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逸凤引凰》

第11章 尔虞我诈 各显神通

作者:云中岳

白凤一呆,她不明白荀文祥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?他明明是受了重伤在养伤呀!

“咦!你像是知道……”白凤讶声问。

“我有极可靠的消息来源。”他简要的说。

荀文祥这次伤愈重出,的确的了显著的改变,连外行人也可察觉了来了。

其一、他说话和举动,都有了坚强的气概流露,有一种不容对方拒绝的坚决神情慑服对方,行动不受任何人左右。

其二、他一言一动都显得有点神秘。

最后,他的神态有了显著的变化,眼神经常变得深这莫测,而且锐利阴森,心虚的人,常会被这种眼神所慑。

荀文祥说他对银龙的一举一动一切了然,有极可靠的消息来源,却又不肯进一步的解说。

万里鹏三个人一怔、你看我我看你疑问重重。

同行这几天,那曾见过他亲自向人打听过消息?

万里鹏紧跟三步,忽然问:“兄弟,是云阳三燕供给的消息吗?”

荀文祥扭头瞥了万里鹏一眼,淡淡一笑道:“谁提供的消息无关紧要,问题是咱们能否证实真假。程大哥,你相信我这消息正确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小弟记得第一次和白凤姑娘见面时,你曾说过令等和银龙小有交情。这次主张去找银龙赞成力的是舒姑娘,似乎大哥并无劝阻之意。”

“愚兄为什么要劝阻?”万里鹏坦率地说:“咱们与银龙无冤无仇,他劫威远的镖,与咱们风牛马不相及。兄弟你要去找他,总不会替威远索镖吧?也许你为了留书借名嫁祸的事,去找他兴师问罪。他如果一口否认,伸手请你拿出证据来,你又能怎样?因此愚兄根本不需担心双方冲突的事,因为不会有冲突发生。”

“如果小弟要逼银龙,大哥帮谁?”荀文祥问。

万里鹏一怔,没料到他会如此直率地提出这种不易答复的问题。

“愚兄只有置身事外了。”万里鹏慎重地答。

荀文祥和万里鹏二人的对话,走在后面的鬼手琵琵听得清清楚楚,也感到荀文祥问得出乎意外。

“荀兄弟,你不会是是想将镖转劫吧?黑吃黑并无不可,何况银龙不该留书嫁祸,错之在先。”

鬼手琵琵说。

“对呀!得到镖再和威远打交道,妙极了!”白凤说。

他们彼此之间,开始有了不同的意见。

荀文祥不再多说,默默地向前走。

绕至义阳山北麓,后面已有人跟来了。

农舍中有人,屋前一位老农在修理牛车。

荀文祥在屋前的晒麦场对面的老槐树下落座,槐树的后面,是三丈宽水量不多的小河流。

四人背河面屋,以荀文祥为中心席地而坐。

不一会儿,南面十余个人影穿梭柏林中,在屋左各找大树遮荫,并不上前来跟他们打交道。

农舍内静悄悄的毫无动静,修车的老农丝毫不以来了陌生人而分心,敲敲打打不理会身外事。

白凤性子急,迟疑地问:“荀兄,我们在此地作什么?”

荀文祥安坐不动,笑笑道:“等人来打交道呀厂白凤一怔,说:“等什么人来打交道?”

荀文祥道:“我们并不急是吗?”

鬼手琵琶已取出囊中的黑玉琵琶,眼望农舍说:“屋中怎么老半天不见动静?可能银龙不在?”

荀文祥点点头说:“几个首脑不在,但他们会回来的。”

万里鹏指指屋左不远处林下的人影,轻咳了一声道:“怪事,威远派来跟踪的人,为何没有高手在内?”

荀文祥笑笑,大声说:“高手如果跟来,势必动手相搏,岂不要出人命?没有高手,撤去并不丢人,何况他们皆奉有严令,不许强出头逞能出手。”

万里鹏大惑不解,又道:“你的意思是他们来看风色的?”

荀文祥点点头,声音更大:“对,要不信你可以上前和他们打交道,他们决不会像飞卫一样抖威内,会客气和你敷衍。”

鬼手琵琶苦笑道:“兄弟,你真有点令人莫测高深。”

荀文祥呵呵大笑,说:“范姑娘,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,却又不好出口相询。你们要知道真像吗?”

屋右另到了几个人,鬼鬼祟祟在柏林内不露面。

农舍有了动静,门口多了两个中年汉子。

“你有许多事情瞒着我们。”万里鹏说:“譬如说,五天养伤期间的事,兄弟,你只字不提。”

“大哥,这是不得已的事。”荀文祥不假思索地说:“养伤期间,小弟知道了不少的江湖秘事。以往,糟在小弟初入江湖,对江湖情势毫无所知,因此只能看到眼前发生的变故,却不知变故后面波诡云谲的秘情。”

“现在你知道了?”

“还不够,不过也差不多了。”荀文祥欣然遭。

“你问过我们是否要知道真像?”

“是呀!”

“何不说来听听!”

荀文祥举目四顾,片刻,他轻咳一声,以便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“威远下月湖广那趟镖,关系到威远镖局的存亡兴衰。”他的声音高得可传出三里外:“因此,不得不尽各种手段来争取优势,以清除镖路上的种种障碍,既然天下群豪着手组织打击威远的实力群,吸引威远的高手远出疲于奔命。威远也就将计就计,制造事端布下降讲,引群豪自陷泥泞,分散群豪的实力和注意力,届时便可从容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。镖路上假镖虚张声势,暗镖的红货到了京师,这儿还在打打杀杀没完没了。”

“不会吧?”鬼手琵琶不以为然的说:“红货决难逃过无数老江湖的眼下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不可能?”荀文祥的嗓音大得连聋子都可听得见:“起镖的日子还有一个月以上,主将镖局主金戈银弹就出现在信阳州。范姑娘,你相信吗?”

“这”

“在白龟神词,南宫局主不亲自出手,他明知在下击败了摄魂魔君和九真魔女,他那四路总镖头能胜得了我荀文祥吗?”

“对呀!他为何不自己上?”白凤叫。

“那位金戈银弹是假的。”荀文祥说着哈哈大笑。

“假的?”万里鹏惊问。

“还有更令人讨厌的事。”荀文祥说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小弟卷入是非之前,斗智斗力的情势早就展开了。火焚祥云庄瑞云楼,夜劫襄城各大户,皆是双方计谋的一部分。不巧的是:小弟竟然被有心人看上了。想利用小弟的人。已知的有威远镖局、银龙、天涯浪客、九真魔女、云阳三燕。还有一批四川红货主人派来看情势的人,也正在注视情势发展准备打我的主意。这些人各代表一批觊觎红货的高手集团,相互之间勾心斗角,时机未至,还不打算显露本来面目,反正是愈乱愈好,届时谁能够有效地控制住我,获镖的希望当然最浓,威名也更大了。我讨厌这种勾心斗角的情势,因此,我打算让他们提早大拼,多拼掉一个,我便少一个劲敌。”

四周静悄悄,他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“你可别胡猜啊!”白凤打破了沉寂。

“胡猜?要我提出证据来?”荀文祥笑说。

“是啊!总不能凭猜测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提不出来?”

“那你倒说说看!”

“好,被劫的镖箱内,盛的全是包银的铅锭。

银龙发现中计,有苦说不出,所以转回此地,等机会送给其他来上当的贪心鬼。威远镖局既然放下了钓饵,当然有周详的准备,第二天便查出了银龙的下落,要利用失镖事件,扩大纠纷以及吸引群豪注意。所以,今天跟来的人,根本就没有将缥夺回的打算,除非迫不得已,在不远处潜伏伺机策划的高手决不露面。”

“我们将镖起出,看看是真是假?”白凤跳起来说。

“那是威远与银龙的事,让他们血流成河。”荀文祥拦住白凤。

“那……我们……”

“我们走。”

“就这样走?”

“是的,这儿没有我们的事了。”荀文样轻松地说,举步便走。

“威远这样做太可恶,去找他们。”万里鹏咬牙说。

“哈哈!这也难怪他们,湖广那趟镖,关系着他们的身家性命,他们有权不择手段保护自己。”

“奇怪,兄弟,你真是神通广大,这几天你肃然得到了不少消息,而且消息都是很正确的。”

“只要用心去想,可以推算出来的。”荀文祥说。

回程只有几里路,荀文祥背着手神色悠闲,毫无赶路的意思。他的心情与神态,和来时完全不同,像是一个挑百斤粮食去赶集的人,去时辛苦,回程一身轻松。

白凤是最留意他神色改变的人,已看出有异了,阴森冷厉的目光已不复见,外表不再阴沉,言谈举止所流露的坚强气概也消失了,恢复以往的坦然安祥神采。

这种令人难测的变化,的确令人莫测高深不胜困惑。

“荀兄,你的神情与来时完全不同。”白凤忍不住发问。走得太慢,四个人已成了并肩而行。

“是的,本来我猜想将有一场惨烈恶斗,因为我那震慑人心的渔鼓不在身边,他们已无顾虑,没料到我估计错了。改变的另一原因,是我想通了另一件事。”

“你想通了什么事?”

“大家都在不择手段假仁假义,我又何必认真?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不再和他们勾心斗角了,以不变应万变逗他们玩玩,凡是找上头来的人,直截了当打发他们。反正早着呢!等四川的红货一到,再打算尚未为晚,如果从现在起就开始紧张认真,到时候岂不精疲力尽了?”

“哦!兄弟你有何打算?”鬼手琵琶问。

“陪他们玩玩呀!就在信阳住下来,让他们有从容布置的机会,这才能看清各方的实力,八方风雨会信阳,有热闹可看了。”

“你不去找天涯浪客了?”

“不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其实,天涯浪客一直就隐身在我们附近,我不去找他,他就会来找我的。问题是他能不能制造_有利的时机来控制我。不然,他是不敢冒失地出面的,他对我的一举一动背了如指掌,何时有得他清楚得很。哈!老相好在等我们啦!”

路左的树林中,枝叶摇摇,先后踱出五个人,幽香扑鼻,中人慾醉。荀文祥泰然走近,微笑着说:“金姑娘抄近道追来,不会是再向在下提出严重警告吧,姑娘真该看完结果的。”

是九真魔女金巧巧,与四名美得令人目眩的少女。

光天化日之下,魔女更显得明艳照人,肌肤白。

嫩细柔,脸蛋看不出丝毫皱纹,鬼才相信她已是年届花甲的老太婆。

她那成熟女人的风华,真把十六七岁的白凤压下去了。

她一团和气,美丽的脸蛋绽起了矜持的微笑,表现她友善的态度,当然不会是为提出警告而来。

“我为那天在平春酒楼失礼道歉。”她真诚地说。

“不敢当,那天的事,请不要放在心上。”荀文祥客气地欠身致意。

“有关你与宇内双仙的事,言人人殊,你能否将详情见告?”

“其实没什么好说的,双仙以为我是白莲妖孽,不问情由便下毒手,幸而在下机警,总算从剑下逃得性命,他们也可能受了些伤。”

“看来,不是谣传是真的了!”

“外界如何谣传,在下并无所知。字内双仙是武林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,在下胜不了他们并不感到羞耻。”

“羞耻?你客气啦!小兄弟,字内双仙一生中,从来没有联手合击过,这是他们破天荒第一次合作。你能在他们剑下逃生,足以名列宁内风云人物。”

“风云人物是非多,这件事在下并不感到欣慰!”

“威远湖广那趟镖,你有兴趣吗?”魔女谈上正题。

“在下与威远仇恨愈结愈深,当然不愿放弃打击威远的机会。”

“小兄弟,你们的实力太单薄了,你想要和具有实力的人联手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我代表一群魔道高手,竭诚的欢迎你参加我们。”

荀文祥心理上早有准备,所以丝毫不感到惊讶。

第一个变色的鬼手琵琶,秀眉一挑,踏前一步。

“金前辈,少做你的清秋大梦。凭在平春酒楼你对我们强横霸道的态度,我们会投靠你吗?”鬼手琵琶说得声色俱厉。

“对,防人之心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尔虞我诈 各显神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逸凤引凰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