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五章

作者:云中岳

姜是老的辣,老江湖果然不等闲。生死郎中见多识广,已经发觉有人跟踪,并不想将人扔脱,反而要摸清对方的路数。

这一带林深草茂,黑夜中要想将跟踪的人摆脱,毫无困难。因此,跟踪的人便不能离开太远,但又必须不让被跟踪的人发现,这就难了。

两人并肩而行,一面低声谈笑,一面留意后面的动静。

走了里余,崔长青低声道:“老伯,跟踪的人不少呢。”

生死郎中冷冷地说:“他们不愿再跟了。”

“这是说……”

“他们要准备动手了。”

“对,愈来愈近啦!”

“恐怕有四五个人之多。”

“不止,‘听,左右后三方都有擦枝拔草声。”

月华初升,但林下仍然昏暗,视线受阻,明里不易看到暗中的人。生死郎中镇静地说:“不错,恐怕不止五六个人。

看样子,他们已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“咱门……”

“再等一等。”

“老伯能否猜出他们的路数,是不是血花会的人?”

“有此可能,但恐伯是老夫的仇家成分大、血花会派来开封的人,有限得很。”

“花蕊夫人这个妖妇,来开封有何图谋?”

“这就是老夫要查明的事,反正不会是好路数。”

“老伯,他们来得很快了。”

生死郎中冷冷一笑,说:“咱们也加快,注意脚下尽量放轻,走!”

说走便走,崔长青吸口气,提气轻身脚下一紧,两人象离弦的劲矢,向林木深处飞掠而走。

远出两黑地,眼前一亮,林木已尽,前面是假山围绕的威风亭。

“在此地等他们,先找地方隐起身形。”生死郎中止步说。

亭中突然踱出一个灰影,阴森森的语音入耳:“什么人?

亭内一叙。”

两人一怔,生死即中低声道:“这人的语音好耳熟……”

灰影见两人不动,不悦不耐的语音又发:“怎么?要老’夫请你们不成?”

生死郎中一惊,低声道:“糟了,我想起来了。”

“老伯,想起来了怎么又糟了?”他也低声问。

“这老魔是九幽使者卡京,大事不好。”

“哦!是以腐骨掌击毙少林二老的九幽使者?”

“正是他。”

九幽使者哼了一声,叱道:“你们想做人或是想做鬼?”

崔长青低声道:“我们溜吧。”

“溜不掉的,这老魔的轻功用宇内无双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是福不是祸,看他怎办。”生死郎中无可奈何地说,举步上前呵呵一笑道:“楼蚁尚且贪生,人谁想做鬼?阁下白说了。”

到了亭下,九幽使者道:“站住!你好象知道老夫的名号。”

“在下猜想尊驾可能是九幽使者卡兄。”

“你猜对了。咱们认识吗?”

“呵呵!卡兄是贵人多忘事,十年前在荆州,咱们曾有一面之缘。”

“老夫老了,记性差了,记性差了,你是……”

“区区上官奇。”

九幽使者桀桀怪笑,笑声令两人感到汗毛直竖。

月色明亮,崔长青仔细地打量这位横行天下近一甲子的怪僻老凶魔。灰发乱披至肩,象个披头散发的老女人。脸色苍白,脸上皱纹密布,象是久未经日光,气色不健康的人。

身材高瘦,穿一袭灰袍,握一根鸠首杖,长仅一尺八。黑夜中,眼中似乎幻着绿芒,正是所谓天生夜眼,眼神令人不敢正视。”在崔长青的眼中看来,这老魔浑身鬼气,不象是人,而象一头夜间猎食的灰狼,极为危险。

“卡兄笑什么?”

生死郎中戒备着问。九幽使者止住笑,说:“好笑极了,老夫正要找你。”

“找我?”

“不是冤家不聚头,没料到在此地碰上了。”

“我我有事吗?治病?”

“就算是吧。”

“呵呵!葯医不死病,佛度有缘。卡兄找区区治病,该知道”区区的怪规矩。”

“听说过。”

“我是医生不医死,因此匪号叫生死郎中。”

九幽使者再次桀桀怪笑,笑完说:“你别弄错了,老夫不是找你治病,而是要班门弄斧替你治病?”

“什么?你要替我治病?我有病?”

“对,你不但有病,而且已病入膏盲。”

“废话!你……”

“你那好管闲事的病,已无葯可救了。”

生死郎中已听出弦外之音,吁出一口长气,一咬牙,说:

“原来阁下有意在此等我的。”

“不错,要在此地替你拔除病根。”

“如何拔除?”

“点破你的气门,你便不会多管闲事了。”

生死郎中启示从容,抓抓头皮说:“白干了一辈子郎中,竟不知自己已病.入膏盲,岂不可笑?大概卡兄比在下高明,能将病根深种的情形见告吗?在下确是糊涂了。”

九幽使者点点头,说:“也好,告诉你并无不可。”

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“三月前,你在武昌插手管九纹龙的闲账。”

生死郎中哼了一声,说:“果然不出所料,怪事。”

“怪什么?”

“九纹龙两年前是在下的病人,他是白道豪杰中不可多得的汉子。”

“所以你要插手?”

“不错。血花会为了汉阳私盐贩子头目赤蛟余宏谋的一千两银子,便派刺客杀了九纹龙父子三人,我生死郎中岂能不管?”

“你如何管法?”

“在下查出内情,毙了赤蛟,目下正追踪刺客花蕊夫人。

大名鼎鼎的九幽使者,居然替花蕊夫人出头,岂不是怪事?

血花会给了阁下多少好处?”

“闭嘴2”九幽使者阴狠地叫。

“在下说错了吗?”

“花蕊夫人陶水春,是老夫一门远亲的晚辈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难怪。”

九幽使者嘿嘿笑,将鸠首杖插入腰带,阴森森地说:

“老夫给你两条路走。”

“你说吧。”生死郎中硬着头皮说。

“其一,从此撒手不管这档子事,今后……不,要永远不再过问陶永春的事。”

“在下得从长衡量……”

“老夫要立即答复。其二,老夫破你的气门,皮了你,你便不会多管闲事了。”

生死郎中一咬牙,向崔长青道:“这里没有你的事,你走吧。”

崔长青哈哈大笑,说:“老伯,在下要听听老伯的意见看老伯到底要走哪条路,以免走后心中放不下。”

生死郎中挥手道:“少管闲事,你快走吧。”

崔长青退在一旁,笑道:’“老伯为人面冷心慈,孤僻古怪不易亲近,个性刚强宁折不屈,定然走第二条路。”

九幽使者冷笑问:“年青人,你不服气?”

他一挺胸膛,傲然地说:“当然不服气,在下看不出你有何惊世绝学,敢说这种大话。”

“不服气何不向老丰动爪子?”

他缓步上前,笑道:“能与宇内第一天下无故的高字较量,正是咱们这些初生之犊梦寐以求的机会。喂!你是不是天下无敌的高手?””九幽使者心中大乐;但口中却不悦地问:“你不相信老夫是宇内第一高手?”

“在下要试过才相信,以耳代目智者不为。”

“你要试?上啦!”

“咱们先小人,后君子,说好了再试。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你要是能让在下攻三掌而毫无损伤,而且不离开原位,在下就相信你是宇内第一高手。当然,在下出手时,你不能躲闪,更不能还手,你敢不敢一试?”

“哼!你……”

“大概你是浪得虚名,所以不敢……”

“谁说老夫不敢了?”九幽使者怒声问。

“唷!你真敢答应?依我看,你还是免了吧,在下一掌有千斤力道,你这把快进棺材的老骨头……”

“老夫就让你击三掌,动手!”九幽使者厉叫。

崔长青的激将法用得恰到好处,武林人不好名的人少之又少。他伯老魔提出反条件,先动手再说,大喝一声,一掌劈向老魔的左肩颈。

“唉!”掌弹起老高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老魔狂笑。

“哎晴!好痛。”他退了两步,晃着手掌怪叫。

“你还不配替老夫抓痒。”九幽使者怪笑着说。

他绕至老鹰身后,大声说:“我不信你的命门要害能护住。”

“啪!”掌拍在老魔腰脊上。

十四节脊骨旁的命门穴丝毫未损,这一掌力道千斤。但老魔纹风不动,浑如未觉,怪笑道:“这一掌力道增加不少,可是仍然差得太远。老夫练的不是金钟罩,没有罩门,你不必枉费心机。一甲于苦练的先天真气,岂是你这种蠢牛所能击破得了的?””崔长青不加理睬,右掌按摸在老魔的脊心上,自言自语地道:“这老家伙果然名不虚传,象是个铁打的。脊心该是要害,我要给你致命的一击。”

他左手悄悄拔下几段头发,消俏探入老魔的左耳孔,并轻轻捻动。老魔不知有诈,以为有虫入耳,伸手急摸,情不自禁打一喷嚏。

这瞬间,崔长青一掌拍下。

“砰”一声响,九幽使者仰面跌倒。

崔长青跳出丈外,大笑道:“倒也!倒也!浪得虚名,哈哈哈哈……”

笑声中,九幽使者一跃而起,灰影如电,向南如飞而遁。

旁边的生死郎中不住抓头皮,困惑地说:“怪!怪!怎么回事?”

崔长青走近,笑道:“大敌已逃,咱们该办事了,时光不早啦!”

生死郎中不肯走,问道:“你是怎么把他放翻的?”

“根本不费劲……”

“鬼话?凭你这点能耐……”

“老伯,别小看人,碰上这种人,只能智取。”

生死郎中突然醒地大笑道:“原来如此,你这小于真是诡计多端。””“你看出来了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从何处看出的?”

“老魔如果真的背部承掌,怎会仰面倒地的?至于他为何打喷嚏,便非老夫所知了。”

“老魔的先天真气固然已练至返虚境界,但他却台长用短,不用化力术而用引力术,认为我用掌拍击他的脊心,他却要将我的掌力向侧引。可是,我却先在他耳内下功夫,引他分神散气,掌不攻脊心,却拍他的右肩,力向后引,两引力相加,老魔怎能不躺下?”

“你……你真鬼,哈哈!”

“这叫做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,硬碰硬准倒霉。老魔已经羞走了,我们走吧。”

生死即中荷起葯锄,笑道:“今晚上如果不是你诡计把老魔羞走,后果不堪设想,老夫必定埋骨此地……”

“不好!”崔长青低叫。”“怎么了?”

“老魔去而复回……”

“哎呀!”生死郎中骇然惊叫,向下一伏。

灰影从西南角电射而来,好快。

崔长青眼尖,一把拉住正慾溜走的生死郎中,也向下一伏,低声道:“不是老底,是个和尚。”

两人伏在亮脚下,眨眼问,灰影便到了亭外三四丈处,停在一座假山的顶端举目四顾。

“咦!真是个和尚。”生死郎中附耳说,心中对崔长青的耳力目力极为佩服,暗暗称奇,也自叹时不我留,毕竟人不能不服老。

和尚极为大胆,毫无顾忌地用目光四下搜寻,并未隐起身形,目光下,宽大的灰憎袍迎风飘飘,左手握住一柄黑黝黝的木鱼槌。身材中等,肥头大耳,顶门上戒疤光光,是个受了戒的年约半百僧人。

四处是假山、花木、亭台,人隐身附近,想用目光搜寻谈何容易?和尚大意地扫视数遍,便不耐地鼓掌三下,跃落小径旁。

东北角传来两声枭啼,衣抉飘风声入耳,黑影疾射而至,微风飒然。

是两名老道,袍袂夜入腰带,背系长剑带百宝囊,纵跃间轻灵迅疾宛若幽灵幻影,无声无息极为高明。

“道友有否发现?”一名老道问。

“怪,就是不见有人。”和尚颇为急躁地说。

“这是说,咱们真把人追丢了?”

“咱们不信邪,再搜一搜……’另一名老道愤愤地说,和尚哼了一声道:“如何搜法?黑夜中到处皆可藏身,咱们又不是猎犬。”

“难道就罢了不成?”最先发话的老道问。

和尚将木鱼校插在腰带上,说:“且等等,等东面的如方法兄,与西面的干手天王一伙人到来,如果再无所获,咱们就回客店等他。”

生死郎中附耳问:“崔长青,这些人是冲你而来吗?”

“冲我?不知道。”崔长青低声答。

“你不认识他们?”

“一个也不认识,小的以为他们是跟踪老伯而来的人呢。”

“跟踪老夫的人好象不是他们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五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