛阳人重见天日。这一代(第五代)的王爷是庄王讦渊,七年前袭伊王爵位,由于有上一代打好根基,不敢胡作非为,但仍然罗致了不少三山五岳的豪客任护卫。幸而他虽然好财好色,但取之有道而不贪黩扰民。据说,由于伊王府剑客如云,江西王曾经派人前来作说客,名义上是借用高手护卫,暗中可能是策反,以便日后起兵时在河南策应。(宸壕与讦渊是同辈。王府各支辈名序皆不同,每支二十字。宁府前五字是盘、奠、观、宸、拱;伊府前五字是腮、勉、讦、典。故辈份相同)这件事伊王断然拒绝了堂兄的要求,但并未派人上京密告。

由伊王直接掌握的一小队护卫,共有五十人之多,称为神鹰护卫,其中的四剑客有三位出身少林,另一位出身武当,这四人是高手中的高手,剑术天下闻名。

学艺不论文学,芸芸众生中,不重名利的人毕竟不多,谁人不想扬名声显父母?尽管有些真正不重名利的人,不屑替官府卖命,但这种人毕竞少之又少,那些口中反对的人,大多言不由衷,另有原因,要不是无缘幸进,更是嫌名不够高,利不够厚而不肯屈就。四剑客之投身王府,江湖朋友虽不无反对,但敬畏之心也随之而生。对操有生杀大权的人,敬畏也是人之常情。

无双剑客不敢妄动,心中暗暗叫苦。

崔长青也心中焦灼,暗叫不妙。如果是他单人独创,他无所畏惧,可是,有玫云在场,他心中为难。关中林家是有家有小的人,怎能卷入是非之中?只消伊王府一纸文书送达西安秦王府,林家不家破人亡者几稀。

他向玫云说留下的用意,是为了无双剑客,其实是为了玫云打算,接着向攻云低声道:“等会儿我与他们打交道,千万不可多言,见机行事,一切有我:最好你能脱身事外。”

“我不怕,别想把我丢开。”玫云固执地说。

“你如果不听话,以后我不理你。”他沉声说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无牵无挂,王府的鹰犬无奈我何。”

神鹰护卫已形成合围,四剑客之首中州一剑周豪下马走近,向崔长青抬首冷冷一笑道:“果然是你,你是黑衫客崔长青吗?”

崔长青泰然地说:“不错,正是区区。尊驾定然是中州一剑周护卫了,幸会幸会。”

“好说好说,久抑久仰,你的事犯了。”

“在下什么事犯了?”

“你心里明白。”

“哦!在下糊涂得很。”

中州一剑冷冷一笑,转向无双剑客说:“在下眼拙,朋友是……”

崔长青接口道:“周护卫,阁下既然冲在下而来,不必管他们的事了,牵连太广,对你没好处。”

“住口!你给我安静些。”

崔长青心中一转,笑道:“周护卫,你说在下犯案,自然要得我而甘心。而这十余位仁兄,也是冲在下而来的,也志在图我。目下我崔长青分身乏术,而你们双方都想要,你说怎办?你们双方人数相当,何不在剑上一决得主?”

中州一剑虎目一翻,冷笑道:“好小辈,你想挑起恶斗乘乱脱身?”

“总算是机会,不错吧?”

“哼!休想。”中州一剑傲然地说,转向无双剑客沉声道:“你们十余位高手,艺业差劲却想逞英雄,妄想一比一决斗,未免太不自量力了。哼!还不走?”

崔长青接口叫:“喂!咱们日后再算帐,江湖上见。”

无双剑客先是一头雾水,最后总算醒悟,举手一挥,一言不发的上马,率众回头西行。

中州一剑瞥了玫云一眼,扭头叫:“李老弟,让出一匹坐骑,给这位红娘子乘坐。”

崔长青呵呵笑,说:“周护卫,你又弄错了……”

“住嘴!”

“咦!怪事,即使在下是犯人,应该有分辨的机会,是吗?这位姑娘穿黑……”

“昨晚她在府城落店,穿的就是红。”

“你们要找的人,该是红娘子百里春。”

“不错,也有她。”

“红娘子是十三四岁的黄毛丫头?”。

“从外表估计年龄,必为所愚。”

“哦!你以为她是……”

“等回城之后,便可断定她是不是红娘子了。”

玫云愈听愈冒火,沉声道:“中州一剑,你未免太狂太武断,有眼无珠……”

“什么?丫头你……”中州一剑怪叫。

玫云倏然拔剑出鞘,冷笑道:“听说在下的少林达摩剑法宇内无双,本姑娘有点不信。”。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中州一剑虎目放光地说。

“且慢!”崔长青叫。

玫云不加理会,说:“你让开,我今天要看看关中林家电剑,是否可以与达摩剑法争短长。”

中州一剑一惊,脸色一变。

崔长青心中叫苦,急道:“林姑娘,在下的事,由在下解决。”

中州一划不住打量玫云,突然问:“你是紫云仙子的妹妹?”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玫云模仿对方的口气说。

两辆马车在路旁停下了,两位车夫冷眼旁观。车宙帘低垂,里面一无动静。

玫云横定了心,又道:“信不信由你,你瞧着办吧。”

中州一剑怒火渐升,沉声道:“即使是令尊亲身在此,也不会对在下如此不客气。”

“这可是你找我的。”玫云撇撇嘴说。

崔长青笑道:“周护卫,林姑娘也是在下的对头,在下的事,与她无关。”

“她也是找你的?”中州一剑问。

“不错。”

“你的仇人真不少。”

“在下并不介意。请问,在下也与尊驾有仇?”

“你与百里春劫了王府的百万金珠。”

“哦!原来如此。”

“你不否认吧?”

“在下坚决否认。”

“哼!狡辩无用,你得跟我走。”

“且慢!谁说在下劫了百万金珠,是你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可有人证?可有赃物?金珠在何处被劫?何时被劫?’谁知道在下这几天的行踪?”

“金珠在崎山被劫……”

“在下并未走崎山,走的是永宁道。”

“无量佛左春与飞燕子杨全已经落网。”

崔长青大笑,笑完说:“很好。在下四天前,在陕州与他们冲突,警告他们不可打金珠的主意,颠诈了他们不少银子,为免卷入游涡,因此避道走永宁,你怎么说在下与红娘子劫了金珠,岂不可笑?”

“一点不可笑,有人在府城告密,而且有不少江湖浪人要黑吃黑找你讨金珠,你不否认吧?”

“在下不否认有人想找我方金珠,但在那座山行劫与在下无关。在下的乌骓极为岔眼,永宁道上沿途的村落土著,皆可证明在下的行踪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无量佛飞燕子,皆是熊耳山摘星换斗阳奇寨主的爪牙。在下一个江湖黑道小混混,高攀不上绿林大豪。你找我,岂不是舍本逐未吗?”

中州一剑沉吟片刻,说:“崎山劫宝,确是熊耳山大盗所为。”

“生还的人,可证明在下并末参与。在陕州,在下打了飞熊,虽末明白告诉他有人要行劫,已经算是间接提出警告了。在下打了无量佛一群人,拒绝入伙,并且敲诈了他们一千五百两银票,无量佛应该还记得这件事。”

“可是……有人告密,说你与百里春是幕后主持人。”

中州一剑迟疑地说。

“你相信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在下有不少仇家,但不知告密的人是谁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?不知道?不知道你就来追擒在下归案?你们不会派人去熊耳山?”

“告密人投密告函,并末出面。大军已发熊耳山,在下得到线索前来找你。办案的人,决不轻易放过任何可疑线索。”

崔长青摇头苦笑。说:“周护卫,你们这种宁枉毋纵的作法,委实令人心寒,—份匿名函,你们便郑重其事捕风捉影……”

“抱歉,周某也是不得已。”

崔长青见有了转机,趁热打铁,说:“刚才那十几位仁兄,是夺魂金剑的好友,他们与阳寨主可能有交情,你们可以从他们口中得到消息的。”

中州一剑哦了一声,说:“承告了,在下这就去追上他们。我希望你立即转回府城,也许在下要找你查问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必须回去,不然难免涉嫌。”中州一剑的语气饱含警意。

攻云怎肯?接口道:“不,我要带他走。”

中州一剑对林家不无顾忌,但又不愿崔长青离开洛阳,摇头道:“林姑娘,请以大局为重,个人思怨算不了什么,在下公务在身,务请冲在下薄面,暂且放过他,可好?”

玫云当然不肯,正要开口拒绝。车门一掀,出来了两个绿衣女人,叫道:“周护卫,千万不要听他们的花言巧语。本姑娘亲眼看见他们与摘星换斗劫宝。同时,也可证明他们两人不是对头,而是一对姘头。”

崔长青大惊,脸色大变。

玫云怒火上升,怒叫道:“胡绮绿,你这贱贼婆……”

她飞扑而出、却被中州一剑拦住了,喝道:“站住!你这是作贼心虚。”

“你知道这鬼女是谁吗?”玫云厉声问。’

”她是证人。”中州一剑沉声说。

“她是金顶山胡家镇八方胡威的女儿,一个黑道巨魁女儿的话,你也能信?”

胡绮绿冷笑道:“就因为我是胡家的女儿,方能目睹劫宝的凶犯本来面目。”

玫云冷哼一声,说:“周护卫,你问问她,问她与崔长青有何关系?”

胡绮绿也冷哼一声说:“不必问,我自己会说。我不认。识他,只亲眼见到他在崎山劫宝。”。

崔长青忍无可忍,怒极反笑,笑完说:“好,你不认识我。周护卫,车行大道,瞒不了人。你问问她,这四五天车辆的行程与宿站便知道了,沿途关隘想必有案可稽。”

另一位穿绿衣颇具姿色的中年人笑道:“昨日近午时分,车经函谷关,胡姑娘不良于厅,本姑娘好意让她搭便车至洛阳。因此,她是在函谷上车的,本姑娘的车程,与胡姑娘无关。”

胡绮绿接口道:“周护卫,问问他两人是不是对头便明白了。”

攻云酥胸一挺,说:“不错,本姑娘与崔大哥是朋友。”

中州一剑冷笑问:“那你为何撒谎?”

崔长青接口道:“在下不愿林姑娘卷入游涡……”

“哼!因此在下不信任你。”

“好吧,你想怎样?”

“随在下到王府投案。”

“也好。”他不假思索地说。

中州一剑向胡绮绿道:“胡姑娘,劳驾你这位证人,也。随在下走一趟。”

胡绮绿阴阴一笑,说:“周护卫,这样吧,贱妾尚有事待理,入暮时分,贱妾再至王府投案,可好?”

“也好。”中州一剑首肯。

两女急急上车,铃声乍响,轻车驶出如飞而去。

崔长青将沙棠木剑解下,向玫云说:“玫云,你走吧,我跟他们去。”

“你不能去,一入王府插翅难飞,苦打成招严刑迫供,你……”玫云急叫。

中州一剑拍拍胸膛,说:“我保证你获得公正的审判,你不能走。”

崔长青冷哼一声,沉声道:“姓周的,不要欺人大甚,在下已答应跟你走,为何也将林姑娘拉上?”

“胡姑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