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六章

作者:云中岳

人在生死关头中,耳、目皆可能发生错觉。崔长青上次在杨家寨,故花蕊夫人用迷香与毒针暗算,听到身后传来叫他小心妖妇袖底有鬼的叫声,看到红影急闪而过,再听到花蕊夫人叫到红绡魔女的名号。’那时,他已中迷香,看的和听的都感到模糊。

逍遥鬼如不提起刚才那红绡魔女人是红绡魔女,他委实无法将这次魔女的语音,与上次那位魔女的语音相连起来,经迫遥鬼一说,他仿佛感到两女同是一个人了。

红绡魔女在江湖名声委实太坏,风流婬贱臭名满江湖。

但受人之恩不可忘;在错长青的心且中,救命之德思同再造,他不能因为对方是婬贱的女人而忘思负义。

假使在急难之时,让他事先知道红绡魔女要救他、那么,他宁可死也不会接受对方的援手。可是,那次他并无抉择的机会,事出仓卒,变化太快,大错已成,他除了心存感激之外,对红绡魔女的为人,看法不得不改观。

逍遥鬼并不知他心中的事,迫问道:“你不知她是红销魔女杜宜春?”

他摇摇头,苦笑道:“不知道,这算是首次见面。”

逍遥鬼拭掉鼻血,摇头道:“你小子把太爷打得好惨。”

“得罪得罪,休怪休怪。”他陪笑道。

“你小子居然挡得住红绡魔女主婢三人,太爷总算被你打得不冤。”

“你老兄也不弱。”

“先前你装傻,为什么?”

“在下不愿暴露身份。”

“你不敢亮名号?”

“不是敢与不敢,而是不愿招摇。”

“在下逍遥遥鬼郑天寿,你呢?”

“在下的绰号叫黑衫客,姓崔。”

“哪条线上的?”

“道上的。郑兄,咱们不打不成相识,交个朋友,怎么?”

“好,咱们这就算是认识了。”

“郑兄与红绡魔女有过节?”

“别提了,年前兄弟挑逗她的侍女小秋,拼了一场。”

“结果怎样?”

“她没输,我也没赢。”

“走吧,恐怕她们要追来了。”

“好,走。你打算到……”

“兄弟来游山的。”

“好,先到兄弟的住处天风垒。”

“老天!令师是不是神荼赵老前辈?”

“不错……”

“我可不敢去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天风垒是武林禁地,我……”

“者弟,一切有我。不借,天风垒严禁外人道入,但朋友却不是外人,不禁朋友往来。”

“令师……”

“家师目下有客,住处相距尚远,你不会见到他老人家。

定!”

崔长育正中下怀,欣然随逍遥鬼走向天风垒,一面走一面问:“郑兄,你要追赶的三个女人,到底是何来路?”

遥鬼无限惋惜地说:“是游山的女客,兄弟听附近的眼线说,神母词来了一老二少女三个人,两个少女美得象天仙化人,而且没有男人陪伴。老弟,不瞒你说,我这人就好女色。食色性也,老弟不要见笑。可惜来迟一步,她们已离开了神母祠,真可惜。”

他呵呵笑,说:“郑兄,少女没追上,追上了红绡魔女,也不错嘛!我看那红绡魔女主婢,可算得是人间绝色,你……”

“老弟,别开玩笑。”遗迢鬼苦笑着说。

“郑兄,怎么啦?是怕那魔女艺臻化境,不敢招惹吗?

男女间的事,与武艺的高低强弱并无多少关联……”

“老弟,你会错意了。”

“会错什么意了?”

“嘻嘻!老弟,要说男女床第间的事”你得拜我为师,这方面你太嫩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象我这种风月场中的老手,可没兴趣找这种比我更精的婬妇。”

“这就怪了,她是精于此道的婬妇,你是此中高手色鬼,两下里志同道合,干柴烈火,岂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凤流冤家?”

‘哈哈哈哈……”逍遥遥鬼狂笑。

“你笑甚么?”他不解地问。

“笑你是个外行人。”

“我说错了吗?”

“哈哈!练武的人碰上艺业相当的对手,相搏时确是一大快事,但男女间的床第功夫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哈哈!

象你这种不懂人事的小娃娃,解说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风月事,等于是对牛弹琴,不说也罢。总之,我告诉你,天下间色慾男女,彼此决无结合的可能,双方皆有所顾忌,所望的情慾境界各有不同,因此,精于此道的男女宁.可互相回避,彼此自寻乐趣。如果象你所想的那么天真幼稚,好色的男人与风流的女人互相结合,必定天下太平了,世间哪还有采花贼与广罗面首的婬妇?”

“那……你不是说曾经挑逗她的侍女吗?你这是打自己的嘴巴……”

“哈哈!你知道个屁。红绡魔女人尽可夫,她的采补术已到了可怕的境界,狮虎般的男人,也禁不起她三五天的播弄。但她那两个侍女,却是时辰末到不许在功成之前破身的处女。魔女并不想两侍女日后坏了她的名头,因此看得甚紧。

那次要不是我操之过急,这个绝色美女早该属于我了。”

“难怪魔女要找你算帐,竞敢到方山来找你啦?显然,她并未将令师放在眼下呢。”

“她有一位闺友住在东面的龙窝,并不是专程来找我的。

她红绡魔女即使吃了一千个豹子心老虎胆,也不敢在家师面前兴风作浪。”

“郑兄,令师接待的客人是谁?”他转过话锋问,丝毫不露形迹。

“有几个人,全是当今江湖上的有数高手。天魁星罗常、独角蚊文成、残僧竺方、薄命花郝芸仙,这些人你听说过吗?”

“听说过。哦!他们前来与令师相聚;有何贵干?”

“要对付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”在抱垒峰半山腰仙人洞隐修的孤魂孙秀。”

“咦!这老魔竟在此地隐修?”

“已隐修三年光阴,两个月前方被家师发觉,因此柬召同道好友,共谋对策。”

崔长青恍然,也感到这件事更为棘手,一个薄命花已不易应付,有神荼在旁已毫无胜算之机,再加上天魁星、独角较、残僧,他要是不知自量去找薄命花,不合以卵击石,自寻死路。

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他何必操之过急?定下心神,打算先袖手旁观,再见机行事,如无机会,以后再说,急不在一时,慢慢来。

在天风垒的坟形土屋中,逍遥鬼一个占了三问土屋,共有四个侍候饮食起居的男女。仆人士屋外表简陋,内部设备。

则颇为奢华,住得十分舒适写意。

五鬼各有居室,会面则在议事室,被此各有私室互不过:

问。对面那排土屋,相距在五十步外,那是神荼的住处,只有一座练功房五鬼可以任意进出,其他各室不许五鬼涉足,即使是晨昏定省,也得听到召唤方能进入。因此,五鬼各人的私室中,别有洞天不足为外人道,留住三两个外客,只要不出外走动,便不会有人过问。

一天,两天。崔长青始终未能见到薄命花师徒的身影,心中渐感焦躁。

乌锥马与其他六七匹坐骑,安顿在最外侧的一丛矮林中,有四名健仆看守照料。既然乌锥已有下落,薄命花师徒在此隐身已无疑问了。

这两天中,他与逍遥鬼相处甚欢,他是一个好听众,极有耐心地倾听逍遥鬼吹牛,不时恰到好处地夸奖对方几句,把逍遥鬼乐得心花怒放,把他视作生平唯一知已,称兄道弟无话不谈,把生平的得意事如数家珍般抖出。

逍遥鬼是色中饿鬼,所谈的还会有好事?崔长青耽了两天,极为危险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耳满目染可改变人的,嗜好与个性,再耽下去便后果堪虞啦!

幸而他等不及了,想出外碰碰运气,也许可以碰上红绡路女,他希望能向藏女面致谢意。

他推说游兴未尽,不能久留,第三天一早便向逍遥鬼告辞。

逍遥鬼起初坚留,后来见他去意已决,知不可强,颇表惋惜地说:“三两天中,家师的好友赤发灵官丁建成便可赶到,便可前往对付孤魂孙秀了。能亲见这些宇内顶尖儿高手相搏,必定获益非浅,机会难逢,你真该多留两天,错过了太可惜啦!”

他预留退路,笑道:“如果我在三两天内不离开方山,必定赶至仙人洞见识见识,也许能赶得上呢。”

“好,希望你真能赶上。”

“但愿如此,告辞。”

他并不打算离开山区,到了神母祠,寄下了包裹,剑也留下不带,独自,满山乱闯,希望能遇上红绡魔女;天从人愿,他果然碰上了。

已经是午牌末,他从豹窝的一间小食店透过小窗外望,一眼便看到从龙窝伸展来的小径中,红影灿然然入目。

半点不假,三个人三种颜色的衣裙,一红一绿一彩,正,是红绡魔女主婢三人。这老婬妇已经是花甲以上的老太婆了,但精于吸补木,据说吸补与采补,皆可令人青春永驻,返老还童,因此这老魔女只象个二十七八岁的成熟女人,令男人一见便心动神摇。

三个女人循小径而来,袅袅娜娜象是弱不禁风,媚目中流光四转,颊旁笑涡动人,风情万斛,艳惊群雌,谁敢相信她是个凶名震天下的大婬妖?

店前的大树下,有几个村夫和游山客,全都看呆了,目迎这三位象下凡仙女般美艳动人的绝色女郎。

渐来渐近,终于到了店门前。

穿绿衣裙的侍女小绿突然说:“小姐,要不要买些食物充饥?”

近门的一付座头,突然站起一名年约半百的干瘦食客,手掂住酒杯狂笑道:“哈哈哈!不要买了,在下作东,姑娘们,进来坐坐,要些甚么酒莱,在下吩咐下去便可。请进。”

崔长青背转而坐,大庭广众之间,他不想与红绡魔女打招呼,万一对方误会他是逍遥鬼的同伙,冲突起来那就糟了。

红绡魔女一声轻笑,笑得媚极,缓步入店说:“阴曹使者,那就叨扰你一顿啦!谢谢。谁说天下太大?咱们不是又上了吗?”

阴曹使者一惊,被叫破身份便知不妙,手往脸上一抹,抹下了一张人皮面具,现出本来面目。

红绡魔女笑道:“你的脸可以变,身材变不了,别走!”

阴曹使者奋身一跃,穿窗溜之大吉。

红绡魔女一声娇笑,飞跃而起叫:“你走不了。”

两侍女在门外,左右一抄。

壁角里一个中年书生身形悄然扭转,左手疾抬。

红绡魔女尚未出宙,眼看要糟。

崔长青暗中已留了心”双手齐扬叫:“老兄,省些劲。”

右手的筷子射中书生的脉门,左手的酒碗则砸在书生的脸上,酒洒了书生一头一脸,无法张眼。

“得!”一枝铁翎钥箭偏向而飞,射入壁间火星直冒,入壁五寸以上,劲道之强,骇人听闻。

“哎呀!”书生惊叫,仰面便倒,压倒了一张木凳,跌了个手脚朝天。

红绡魔女一脚落在窗沿上,扭头向崔长青媚笑道:“谢谢,你好快的手脚。”

这一笑,笑得崔长青心中一荡,气血一阵翻腾,她的笑容确是妖极媚极,笑得男人心神飘荡。

这一笑,差点儿要了崔长青的命。”书生被碗击倒,并无大碍,上身一挺,第二枝铁翎箭破空而飞,射向崔长青的背心。

他命不该绝,恰好红绡魔女飘出窗外,他也及时转身回,顾,耳中突听左首不远有人大叫:“小心暗器!”

他不假思索地扭身闪避,电芒入耳。

“嗤!”铁翎箭擦胸而过,割开了一条襟缝,未伤肌肤,高速接过的高温,令他感到灼热。

“你这厮好毒。”他怒叫,急冲而上。

书生发出第三枝铁翎箭,并且一跃而起。

他扭身避箭,人化狂风,火杂杂地抢入,出右肘行雷霆一击。

书生也大喝一声,掌指齐施,一掌劈向他的左肩,左手食中二指取他的胸口七坎重穴。

“噗噗!”双方皆得手,贴身相搏无可避免。

书生一掌得手,但左指失闪,未中七坎穴道,滑出一旁劳而无功,崔长青的肘”斜撞在书生的左肋要害,力道千钧,够狠够猛。

“砰嘭!”书生跌出丈外,压倒了另一张食桌。

崔长青也退了两步,摸摸脖子被劈处,向左首据案高坐,啃着一条雉腿的白发老人咧嘴一笑,颌首道:“谢谢你,老伯。”

书生连滚带爬出了店门,兔子般溜走了,以手掩住左肋,脸色泛灰,显然受伤不轻。

店中本来就没几个食客,这时不但食客跑光,连店伙也溜光了,店中冷冷清清。

只剩下一个食客,那就是泰然自若的白发老人。

崔长青知道追与逃的人皆已去远,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