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二十八章

作者:云中岳

一万两银子买一句话,把出乎意外的李老七吓了一跳。这位见过大风浪的赌场场主,脸上变了颜色,瞥了银票一眼,迟疑地说:“六爷,在下必须先知话该不该说,未明底细之前,恕难答复。”

崔长青淡淡一笑,说:“当然,这件事在七爷来说,该是轻而易举的事,问题在七爷是否有诚意。”

李老七鹰目炯炯,冷冷一笑道:“原来朋友今晚是有所为而来。”

“该说是有所求而来。不过,话得先说明白,兄弟可是与贵场公平相搏的,掷段、双陆、押宝,在下皆有机会玩手法;押权而在下不接庄,已表明兄弟是清白的;不知七爷以为然否?”

“兄弟明白。”

“明白就好。”

“六爷请明示,以便斟酌。”

“好,昨晚乾坤盗鼠三兄弟来了,他们与七爷是同宗,七爷不会说不认识他们几个吧?”

“不错,他们天黑到,未下注就走了。”

“兄弟所要知道的是,他们与一位陌生赌客在一起鬼混;三鼠随即离开贵赌场了。”

“不错,有这么一回事。”

“兄弟要那位赌客的底细与下落。”

老七双眉深锁,摇头道:“抱歉,在下不能自砸招牌。”

崔长青淡淡一笑,追问:“别无商量?”

“别无商量。”李老七说得相当决绝。

崔长青收回银票,站起说:“好,谢谢款待,明晚兄弟再来,万金一搏,七爷好好准备了。”’

“你……”

“在下身怀巨款,能平安出去吧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平心而论,贵赌场倒还公平。告辞。”

“且慢。”

“七爷打定主意了?”

“不,在下不能自砸招牌……”

“那就算了。”

“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么?”他追问。

“除非阁下强迫我。”

崔长青当然了解对方的暗示,立即抓住对方的手一绞一扭,擒住了,快速地将银票塞入对方的怀中,喝道:“快,叫你的人退出去,不然在下宰了你。”

“哎……放手!有话好说。”李七怪叫。

“你叫不叫?”

李七龇牙咧嘴,大叫道“你们都出去,快!”

“是!”

打手们退出,管事与夫子也惶然而退。

李七苦笑,说:“六爷,咱们的规矩是留意陌生人,而且为免后患:须对岔眼人物查海底。”

“我知道,兄弟入局时,便有两位仁兄追随左右,贵场的管事颇为精明。”

“可是,那人行踪诡秘,在下所知有限。”

“有限就好,在下不虚此行,请说。”’

他从后门走了,不久,到了东关的迎恩寺后的小巷,在一间小院前停步,略加打量,上前叩门。

不久,里面有人间:“谁呀?天色不早了呢?”

“我,刘六,陈二爷回来了吗?”

院门开处,迎门站着一位中年人,讶然道:“刘六?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陈二爷的好友,昨晚与他约好在老七的赌场会面,他怎么失约了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他回来得很早,大概你们错过了。”

“糟!他要我替他筹措了一些银子,他不在吗?”

“他到天津桥去了。”

“天津桥?那是……”

“在城外,远得很,你明天去找吧,太晚了,城门已关。”

“天津桥是桥南,还是桥北?”

“你知道安乐窝?”

“知道,在桥南,那儿有数十户农舍。”

“从邵子祠西行,最后一家丁五叔处可我得到他。”

“谢谢指引,告辞。”

他连夜偷越城关,这次带了剑,急步飞赶争取时效。天津桥夜间禁止通行,但守桥的人少,挡他不住。

入村之后,引起一阵犬吠,但夜已深,已是四更末五更初,无人出外探视。

“砰砰砰!”他重拍最后一家农台的大门。

犬吠更急。不久,门内有人间:“谁呀?”

“我找丁五叔。”他高声说。

门开处,一位五短身材的中年人一手掌灯,一手握了一根一尺六寸光滑的彤面杖,这是防身的最好兵器。

“咦!你是……”中年人因惑地问。

“哦!你是丁五叔吗?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风声紧急,快叫陈二躲一躲。”他急急地说。

“什么?风声紧急?这……”

“一言难尽,他昨晚的事犯了。”

“你的话,我听不懂……”

“那就快叫他出来。”

“怪事,你找错人了,这里没有叫陈二的人。”

“不管他昨晚叫什么,反正他在老七的赌场……”

“哦!抱歉,这里真没有叫陈二的人。”

“那就怪了,昨晚他遵命至老七的赌场传播谣言,一见面就匆匆走了,回到迎思寺赵家。今天傍晚我去找他,他已离开赵……”

“哦!恐怕你说的是通臂猿尤亮,他与陆家的老二认识……”

“他在家吗?”

他已到关林去了,二更天走的。”

“咦!他不是说在你这里……”

“他是个无主孤魂,是陆老二介绍他来住一两天的,听说他来洛阳办事,事办妥就走了。”

“哦!五叔知道他在关林的住处吗?’”’

“陆老二在关林有位姘头,八成儿是去找陆老二去了,算脚程,该已赶到啦!”

“陆老二在关林的住处是在……”

“去找关林梁二寡妇,一问便知。”

“谢谢,我这就去找他。”

出村半里地,他往路旁的草丛中一伏。不久,蹄声震耳,一匹健马从村口驰出,直奔龙门。他心中冷笑,自语道:“好啊!果然被我料中了,难怪这么好说话。”

他跃然慾起,等坐骑未至切近,猛地飞扑而出,凌空暴起,势如怒豹。

马上的骑者则刚看到快速扑来的黑影,还来不及有所反应,便被勒住了咽喉。

健马继续向前飞驰,奔出百十步方被勒住。

骑士正是丁五叔,被摆平在一株大树下。崔长青站在一旁,抱肘而立,嘿嘿笑问道:“丁五,你愿说实话吗?”

丁五不住揉动着咽喉,一面留意四周,突然抓起一团碎泥,挺身急滚,滚动中碎团呼啸着向崔长青撤去。

崔长青根本不理会碎泥,一闪即至,碎泥打在身上劈啦怪响,近身一脚踏出,恰好踏在丁五的小腹上。

“哎……”丁五狂叫,吃力地拼命用双手抓住崔长青的脚踩,想将脚挪开。

挪不动,抬不起,只好用掌劈。但掌尚未劈出,小腹的压力骤增,双手的力道消失了,狂叫道:“饶……饶我……”

“你愿说吗?”崔长青冷冷地再问。

“你……你要我说……说什么?”

“说通臂猿尤亮的底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还有,你受何人差遣的?”

“在下只……只是尤兄的朋友……”

“你不说实话,休怪在下心狠手辣,用分筋错骨手法对付你。”

“不!不!我……我说实话。”

“快说。”

“昨日午间,在下的一位朋友史超,把尤兄带来嘱代为照顾,由在下安顿在东关迎恩寺赵宅,化名陈二,到赌场办事。”

“陆老二又是谁?”

“就是关林那位陆二,他是史超兄的朋友,也是他托史兄将尤兄带来的。”

“那么,陆二该是真正的主事人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,只尤史兄说,尤兄所办的事可能有风险,万一有人查问,速至关林通知陆二一声。”

“你怎知在下是来查问的?”

“起初在下不知,但随后一想,不由心中生疑,尊驾怎会平白前来找我?尤兄不可能透露在下的住处与身份,除非……除非他已出了意外,愈想愈不对,因此前往通知陆二。”

崔长青拖起了丁五,冷笑道:“咱们一同到陆二处,如有半字不实,在下便废了你的手脚,这辈子有你快活的了。”

“在下决无半句虚言。”丁五急急地说。

“好,这就走,上马。”

两人同乘,仍由丁五控缰,临行,崔长青又道:“赶快些,只有十里路,咱们在天亮前赶到。”

关林在龙门镇北面五里左右,是一处—小小村落,只有十余户人家。那时,只有汉寿亭侯关羽的墓,墓前建了一座小小祭亭而已。那时,关公在民间的声望并不算高,直至满清入关,方开另一境界。至康熙三十一年,大修关林。乾隆十五年,高宗皇帝(乾隆)御赐“声灵於铄”匾额并御书对联,关林方发展成为一座大镇,每月两次庙会,搞得有声有色,庙的规模,比西湖的武圣岳王墓要大得多。满清入关,没将岳王墓挖掉,已是天大的幸运了。

破晓时分,马驰入关林。丁五在南首一家土瓦屋前勒住缓,崔长青首先下马,说:“上前叩门,快!”

丁五心惊胆跳地上前叩门,久久毫无回音,引得邻家的猛犬狂叫不休。

“砰砰砰!”丁五仍在拍门。

右邻门开处,出来一名村夫,高叫道:“不要打门了,里面没有人。”

丁五大惊,急问:“怎么啦?梁二寡妇到何处去了?”

“走了半个时辰了。”村夫答。

“怎么?走了?”

“五更天,有人前来叫门。不久,他们悄悄走了。”

“往何处去了?”崔长青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砰”一声响,右邻的门闭上了。

崔长青一脚将门踢开,门内黑沉沉。

“糟,来晚了。”他叫。

丁五浑身在发抖,惊惶地说:“不是我的错,我……”

“有血腥味,通臂猿完了。”他恨恨地说。

亮起火折子,丁五惊叫一声,琵缩在屋角发抖

崔长青掌起油灯,沉喝道:“怕什么?说!哪一位是通臂猿?”’

共有四具尸体,咽喉皆被利刃割断,鲜血已经凝固,但尸体尚未完全发僵。

丁五怎敢再怕,瞥了尸体一眼战栗着说:“第二具尸体就是他。”

“其他的人你认识?”

“有……有一位认识,是陆二的另一位朋友魏大平,他昨天还在城里。”

“陆二在城中,有哪几位好朋友?”

“这……我不大清楚。”

“不太清楚并不是不清楚。”

“有一位叫冯海的人,在东关外铜驼街,是个马贩子。另一位比较亲近的,姓班名群,住在西关外周公庙附近,听说早年中州镖局的镖师,绰号叫单刀班群。”

崔长青吹熄了灯,向外走,说:“丁五,你知道你的处境吗?”

“饶……饶命……”丁五哀叫,腿一软,就跪下了。

“我不杀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但陆二会杀你。”

“天哪……”

“叫天没有用,你还是早些找地方避避风头,消息可能从赌场老七处泄出,也可能从迎恩寺赵家透露,他们竞比我快一步,我得去找人帮忙。”

蹄声大起,崔长青已经乘马走了。丁五踉跄奔出门外,如飞而遁,找地方避灾去了。

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丁五出村往南逃,想逃至龙门镇避祸。可是,只走了半里地,前面林子里人影一闪,出来了两个青衣人,拦住去路叫:“老丁,真早,咱们谈谈”

丁五大惊,扭头便跑,大叫道:“救命!救……命……”

两青衣人桀桀笑,一面追一面叫:“除非你乖乖把经过说出,不然,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,也救不了你的狗命。”

只逃了十余步,前面路旁水沟内跃上两个人,叫:“丁五,你逃不掉的。”

午后不久,崔长青从河向北行,走的是城外。

打扮仍是黑衣披灰直掇,脸广洗去易容葯,回复本来面目。

沙棠木剑用布囊盛了,握在左手。

越过东西官道,从洛阳县学东面绕出,进入了铜驼街。

这条大名鼎鼎的街道,目前已成为小巷陋闾,往昔的太尉、司徒两坊,已成为破落户的聚居所了。

他看到了一处破败的大院落,里面建了拴马栏、马厩、料仓。

院门南首不远,是一座不起眼的老君词,据说这是孔夫子与老子把晤的地方。

他上前踏入院门前的石阶,上面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门房笑嘻嘻问:“爷台,有事吗?”

他上阶堆下笑,说:“劳驾通报,在下请见冯爷。”

“哦!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他的朋友,有事相商。”

“哦!请进,请进。”

“谢谢。冯爷在家吗?”

“在,在马厩与客人相马,爷台在门外小候,小的这就去请……”

“不必了,在下此来,也是为了牲口的事,请带在下到马厩找他。”

门房略现迟疑神色,但点头道:“也好,请随小的前往马厩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