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三十章

作者:云中岳

崔长青赶走了胡绮绿父女,觅路寻找龙门山庄。他对附近一无所知,人地生疏,也必需先找到当地的土著问路,免得鬼撞墙似地到处乱跑。

他却不知,他的一举一动,皆在一些神秘人物的监视下。山区各处可以眺瞰脏望的峰头,皆有人潜伏在上,以刀剑的闪光彼此传递消息,他却一无所知。在小径与山下各处活动的人,从未登上山颠,因此也不知山上有人传递消息。

跟踪他的人,始终保持三里左右的距离,利用山上传下的信号,完全控制了他的踪迹,根本用不着跟得太近,因此他毫无所觉。

他只知道镇八方骗来了不少人,用意一是夺宝,一是要他的命。他并不怕这些人,只不过这些人碍他的事。

正行走间,突听到前面传来一声怪笑,接着是一声沉喝,随之而来的金铁交鸣声震耳。他脚下一紧,向声响传来处飞掠。

他来的正是时候,春兰与冬梅两侍女,正受到秦岭四大天王的围攻,已是岌岌可危。

其实,真正出手的只有持天王伞的大天王赵兄。天王伞沉重无比,铁枝为骨,九合银丝编的伞面,可开可合,活动自如,开时径大五尺,合时长有四尺二寸,单手抡动,势沉力猛霸道万分。开时不但可当盾牌用,伞尖仍可伤敌,伞缘可削可劈,无人能近身相搏。

其他三位天王把守外围,不许两侍女脱身,退近时方出手将她们驱回场中。

大天王赵兄勇猛如狮,毫无所惧地挥伞进博,把两侍女迫得有退无进,在附近穷兜圈子。

“铮!铮铮!”双剑砍在伞上,发出震耳清鸣,火星直冒。

大天王赵兄天王伞半张,猛地向前一送。两女一用剑点,一用砍,两声震响,两女被震退八尺,几乎被震倒。大天王赵兄迫进,狂笑道:“说吧,你们到底谁是红娘子?哈哈!谁是谁就可以留得命在。”

声落,伞突然点出,两女左右一分,双剑齐发抢攻双肋。

大天王向右迫进,“砰”一声挡住了冬梅攻右肋的剑,再扭身取左方的春兰,银光旋转如轮,削向春兰的胸胁要害。

冬梅被震退八尺,虎口血出。

春兰百忙中未能撤招,“挣”一声暴响,剑被伞骨削中,剑身突折。

伞尖突然刺入,狂笑声震耳。

春兰大骇,仰面便倒,奋身急滚。

冬梅大惊之下,舍死回扑抢救,长剑陡发,“笑指天南”,攻向大天王暴露在外的脊背。

天王伞突然一收,回头来一记“回头望月”。

“噗”一剑刺在大天王的腹部。

天王伞压住了冬梅的右肩,冬梅向下挫。

“哈哈哈哈!丫头,你的剑还不配替本天王抓痒。”大天王狂笑着说。

断了剑的春兰大急,不顾一切扑上,断剑全力向大天王的后脑猛敲。

大天王脑袋一歪,伸脚后蹬,“噗”一声劈在春兰的小腹上。

“恩……”春兰掩腹后退,脸色死灰。

“哈哈哈哈!这一脚端得缺德。”其他三位天王狂笑叫着。

“哈哈!如果有身孕,那就完了。你给我放乖些。”大天王扭头说。

这瞬间,黑影象闪电般射入,是崔长青,看到黑影,人已切入贴身了。

“噗!”膝盖凶猛地撞在大天王的下阴要害。

“噗!”右肋同时撞在大天王的左肋骨。

“砰!”大天王飞跃丈外,象倒了一座山。

“哎……”大天王双手掩住下阴,滚地狂叫,站不起来了。

变生仓猝,其他三位天王愣住了。

崔长青的手中,多了一把天王伞,笑道:“这一膝也缺德,今后你不能人道了。哈哈!你也给我放乖些。”

二天王大吼一声,双手抡起铁琵琶,抢出拦腰便扫,风声呼呼势如山崩,力有千斤,大石头也会被打破,刀剑一类兵刃绝对禁不起一击,一碰即毁’。

“砰!”天王伞硬接铁琵琶。

人影乍分,两人同时后退三步,势均力敌。

崔长青剑眉一轩,叫道:“好啦!正好松松筋骨,再来一记。”

“砰!砰砰!”一连五击,硬攻硬架。

“砰!”又拼了一记。

这次二天王受不住了,斜迟五六步,手开始发抖,铁琵琶举不起来了。

“再拼一记!”崔长青豪气骏发大叫,疾冲而上。

三天王及时截住,降魔杆猛劈而下,叫:“我陪你玩玩。”

崔长青这次不硬接,身形一闪,扭身斜掠,天王伞随身急转,行雷霆一击。

“砰!”一伞在三天王的左胁下,力道万钧。

三天王大叫一声,斜撞出丈外,左膝一软,屈身跪坐而倒,降魔杆亦抛出两丈外。

崔长青用伞向惊呆了的四天王一指,说:“你,挺剑上,也来松松筋骨,机会不可错过。”

二天王以铁琵琶支身,脸色苍白地叫:“老四,不要惹他。这小子两膀怕不有上万斤神力?咱们认栽。”

崔长青丢下天王伞,说:“你们走吧,限你们克期离开山区,不要在此起火打劫碍事。”

“咱们认了,走!”二天王说。

四天王收剑,大声道:“好,咱们走,没话说,你小子确是比咱们高明。

四天王背起了大天王,二天王扶了三天王,四人狼狈而遁。

冬梅扶起了春兰,急急地叫:“三妹,你怎样了?”

春兰脸色苍白地站稳,忍痛说:“不要紧,幸好我已急运行功护体,伤得不重。崔爷,我们总算大开眼界了。”

崔长青挽住她,笑道:“没什么?这四个家伙是浑人,只有这种硬碰硬的功夫,才能降服他们。走吧,我扶你一把,找地方推血过穴吃些伤葯,不然后患无穷。”

不久,他们重行上道。冬梅一面走,一面向崔长青感慨地说:“如果崔爷晚到一步,我姐妹俩将生死两难。”

“呵呵!早来一步,以一敌四,还不知如何结局呢。要不是出其不意击倒了最强的大天王,在下毫无必胜的把握。”

冬梅苦笑,说:“总之,该谢谢你。”

“不必客气。”

“我想,我该如何谢你……”

“哦!冬梅姑娘,有件事来请问你,务请实告。”

“崔爷所问何事?”

“在下一到府城,便有人前来索取金珠,但不知消息是如何走漏的?”

“咦!崔爷怀疑是我们泄漏的?”

“这件事只有你们知道。”

“我们怎会?不可能的。”

“会不会是你们小姐派人与血花会接头……”

“什么?我家小姐不认识血花会的人。”

“可是,你们小姐答应与血花会接头,化解在下与血花会的恩怨纠纷。”

“家小姐因风声甚紧,尚未开始派人与他们接头呢。哦!会不会是血花会的人,先与熊耳山贼勾上了?”

“当然有此可能,但似乎可能性不大。”

冬梅扭头注视着他,迟疑地说:“崔爷,我不是不感知恩的人。”

走在后面的春兰突然说:“二姐,你怎么了?”

语气失常,冬梅似乎一惊,说:“三妹,崔爷也救了你。”

“我感激不尽。”

“因此,我想,前面还不知有多少人打金珠的主意,不如咱们离开引他们退走,小姐一个人将金珠交还官府,该无困难。这一来,大家都好……

春兰哼了一声说:“不行,必须由小姐决定,你可不要乱出主意,这可不是好玩的。”

冬梅吁出一口长气,无可奈何地说:“好吧,我们快去见小姐。”

不久,前面山谷中出现一座小小的庄院,冬梅说:“前面就是龙门山庄,到了。”

春兰向南一指,说:“小姐藏身在脚下一座茅屋中。山庄可能已被人监视,咱们直接到茅屋去见小姐。”

果然不错,庄门开处,几位村夫送四位灰衣人出庄,显然有人到庄中打听消息。

三人掩起身形,向远在两里外的山脚急走。

茅屋在望,屋前站着一身红的吉绛姑(庄玉云)。她佩了剑,含笑相迎,美艳如花,风华绝代。

他突然停步,悚然地叫:“咦!血腥好浓,怎么一回事?”

他看到了树下的一滩滩血迹,只感到头皮发紧,那是先前赤发土地一群人,被吊起放血的地方,尸体已经搬走,血迹仍在。

吉绛姑举手招呼,笑道:“长青,过来呀!不久前有人在此为金珠而火拼,死了不少人,因此血腥刺鼻。”

他向前走,苦笑道:“金珠是不祥之物,早些送走吧!”

“长青,别来无恙?”吉绛姑似笑非笑地说。

他在丈外止步,摇头道:“别提了,一言难尽。吉……庄姑娘,金珠在何处?早些送走……”

“且慢,你一定要送走?”

“咦!这不是你的意思吗?”

“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“你……”冬梅说,“你是庄玉云姑娘……”

“这只是我十余个化名中的一个。”

“哦!那么,你真是红娘子了。

“那也是化名之一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天下间,知道我夺获金珠的外人,只有你……”

崔长青已听出不对,沉声问:“你想杀我灭口?”

“正是此意。”吉绛姑微笑着说。

他似乎沉得住气,瞥了两侍女一眼,摇头道:“你们只有三个人,恐怕无法如愿。吉绛姑,杀我恐怕不是你的本意,在你拔剑动手之前,可否听我几句忠言,打消愚蠢的念头。”

“哦!你想说些什么?你说吧,反正你已时限无多了。人之将死,真言也善;我不是气量小的人,不会计较将死者的逆耳忠言。”

他点点头,颇表赞许地微笑道:“谢谢你,这证明了你并不是无可救葯的人。论交情,咱们曾经是同床共枕肌肤之亲的密友。要不是你残忍好杀,我们也不至于分开。”

“这些话倒还动听。”

“因此,在下并不打算与你反脸成仇,即使在神鹰护卫百般煎迫时,在下也未出卖你。”

“但愿我能相信你。”

“真金不怕火炼,希望你相信我。这次如不是你派冬梅去找我,说要将珍宝物归原主,我也不会前来赴约。”

“你来了,很好。”

“因此,不管你是否有意将珍宝归还,不管你曾狠毒地想杀我灭口,我都不怪你。”

“嘻嘻!你倒有容人的度量呢。”

“我认为彼此好来好去,和和气气地分手,你我没有结仇的理由,虽则我知道你是红娘子百里春,你我到底曾经是亲密的朋友。”

“你象是说完了。”

“是的,告辞。”

“这就走?”

“是的,后会有期。”他苦笑着说,缓缓转身。

春兰冬梅晃身拦住,一脸肃杀。

“不要阻我。”他平静地说。

吉绛姑格格笑,说:“你说完了,我还未说完呢,转身看着我。”

他转过身来,平静地问:“你要说些什么?”

“我说,你得死。”

“哦!你坚持要杀我?”

“是的,我有一千个要杀你的理由。”

“我不明白……”

“明天,你就会明白了。”

“为何要等到明天?”

“因为明天我要正式地杀你。”

“可否举出你要杀我的一千个理由中的几个?”

“明天你便知道了。”

“我不愿等。”

“已由你不得了。”

他淡淡一笑,摇头道:“你不说也就算了,我可要走啦!再见。”

‘站住!”

“你……你们拦不住我的。”

“你真以为走得了?”

“你们三个人,算了吧。”

吉绛姑脸一沉,笑容消失了,沉声道:“你记得我留下了两管缥缈浮香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那是留来对付你的。”

他伸手拔剑叫:“你这恶毒的女人……”

九音金铃声突然破空传到,他猛地一晃,摇摇慾倒,象是喝醉了酒。

“砰!”冬梅首先倒下了,立即失去知觉。

他向前跨出一步,春兰突然扑上。

他向侧迈步,旋身一掌劈出“噗”一声劈在春兰的胸口。

“哎……”春兰叫,仰面摔倒。

金铃声响得更急。

“砰!”他也栽倒昏厥了。

春兰吃力地爬起,切齿叫:“我要亲手杀他……”

“不可!明早按计施刑,枭首传信天下,剜心剖腹,化骨扬灰,如期复仇大会。”吉绛姑走近说。

“要不要先放一些血?这畜生艺臻化境,修为炉火纯青刀枪不入,浮香的葯力在他身上效力减弱,须防他提早苏,后果可怕。”

“放心啦!浮香的葯力是十二个时辰,他中浮香至今,该有一个时辰以上了,明早开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