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影红颜》

第八章

作者:云中岳

真定城风雨慾来,乌锥马引起了无穷劫难。

双方在勾心斗角,暗潮激荡。

崔长.青久走江湖,当然知道强龙不斗地头蛇的道理,即使有天大的本事,单人独马成不了气候,全城的泼皮地棍群起而攻,明枪暗箭齐来,闹出人命便可能在官府落案,那就犯了江湖大忌。因此,他去找本地的地头首领谈判,理在他这一方,他必须软硬兼施先站稳脚步,明白地警告对方,万不得已豁出去,对谁都没好处,大不了他溜之大吉远走他方,光杆一条无所畏惧,死的可是真定的一群小混混,无奈他何。

先礼后兵,他这一着相当狠。在外面混的人,真正不要命活腻了的人并不多,说明利害,必可收到吓阻之效。明知阙大小姐她决不会罢休,他便有了在真定出事的藉口,可以放手办事了。

其实,他并不想管飞豹郝天雄的事,但牵涉到三百余条。人命,他便不能袖手旁观了。他浪迹江湖,劫富济贫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,名不正言不顺,说穿了只是个不畏王法的大贼,列于黑道之林,诚何少去管绿林大盗的行事?他的所作所为,连他自己也不能说是行侠仗义呢!只不过他天生侠骨、不耻那些穷凶极恶的邪魔外道所为,插上手便不能不管而已。

三百余条人命血案,碰上了岂能不管?再就是恰好碰上阴大小姐找麻烦,他更不能不管了。

回到客房,他守约等候一天,不主动挑战b

柳老大够朋友,全城的泼皮地棍;一个个销声匿迹,躲得远远地。

半天过去了,一无动静。

客栈的伙计,却一个个心惊胆跳,宛如大祸临头,惶惶然不可终日。

午后不久,一枝花穿了一身青袍,大袖飘飘,显得风流潇洒,配了一把长剑,施施然踏入了店门,

掌柜的眼尖,一眼便看出不是住店的,心中一跳,慌忙亲自迎出,拱手强笑道:“公子爷请坐。”

一枝花点点头,说:“免,在下要见崔长青。”

掌柜的心中雪亮暗暗叫苦,苦笑道:“崔客官刚在对面午膳返店,目下在房中……”

“领在下去。”

“是,王三,来,领这位公子爷去见崔客人。”

过来一名店伙,胆战心惊地说:“小的领路,公于爷请随我来。”

崔长青正在品若,一面阅读摆在几上的手稿。这是他从孤魂的石室中得来的,是孤魂参悟奇学十年心血的结晶,十分珍贵。

孤魂花了十年心血,独自在暗中摸索,逐日记载进程,成功与失败皆记得清清楚楚,更在手稿中指出成功与失败的症结所在。如果悟力高的人看了这三部手稿,去芜存菁综理出其中脉络,事实上不需重花十载光阴,因为其中最少也有一半日子是失败的记载。

崔长青悟力惊人,记忆力出奇地好,过目不忘,一字之差亦难逃他的慧眼。数日来,他已熟记手稿中的每一个字,参悟出其中脉络,而且加上他本身的见解、经验、教训,他已将孤魂孙秀尚不算功德完满的一门绝学,整理出一条研习的坦途。如按他自己的构想参修,很可能失败,也可能比孤魂所期望的成就更高。

可惜,他抽不出时间找地方苦练。

目下,他仍然在手稿中寻觅可能成功的蛛丝马迹,也许在一而再阅读中,突生灵感点破天机呢。

正在全心默诵,“砰”一声大震,门闩折断,房门大开。

他一惊而起,顺手将三叠手稿揣入怀中,左手本能地扶住了茶杯,功贯指稍候机反击自保。

一枝花出现在房门口,向店伙举手一挥。

店伙踉跄退去,房内房外鸦鹊无声。

他安坐不动,冷冷地注视着这位踢门而至恶客,心想:“好俊的年青人,可惜一双眼睛太活了些。”

一枝花打量着他,敌意益炽。

双方不言不动,气氛渐紧。

最后、是一枝花忍耐不住,哼了一声问:“你就是崔长青?”

“你不服气?”他反问,针锋相对,语气同样狂傲,同样无理,充满了火葯味,双方顶上了。

“你出来。”一枝花阴森森地说。

“贵姓?”’

“姓卜。”

“替谁出头?”

“你心中有数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“阙姑娘彤云。”

“哦!很好。”

“出来说话。”一枝花招手叫。

他仍然安坐不动,冷冷地问:“你踢破了房门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但你不敢进来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在下要讨公道。”

一枝花冷哼一声,起步踏入门内说:“在下接了。”

崔长青扣指疾弹,茶杯破空而飞,平稳地,快速绝伦地向一枝花飞去。

一枝花冷冷地伸手说:“班门弄斧……”

手刚接住茶杯,杯盖突然更快地前飞。

一枝花大惊,扭身急闪。

杯盖擦耳而过,飞出院中去了。

杯中的荼因晃动而泼出,溅了一枝花一头一脸,当场出彩。

崔长青大笑而起,挟了沙棠木剑向外举步说:“小意思,抹把脸就好,失礼夫礼。在下出来了,卜老兄,你想在客店动手拔剑?不方便吧?”

一枝花的手落在剑靶上,闻声乖乖放手,咬牙切齿地让开出路,沉声道:“咱们出城走走,敞开来算。”

“请。”

“走!”

一枝花领先便走,出店后向东门方向举步。崔长青却说:

“卜老兄,该我择地方。”

“你怕什么?怕埋伏?”

“哈哈!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;老实说,在下不信任你。城外东南角是卫城,阙大小姐万一出动千军万马,我崔长青可吃不消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得听我的。”

“如果在下不听你的……”

“你可以在街心拔剑,这可以表现出你的英雄气概。”

“好吧,依你。”

“这就走。”

南门外滹沱河旁,在广济桥西面半里地,是颇有名气的回龙庙,也称滹沱河神庙,官府春秋致祭河神,皆在此庙举行,因此庙貌宏伟,庙前有宽阔的广场,庙侧是河,平时游人不多。

崔长青从南门来,知道这处地方。出了城,向回龙庙走去,一面走,一面向跟在后面的一枝花说:“你姓卜,大名还未见告。如果认为见不得人,不说也罢。”

“反正你是要死的人,何必多问?”一枝花大刺刺地说,傲态凌人不可一世。

“记住你的名号,万一在下死了,也好到阎王面前告你呀。”

“卜某不信世间有鬼神。”

“不足为怪,在下也不信。信口闻问,如此而已.不过,等会儿拔剑动手,在下只知你姓卜,其他一无所知,杀了你之后,在下如何替你善后?”

“你放心,死的必定是你。在下将你的尸身扔下河去喂王八,一了百了。”

“万一你失手……”

“没有万一,死的必然是你。”一枝花语气肯定,极为自信地说。

谈话间,已到了庙前。崔长青说:“老兄,咱们就在此地比划比划,你有何高见?”一枝花的目光,落在不远处的回龙庙门,剑眉深锁,略现不安的神色,说:“你怎么选在这处地方?”

“怎么?你有顾忌?放心,在下没有助拳的人。”

“回龙庙的庙祝,是在下的朋友。”

“哦!你倒有助拳的,在下选错地方了。”

一枝花哼了一声,不屈地说:“你少臭美,杀你一个小辈,还用得着朋友助拳?你在外面等等,在下进去打个招呼,免滋误会,并请他不加过问。万一他不明底细,出来不由分说拔刀相助,岂不有损卜某的威望?”

崔长青往一株大树下一靠,说:“好吧,在下在此地等你出来。”

一枝花向庙门定去,扭头冷笑道:“即使你想进,也插翅难飞。”

崔长青毕竞年青,耐性有限,迫急了自然心中有气,冷笑说:“你这人夜郎自大,狂得太没分寸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那副尊容,象不象个有真本事的人?大概是吃狗奶长大的,天生的狗性欺善伯恶,也生了一双狗眼看人低,混帐透顶。”

一枝花自取其辱,这一串恶毒难堪的挖苦话,份量重得令人受不了,立即急怒攻心,一声怒啸,拔剑回头反扑,突发绝招“万花竞艳”,洒出了重重剑网,以雷霆万钧之威,向崔长育狂野地攻去。

崔长青挟着沙棠木剑向侧一闪,脱出了重重剑网,他不敢大意,看对方冲刺的凶猛剑势;他知道这家伙难怪如此狂妄,果然艺业不凡,且先看看再说。

一枝花一招走空,剑虹疾转,如影附形跟进,剑花再吐。毫无顾忌地紧迫进攻,捷逾电光石火。

崔长青立即抓住机会,斜移一步木剑出鞘,脱出对方的冲刺正面,“刷”一声还以颜色,木剑不偏不倚钻职而入,闪电似的拂过一枝花的左胁下,半分之差,几乎削掉一枝花的肘尖,“噎”一声轻响,一枝花胁衣裂开了一条缝,并末。伤肌。’

人影中分,点到即止。

崔长青掷剑入鞘,冷冷一笑道:“朋友,满招报,谦受益,这一剑你该已受到教训了。看尊驾仪表非俗,气宇轩昂,决非庸俗之辈,何苦受阙家的蛊惑,替阙彤云火中取栗?你走吧,回头是岸。”

一枝花羞愤难当,厉声道:“你敢等卜某片刻吗?”

“等又如何?”

“在下进庙邀一位朋友来。”

“邀他来助拳以二打一?”

“你敢不敢?”

“好,在下答应你。”

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你可不能毁约一走了之。”

“笑话。你既然不放心,在下陪你进去。”

“好,’走!”

两人并肩向宏伟的庙门走去,不象是仇人,倒象是朋友,只不过一个神色泰然,一个又恨又恼而已。

刚踏入庙门,里面突传来一声娇呼:“果然不错,他来了。”

一枝花脸色大变,扭头搬腿狂奔。

紫影入目,来势如电,一枝花必定跑不了。

崔长青的处境很糟,紫影急射而至,他正好挡在去路上,眼看要掩上,而且紫影可能认为他是一枝花的同伴,而不分皂白向他袭击。

变化太快,不容他思索,自卫的本能驱策着他出手自保、侧闪、出招、沉喝:“慢来!”’。

“啪!”紫影接了他一掌,一掠而过,幽香入鼻。

他感到掌心一麻,马步虚浮,退了两步撞在门上轰然作响,只觉气血翻腾,不由大惊失色。

紫影冲势难止,飞出门限到了门外,远出六七步方倏然止步转身,讶然叫:“咦!是你。”

“咦!是你!”他也脱口叫。

原来是在方山邂逅的紫衣美丽少女,那次她与一位红衣小姑娘,及一位叫三姨的人同行。

紫衣少女脸色一变,意似不信地说:“想不到真是你,可惜哪!可惜。”

他一头雾水,问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紫衣少女轻摇玉首,转身匆匆走了。

一枝花早就逃得形影俱消,他只好独自回城。对紫衣少女所说的话,他大感困惑,百思莫解。在方山,这位高贵和气美绝尘寰的少女,对他不是相当友善吗?今天为何变了态度?他愈想愈糊涂。

紫衣少女接了他一掌,令他悚然而惊。这么一位水葱似的娇弱少女,竟然有如此可伯的掌力,几乎毁了他的手掌,内力直撼心脉,委实令人难以置信哩!

一枝花绕道逃回城中,不回阙府,直弃西北玉井巷的延寿庵。

延寿底是一座小小的庵堂,住了十余名尼姑,与六七名带发修行的苦命女人,是男人的禁地,门禁森严,是苦修庵而不是香火庵。

庵两侧皆是民宅,右邻是一家木匠店,店面甚小,生意似乎颇为清淡。

一枝花踏入店门,并不向正在干活的两位木匠打招呼,直趋内间。

原来这里是他寄居之所,内堂别有洞天。推开内堂门,藏在门后的一名中年人闪出笑道:“贤弟,你还记得回来?”

一枝花脱下青袍,神色紧张地说:“别提了;好险。”

“怎么啦!阙大小姐将你赶出来了?”

“她?那浪货怎舍得让我走?她……”

“那又……”

“紫云仙子那泼辣货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中年人惊问。

“如果走侵一步,大哥,恐怕小弟已进了枉死城;横尸回龙庙了。真糟,恐怕在回龙庙栖身的宫前辈,必定凶多吉少……”.门外一声哈哈,有人叫:“既恐怕,又必定,你的话委实令人难以捉摸,你希望我死吗?”

一个鹰目炯炯留了山羊胡的花甲老人,微笑着进门直趋大环椅落座。

一枝花苦笑道:“宫前辈,回龙庙怎会被那泼辣货找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影红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